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爆料革命以来文贵先生 —关于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 直播发言集

首先感谢战友们听写郭文贵先生直播视频的辛苦工作,本文是按照时间顺序整理出有关八九·六四的文字。

2017年6月3日

弟弟在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被警察打死

今天首先要给大家谈谈关于明天的日子六四。大家听到刚才音乐了,我都不敢再听下去,再听下去就受不了了。我这个人多愁善感,天真,多愁善感是我最大的弱点吧。《相思小蚂蚁》当时是我八弟和我妻子最爱听的音乐。我八弟在89年六四被警察打死,虽然不是为六四运动死,但是他改变了我的命运。在六四前一天,我坐这里和大家分享当时音乐的时候,感慨万千。这个《相思小蚂蚁》本来可以跟我的弟弟和我的妻子一直会延续伴随着我们的生命。我的弟弟也应该有他的家庭,也应该有他的孩子。但是就在他还有几个月满18岁的时候,就被这种非法的黑警察给打死了。

 不但打死了,到医院里还不给他抢救。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和体制,能让警察这么多年来到今天还是这么的嚣张。我用鲜血记住了六四这个日子,我用22个月失去的自由(被关押)记住了这个日子。1989年的4月份,我从北京到黑龙江,从黑龙江开着车沿路辽宁沈阳回到北京。从北京跨河北回到河南,沿路直上,那记忆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次开车旅行。而且和我同车有文化大革命时期哈尔滨的造反派的头,文革主任。还有当年哈尔滨几个有名老同志老领导。我们到了沈阳见了几个军队的同志,到了北京红旗村炮兵部的大院,跟很多军队领导在一起。那时提前听到了这些老革命对事情的判断。今天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历历在目,感慨万千。我就不想多说了,因为最近几天多个老领导的劝告,不是警告。人家都是也很客气,很坚定的说,但是希望文贵不要在六四这个日子说太多关于六四的事情。同时要相向而行,不要说太多,但是我还是说些本来我觉得事。

六四不是用来评价而是铭记在心

 本来我想说的,但是考虑到各个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因为我说的多了,我郭文贵不能撒谎,撒谎就自己笑了。因为我每天跟这些谎言家在一起,有时候想尝试撒谎的时候,说着自己都笑了,所以我也撒不了。那我说真话呢?那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也有很多人不高兴。可能是很多推友们也会表示不高兴。从1989的4月到1989的6月4号,然后到今天28年过去了。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我跟很多朋友聊起六四的时候,我都去问他们,我说89年六四那天你做了什么?包括当时因为六四事件跑出来的很多民运领袖,我问你做过什么?他们就讲述,然后我说从那一天到现在,你又做了什么?所有的人跟我讲六四的时候,我说:“你讲完了,那是一个历史。你告诉我,你现在能为他们做什么?”而且我跟很多朋友说,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一个中华儿女,你都不应该忘记,但更重要的事情,你不应该用这些英雄们的鲜血来铸就你的名声。躺在这些英雄的尸体上和鲜血上,让你今天变得有名,也就所谓的纪念。我相信那些英雄们,什么样的回顾历史都是对这些英雄们的不尊重。也会让他们失望。甚至有些人在评价六四,本来对六四学生就是个侮辱。六四不需要评价,六四没有任何人可以评价,包括我们的政府官员。

 这就是我对六四的意见。如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说你能为他们做什么?你又为他们做了什么?这些英雄们和六四和这个国家为此付出代价的一切,需要的是行动,需要的是传承,这就是文贵对六四所有的感想。接下来我想说一下,就是6月1号我做了直播视频以后,有一些推友,还是极少部分推友说我被诏安了,可能被诏安了。说这个话的一定不是推友,也绝大多数是五毛,在六四前夕,最近的两周,我一再说过,现在五毛和七毛在某省,几个点上专门的接受了专业的培训。就是对付郭文贵的。全国的网警第一个屏蔽的就是郭文贵和有关的字和有关的信息。五毛已经转换了战略,从过去的直接骂和侮辱已经变成了和我相向而行。⋯⋯

就像很多国外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你们那么多人对六四这么多纪念活动?这么多年他们做了什么?我说这是我一直以来要问的问题。我们用纪念当英雄父皇?我们用纪念喊几声嗓子,拉几条横幅,点点烛光,我们就成了真正他们的传承者吗?这位孩子对待自己的父亲都如此的自私,他还能对别人?文贵今天坐在这里,我是拿着我全家人的生命和自由和全部员工的未来和自由。我年迈的父母身体健康和生死和文贵千亿的财富和随时面对的生命危险。任何有良知的人在怀疑文贵,追求郭七条的的这种决心和勇气,当然是别有用心,要扪心自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任何评价别人的时候,或者批评别人的时候,先问问自己,自己做了什么?自己能做什么?⋯⋯

向六四勇士的家属致敬

最后,我再次的希望我们的六四的家属们,在这一刻不要流眼泪不要痛苦,因为世界上没有向你们活着的人当中,还拥有家里这样的英雄,这应该高兴。因为没有多少人家里有这样的英雄。我们的家人里面拥有的是大幅翩翩的贪官和嘴巴上的巨人和行动上侏儒的人。凡是那一天的英雄都会被铭记,都会被尊重,而且我相信会被传承。

文贵在此衷心的表示崇敬。六四是郭文贵人生转折点,永远不会忘记。郭文贵没做任何事情,做的那点小事,现在想起来都不配说。但是文贵会把这个爆料行动郭七条走下去。等到三年时,希望你们给文贵一个评价。衷心的希望所有的推友们在此时此刻和文贵闭上眼睛想上几分钟纪念那些英雄们。

2018年3月13日

对靠六四发财吃血馒头伪类的揭露

我文贵就是要坚定 ,要把这些伪类们,打着民主民运的幌子的,吃六四的人血馒头的人 ,以打着法治民主民运的幌子, 专门坑害同胞的人 ,一次次的设计拉山头 ,拉帮结伙, 搞山头,争名夺利 ,就为了100美金恨不得把自己的妈给卖了。还要全国人民给他去搞什么民主自由法治去, 一个个的活动,几十年了, 29年了,你们搞过一个吗? 搞过一个副乡长吗? 搞成过一件事吗? 你连你自己家的房子都搞不明白, 老婆孩子都搞丢了,到处坑蒙拐骗, 还让全国人民为他买单, 这就是让盗国贼嚣张的其中原因之一, 因为你们的无知,你们的愚蠢 ,你们的下流, 让他们看不起所有的老百姓, 把中国老百姓当猪狗, 他们就像王岐山所说的,不过如此! 百年不会开智! 谈到民主民运他们哈哈大笑 ,成为天下最荒诞的笑话。

我每当想到他们在谈论民主法治自由时的那种笑, 这是根本不屑一顾的感觉, 我现在感同身受, 就是因为你们贪婪无知, 还有我们这些善良的老百姓的围观, 助长了盗国贼的那种嚣张的气焰 ,也让这些博讯,西诺,韦石,李伟东,李洪宽,夏业良,陈思烤这些人 ,一个又一个地在媒体上欺骗民众 ,到了我们将清理你们的时候了 。

2018年9月16日

战友们,你们到底是想要一个忽悠的郭文贵,还是一个能给你们带来法制民主自由的郭文贵,你们想要一个过去29年那些海外的民主民运,那些一直背着六四血馒头的一样的生活方式,还是想要一个有直接民主自由的效果。

2019年2月24日

亲爱的战友们,不要把法治基金当成一个要饭的,和过去那些骗捐党们,靠六四那些吃血馒头的骗捐党们,这不是一回事。法治基金有更高层的战略考虑,有更高层的理想、有更多的价值,是我们真正的未来,是属于全中国人民的。

2019年7月23日

李鹏因为六四事件生不如死

你們還記得《人民的名義》電視劇嗎?《人民的名義》最早的電視劇就想叫李小琳拍呢,後來另外一個人拍,沒拍成,最後是王岐山給弄起來了,改成對他有利的了,“打鐵還需自身硬”。就李鵬這個人,他悲哀的是他成為他孩子的發財升官工具、保護傘,躺在醫院裡面,這個人基本上他從六四之後,他是經常做噩夢,他睡不好的。李鵬的後來幾十年生不如死。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懲罰讓你躺在病床上不死和你死了不能入土,像毛澤東一樣放在棺材板裡邊,水晶棺材,這不就最大的懲罰嗎?他的心靈折磨是巨大的,這是先說現實。

2019年8月7日

姚家——镇压六四的核心人物

海航的創始人陳鋒和王健是白手套,是盜國賊一份子,沒有任何人在懷疑!盜取國家的財富,就對面的這個牆上,大家從這個結構圖裡邊大家可以看到一個最核心的人物,姚依林!從姚依林這一支出來了親子關係–姚明偉。姚明偉2011年去世,曾在越南學習長期居住,傳說中的私生子,就是菲利普羅斯勒,越南裔前德國副總理。

所以說戰友們你們能看到,前邊姚家的這一支和這個關係大家你們能看的非常的清楚,姚依林中共前高官、前常委,六四鎮壓的核心人物。姚明偉、姚明山、王岐山、私生子菲利普羅斯勒,紐約慈航前首席執行官。慈航基金受益人:孫瑤、貫軍、劉呈傑。

2019年9月8日

我讓他們看到在香港打這些孩子,和失蹤的孩子,打這些母親,打那個老人,打那些殘廢人。有什麼道理?有什麼法理?有什麼天理?你這麼對待老百姓。如果大家想想六四當年有這些社交媒體,有這些記者在,結果會是什麼樣?真相會是什麼樣?

2019年11月27日

某领导人感言:共产党没了,我们都得被人挖祖坟。

华尔街的利益党,有多少人最后一分钟还在说服不能让这个法签了。杨洁篪就是今天昨天还在勾兑呢,还想搞八九·六四那样,得到美国的认可,让他们来血腥地杀一遍。杨洁篪太坏了,杨洁篪、孙立军、吴征然后孟建柱、王岐山,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几大恶魔,你们不要看职务,你要看他的杀害性和他手里的权力。

昨天晚上抓的,有一个南方某省的纪委副书记,这个纪委副书记,就在他仅有的几个家里面,其中的一个家里,搜出了几亿的现钞,一亿美元的现钞。此人是跟孟建柱,王岐山交好。多年前我见过这个人,这个人非常的学识渊源,王岐山在广东的时候跟他好得不得了,后来这个人又到了江西。跟孟又混上了,孟进了北京,他就在广东,成了他的大拿。这个人曾经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啊,在中国内部中纪委说:共产党没了,我们都得被人挖祖坟,只有维护共产党的核心利益,以习王为中心的中国共产党政权,我们才不会被绝后和挖祖坟,谁跟这几个条件作对的,都应该被消灭。曾经这个人一度时间很火,现在完了吧。

2019年12月28日

海外谈民主六四与骗捐成同义词

这些年,海外的这些民运把华人的形象是毁大方了 。外国人一说中国人China Town,中国城,然后一说中国人,哎呀海外六四民运全是要捐钱的。说你都不知道,过去这些年,很多人跟我讲,一参加有中国背景的,马上有人递条儿,说穿的都是衣服脏乎乎的,眼神游离,给人家递,递过去,低着头,都这样啊,他说咱们中国人的形象糟透了被这些打着六四的谎子吃六四血馒头的人。就是要钱,他说你觉得民主这个词儿跟中国人连在一起,他说那时太久远的事儿了,几乎没人相信了,民主等于要饭,六四等于捐钱,只要是看到个名人,一定是每天说的,搞基金、捐钱。

原来个叫吴宏达的,有位战友给他捐了很多很多钱啊,他说最后捐款给吴宏达,说捐完款以后骚扰到家人真的受不了了,他家捐了大概20万美元,这个20万美元就吴宏达案,我都不知道吴宏达是怎么回事儿啊,各部门找他捐钱的麻烦就把他找傻了:“你捐钱,什么纳税了吗,什么这钱哪儿来的,谁给你联系的”.。把他麻烦死了,麻烦死了,他说我们现在一说捐钱就害怕,不是说心疼钱,被骗,而是捐完钱被骗以后的无尽麻烦。

2020年3月25日

Josh,是去年我和那天火鸡龚,还带来了什么周孝正,周孝正是她女儿的男朋友我不知道啊,还有那个韩连潮先生、杨建利先生、比尔格茨先生、斯伯丁将军,还有比尔格茨先生的夫人,还有华盛顿邮报的另外一个记者,还有纽约时报的记者,还有我、班农先生,在6月4号天安门纪念会上,我宣布说:从今天起,最后一个六四纪念日,明年2020年将是没有中共的新中国的国家纪念日,就是国家日。结果大家都看看我,觉得我很搞笑、很疯狂,最后是,我说你们不相信吗?你觉的我疯狂是吗?最后就是这位Josh,还有另外一个比他还牛的两个记者给我鼓了掌,班农先生鼓了掌。可悲啊,是外国人先给我鼓掌,中国人稀稀拉拉的掌声。

2020年4月27日

灭共行动不能成为第二个六四悲剧

我再讲一遍,音乐界、体育界、知识界的战友们,如果你们是文贵的战友,搂住,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你们有家人、有钱干嘛啊,你现在喊对爆料革命、灭共没有什么帮助,只能是证明你现在有勇气。但你可能毁的是家人呐。什么时候需要的时候,咱大家振臂一呼的时候,啪,你开车上街的时候,那你就要出来。但是保证一击即中,绝对成功,绝不能再变成第二个六四,全被碾了。那不行,这绝不是我们的目的。

2020年5月10日

王的魔性和习的文革变态经历合成潘多拉

0:09:22 草根小哥问:六四的时间是怎么来的,会发生什么大事。

0:11:50 文贵先生:经过反复研究今年是共产党的末年。习和王对中国人的伤害是三到五代人不可逆转的,但对爆料革命是真正的战友。任何朝代灭亡都是内部先烂的。王的魔性和习的文革变态经历加在一起就是潘多拉。以耻为荣的流氓主义,成了最可怕的独裁,这就是我们的机会。预测不会超过今年年底。如果没有香港导火索会在南海,然后就是台湾,香港绝对救了台湾。

2020年5月21日

六四为什么失败和血的教训

六四到来之际,我们真的要好好想想,六四当年为什么失败?为什么被那么多人利用?为什么那么多人吃六四的血馒头?这就是我们一定要记住,我们有实力,如果当年六四在海外有真正的力量,有个基地,有国际合作的力量,然后让共产党的大屠杀,成为国际上公审共产党的一个行为,也一样能赢。既没有国际合作者,还是一帮叛徒,一帮吃六四血馒头的人,拼命的出卖六四,结果被共产党蓝金黄了,六四死的人白死了,这太可怕了!想起来心都疼,真的是心太疼啊,太可惜了!六四这个失败,又给了共产党三十年,又是一个不幸中的不幸!

2020年5月23日

六四学生运动悲剧—无社会支持准备不足

成政治斗争牺牲品

1919年到1989年70年,天安门广场上学生开始运动,这是一场失败的仅仅是学生的运动,由于准备不足,全社会没有任何准备,裹入了政治斗争,被一帮学生中那叫学痞、学赖、民骗、民贼所利用,一帮无知愚蠢的东西利用了这些善良伟大的学生。这个运动完全没有社会各个领域的呼应,结果大家知道这个结局,不但夭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付出代价不仅仅是天安门广场上死了多少人,全国暗杀,在监狱里边把多少正在萌芽状态的中国民主力量彻底给湮灭!然后让共产党…有可能赵紫阳和邓小平和胡耀邦这些所谓的当时有希望给中国一点点民主和自由法治的这么一个机会的人吓傻了,因为那完全成了政治斗争。结果这些人把赵紫阳给软禁了,胡耀邦最后被弄死了,结果邓小平下令屠杀,邓小平再也不敢提民主自由了。

1919五四被共产党利用成骗民众的幌子

这不仅是一场杀掉了学生的人道灾难,是中国民主走向法治道德的灾难,在70年后大家才明白中国的五四运动讲最多的是谁?是共产党。而且共产党到中国来,当时说给中国人是以美国形式的民主法治和道德标准送给中国人民,然后中国人民接受了共产党,结果在接受共产党的1919年的五四运动之后,到了19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还能发生根本不存在什么德先生和赛先生,是完全的独裁皇权,天下之悲哀啊!这个五四运动到最后导致了共产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诞生: 集权和皇权主义的诞生和超皇权主义的诞生,真正的奴隶社会。然后从过去追求民主、自由、开放媒体变成了一党专政,让老百姓不说话。

美国姑息中共以致其变本加厉作恶多端

  • 1919年的五四学生运动
  • 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屠杀
  • 1776年的七四费城独立日

70年啊,再往回看1919年、1925年还是1924年啊~美国人协调,最后是把山东半岛给了中国,是美国人帮助中国拿回了半岛啊,拿回来山东啊。但是你能想到吗?这是美国人的允许下,到了70年后。这个北京89天安门发生了,又是美国人,放过了北京,放过了共产党!没有美国人的默许,共产党不可能在中国执政70年。当时已经35年了,执政啊,不可能在五四之后的70年还在那儿。大家想过这个问题吧,大家想过这个问题吧。然后到了89把学生给杀掉了,没有德,没有赛。独裁、皇权、集权、没有言论自由的这种集权是五四之后在中国大街上发生最奇怪,最悲哀,最流氓的事件。后35年,1989到现在2020年后35年是美国人允许了六四、放过了共产党!再一次相信了共产党,说,共产党经过了六四它会深思,让它经济发展强大以后,它就会给中国人民主自由法治和言论自由。⋯⋯

而这个政权恰恰是美国人的金钱和贪婪和错误的判决,和相信了共产党。在1989年六四站在共产党这边;和当年1919年的五四之后,没有帮国民党,而选择了支持共产党这个流氓政权;然后到了2001年,给了中共奥林匹克运动会,给了WTO。三次的美国国家灾难就是这么来的,我们要看三个时间,1919年的五四和1989年的中国天安门六四和1776年的美国的7月4号。

编辑 文见齐

校对:瑞安平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艾格
11 月 之前

2018年2月21日文字版:《文贵看春晚》爆料(一,二) 里边有部分六四的内容没有录入:31:46―39:58
我们刚刚看了王岐山家族的巨富资产,又看到了《六四》这个短片。如果当年六四是错的话,那今天王岐山的事情可以证明,如果当时我们中国走了法治民主和自由,会不会出现王岐山这样的盗国集团,孟建柱这样的盗国集团,江家这种盗国集团?我们大家都扪心自问:如果我们大家再不争取,未来我们的子子孙孙可能永远活在六四这样的日子里。这不是骇人听闻,这是事实。

我们最起码的常识都知道,今天中国的盗国和贪污腐败远远超过当时六四学生们用生命用鲜血汗喊出的口号,(他们)担心中国走向的方向。今天中国共产党带领着中国十四亿人民,在国家江河污染之后,以最快的速度驶向了当年六四所担心的地方和方向。如果当年六四的血没白流,我们大家今天应该知道,我们不应该忘掉六四!对那些六四英雄们流的血,我们唯一的回报就是要继续争取中国的法治民主和自由。要不惜代价,甚至付出生命都要为同胞们争取法治民主和自由!《正义论》里面讲得非常清楚:公平即正义。没有公平何来正义?

今天的中国有公平救济吗?有平等吗?有自由吗?比六四以前还糟糕!更加糟糕的是,我们今天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允许谈论六四。这是哪国的法律?是于天理,于人理,于法治能相符吗?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非常清楚(说明了):人的自由是社会建立法治的根本基础。人都不自由怎么能建立法治?孟德斯鸠的《法治精神》里又说到:“没有一个法治的基础,何来道德建设?” 这不就是今天中国所有的核心吗?不要谈信仰了。如果六四那些英雄们他们的要求和诉求,哪怕亿分之一得到(实现),中国人民不至于拿着钱到全世界花钱还被人家骂,被人家看不起。我们连起码的道德,起码做人的原则,法治我们都做不到,更谈不到“正义”二字。《正义论》里面谈到“正义”的两个原则:公平即正义,自由原则,平等原则。公平究竟我们有吗?有就不会出现那么多杨改兰了。
其他的还没有细看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