遐想春风里

By:银河勇气星|楚天秋

万里无云,微风吹过,太阳打着哈欠斜挂天际。如同被硬生生拉开窗帘喊醒的夜猫子,一脸疲倦还带着怒气:是谁把云幔撤去,想睡个懒觉怎么这么难!中南坑里的习帝一夜未眠,梗着的脖子更歪了,脸色疲惫不堪。“皇室”成员扩大会议开了一晚,姐夫、弟媳、小舅子各个面面相觑,无言以对。只有彭将军略显镇定:当初劝你别开啥冬奥会,吃力不讨好,你不听,一定要开,要万国来朝。开吧,现在来了几十国,你当然还得见见面,吃个饭,不然这么多钱不就白花了!习帝一个加速转身,抡起开过手扶拖拉机的大巴掌,差点儿拍在桌子上,最后0.1秒又停下了,看着小舅子问:彭磊,让你找的大师究竟算没算出是几点几分?彭磊尴尬:什么大师,都是骗子,找了几个都说不出各所以然来,倒是有一个说了,只能算年月日的运势,无法再精确了。

一群废物!习帝低声愤怒:不是说你们,这些大师,给他们打上“最好”的新冠疫苗,送走!彭磊的面色从紧张到放松,说:姐夫放心,一定送他们好走。习帝面色缓和一些,坐下说道:大家别太担心,他也是普通人,不能怎么样,无非就是搞点恶作剧,估计有人做内应,不在保卫服务人员里,就在来的嘉宾里,筛选出可疑的,24小时盯着,总会露马脚,什么时候宴会,我们说了算,时间的主动权在我们手里,这一亩三分地,轮不到他做主。彭将军站在窗前,端着咖啡喝了半口,插话:行了,只有你最担心,我可没觉得什么,不就是《甜蜜蜜》吗?谁都听过,谁都会唱。就像这猫屎咖啡,谁喝不得呢!习帝没搭茬,胖头微转问:远平,你有什么看法?对面的习弟(远平)开口道:郭——

停!习帝制止:别提姓名!习弟改口:他和军队谁有联系,顺着这条线查一下,看看安插了谁在保卫里,至于服务员,应该没什么问题。听了这话旁边的百亿景(甜)一脸鄙夷插嘴:有人爱好给女服务员做肛检!习帝愠怒:家务事别在这里扯!说点正经的。百亿景:是了。把所有参加宴会的人,身上东西都留在安全地方,不就行了!那个普京看起来也不保险,吃里爬外,越不可能的人越有可能。习帝点点头:有点道理,但是如果不在场内,在户外怎么控制呢?彭将军放下咖啡杯,靠着沙发背说:我看你也别费尽心思去想了,首先安全问题,不会天上掉下导弹,然后百密总有一疏,他也许是声东击西,你是防不住的,不如顺势而为,写个稿子,把《甜蜜蜜》放进去,在他行动前,先说出来,只要你说了,他随便怎么放歌,也只是在呼应你而已!习帝笑纹爬上猪脸:还是夫人厉害!一语惊醒梦中人。就这么办,他能搞摇滚,我难道比他差,别的不好说,搞文艺,谁是我们的对手!

夜幕降临,长安街灯火通明,岗哨林立,整个二环都围了一圈铁丝网,气氛肃杀。冬奥会的嘉宾们被安排着陆续进入大会堂,普京和女秘书在保镖的簇拥下,坐在上席。保镖们被收了所有的装备,蔫头耷拉脑袋。普京皮笑肉不笑,招手示意不远处的彭磊,几里咕噜说了几句。彭磊问翻译,翻译说:他说红场的导弹部队随时候命,会帮助习主席清除可能的威胁。彭磊心里暗想:不就是被缴了枪不忿吗!装什么大爷,吆五喝六的。他边想着边目光游移,看到旁桌的美国大妞,正坐立不安地扭着屁股,心里顿时又高兴起来:肛拭子果然有效。此时,主持人在说:欢迎四代核心习主席讲话!一片掌声之后,习帝不露声色说道:嘉宾们!朋友们!千里万里,我们在此相聚,新年伊始,春风又吹大地。我在此祝愿大家,身体健康,生活甜如蜜。人类的希望在哪里,在梦里——

全场都在期待中,安静得可怕,只是什么也没发生,习帝在内卫的左右拥护下离开会场,身后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彭将军依旧靠着沙发说:至于这么紧张嘛!啥事没有,把你给吓的。习帝一边擦额头的汗,一边应和:确实,虚惊一场。早知如此,就不这么说了。窗户打开,透透气!内卫紧走几步打开窗户,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忽然,只听得四面八方传来歌声: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一时想不起。啊—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打赢这场战争——熟悉的声音在歌声之后,响彻天空。习帝眼前一黑,颓然跌坐,喃喃自语:这下真完了!


作者:楚天秋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加入银河系农场。欢迎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