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主义妄想疯狂横行:病毒大流行、封锁、戒严令

采集/翻译:意翎    

责编:白夜

  图片来源:零对冲

罗斯福研究所(The Rutherford Institute)发表乔恩·怀特黑德(John Whitehead)和妮莎·怀特黑德(Nisha Whitehead)的联名文章,认为时下病毒大流行、封锁和戒严令横扫全球的状况正是极极主义横行的现实版。

文章讲述了一个寓言故事:很久以前有一个专制国家,该国政府对自己掌握的权力如此偏执,以至于它把每个人、每件事都当作威胁,当作扩张权力的理由。不幸的是,这个国家的公民相信了政府告诉他们的一切,他们为此付出了代价。

当恐怖分子袭击这个国家,政府通过了大量法律,旨在为建立监视国民铺平道路。人民相信这样做只是为了保护他们,少数反对者被贴上了“叛徒”的标签。

当政府监视自己的公民时,他们声称是在寻找隐蔽的恐怖分子,人们相信了这一点。

当政府开始追踪巿民的生活,监视他们的支出,窥探他们的社交媒体,调查他们的习惯——据说是为了他们的生活更有效率——人们也相信了。少数不同意的人被贴上了“偏执”的标签。

当政府允许私人公司接管监狱行业,并同意保持监狱人满为患,并证明这是一项节省成本的措施时,人们相信了他们。

当政府开始逮捕和监禁轻微违规的人,声称保持社区安全的唯一方法是严厉打击犯罪,人们也相信这一点。少数持不同意见者被认为对犯罪态度“软弱”。

当政府府聘请危机演员参加灾难演习时,从来没有提醒公众什么是“灾难”,人们真的以为他们受到了攻击。

当政府坚称需要更大的权力来防止此类袭击再次发生时,人们仍然相信他们。少数不同意的人被告知要么“闭嘴”,要么“离开这个国家”。

当政府开始在全国各地进行秘密军事演习,坚持认为有必要训练军队参加国外战斗,大多数人相信他们。少数持不同意见的人担心,也许一切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他们被当成“阴谋者”和“庸医”而被声讨。

当政府领导人封锁国家,声称这是防止一种未知病毒感梁平民的唯一方式时,尽管人们相信了他们,并遵守命令和隔离。那然对政府的法令表示怀疑的少数人,仍然被社交媒体指责为“自私、危险和缄默”。

当政府将反恐战争扩大到国内恐怖分子时,人们认为只有暴力极端分子才是打击目标。他们几乎不知道,任何批评政府的人都可能被认为是“极端主义者”。

当政府开始使用国家警察和军队定期封锁国家时,公民已经对这种紧急状态如此适应,以至于他们几乎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周围建起的监狱围墙。

这个故事的寓意就是,要提防那些怂恿你无视自己更好的本能,宣扬政府能让你的利益最大化,让你盲目相信政客的那些人。

换句话说,如果看起来、听起来都像是麻烦的事,麻烦真的要来了。不幸的是,政府完全成功地调整了我们对暴政天然厌恶的价值取向。就像温水煮青蛙,政府多年来一直在让我们逐渐适应警察国家的幽灵:军事化的警察、防暴警察、防暴装备、迷彩服、黑色制服、装甲车、大规模逮捕、胡椒喷雾、催泪瓦斯、警棍、脱衣搜查、监视摄像头、防弹背心、无人机、致命武器、非致命武器、橡胶子弹、高压水枪、眩晕手榴弹、逮捕记者、控制策略、恐吓战术、暴行……这样才能让民众心甘情愿,甚至心怀感激地接受极权国家。

这一切已经发生了。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各国政府正在系统地封锁国家,并转入戒严令。这些巨大的改变并没有吓到民众,相反他们正在慢慢适应监狱的高墙,并对暴力不敏感,适应了军队在社区的存在。政府的宣传试图说服民众,他们的监狱围墙仅仅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和远离危险,只有一个军事化的政府才能改变这个国家看似无望的前景。然后是政府向毫无戒心的民众释放各种各样的危险,要求额外的权力,以保护“我们人民”免受威胁。

几乎每一个国家安全威胁都是政府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制造出来的,而这一切都在损害公民自由。正如纳粹陆军元帅赫尔曼·戈林(Hermamnn Goering)在纽伦堡审判期间所说:“无论是民主国家,还是法西斯专政国家,还是议会,还是共产主义专政国家,把人民拉过来总是件很简单的事。不管有没有声音,人民总是可以听从领导人的命令。你所要做的就是告诉他们,他们正在被攻击,遣责和平主义者缺乏爱国主义,是他们使国家处于危险之中。在每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我们所看到的在我们面前上演的不仅仅是一场极权主义妄想的疯狂横行,而且是一场政府机构正在进行的社会心理学试验。在过去几年发生的事情是一场考验,看看“我们人民”在多大程度上吸取了政府在驯服、威吓和警察国家策略方面的教训;看看“我们人民”在不提出任何问题的情况下,能多快能跟上政府的指令;看看“我们人民”在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进行权力争夺时,能给政府带来多大的阻力。最关键的是,这是《宪法》以及《权利法案》所载原则对“我们人民”的承诺能否经受住国家危机和真正紧急状态的考验。

作者认为在这场政府制造的考试中,“我们人民”彻底失败了,我们让一直在努力破坏稳定、封锁国家的政府变得太容易了。

作者请读者注意,文中所指的“政府”并不是指共和党和民主党那种高度党派性的两党官僚机构,而是指公司化的、军事化的、根深蒂固的官僚机构,由非民选官员组成,本质上它是完全在管理国家的“深层政府”。它不受选举所影响,没有被民粹主义运动所改变,而且已经定型,它本身就不受法律管辖。

文章呼吁“我们人民”,是时候觉醒了,别再被政府的宣传欺骗了。相反地,在“深层政府”设想的未来,“我们人民”将成为国家的敌人。

原文链接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
1
4 月 之前

说阴谋论也好,深层政府也好,那些掌握资源的人真有坏想法的话,个体是无法对抗的。小妹作为一个生活在浅表层世界的人,看到网络上一些关于历史上一些诡计、阴谋、各个组织和势力,一脸茫然:人的历史,到底是什么

秘密翻譯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