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酸羟氯喹推行如此艰难的原因

从耶鲁大学教授哈维.里奇(Harvery Risch)报告对目前现有的临床数据分析,我们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硫酸羟氯喹在住院患者治疗中共冠状病毒方面有着非常好的特效。他也呼吁要给轻症病人使用此药物,来减少住院病人的人数。

即便如此,硫酸羟氯喹仍得不到医学界的认可。这里面有很多的原因,我对我能想到的进行一些分析。

1.双盲实验里的病人数据不完整

我们先从双盲实验设计开始谈。在做任何一个双盲实验前,必须要有充分和足够得以有的临床数据开始进行猜想论证。简单说来,现在哪些人群在用药,他们为什么要用药,在他们的病史中都包含有哪些其他的疾病(心血管病,免疫系统疾病,糖尿病,癌症或者其他的慢性疾病)。在服药期间,每个人的服药剂量是否相同,服用时间长短是否相同,是否在某些特定因素下而停止使用该药物。在服药期间有没有出现任何其他的病灶或者对已有的疾病出现恶化或者转好的情况,对药物有没有产生任何的生理反应(心率,血压,血常规,免疫系统下降,生育力,消化功能等)。

如果现有数据中服用人群单一,假设都是有同一种类疾病,服用者的年龄段,生体基本状况,性别,服用时间都有长短,那么这些临床数据很片面,不能体现出现在对大样本人群的使用。研究员们采集这些已有的病人数据,本身就比较困难,因为会没有连续性,每个医生对病人的数据保存,也是杂乱无章,更不用说要系统调差。调查问卷起草问卷耗费时间很长,在这些论文中的数据证明性会相当弱,因为主观因素很多。这种调查至少要有5-10年的病历史。为甚要这么长?要知道中共冠状病毒会在世界长期存活,要是长期使用此药物,长年累月的数据是不可缺少的论证条件。因为,我们要证明假设,所以线索要充分论证观点,不可太有偏面性。

我们假设,依靠现代大数据库,我们可以得到5年的临床数据,和所有病人病史。研究员们可以开始对数据进行具体详细分类,按照许多不同的数据组分类。比如性别,年龄段,已存在疾病,服用剂量和时间,对药物反应,学样本采集数据,很多很多。这个是需要依靠超级计算机来模拟和分析的。要知道,现代医学的双盲实验,针对的人群非常狭窄,选择接受实验样本群相对硫酸羟氯喹的实验真是好比倒入大海里的一杯水。

2. 实验对象选取容易主观

我们继续假设,如果通过大数据超级计算机分析,我们得出了,在服用药物人群中,药物对人体产生的各种作用相当小,小于0.01%的服用人群。我们才可能通过评估。什么是评估,就是对你所要做实验的人群进行风险判定。评估组的作用就像生命的保险公司一样。汽车保险公司只有在风险最低的情况下,给你上保险,因为他们的目的要赚钱。但是评估组要被数据证明,是用硫酸羟氯喹对实验人群的风险相当小(几乎没有)的情况下,才可以通过你的猜想,让你有权利去开始寻找实验对象。

之前的文章中,我提到过,要最快通过评估的实验对象就是重症高危病人。因为他们的死亡率相当高,临床数据显示,用什么药都不起作用时,你可以用试验性药物对他们进行治疗。因为他们生还的希望非常渺茫。

调查对象,也是一个对于实验成果有着相当大影响的关键。例如现有的硫酸羟氯喹报告里,都是重症患者,但是里面也需要进行系统的细分。之前提到的年龄段,体重,心血管病等等。要想数据全面不偏向于哪一个受用群体,就必须对所有的数据进行分析,这是一项相当繁琐,而且非常容易‘造假’的区域。造假并不是说采集数据假,而是对他们的分类,和你想要达到结论的‘优化’处理。就好比,我可以碰巧选择了大多数有心脏病史的人群参加这个实验,其结果很可能30%的人因为药物反应而丧命。但论文结果可以说这要对重症病人群不适合使用。论文报告里可以对有心脏病史人的进行详细讨论和引用其他报告的数据论证,因为巧合在论文中是可以存在的,但是这不影响你的报告结果。只有业界人士仔细评估时才会被提出质疑。但是我们看到,最近所发出来的文章并没有在这个节选上下功夫。好似大家都在迫不及待地等待数据研究公布,用职业诚信来为报告做担保,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也让业界的同行大跌眼镜!

3 减少实验数据片面性需要国际协作

我们继续我们的假设,如果所有之前说的都通过了,在现有数据基础上实验对象只能在已有数据上更好地体现出来。换句话说就是要有相似度。我们在实验室里那动物做实验,其想要达到的效果也是为了和人类更接近。就算评估组通过接受实验的对象为所有患病成年人。研究院会利用这一点,先划分出人群组。这是一个对报告结论的另外一种‘优化’。大家会想,不是说双盲试验吗?怎么还能划分出人群组?这个里面就会涉及到当地和国家的影响。如果我是研究人员,我在澳大利亚,爆发人群相当少的是国家进行双盲实验。给市中心综合医院的病人发药,里面真的和糖药只有实验管理人员知道,谁吃了都是电脑随机的,但是因为出线病情少,很可能应为巧合,65%的人群段都是20-30岁的患者。那样你出的数据结论会非常偏面。要是我在城区平均年龄都在65岁以上的医院做这个实验,数据又会不同。所以要减少数据片面性,几乎要全国所有大医院参加研究。可是,同样的实验放在美国或者全世界,数据性会更有说服力,而且更会体现出真实性。所以Surgisphere公司的大数据,才会让人认为其真实,因为采集样本来自6个不同国家。但是他们造假一事,在上一篇文章中被揭穿,所以他们的报告没有任何可信度。即便有一些真实的观点也会被作废,没有一个同行会引用假报告。

4.跟踪调查费时费力

最后一项假设是长期的跟踪调查,这一项花费的时间最长,一般要在10年,才能给出一个正确性系数相对高的结论。在这10年的跟踪调查中,必须要记录所有的并发症。不管是轻度的皮肤过敏和严重的住院治疗,甚至死亡。要对这些数据进行更精细的分类统计。在没有各国研究可控制小组对比性临床试验报告出结果之前,而且是要在大多数国家得出相类似的临床试验报告之前,是非常难做到国际研究临床试验的。所有临床试验报告一般都是个地球板块划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Surgisphere数据中会把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的数据放在一起(不是为Surgisphere的错误辩护)。但是一般是通过全球各个实验报告中的原始数据库,来进行综合分析,才能推论论证一些临床猜想。

所以硫酸像氯喹要在全球广泛使用,还有一大段距离,需要在年底前参考全球比对小组实验数据,才能开始下一个阶段的临床试验。里奇教授的论文分析报告中也只是呼吁,因为这次中共冠状病毒的扩散是让医学界来个措手不及。但是为了生命安全和科学的严谨,不能做到快速的反应和推广。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冠状病毒的疫苗在最好的假设结果上也要12-18个月才能投入生产,并且广泛引用。对于硫酸羟氯喹在预防性治疗的作用,那更是难上加难,更何况病毒变异如此之快,只有‘魔术师’才能找到合法严谨的临床试验模型。我知道战友们不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去自行用药,很多有可能大多数人没有问题,但是不能让没有病的人服用过后产生不可料想的结果。

这些就是作者想告诉大家的,不是医生不愿意开药,在法律下,如果除了任何闪失,医生会丢掉行医执照,法律赔偿将是巨大的。没有哪个医生不会为病人负责,更不想丢掉苦读十多年书和十多年实践经验的饭碗。这就是为什么临床医学界总是比炒作媒体出结论要晚若干年的原因。

作者:澳蓝领(文蓝)

+4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0543/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0543/ […]

0
大唐李白
11 月 之前

谢谢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