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被困在自己所编织的武汉谎言里

图片来源: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在过去的几周中,一波又一波的新闻媒体将注意力集中在川普总统、羟氯喹或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来转移人们对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关注。但是,尽管中共使尽招数躲避对它的指责,试图使西方记者忽视它就是罪魁祸首的明显事实, 但北京却不知不觉地陷入了一个尴尬的谎言中。

我们重新审视了中共在全球大流行中的角色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由于大流行造成自由市场经济陷入瘫痪,使数十万无辜人民死亡,并且在试图减慢起源于中国的致命病毒的传播过程当中,使西方世界的经济几乎瘫痪。这都是中共的蓄意行动,不作为和谎言的结果。

因此,让我们借此机会提醒自己,这完全是中国共产党的错。

百分之百。

让我们暂停一下,让自己想想不断改版的病毒起源。

中共首先告诉我们,该病毒起源于武汉的一个“湿货市场”。同时,我们也被中共告之这种病毒没有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实例。这是(中共的)一个无耻的谎言。

然后,我们得到的信息表明,该病毒可能源自武汉一个绝密军事实验室的蝙蝠实验。由于规定不严格,该病毒被无意中释放了。这些信息是由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和国务卿迈克·鹏佩奥传达的,因此与北京共产党的宣传相比,此信息应具有更大的分量,但CNN想法与之相反。

有趣的是,中共对“从实验室泄漏”的指控的回应。

请记住,在4月下旬(大流行发生了两个多月),鹏佩奥在一次独家采访中告诉我,美国“仍在尝试获取病毒的实际样本”,但中共并未配合一再提出的要求。

中国对“湿货市场”的报道加倍,并否认该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副所长袁志明在4月中旬表示:“作为进行病毒研究的人,我们清楚地知道该研究所正在进行的研究类型以及该研究所如何管理病毒和样本。我们很早就说过,这种病毒不可能来自我们。”

他补充说:“我们有严格的监管制度和研究行为准则,因此我们有信心。”

与此同时,上周晚些时候,中国承认该军事实验室有这种病毒株,但声称已下令销毁样本。这是令人吃惊的承认,可能是因为美国积累了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他们先前的否认是欺诈行为。

中共销毁这些病毒样本的理由是“为了预防和控制病毒大流行,这在预防生物安全风险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官员刘登峰对《华尔街日报》说:“如果实验室条件不能满足样品安全保存的要求,则应将样品现场销毁或转移到专业机构进行保存。”

现在是时候来对比中共不断演变的故事,并观察他们的谎言是怎么把自己套进去的。

中共声称这种病毒“不可能”从武汉军事实验室中逃脱,因为他们“具有严格的监管制度和研究行为守则”。他们也说过他们有该实验室病毒株,但是“为了预防和控制大流行”而被销毁了,因为实验室的条件无法“满足安全保存样品的要求”。

再看一遍,这次更明确地说:由于我们严格的规定,该病毒不可能从我们的实验室中泄漏;由于我们实验室的安全条件不足以确保该病毒不会泄漏。

他们被困在自己的谎言中。实验室是安全的还是不安全的。如果他们因为实验室不安全而破坏了病毒样本,那么病毒肯定可以逃脱,因为实验室(根据他们自己的承认)并不安全。

简而言之:共产党在撒谎。他们总是撒谎。由于这些谎言,十万美国人因此而丧生。

而且他们还持续在撒谎。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作者:Larry O’Connor

翻译:凤凰九天小队(Jenny Peter & 新中国2020)

原文链接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