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阻止中共国在失去自由的香港获益

作者:Josh Rogin

消息来源:Washington Post 《华盛顿邮报》

翻译/简评:小明

PR:Julia Win

简评:

鉴于周五川普总统在记者发布会宣布的一系列制裁中共的举措,作者文中的预测是比较准确的。就本文所划分的“温和”或“激烈”措施而言,川普政府显然选择了后者,不仅如此,还新账旧账一起算,连出数招,给中共以沉重打击。尽管这只是大餐前的开胃菜,接下来真正的雷霆行动即将到来。

这一系列制裁今天看来似乎顺理成章,然而文贵先生在两年前预告之时却并没有那么显而易见,很多人不以为然,更有甚者以鄙夷的眼光斜视之。然而郭叔和背后诸多正义力量一直锲而不舍的推动这一系列举措,将此前几十年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变成了事实。如今白宫政策已出,重磅实锤,爆料革命的实力和信誉再度得到充分验证。寥寥数日,全球政经形势风云突变,中共溃不成军,这中间爆料革命深度参与,功不可没。

说到美国一系列制裁,实为中共咎由自取。这个政权以往在中共国大陆横行霸道,欺压百姓,如今野心膨胀,妄图以香港为前哨,进而强奸全世界,其贪婪、傲慢、残暴和野蛮暴露无遗。正如本文所述,过去三十年,中共经济一路高歌猛进,外资滚滚而来,科技蒸蒸日上,实则是依托香港这一窗口,招商引资,获取高技术产品。但毕竟香港此前还享有自由和法治,这些普世价值对中共而言如鲠在喉,香港的自由和中共的极权根本上势同水火。于是,中共得寸进尺,以法律的名义逐步压缩港人的自由空间,将它在内地演绎的以假治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慢慢在香港如法炮制,妄图最终令全世界适应中共的流氓规则。但香港之所以为金融中心,正是以自由和法治为基础。中共的倒行逆施和香港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准则存在根本矛盾,而这一切矛盾的集中爆发就是自去年送中法颁布开始的一系列斗争。如今,中共已不再韬光养晦、遮掩自己的真实企图,而是明目张胆的要毁掉香港的法治系统。毫无疑问,恶魔已经疯狂,但它也行将灭亡。

随着美国对香港的一系列制裁行动,隔山打牛,剑指中共,势必造成附带的伤害。然而香港人为了追索普世价值,宁愿付诸鲜血、承受损失来换取自由和法治。这种无私和无畏的精神须当我华夏儿女世代敬仰,更应为世界正义之典范。这也许就是郭叔预示香港将成为亚洲耶路撒冷的原因所在吧。

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共所剩时日已不多。在香港精神的指引下,全世界文明必将达到新的高度。

中共国不能摧毁香港的自由并从中获益

周二,中共国的橡皮图章立法机构毫无悬念的通过了一项针对香港的国家安全法(2878票赞成,1票反对),这是迄今为止北京当局最骇人听闻的夺权行为。这项新法从根本上摧毁了香港一直以来享有的相对自治权,使“一国两制”的原则沦为笑柄,并加速了这座城市走向悲剧的道路。

周三,香港铜锣湾区的防暴警察在香港的抗议活动中站在关闭的商店前 (Justin Chin/Bloomberg News)

香港曾是一个西方进行商贸活动、尤其是和中共国做生意的好地方,而该法的通过确认了香港将失去这一地位。之所以中共国此前从未采取这种行动,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它的公司依赖这座城市来取得经济成就并维系生存。它们利用了香港的相对开放性和其法治系统将国际资金吸入自己的金库,并借此推动中共国的经济扩张。

现在,中共国主席习近平和他的政治局同僚们算计着要削减香港的自由,同时还能继续利用香港的繁荣来巩固其权力。而这正好是美国必须采取行动加以阻止的。

国务卿麦克·彭培奥在周三告知国会,“香港已经不再从中共国享受自治权,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任何诚实的分析都必须认同这一点。但美国确切的反应是由总统川普决定的,而不是彭培奥——而政府内部的辩论已经在进行中。

较为温和的选项包括有针对性地制裁与镇压香港有关的中共国官员和实体,或是撤销香港在出口限制方面的特殊地位,而这些限制目前已对中共国实施。更激烈的选项是取消香港的特殊经济和关税地位,这意味着将目前对中共国施加的所有关税和管制应用于香港。

因为北京的行动而惩罚香港的经济似乎会适得其反,且毫无疑问,香港将会受到重创。但不管怎样,香港反对派领导者们也在呼吁这种惩罚,因为他们知道这有多么重要。

反对派领导者黄之峰在推特上发文说,“如果美国不再视香港为独立的关税区,我们的经济会不会受创?当然会!……但这种打击是必要的。几十年来,香港聚集了全球的资本,并将难以获取的货物(比如高端科技产品)输入中共国。北京的领袖们一直依靠这种局面获利,但我们的自由正在消亡。他们不能两头都占到(获利并剥夺我们的自由)。”

北京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作为把外资吸纳到自己公司的主要工具,让外界购买中共国的股票和债券,并将其国有企业在海外赚到的钱带回到中共国。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从2010年到2018年,中共国大陆公司73%的首次公开募股都是在香港进行。北京当局多年以来一直试图将对香港的依赖转移到诸如上海这样的城市,不过国际投资者和企业仍旧倾向于香港,原因在于她的相对开放和可信度——直到现在。

海曼资本管理的首席投资官凯尔·巴斯说,“香港是美元及美国的资本进入中共国和其国有企业的通道,如果我们从根本上转移或制裁这一结构,中共国受到的打击将会是香港的许多倍。”

如果无法从香港把西方资本带进中共国,北京就必须清理自身的体系或者从我们的市场上筹集现金,尽管他们已经越来越多的实施这种举动。但在我们的体系里,我们能够执行透明度、问责制和公正性这样的基本规则(虽然我们并没有这样做,尤其是在当下)。

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将会给美国在香港的商业活动带来附加后果,但这很可能是获得北京重视并从长远上保护我们利益的唯一方法。且在香港经商的风险本身也在与日俱增,无论西方的公司是否承认这一点。

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在周六的“会见媒体”上表示,“他们前往香港的原因之一是那里有法治,有一个自由经商的体系,有一套资本主义系统。那里有民主和地方立法委选举。如果所有这些烟消云散,我不知道那些金融社群要怎么待下去。”

香港的领导人声称经商不会受到影响,但他们也不再有更多真正的解释。说到底,中共才是对香港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负责的政党,因为它出于自身政治目的,要把当前的体系置于混乱中。

北京一方面想保留香港作为一个自由独立的经济区所带来的利益,同时又想剥夺这里的自由。我们必须让中国明白它不能二者兼得。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