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香港反修例示威运动的“黄色经济圈” 兴兴向隆

明报在2020年元旦游行中进行的调查,93.6%受访者表示会参与黄色经济圈

据周五香港(路透社)署名为Jessie Pang报道:众多反香港政府示威者公开在-支持民主运动的商铺-外面排队,表示对受冠状病毒危机和数月示威游行双重影响的-属于“黄色经济圈”-的餐馆和咖啡馆等支持。此举为五月“黄色”促销活动:在传统上中国大陆居民蜂拥而至香港购物的同一时期举办的 目的是为支持民主运动的黄色零售商提供经济上的支援。

黄色经济圈的涵义

  • 【黄色经济圈(英语:Yellow Economic Circle[1]),是指香港反修例运动支持者所构建的“经济圈”,以政治取态作区分概念[,包括在消费时优先光顾与他们抱有相似的政见及理念的食肆或商家(俗称“黄店”,再次注:此处不是指色情场所)
  • 同时不支持反修例运动、或以支持香港警察作卖点的食肆或商家(俗称“蓝店”)。有中共背景的商家机构(俗称“红店”)。
  • 此举希望借此获得资金支持运动,包括为运动支持者创造职位,进行专业培训和职业配对等。同时打破亲共财团垄断。亦有评论指经济圈目的或许是在2020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巩固饮食界和零售界民主派的票源。根据明报在2020年元旦游行中进行的调查,93.6%受访者表示会参与黄色经济圈,或称黄色企业,形式包括光顾“黄店”或抵制“蓝店”——以上摘自维基百科】

示威者回馈黄色经济圈企业的支持

撰稿人指出,香港是租金水平居世界前列的城市,小生意首当其冲地受到经济下滑的冲击,而民主运动人士们回馈支持反修例的黄色生意店,为这些勇敢的商家提供了生存下去的机会。让人欣慰的是:名为“香港人的5.1黄金周”的在线运动呼吁, 人们在“五一劳动节”长周末光顾黄色企业,因此许多餐馆和咖啡馆门前排起了长龙, 一直延伸到好几条街上。

 报道引用现年25岁的教育界人士Miki Chan说:“本周是我们进一步加强黄色经济圈的巨大推动力。即使镇压越来越加剧,我们也必须保持抵抗。”还有采访了25岁的玛丽·马(Mary Ma)在Mainichi的餐厅用餐,那里贴满了对运动的支持的彩色便条纸,她认为这是保持支持的好方法。她补充说,“由于大流行,我们可能无法每天出门抗议,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支持黄色商店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这是一种改变我们日常生活的方式.

港警驱散人群

 活动人士说,他们为捍卫保证香港自1997年回归中国以来的广泛自由的“一国两制”, 而针对破坏这种管理方式行为进行斗争。 中央政府拒不接受对北京一步步侵蚀香港自由的批评。星期五晚些时候,防暴警察使用胡椒喷雾驱散了聚集在购物中心进行“一起抗议”的大约200名示威者。 香港正在逐步放松封城措施,一些公务员将从星期一开始工作。

五月黄色促销活动组织者和支持民运的商家同心协力

 组织者说,包括零售商,饭店和婚礼商店在内的黄色经济圈中2300多家企业参加了此次行动,并向民主抗议者提供了折扣。在去年时有发生的暴力抗议中产生的一场经济运动中,移动应用程序和商店标语曾经将消费者引导到了全市的黄色企业。 与“蓝色”企业或被认为是亲政府的企业形成对比的“黄色经济圈”已被视为人们通过和平手段支持抗议运动的一种方式.

旺角工人阶级繁华地带的Mainichi餐厅,自从冠状病毒爆发以来,销售额下降了70%,但由于黄圈促销,本周生意兴隆。Mainichi的老板Chong今年35岁, 他在附近的黄色商店组成了一个名为“小旺角联盟”的组织,他为顾客提供了一张黄色的折扣卡,可以在会员的商店购物。Chong 说: “我已经看到很多年轻人出来为香港的未来做出牺牲。我的餐厅也是社会的一部分,我想利用它来满足学生的需求。他们的要求也是我的要求”。现年21岁的卡永(Ka Yung)是一家名为Freeland的精品店的共同所有人,同时也是该联盟的成员。她表示,她希望通过与其他黄色商店结成联盟来加强这一圈子。“没有人可以自己赚所有的钱。我宁愿让具有相似政治观点的商店分享市场,也不愿让蓝色商店赚钱。 ”

翻译报道:佚名

原文连接1

原文连接2

原文连接3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5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