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与天平

By:银河勇气星|楚天秋

图源:网路

仍然处于“疫情封控”状态的西安,爆出一则“小”新闻,社区安排的蔬菜售卖不足秤。一说八两秤,一说六两秤,不管怎么说,反正是秤不准,据说惊动了辖区派出所和街道办。俗话说,买的没有卖的精。平时生活中,小商小贩们,偶尔偷奸耍滑,在秤上做手脚,或者古来有之,屡禁未绝。以至于中共国较大一点的菜市场,设有起监督作用的“公平秤”。商贩们也不是强势群体,顾客要是较真,往往不会有好结果,所有固定摊位的商贩不至于做的太过分。鱼虾顺带掺点水,螃蟹身上缠湿重的棉绳,或者说用厚一点的马夹袋,这多少属于狡黠的范围,还不到奸诈的程度。比较严重的缺斤少两,常发生在流动售卖东西的情况下,俗称“过路生意”,逮住一回是一回,不考虑什么回头客。

从武汉封城开始,对生活物资的管控也随之出现,以后不管哪里封控,几乎都是垄断销售,这是非常明显的发灾难财。老百姓多有“微词”,只是“防疫需要”的大棒祭出,也只能默默忍受。但是关于是否缺斤少两的问题,看起来小,实则非常敏感。历朝历代,不管圣明贤主,还是无道昏君,都很忌讳不公平的事情发生,是所谓“天下不患寡而患不均”。虽然作为统治者或者统治集团,完全知道公平是不存在的,但在和平年代,对于老百姓要求公平的呼声却难以反驳。如果做不到相对公平,一定人心思乱,积聚和爆发反抗只待时日。一抓一大把的例子,从赤眉、黄巾到太平天国和庚子拳乱,哪一次民变都有不公的影子。而象征公平,国人常用“秤”,西方则用“天平”,样子不同,原理无二。

上下五千年,争来斗去,大概就是为一杆秤,谁拿在手里,就换谁的秤砣,定衡量之法度,日久天长秤不准了,一个朝代就覆灭,换一杆新秤,继续称量天下人心。统治阶级的“大秤”时而不准,但只要还能稳得住,绝对不允许下面的“小秤”各个也不准,因为下面法度一乱,上面更把持不住,秤砣就砸自己脚面上了。那些和“朝廷”抗衡的民间秘密会社延续千年,至清末三合会的入会仪式上依然有“秤”的位置,言欲报火烧南少林之仇,究其原因却是满人皇朝欠“少林五祖”一个“公平”,为此缠斗二百多年,生生死死不肯罢休。早期国民党人集其成同盟,也多有借势而为,提升到“主义”和“革命”的层次上来,至此,前事方休。孙文提出“天下为公”,算是夺了大清朝的“秤”。正如《让子弹飞》里面张牧之初到鹅城说的,公平,公平,还是公平!谁能把老百姓心里的秤给平衡住,谁就能制衡天下。

中共深知这一点,从最开始打家劫舍,就宣传地主用大、小斗,怎么鸡贼怎么坏,以此骗取民心,这些小事在农民眼里就是天大的事。当然中共不如它们看不起的会道门,会道门的仪式上,戒律规条明明白白,至少还有个秤摆着,真能做到也罢,戏说也罢,好歹不伤害士农工商各色人等,保持和平相处。当然时至今日的港台黑社会不在其中,已经“爱党爱国”,何谈有自己的“秤”。中共起初就是共有钱人的产,随心所欲杀人,更不谈保护老弱,不辱妻儿之类,公平早已抛掷九霄云外。建政之后的中共,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摆上台面,总的做个样子,历朝历代总有,它们也得依葫芦画瓢,装点门面。但是只要政治运动开始,马上又回归无法无天的状态,毛魔时期,不断地搞运动,高举宪法的刘少奇也被弄死了。尽管在中共眼里,从不存在公平,但对于治下的老百姓,则要求守法、要求公平。这不难理解,任何不公产生的不稳定,对于中共都是潜在威胁,它们也是利用不公现象起家发迹的,怎么能容忍底层的“不公”反噬它们的“万年红朝”。绕了一圈,中共在加速师带领下恢复“初心”,又回到共产老路,不管朝廷的大秤还是民间的小秤都乱了。

欧美文明社会用天平来标榜公平,没有秤砣落地的危险,天平的构造显得更安全些。即便如此,中共倾国全力的蓝金黄影响,让美国司法系统的天平已然明显倾斜,很多时候严重失准。郭先生一人以敌国,不懈努力之下,太平联盟的中共背景律师被踢出局,企业强制疫苗令被否定,总算为美国法治体系的调校做了“一点”贡献。在关键时候,增加一点,就能打破僵局,让天平动起来,成为维持住平衡的希望。


作者:楚天秋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加入银河系农场。欢迎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