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根压死CCP的稻草

By:银河勇气星|天雷滚滚

共匪选择在春节,对郭先生又发起了法律超限战,这个法律超限战从2017年4月18日打起,缠讼了五年之久。从伪造证据开始,聘请美国最顶级的律师,收买法官,甚至收买G系列的律师,枉顾法庭的程序正义,不许郭先生上诉,不许郭先生在庭上为自己辩护,甚至对方的证人都可以不在场,直接裁决。这就像一场拳击比赛,郭先生被裁判五花大绑扔在台上,剥夺了任何的还手之力,不仅如此,裁判还拉偏架,好让对方在狂殴郭先生时,躲的机会都没有。这还不够,CCP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郭先生的技术指导(GTV律师)也拉了过来,一起围殴这算是三十六记中的“知己知彼”吗?美国的法律第一次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如果这事发生中共国,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谁都知道中共国的法律对外是一片遮羞布,对内是他们镇压老百姓、打击异己的工具。但是,不可思议的是,这事发生在以法律立国的美国。二百多年来,这个国家无论经历了什么,法律一直是他们最后的底线。即使在2020年两党的总统大位之争,他们都没有突破这个底线。尽管川普比窦娥还要冤,他还是尊重国会的选择,没有动用他的总统特权,把拜登和民主党的人非法抓捕;同样,拜登和佩洛西尽管想置川普总统于死地,即使背地里小动作不断,也依然遵循着所有的合法程序,没敢越雷池一步。当然这也是班农先生能够屡屡死里逃生的最主要的原因。可是,CCP来了,它就像它自己造的新冠病毒一样,所向披靡,把美国人引以为傲的法律在众目睽睽之下按在地上摩擦,并且还一副得意洋洋的狞笑。

一开始我也好奇,这是在美国,共匪即使赢了,也只是在纽约赢了,不是最后的判决,郭先生还可以上诉到联邦法庭,还可以上诉到最高法。并且美国200多年的立国之本,并不是CCP一下子就可以攻陷的,所有的法官也不是都能被CCP收买的,那个被川普总统赦免的布罗依迪就是很好的例子。为什么它们还会这么做?也许对共匪来说,对郭先生采取的行动是全方位的,这只是所有行动中的一个而已。他们穷尽了一切手段,如用大外宣诽谤造谣,用各种官司缠讼,用潜伏的特务进行各种的破坏等等,他们对郭先生围追堵截,白道黑道无所不用其极,无论哪一道,只要一道不慎,都可让郭先生在肉体上、心理上不堪承受,从而损兵折将、前功尽弃,甚至功败垂成。可能这些所谓的狗屁律师和法官估计也看中了这一点,才会不计后果而与共匪沆瀣一气。因为即使受到了法律的惩处,共匪给他们的狗粮也会让他们几辈子都赚不完,在利于义之间,他们的良知被完全泯灭。

共匪的奸计不可谓不完美,换成这个世界上任何别的人,都活不过共匪的任何一招,这么多的连环杀招,简直是让大部分人死无葬身之地。但是,共匪遇到了我们的战神郭先生。许有很多战友替郭先生担心,我觉得大可不必。郭先生这个时候把这事爆出来,肯定是成竹在胸。四年来,在这个案子上,郭先生基本上处于任凭宰割毫无还手之力的阶段,他都选择了一个人默默承担一切,现在郭先生开始反击,并且还奏效了,在共匪如此强大的蓝金黄之下,这两个律师的代理资格被取消,就说明了这个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案子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虽然,可能在纽约的法院会暂时败诉,但还有联邦法庭和最高法院可以上诉,更何况,郭先生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还有沼泽地的大佬,还有我们这些战友坚定的追随,四年前,我们什么都没有,郭先生都能突破共匪的一道道防线,过五关斩六将,海航破产,王健死,陈峰折,孙力军电视认罪,江曾王孟跟习斗得你死我活,搞得CCP奄奄一息。现在我们有了G系列,有了喜币喜联储,有了这么多的战友,因此,我们一定会赢。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守株待兔。要知道,我们面对的是集人类社会最凶残最阴毒最狡诈的敌人,它们集结了全世界最黑暗的力量,魔功不可小觑,如果掉以轻心,我们也将是万劫不复。因此,在目前的阶段,我们绝不能大意,也不能躺平,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也要重视敌人,不灭共,无论是墙内还是墙外,没有人能安全。

郭先生在马丁·路德金日谈论太平联盟诬告案,我们也用马丁·路德金的话来共勉:如果你不能飞,那就奔跑;如果跑不动,那就走路;实在不能走,那就爬;无如如何,你得不断前进。多大的力气,我们就挑多大的担子,实在没有力气,就做压死CCP的最后一根稻草,跟它死磕到底,不枉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


作者:天雷滚滚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各位战友加入。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