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教育体制下的数学教育

作者: Sky妮妮

在中国大陆,数学成绩几乎成为衡量一个孩子聪明与否的标准。各种数学竞赛例如IMO,数学建模比赛也在中国进行地如火如荼。然而,“为什么中国没有大批地出现优秀数学家”这个问题仍然众说纷纭。在笔者看来,如果能看清楚中共如何在教育上进行洗脑,许多类似问题的根源会一下子清晰。就如中共宣传机器是“九层妖塔”一样,在数学教育上也有类似的层层屏障。

第一层: 在学生的青少年时期僵化他们的思维。统一机械化的数学教育模式例如题型归纳总结,记忆答题范式让学生从小便形成固化思考模式,不允许质疑教师的做法,不允许有新的想法。教师们为此找到的理由是: 在统一高考阅卷中减少损失。这个看似正确的借口背后隐藏很大的问题: 全国统一试卷并没有考虑教育资源不公平的事实。例如一线城市重点中学会和大学合作举办夏令营,授课的往往是大学教授,他们之中有些参与了高考数学的命题。另一边是绝大多数中国学生无法享有优秀的教育资源。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 Amazon 公司入驻中国大陆以前,绝大多数三线以下城市的学生甚至无法购买到“微积分”教材,然而那些大城市重点高中的学生可能已经达到了本科生的数学水平。 绝对的统一带来的不是公平,形象的比喻: 高考制度好比让大象,猫,金鱼同时比赛爬树。

第二层: 在高等教育中设置过多障碍。对于有志于数学研究的学生来说,数学专业和其他专业一样,有大量政治课,它们的学分比重可能大于专科课。另一方面,专业课的设置类似“大跃进”风格,甚至教材选择的决定权可能也不在数学教师手中。看似积极的结果是: 从中共高等教育脱颖而出的学生,能够更加坚定专注于自己的专业。很难被察觉的消极结果是: 由于荒谬的课程设置和评价机制,学生心中的怨恨不断积累,除了自己的专业以外,没有获得良好的人文教育。

第三层: 没有以信仰为基础的教育培育出冷漠的数学工作着。这一层是笔者认为最可怕的一层,和中共宣传机器九层妖塔的“小骂大帮忙”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共体制下,人们的精神世界极度匮乏,但是它无法阻挡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这一点在知识分子身上尤为明显。其中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中共成功地将大多数学工作者引向了一个深渊: 崇尚无神论,认为所有宗教都是极端的,最后只能把数学视为宇宙最高级的法则。这一点在逻辑看似有合理之处,然而笔者对于精神追求的看法和黎智英先生类似: 法治,人权,利伯维尔场,私人资产,和免于恐惧的生活方式是最基本的精神财富。如果没有这些,谈论“人类求知欲”和“宇宙法则”都是虚无缥缈的。因此我认为,数学家首先要成为人。

数学和整个宇宙相比如同灰尘一般渺小,数学家们不应把自己微不足道的贡献过于放大,以至于认为自己在其他问题上的判断一样优秀。这其实正是中共希望看到的。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我们的数学教育应该何去何从?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7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3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9977/ […]

0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9977/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9977/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83371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9977/ […]

0
ARIA
8 月 之前

数学是自然科学的基础,人类通过数学去研究自然理解自然,可以说宇宙有多大,数学就可以有多大。数学不等同于数学家,并非所有数学家都能真正投身于数学,数学家本身就是人,无所谓成不成为人,错的是体制,数学家在中共体制下很可怜,是体制逼的数学家,首先应该责怪中共体制。数学家当然就是研究数学的,在其他方面当然会有所缺乏,不专心研究数学相关方面的数学家不是一个真正的数学家。真正的数学家是热爱数学,对数学有着单纯的执着的信念,是不会在乎贡献的大小,更没有心思去研究其他的学科。没有共产党的数学教育那是整个教育系统的问题,数学应该和其他学科一样得到真正的重视和发展,目前中共体制下的数学教育看似被重视实际上是畸形的数学教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重视,并不是每个学生以后都要从事数学研究,所以数学教育和数学家也无必然联系,笔者这里应该是指的基础教育里面的数学教育而不是数学研究。而且无良的专家学者各行各业都有,并不仅仅是数学方面,中共的御用文人学者太多了,但是这和学科没关系,是中共体制的问题。

0
007wtwg
8 月 之前

说的好!

0
hearer.guo
8 月 之前

Maths education is extremely important f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