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想打曲棍球”辉瑞杀死了哈特曼17岁的儿子

翻译:Jenny Ball

图片来源:lifesitenews.com

多伦多居民丹·哈特曼(Dan Hartman)周二向多伦多市议会作证说,他认为辉瑞公司的疫苗杀死了他 17 岁的儿子肖恩。

哈特曼解释说,他的儿子第一次打针后反应很糟糕,一个多月后就死了。

悲痛欲绝的父亲说,儿子的尸检显示“心脏略微扩大,但死因“尚未确定”。哈特曼说,一位看过尸检的医生告诉他,他相信 COVID 疫苗杀了他的儿子

“我从心底知道,我相信第二位病理学家,他认为疫苗杀死了我的儿子,”他说。 “这并不像每个人认为的那样罕见,现在每天都在推特上看到人们死于疫苗。我根本不是一个反疫苗者,我绝对不是,但我认为Covid 疫苗有问题。”

周二,多伦多市议会卫生委员会召开虚拟会议,讨论该市对 COVID-19 的反应。会议向公众开放,包括来自公众的预定发言人,他们就市政府对宣布的大流行的处理发表意见。

“我的儿子从他八岁开始打曲棍球……”哈特曼告诉与会者。

“他因新冠病休了一年假,天天在卧室里感到非常无聊。他决定今年重返曲棍球场,但他必须接种疫苗才能打曲棍球,”哈特曼继续说道。

“他在 8 月 25 日接受了辉瑞的第一针,”他继续说道。“8 月 29 日去医院时反应不好,他被送回家时只拿到了布洛芬片的处方,他的脖子和脸上都有皮疹,眼睛周围有褐色的圆圈。”

哈特曼先生随后描述了他儿子对辉瑞疫苗的反应造成死亡:“9 月 27 日早上,他的母亲发现他死在床边的地板上。”

“他只想打曲棍球。”

哈特曼先生解释说,在他儿子突然死亡后,进行了尸检,发现他儿子的死因“无法确定”,只有百分之二的尸检有这个结论

然而,尸检发现“心脏略微扩大”,但当时并没有给出心脏病的诊断。

对第一次尸检的结果不满意,哈特曼寻求第二意见,并将尸检报告发送给“加拿大第二位知名病理学家,他因害怕失去工作而不愿透露姓名”。

病理学家告诉他“确实是疫苗杀死了[他的]儿子。”

在接受辉瑞(Pfizer)疫苗注射的人中,心肌炎等疫苗接种后心脏疾病并不少见,与 COVID 感染后相比,年轻男性的注射后心脏问题的发生率要高得多。

作为 1 月 17 日会议的一部分,哈特曼向理事会解释说,由于安大略省的小型曲棍球协会提出的疫苗接种要求证明,他十几岁的儿子想打曲棍球,不得不接受了疫苗。12 岁及以上的球员必须出示实验性 COVID 疫苗的证明才能参加比赛,尽管当时省政府并未要求 18 岁以下的球员这样做。

然后他质疑“这到底有多安全?为什么没有死亡报告?……没有人谈论死亡?但是它正在发生,比任何人都知道的更多,它只是被否认和禁声了。”

参考资料:[lifesitenews]‘All he wanted to do was play hockey’: Grieving dad says Pfizer shot killed his 17-year old son


审核:文乐
校对:Anton(小东)
发稿:信心的选择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