史蒂夫·班农谈香港、新冠病毒和与中共国的战争 (三)

新闻来源:The Wire China

作者:DAVID BARBOZA/ 大卫·巴波萨

翻译: Johnwallis

简评: InAHurry

校对: 海阔天空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班农先生作为川普总统2016竞选的首席执行官以及其白宫首席策略师,他的政治嗅觉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当班农先生加入川普总统的参选队伍时,他就建议川普总统把“中共和贸易”作为参选主题以赢得大选。果然,川普总统2016的竞选,虽然波折四起,插曲不断,但他还是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后来,班农先生离开了白宫,但是他没有放松对中共的关注。在结识了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以后,班农先生对中共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成为我们的灭共战友及爆料革命法治社会的主席。当华盛顿还沉浸在“俄罗斯骗局”中时,班农先生就联合创立了当前危机委员会,在华盛顿宣传中共威胁。由于和爆料革命和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紧密联系,班农先生更是成为最早向白宫和美国社会预警中共病毒的第一人。而当时,绝大多数的华盛顿都还认为中共病毒只是一场流感。

因为班农先生现在已是华盛顿中共问题的绝对权威,《连线中国》(The Wire China)就中共国问题在5月12日和5月22日对班农先生进行的专访。专访主要围绕香港,中共新冠病毒和中美关系等问题展开。本文就是根据专访编辑而成。

根据内容,我们把专访编译成了四个部分。下面是《班农谈香港,新冠病毒和与中共国战争》系列的第三部分。在这里班农先生谈到了他是为何会关注到中共问题的以及美国长期以来的政策错误。

原文:

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谈香港、新冠病毒和与中共国的战争 (三)

你说得好像中美两国已经到了战争的边缘

《超限战》

我们不是在战争的边缘。我们是在战争中!这就是他们在《超限战》一书中精辟地阐述的内容之一,关于如何参与现代战争。这是一本由两位解放军上校写的关于海湾战争的书。它真正的构思是在90年代中期,但在90年代末出版。我们从海军战争学院的研究所得到了这本书的影印本。但现在,那本书,我认为是自克劳塞维茨(Clausewitz)以来最严肃的战略书,因为他们阐述了战争[战略]。存在三种不同类型的战争。他们说:信息战争,即网络战争;经济战争;然后是动力战争。他们的观点是:”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想与西方国家打一场动力战。显然,在过去的几千年里,西方已经表明,他们很擅长动力战争。所以没有必要这么做。但我们有其他的手段可以做到这一点。” 如果你看一下他们手册,他们做得很好。老实说,过去六、七、八年来,他们一直在和我们打的经济战。但最近很火爆。

让我具体说一下。在2019年的春天,西方国家应该已经明白,一个根本性的拐点已经到来。发生了三件事情。第一,他们在北京举行了 “一带一路 “第一次大型会议,我认为只有25或30个国家参加了会议。但俄罗斯去了;巴基斯坦、波斯或伊朗、朝鲜和土耳其都去了。那些试图巩固欧亚大陆的合作伙伴,他们都出现了。而这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时刻。他们基本上是去给习近平和 “一带一路 “计划磕头了。第二,紧接着,他们做出了我认为21世纪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决定,这是由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确定的。那就是我们要在技术上与西方国家脱钩。他们说,”我们要有自己的标准。要知道,我们不会去建防火墙。未来的腾讯,以及未来的[中共国企业]微博、阿里巴巴、华为和中兴,都不会基于西方的技术。这些都是要基于我们的技术。我们基本上是要闯入不同的阵营。” 第三点是:从表面上看,他们基本上没有接受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的协议。如果他们签署并执行该协议,考虑到其透明度和问责制,将使中共国完全融入西方工业民主体系。他们看到 “一带一路 “将推动 “中国制造2025″。他们感到足够的自信,认为自己可以与西方国家决裂,在技术上真正实现脱钩。而他们当时就决定停止正在做的事情。如果他们与川普签署了这个协议,那基本上就是19世纪的港口条约。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向西方国家磕头,所以对我来说,2019年的春天,他们就开始加码了,我们基本上开始了这场火热的经济战。而我认为现在他们已经全力以赴了。

而你知道,沙特和俄罗斯的打击,对我来说,沙特和俄罗斯的打击,是对美国石油行业的流氓行为,完全是沙特和俄罗斯试图成为崛起的中共国帝国的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供应商有关。在俄罗斯,他们刚刚推出了这个。他们刚刚推出了这个以黄金为支撑的人民币,还有加密货币,因为他们急于想办法摆脱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所以不管是在贸易、制造业、货币,还是在资本市场上,你看现在都在打一场热战。

你认为这都是中共国发起的脱钩计划的一部分?

嗯,他们并没有宣布。这一切是后来才出来的,我想是在2019年秋天。但我们意识到,这个决定基本上是在2019年4月或5月就已经做了。他们做了一个根本性的决定,就是按照自己的标准去做的。而这是与西方技术的基本脱钩。而对他们来说,未来就是技术。他们即将建立一个系统,你必须在西方的标准或我们[中共国]的标准之间做出选择。这将导致大规模的地缘政治和经济的脱钩。记住,他们在地缘政治上的核心重点是巩固欧亚大陆。他们正在和他们的伙伴们一起做这件事。朝鲜,巴基斯坦,波斯[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我已经说了好几年了。我绕着欧洲转了一圈,都在说这件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正在不可避免地被拉入到1938年,可能会出现动力战争。除非现在在信息战和经济战中与中共国对抗,否则我们将进入动力战。

记住,回去听我在大流行病之前说过的话。我说,”我们正处在一个负利率的系统中,就像大萧条时期一样。” 当时,到1938年,所有可用的宏观经济工具都已经用上了。我们陷入了大萧条的第二部。失业率开始上升。我说,”嘿,如果你不想出一个金融和财政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就有麻烦了。” 他们在40年代所做的是按下了重启按钮。直到大流行病发生前,我们都是如此。而现在,这种情况更加严重了。这场大流行病显然是一个世界性的历史事件。它将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历史事件而被人们所铭记。我们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但它已经引发了一场经济和金融危机,坦率地说,它比大萧条更深远。

我们是怎么来的?还有,为什么中国是你关注的重点?

2016年8月我接手竞选的时候,川普的支持率很低,我不知道是8、10、12个百分点,这要看你看什么民调。但我告诉他,”这些数字不重要。我说,只有两件事重要:一是正确的轨道(1/3);二是错误的轨道(2/3)。人们钦佩奥巴马总统和他的夫人。他们个人喜欢他们。但他们仍然认为这个国家走错了轨道。” 顺便说一下,这些数字今天仍然存在。多年来,帕特-卡德尔(Pat Caddell,民意调查分析家)一直在分析美国的衰落,一个有组织的衰落。第一次,大多数美国人觉得国家在衰落;而精英们对此无动于衷。这有点落入了 “修昔底德陷阱 “的论调,即我们是衰落的大国,中共国是崛起的大国,我们的精英们对此不以为然。所以,正如我说的那样,”你看,数据告诉你的是,美国人不希望衰落。事实上,他们会寻找任何一个能扭转这种局面,带领他们回到以前的伟大的领导人。他们不希望衰落。” 而这正是川普所代表的。这就是为什么他在国情咨文演说中说,他之所以当上总统,就是因为这一点;他相当频繁地这么说。我一直都在说,这不是移民问题,尽管移民与此密不可分,而且坦率地说非常重要。是中共国和贸易—-对我们的制造业基础的打击,以及实际上华尔街为其提供了资金,全球企业对此感到不舒服。这就是美国的衰落,尤其是伟大的工业中心地带的衰落。很坦率地说,这就是为什么脱欧和川普在2016年的胜利有一点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你看到英国的工业中心地带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它已经被掏空了。

这是因为中共的商业模式是以国有企业为前提的。他们最大的出口就是产能过剩和通缩。记住,在我们发生大流行病之前,我们没有定价权;你没有能力抬高价格或者工资。你之所以在每个主要行业都有这么多的产能过剩,就是因为中共国的原因。而这是在中共国创造 “中国制造2025 “之前,这是先进的芯片设计、人工智能、机器人或许生物技术的融合。这些的融合,将使中共国以华为量子计算的骨干,在未来的几百年,基本上成为世界先进的高附加值制造中心。而其他人都将成为次要的国家。说白了就是。美国在经济上会是一个次要国家。我们会成为英国的詹姆斯敦(詹姆斯镇是英国在美洲建立的第一个永久性的殖民地,以当时的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命名)我们将会生产猪、石油、天然气和木材。

这就是精英们喜欢的商业模式。华尔街,资本家们,总是宁愿拥有奴隶劳工,也不愿意拥有自由劳工,或者说是自力更生的劳工……….你已经拥有了中共国的奴隶劳工,由中共提供,由伦敦城、华尔街和全球企业资助的中共国奴隶劳工。

这也是贸易不平衡难以弥合的原因之一。这就是精英们喜欢的商业模式。华尔街的资本家们,总是宁愿拥有奴隶劳工,也不愿意有自由劳工,或者说是自力更生的劳工。而这就是你们所拥有的。你已经有了中共国的奴隶劳工, 由中国共产党提供,并由伦敦市,华尔街和全球企业资助。他们基本上把所有的工人都变成了农奴,19世纪的俄国农奴。而这里的悲剧就是这个模式,希腊的悲剧,赚的钱是属于工人的。记住,华尔街基本上都是机构的现金。那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医生、教师、护士、急救人员、工会的养老金和保险金;就是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的钱。这就是这里的大悲剧,也是从未被解释清楚的部分。伊西拉斯(Aeschylus)有一句名言,原本是出自利比亚的一首诗,”有一次,一只老鹰被箭射中,亲自说:’我被射中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处境。美国曾经是个鹰派,但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中共没有这样对我们做,是我们的精英们做的。中国三四千年来的外交政策,就是要拉拢卫星国的精英,基本上是贿赂他们,给他们更好的回报,让他们成为次要国家。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回到2017年,你离开白宫后不久,就去拜访了亨利-基辛格,在他的家里,谈起了中国问题。你能说说一下那次会面的情况吗?

这很明显又回到了亨利-基辛格身上。让我回溯一下历史。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海军军官时,在我下船去乔治城和哈佛之前,我在海军战争学院选修课程,函授课程,而学的第一件事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我说,”天哪,我喜欢历史。我喜欢普鲁塔克(Plutarch)。我喜欢修昔底德。我也喜欢研究伯罗奔尼撒战争。但为什么我们首先学习的是伯罗奔尼撒战争?” 他们说:”好吧,你必须要这样做,因为这关系到国力的下降和国力的上升。” 这就是两个人的概念,[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前院长、最近出版的《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 格雷厄姆-埃里森和亨利-基辛格。艾利森是哈佛大学的伟大的核战略家,基辛格曾是国家安全顾问。他们相信俄罗斯的经济模式是可行的。而俄罗斯基本上是崛起的大国,他们在军事上更强大。他们有一个更好的计划经济, 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和解和缓和,和限制战略武器谈判(SALT)条约等等。对吗?好吧,里根来了,他是个朴实的人。他们做了一个真正的分析。安迪(已故的安德鲁・W・)马歇尔在美国国防部的净评估小组和中情局的比尔・凯西(Bill Casey) 对苏联经济进行了重新评估。你猜怎么着?他们发现,它的规模只有他们认为的一半, 只是有些错误,对吗?里根说,”嗯,他们有多大?” 他们说,”大约为加州经济的规模。” 他说:”为什么,这些家伙都是侏儒。嗯,我知道他们到处都有核武器。但他们不是真正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的经济规模很小。” 那是 “邪恶帝国 “灭亡的开始。” 我们赢了,他们输了。而针对他们的经济战争–国防预算、星球大战和沙特人[指的是他们的全部石油生产]以及所有这些–导致了他们八年后的崩溃。

好吧,这群人又想出了大家都买账的 “修昔底德陷阱 “的虚伪构造,我们是衰落的大国,中共国是崛起的大国,但为了避免动力战争,我们必须轻轻地推动他们,直到他们变得更像我们。对了,而当我和基辛格博士[2017年]见面时,他就把它摆出来了。而我则提出了我的立场。他说,”嘿,我同意你的分析。你的分析是百分之百正确的。但你的解决方案是百分之百错误的。” 我说:”那你有什么办法?” 他说,”那么,经过三四十年的外交努力,我们可以让他们……” 我说:”你在开玩笑吗?我们没有30年、40年的时间。我甚至不确定我们有4年。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些人都很讲究日期?这叫 “中国制造2025″,不是 “中国制造2055″。也没有退路了。” 所以,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世界上的精英们已经相信了这种舒适的叙事方式。今天,你仍然可以看到这一点。理查德·哈斯(Richard [N.]Haass)[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周六发表了一篇2000字的分析文章,我想,这篇分析文章摘自他的新书[《世界:简述》,企鹅出版社2020年版]。他讲述了为什么我们不想和中共国打冷战,我说:”是的,我们不想和中共国打冷战,因为他们现在正在和我们打热战,在经济上。如果我们一直处于冷战模式,我们就会输。” 他是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主席。我想他还在我的母校乔治城大学任教,在那里他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发言人之一。而理查德·哈斯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我认为这说明你太聪明了。而这种心态会导致美国的毁灭。中共国正在与我们进行全面的经济和信息战争。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正计划着全力以赴。我们不希望在南海、台湾附近或西北地区的其他热点地区、朝鲜周边的日本海附近卷入动力战。我们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必须明白,他们正在与我们开战,我们今天必须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

2017年你入主白宫后,中国问题是你最早工作的领域之一,这是真的吗?

嗯,迈克[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是周三早上被选中的第一个人。事实上,我们知道当选总统川普、贾里德[库什纳]和迈克-弗林第二天早上就会去华盛顿,和国家安全顾问们一起开始过渡。迈克和我坐下来,我们谈了三件事情,必须立即发生。第一,我们想解除他们[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而他要去做尽职调查。但我们想采用前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Brent Scowcroft)模式,基本上,迈克-弗林将是白宫的政策的推动者, 但本质上,我们将帮助策划不同的机构或利益相关者的选择,以形成决策的基础,而你将运行的战争,因为川普总统,你知道,竞选承诺摧毁ISIS。我们知道这将是一个巨大的交易,无论我们选择了谁来担任国防部长,结果是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但那是第一件事

第二,是找出所有奥巴马政府雇员是谁,并基本上开除他们,并让我们的人在那里。迈克是要做到这一点。第三是开获得奥巴马总统的 “亚洲支点”所有的文件。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明显是奥巴马总统获得了;我们太过于以美国中央司令部为导向。我们绑在中东太紧了。虽然很明显这很重要, 对比中共国,却相形见绌。事实上,它只是与中国共产党大战的一个剧院。

我们必须看看,他[奥巴马总统]为什么会这样想?又做了什么呢?我认为我们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部署了一个海军陆战旅。而事实上,我认为是在2014年或2015年9月,习近平来了一次正式访问,[时任副总统]拜登曾担任谈判代表,他们签署了一份文件,应该是为了阻止企业网络入侵和停止南海军事化,这两点都是关键点。但是中共国在之后步伐更快了。所以,我们必须先把 “支点亚洲 “的所有文件都弄好,把建设中共国团队作为重中之重。而弗林将军百分之百同意这一点。他和我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就谈过这个问题。他完全同意。而这是挑选超级明星的开始,比如[现在的副国家安全顾问]马特-博明(Matt Pottinger)、迈克尔-皮尔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川普总统称其为中国问题权威的前政府官员]和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还有其他人进入政府,比如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将军。这一切都始于与弗林将军的早期会面。

所以奥巴马政府的 “亚洲支点 “是对的,但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牵引?他们做得还不够?

你看,奥巴马总统得到了它。我不是说他是在对抗, 但他明白这一点。他当参议员的时候就明白这一点了。 我认为奥巴马和川普总统有一些相似之处。奥巴马是以反战民粹主义者的身份参选的。川普不是作为一个孤立主义者,而是 “美国第一”。没有那么大的区别。川普总统在军事实力方面并不激进。他不善于快速扣动扳机。记住,希拉里-克林顿,我们给她定位的原因是,她的扳机上手很快。奥巴马不是这样,川普也不是这样。虽然,当川普说 “我要打倒ISIS “时,你知道ISIS会被打倒。但奥巴马明白,我们在中东被绑得太紧了,也许不是最好的原因。我们必须真正考虑一下我们在那里做什么,并让军队离开。我们看到了奥巴马想做的事情,支点。他的整个概念是一个 “亚洲支点。” 现在,我们发现的是,实际上这更多的是成为了一种营销手段,而不是重启,也不是以 “全政府 “的方式来对抗中共国这个大国。

记得,川普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文件把反恐战争作为次要的事情,把与中共国的大国之争作为战略竞争对手。这都是在川普政府上台后的第一年。这是一场巨大的斗争,因为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和这些家伙仍然被捆绑在这个美国中央司令部(CENTCOM)心态上。如果你看看海湾战争,即使在那之前,每个人都被提升了,每个人都得到了彼此的了解。这一切都围绕着中央司令部和中东地区。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人都认识对方的原因。这是一种心态。除了海军和一些空军,对亚洲的了解并不深。我的意思是,麦克马斯特对亚洲一无所知。他根本不懂经济战争。他们明白,我们在朝鲜半岛有作战部队。海军陆战队并没有参与其中。哈里-哈里斯上将是我在美国印太司令部(CINCPAC)的时候,他是最佳战略家。与二战结束时不同,当时我们显然是一个主导力量。我们已经让这一点萎缩了。我想向各位读者强调的一件事是: 忘了华盛顿特区和纽约市的复杂程度吧。这些都是非常外省的城市,有着非常外省的心态。他们所关注的是 “环城公路 “上发生的事情;曼哈顿中城发生的事情;汉普顿区发生的事情。他们对这个世界缺乏了解令人震惊。这就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我们在与中共国对抗的整个过程中所看到的领导层,都是来自于国内的工人阶级。我可以去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等地,和工人进行对话。而且,你不需要花哨的分析。他们知道工厂去了中共国, 他们知道阿片类药物进入了中国。所以这就是精英们所失去的那种基本的理解。

当川普以 “美国优先 “放眼世界,你看西欧,你看波斯湾,你看南海,你看西北的日韩周边地区–这四个地区。当你看国际规则为基础的秩序到时候,这四个地区,综合了资本市场、商业关系、贸易交易和美国的安全保障,对吧?底线是美国人的安全保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欧洲有军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大量的军队和武器部署到中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美国]第七舰队在南中国海巡逻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朝鲜的三八线有陆军师,在关岛和日本的前方部署基地。这就是美国的安全保障。

这就是那些可恶的人知道的。因为我们的承诺,他们的税款支撑着这基本上是1万亿美元的国防预算。更重要的是,这是他们的孩子们。这是他们在三八线的孩子们。是在南海的战舰上孩子们。是在兴都库什地区(Hindu Kush,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其他地区的山区),也是他们在东欧的孩子们。问题是:计划是什么?我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盟友是否真的承担了他们的负担?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美国优先 “不是 “美国孤立主义”。你看,我在1970年代曾在太平洋舰队工作,最终从南海和东海部署到波斯湾。我从未见过一个总统像唐纳德-川普这样在太平洋和亚洲的活动中参与得如此之多。你可以把自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或前越南的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以来的所有其他总统都拿出来。就拿尼克松或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总统来说吧。你把他们所有关于亚洲的活动加起来,坦率地说,川普比任何人都要参与得多:在朝鲜、日本和中国。所以,你不能责怪他。你不能说他是孤立主义者。他比任何人都要参与得多。而美国人民现在已经醒悟过来了。

所以,我想回到最开始。这场大流行,就是信号和噪音的区别。它一直都有很多噪音。损害的是信号。这场大流行,真的是天意的警醒。它改变了世界历史。它是可怕的。它让所有人都看清了中共到底是什么,以及他们在做什么。皮尤研究(Pew Research)几周前做了一个惊人的民意调查,91%的美国人明白,一个由中共统治的世界将会是一个比美国占主导地位的世界更糟糕的地方。听着,91%的美国人甚至不同意明天太阳会在东方升起!这些数字令人震惊。顺便说一下,这是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这个国家人正在走到一起。它团结在一起,围绕着[对中共日益增长的担忧]。我们要做的,我们的领导人要做的,也是必须做的,就是要明白这与中国人民无关。他们是地球上最正派、最勤劳的人。而他们一直被虐待,成为这个极权独裁的受害者。在我看来,这就是华尔街、伦敦城和全球公司主义者的反感。”达沃斯之党 “基本上都是和他们在一起做生意。这让我感到恶心。而且,我认为这太离谱了。这里最大的受害者是无辜的中国人民。要知道,希望在这场对峙中,当中共倒台后,中国人民最终获得自由。

你的意思是说,让中国融入全球经济,让他们尊重知识产权,成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一部分的想法已经结束了吗?

让我回到2017年1月的第三周。有两个重要的演讲。周三在达沃斯,习主席去了,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了开创性的演讲。那是《金融时报》的封面。而他基本上阐述了全球化的好处,并作为中国的领袖来阐述。谈到网络效应。而 “达沃斯党 “和 “达沃斯人 “起立鼓掌。他被誉为21世纪具有远见卓识的领袖。两天后,川普在联合国的演讲中,基本上对西法体系进行了辩护。他对民族国家作为我们建立的基本单元进行了辩护。这是一个人可以拥有的最高单元,要知道,自由的男人或自由的女人可以控制和达到他们的成就。这两个讲话是截然相反的。而事实是,习近平出面把世界上的问题都归咎于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兴起。好了,现在这才是铁杆司令。这就是起点,你看努力。这就是脱钩。

我们之所以不能像你刚才讲的那样,谈论一体化、IP之类的东西,就是因为他们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实上,”一带一路 “就是反向跑的英国东印度公司。这也是一模一样的商业模式,掠夺性资本主义加上中共国制造2025,再加上华为全球布局。而2019年春天的脱钩,随着[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七大载体[美国贸易]协议被拒绝。他们不会融入,不准备在经济上融入。他们当然也不会在技术上进行融入。那是他们长期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是一群流氓,但非常聪明,非常精明。而且他们是有目的的。记住,西方国家的领导层相信 “修昔底德陷阱”。西方国家领导人对自己的体制失去了信心。他们认为我们是西欧和美国的衰落势力。而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如果你回到达沃斯和世界经济论坛上,精英们的精英位。在场的每一个群体–律师、会计师、通讯专家、营销专家、行业类型的人–他们都是从事同样的业务;那就是信息业务。每一个人都知道维吾尔人的事。他们知道集中营的事。他们知道穆斯林的事。他们知道西藏和达赖喇嘛,藏传佛教徒的事。他们知道家庭基督徒的遭遇。他们知道地下天主教堂和红衣主教[约瑟夫]禅宗的遭遇。他们知道活摘器官的事。他们知道以警治国的事。他们知道所有增加互联网防火墙的事情,把中国人挡在了外面。他们知道奴隶制劳力的事。他们知道这一切,但他们并不关心。对一个人来说,他们把习[习近平]誉为21世纪有远见的领导人。中国模式要成为典范。好的,中共的模式。如果切到三年后,我们又会有这样的一模一样场景。

今天,就在我们接受采访的时候,中共已经宣布武汉又有了二次疫情爆发。而从今天起10天后,他们将对武汉的1100万人口全部进行检测。10天后,也就是5月22日,他们将坐在那。”你有了唐纳德-川普的模式。你也有了我们的模式,对吧?我们已经测试过了。你说过要进行大规模测试。我们在十天内进行了1100万次测试。美国做了什么?西方国家做了什么?这不是21世纪的制度。我们的才是!” 因此,他们远远没有退缩。事实上,他们正在从发动这场大流行病,隐瞒这场大流行病,并坦率地说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加剧了这场大流行病;他们会坐在那里,对我们的模式进行二次猜测。”我们能够关闭并阻止它。我们的模式能行得通。你们的模式行不通”[他们会说]。所以,如果人们认为信息战[从中国传出]已经开始,他们还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4206/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4206/ […]

0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