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17日大直播全文精萃

整理:雅典娜速记组
编辑:风吹麦浪,李易通
发布:Janek

视频链接:2022年1月17日 文贵大直播

8:22-8:32

 CCP让西方的黑暗到来是什么方式?

 我们一起来做一个历史性的非常重要的节目,特别是在我们灭共,以法灭共,以黑灭共,还有以黄灭共等等,然后灭掉假黑骗的共产党。爆料革命事业已经进行到第5个年头的时候,今天再来谈2017年,我们让西方知道黑暗即将到来。

那么黑暗到来的方式是什么?不是沙尘,也不是金砖,更不是卷着钻石来的。

首先一定控制媒体,让你不知道真相,不知道他们过去干了什么,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更不会让你知道未来它想干什么。

第二,要抢走你的钱。你富裕了,他们就不安全了,抢你钱那要瞒天过海。

怎么抢你钱啊?依法抢你的钱! 刚刚在达沃斯举行的所谓的论坛,在场的人占了人类还不到1%,1‰都不到,他(们)控制了人类90%的财富。而每次座上宾大佬就是中国共产党习近平,习太阳。

第三,共产党要想拿走你的钱,又不让你知道现在干什么,过去干什么,未来干什么。西方世界正在和他们一起勾结,那就是要控制法律。控制法律的方式是多方面的,蓝金黄、威胁、收买情报,这是一个共产党长期的超限战的一个重要方式。当任何国家的金钱,也就是它的金融机构,它的媒体,它的法律部门,一旦和邪恶合作的时候,任何国家的人民都不会再有安全,你的财富随时都会失去,甚至因为你拥有了财富,会失去生命。这就是我们从第一天到今天说的依法灭共,要让中国人拥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法律是一个让人类安全、公平,有尊严,一个最基本的社会基石。它就像道德一样,是人和畜生分开的一个的基础。任何一个文明的社会一旦失去了做人的道德,你就跟畜生没有任何两样。当任何一个社会到没有法律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下一个被害者,一定是如此。

CCP如何恐惧和威胁爆料革命,很多人没真正了解其中的血味、压力

我们来自于中共国,深深地感受到被中共无法无天的一党专政的毒害。我们时刻地看出伊朗、和过去的苏哈托、希特勒,看到所有过去的苏联和今天的北朝鲜的发生的事实,以及在新疆的大屠杀。

那么在我们身上发生的事情,事实上远远的超过大家所想象。你们在屏幕前和我一起参加爆料革命这么多年,但你们没有闻到过真正的血味,你们没有感受到那种巨大的压力,你们没有感受到共产党是如何地恐惧切割和爆料革命。

每时每刻我们都在战斗,就在刚才,我就在20分钟前和大卫跟Rachel打了个招呼,我收到十几个信息,让我今天不讲这个,不讲那个,然后如何如何威胁。我们是在美国,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我们今天的画面上,在来自于欧洲、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占据了整个地球。

香港所谓被自杀的有两万人

如果我们不奋斗,你们就是下一个七哥,但我绝不相信,你们能像我一样活到今天。我今天给大家讲个故事,昨天我给香港的一个同事通了个视频。在他家的房子里,海边的房子里,他看到了死掉的成年人,还有孩子。在这个视频当中,王雁平给我加的视频,王雁平哭得一塌糊涂。她爱香港超过了北京。因为她是个母亲,她是(有)人性。现在我们要是公开说这话会觉得我们是神经病。王雁平说,那些孩子都是被杀(害的)。我爱香港。这个的同事他说:“我们家有脏东西,因为看到了成年人来,还有孩子,还有床上的BB来要吃的,要给烧点纸。”

就在爆料革命第一天,我就说过,香港会被杀害掉(很多人),七哥的命运就是下一个香港的命运。现在已经是昨天,我了解了一下,上直播前,香港自愿所谓被自杀的已经多过两万人,不是一万三千人。如果我待在香港,我能活到今天吗?

那么我请问大家,如果你们以为今天共产党不灭,美国任何人,你觉得他会有好的明天吗?你以为拜登总统不怕习近平吗?你觉得川普不怕习近平吗?你觉得马克龙不怕习近平吗?谁都怕。今天的意义深远。

8:40-8:50

太平联盟缠诉文贵先生

 嘉宾铲共奇侠:太平联盟,它的总部是在香港,但是他肯定在全球有很多公司了,那这个直接告郭先生的这个公司是太平联盟底下的一个所属的公司,我们也叫它太平联盟。 这个案子太平联盟是原告,文贵先生是被告,我把它分成4个阶段,这个案子是从2017年的4月18号开始的,如果跟爆料革命,跟随很久的战友都知道这个2017年4月18号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

在2017年的4月19号发生了一件惊天的事情,在美国。实际上在2017年的4月18号这个案子就已经送达到了,叫纽约郡的法院,也就是这个纽约市中心的一个法院。太平联盟,他递交了起诉书,这个案子啊,实际上非常简单,就是一个所谓的违约案,就是英语叫breach of contract,就是经济纠纷。 那这个违约案,就是两部分,一个是这个法庭要判他是不是违约,还有一个就是他的这个违约金额赔偿是多少, 2017年4月18号递交。

递交以后呢,文贵先生,是被告,马上在大概6月份就递交向法庭,提交了动议,要求撤出这个诉讼。意思呢,就是说这个案子跟纽约没有任何的关系或者关系非常非常小。 因为所有的这些,这个所谓的违约的什么合同、签署、谈判、执行,后来的这个延期呀等等都在发生,要么发生在中国,要么发生在香港,所以跟纽约没有半点关系。只是说那个时候在2017年4月份的时候呢,文贵先生碰巧住在纽约,碰巧在纽约有一套房产。

文贵先生:我打断一下,不是我有房产,是我住在一个房子,不属于我的房产,属于我的家族的。

铲共奇侠:对,就是文贵先生这个碰巧住在这个地方,第一个,就是提出了动议说不,这个纽约应该没有管辖权。随即呢?这个原告不但这个不同意反而从6月29号到7月7号,10天不到,发了一个动议是要求纽约法庭直接把文贵先生住的这个房产判定为这个原告的。 也就是说,太平联盟的这个附属物,也就是说,太平联盟有权对文贵先生住的这个房产提出所有权。 

那这个2017年9月20号这个法院的法官呢,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判决,就是说同意了文贵先生的动议,说纽约的法庭没有管辖权,这个诉状应该被撤销,同时也驳回了太平联盟的这个要求,就是把文贵先生住的这个房产提出这个所有权的要求。

原告随即就上诉。大概在七八个月以后,在2018年4月5号,这个上诉居然被批准了,也就是说非常的反常。 所以这个案,就被这个发回到这个法庭重新开审。

这个第2个阶段 是从2018年4月24号到2020年的9月16号,2年多的时间。 我可以给它定性成就是这个原告太平联盟疯狂地在这个法庭上运用动议,攻击文贵先生。大家看一下,这个PPT,我这儿用的是各种不同的颜色。这个不同的颜色,大家可以看一下,就是我底下给他分了4类颜色,蓝色是文贵先生提出的动议,就是他向法庭主动提出来要求法庭做的事情。这个粉红色,是太平联盟,也就是原告提出来的动议。那这个绿色的内容呢,就是表示这个法庭呢,做出了有利于文贵先生或者说被告的一些决定。那这个粉色呢,就是法庭做出来的决定呢,是完全支持原告的,就是支持太平联盟的。

我们在2018年的4月24号到2020年的9月16号这个期间,原告发的动议这个动议,我在前头都标有号的,你看这个,第一个3、4就是说明是原告发了第3号动议、第4号动议,然后第6号动议和第7号动议,你看在这个阶段。 

在这个就是他发动1以后,当然这个被告,文贵先生,他必须要反驳这个原告的这些动议,或者对他们进行答复。 这个呢,我没有标出来,但是我的意思呢就是说你看在这个阶段,文贵先生并没有主动的向法庭,递交他的这个动议,也可能递交了,但是递交的有一些动议呢不是很重要的。

这个你看在2018年,我们刚才说了2018年4月5号这个案子被打回到这个法庭重新审,那在4月24号的时候,这个原告就发了2个动议还是要把文贵先生的这个房产啊,对它提出所有权。

在这大概将近一年以后,这个期间大家要知道就是从2018年4月24号到2019年4月26号这一年期间,双方的在法庭上的对抗是非常频繁,几乎平均23天就要发一个文件。所以到2019年4月26号的时候,这个法庭就做出了一个动议,基本上驳回了原告的第3号和第4号动议。 但是呢,他做出了命令,就是说就给文贵先生的一些限制,就是说你住的这个房产,要是出现了一些变更的话,你必须要通知这个原告。

所以呢,这个接下来呢? 就是在2020年的3月3号啊,原告又发出了一个动议,就是要求被告支付相关的费用,而且说郭先生违反了法庭的规定,要郭先生接受惩罚。

后来法庭在2020年的7月7号,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禁止文贵先生向原告递交的材料提出质疑,也就是说,这个原告递交了很多材料,它的每一个动议都递交很多材料,那你这个材料递交以后,你在美国的话,对方有权利对这些材料提出质疑。 但是在这个2020年的7月7号,这个法官做了这个决定,说原告递交的一些材料,比如说关于一些合同,这个合同是不是你签署的? 这个合同是不是属实啊?这些材料,我不允许你对他提出有任何的真实性的怀疑,那就是等于原告的这些材料在法庭那里被认为是真实的。 而文贵先生没有机会去这个反驳对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呢,原告也就是太平联盟,很快就达到了他的目的, 就是说这个案子基本上它80%就胜诉了。

9:00-9:10

郭先生分享关于PAG的案(一)

 这些PPT,是最重要的几个时间点,这样的分享,非常非常感谢。铲共刚才你阐述这个整个过程当中的时候,大家要记住,这是一个世界级的一个,法律上的一个黑洞的答案。较量者是一个人类上,地球上最大的共产党操作的一个案子。而是在美利坚共和国是在美国纽约的最高法院,律师也是美国最顶尖的。

这个每个律师事务所一年都几亿美元的收入,Edward Moss(昵称Eddy Moss),还有现在这个Cahill的邦迪,就是曾经的GTV的律师,代表战友们的,这都是法律界杀手级的人物。现在竟然都被判决为严重违反职业道德。他从原来的Melveny移到了叫Cahill, 谁带去的,就是Edward。

他原来跟我我有法律沟通,但 法律建议他竟然是不顾。Eddy Moss是从过去待了5年的律师事务所曼哈顿最大之一。Cahill和邦迪及当事人的法律顾问原来建议,要同时在弄咱。这是实在是看不过眼了。

美国最高的3家最律师的职业道德评估机构作出了判断。 第3方说,他强烈地违反了职业道德。这才把他给踢出局了。刚才这个PPT做得非常非常好啊。!

大家有这个不耐烦的,他们还没有长成熟。凡是在我们下面留言不耐烦的一定不是战友。这都是垃圾,永远不会成我们的战友。

郭先生分享关于PAG的案(二)

我们这每一个字都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中国人生生死死上百年。中国人从来没有一个人 敢在美国在世界上,用生命和鲜血和共产党斗争。

这个官司的开始,到现在一切,我们的对手就是共产党,代表打官司的全部是共产党的走狗。这还有有什么质疑的吗?而且我们从官司的第一天,就被违法操作。我4月19号参加VOA大直播,4月18号提的官司。3月份,刘彦平见面。我4月份在美国才开始。 你想想他怎么跟那个刘彦平那个沟通,他就要警告我不要参加VOA。然后,孙立军就一再警告我,你要敢参加VOA,让你在全世界上没有任何生存的机会,会拿走你家族和你的一切的东西,让你睡在马路上。而且明确告知,PAG啊,就太平联盟,让你像疯狗一样在大街上,而且找不到任何生存的地方。这就孙立军的原话,他有这么偶然吗? 418和419,王歧山和海航的事情,我要爆料的时候,他就出来了。 最关键,我那天爆料的当事人王岐山,海航就PAX(太盟美国公司简称)是的合作者和股东。

而2015年宣布要让我倾家荡产,拿走一切,并把同事家人抓走的就是吴征又是PAX的最大投资者和合作股东。腾讯的音乐,腾讯音乐百分之百的股东曾经是PAX,而且吴征在里边串通起来,包括这个律师,我跟他多次打交道。 Edward Moss在北京,在上海都有律师事务所,在北京的银泰,在上海的金融区。这个律师事务所在中国有营业执照。这些律师是多么的夸张,跟马云和阿里巴巴,他原来的叔叔就是跟马云有合作的,跟共产党有合作。 马云又是攻击我们的人。

包括我们这个法官是一个资深的法官,曾经呆过的律师事务所,就是跟马云上市的代表律师务所,他本人就是参与这个案子。

今天我们面对这个案子的时候,我们再回头看2017年对我最大的伤害的是谁? 是美国几百年建国历史当中,没有出现过1例。美国司法部被外国机构行贿和腐败的案例。当时就是PAX的投资人,合伙人和海航以及共产党王岐山,还有更多的人。包括PAX,在中间就是这个太平那个全面参与的,还有单伟建。干了个什么事情,黑根巴瑟姆(George Higginbotham),司法部律师行贿副部长级别,在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跟中国大使见面,吴征去游说班农将我遣返。涉及到美国大佬赌场大佬史蒂芬·文(Steve Wynn),艾迪博迪(Elliott Broidy)。亲自见孙力军见王岐山。妮克拉姆·戴维斯,中国派在美国的双胞胎间谍,跟今天的英国议会间谍是一样的。

司法部都被买通了,你觉得法院还有律师,还有买不通的吗?

斯蒂芬·文倾家荡产,艾迪博迪全面认罪。还有那个什么吴征的合伙人,竟然被列为这一次PAX官司的调查律师。

不但如此,GTV所有投资所有的信息。被非法的,让PAX给拿到,做为证据来攻击我们。为了证明这个证据不是他偷来骗来的,非法提供给的。他突然提供了一个证据。我们说这个证据是不能动的,这是假的。他说从哪找的呀? 结果说出中国全人类连月亮上的猪都会知道中, 中国的多维是中国的北京的总部的间谍情报报,竟然看出了照片,说这是郭文贵当年说的。还有多维的报道。

结果我们战友发现了多维,这张照片是晚于这个所谓的案件,就是太平联盟使用的GTV信息早于这个所谓他所说的来自多维的照片。 你看,造假到什么程度? 就是纽约曼哈顿法官想要的证据, 共产党马上在网上造出假出来。而且是来自于中国的情报网站多维。

9:10-9:20

关于太平联盟诉七哥的案子(一)律师、法官、法院

结果我们战友发现了多维这张照片是晚于这个所谓的案件,就是它post、太平联盟使用的GTV信息早于这个所谓他所说的来自多维的照片。你看,造假到什么程度?就是纽约曼哈顿法官想要的证据,共产党马上在网上造出假出来,而且是来自于中国的情报网站——多维,这是美国政府、美国法官都认可的。

这个时候的律师是谁呀?邦迪,就是(当年)代表GTV打官司的邦迪,这个邦迪的律师事务所叫Cahill(备注:“卡西尔、戈登和雷德尔律师事务所”(Cahill Gordon & Reindel))。

那么原来代表太平联盟打了4年多的官司的就是Edward Moss,他不干了,他要到邦迪那儿去。这个背后将有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备注:在去年GTV与SEC的案件中,“卡西尔、戈登和雷德尔律师事务所”(Cahill Gordon & Reindel)的合伙人,布拉德利·邦迪律师(Bradley J. Bondi)曾经担任GTV的法律顾问。郭先生对该律师事务所分享了机密信息,该律师事务所也被要求禁止代表郭先生的对立方。)

这Moss在打这个官司当中一路都赢。在这个过程当中,2017年4月18号,敏感的日子,告了我们之后,在这之前是法官一下子全都否的,你这个事情不发生在纽约,人也不在纽约,根本没关系,完全给踢出去。我到今天都搞不懂它为什么会发生在纽约。

就在我这个419爆料过程,他就“啪”的在纽约就立(案)上了,而且是找了这样的律师、这样的法院、这样的法官。立上之后我们就没赢过。

关于太平联盟诉七哥的案子(二) 盘古贷款案

最夸张的事情,大家要记住这个PPT,因为你们不了解这个官司,它几个大重点:太平联盟告文贵的是2008年北京盘古向太平联盟借高利贷的一亿美元,其中说三千万美元没还的,一个我个人的担保。

那么我在2008年年底已经签署了,盘古跟这个案子也完了,一个亿都还给他了,他也承认都还给他,他从来没有否定过这一个亿还给他了。然后它后来说:“哦,还有一个三千万,你忘了还给我了。”你看这矛盾了,你承认还了你一个亿,一共盘古借了一个亿,已经还给了你一个亿,怎么还有一个三千万呢?然后说盘古不给我,那你得给我履行担保责任。我只是履行担保责任,我从来没否认我做过个人担保,但我说2008年我最后签过一个跟你们三方和解协议,钱还完了,我的个人担保关系结束了。而且对方也出具了文件,这个三千万我还了,他也都签署了,就这么一个东西。(现在)就来告我来了。我说2009年以后,所有的文件都是假的。你可以去鉴定。

就在这个案子上,立(案)与不立,被美国法院给否了,否了以后,到了这里,跟这完全没有关系,所有当事人所有证据没在纽约发生,而且我当时并不长住在纽约,大家要知道在那之前,它没有任何法律意义。立上之后,他最大的判决说这个三千万合同是真是假,你提供,你以后就不能再质疑这个问题了,就第一天就不让你质疑了,你不可以怀疑,再提供证据这个东西证明你是真是假,这不就……你还要打什么官司?

关于太平联盟诉七哥的案子(三)程序不正义,目的是超限战

太平联盟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说你的资产根本不属于我的。你们看到了18楼。这个在西方世界什么叫法律?法律是维护国家和社会之间统治的一个大家都认可的一个手段,达到了程序上的正义和最终结果的正义。这是解决社会都认可的政府和大众之间的一个共同认可的一个标准模式,它叫法律。

程序正义吗?这个程序中已经一切都不正义了。

目的正义吗?你到这儿来告我,18楼的房子在美国最简单,你买房子是不是郭文贵的,钱是不是你的,可以追踪你八辈儿祖宗,这个钱是不是你的。

这个在西方最简单的道理,它钱不是来自七哥的,那来自哪我得挣啊,我的钱得有账号啊,汇到纽约的钱清清楚楚,哪来的?家族基金的,是郭强的。这怎么就成我的了呢!船是家族基金的郭美的,他非得说:“不,这是你的,因为你是爹,就是你的。”你看这就是整个荒唐的结局到了法官这里以后,他把18楼判成这就是你郭文贵的,你用的壳公司,他去判定你用壳公司,他不是说你钱哪来的。

别忘了,在这之前跟马蕊强奸案一样,说强奸的蓝裤头变成红裤头,强奸从纽约变成了巴哈马,最后伦敦,三次强奸未遂,最后强奸是个处女一样的,处女膜有多厚啊。 想想这种事情就是这个马蕊强奸一样,而且都是由吴征来发动的。

9:30-9:40

最可怕的程序正义在哪里?

对方强烈的违反职业道德造假,多维网站竟然不让我们告,取证也不让取,但是对方却给我们发Subpoena(传票)超过应该是7、80个人,完全跟他没有关系,全部发Subpoena(传票)。发传票要什么你知道吗?就让你3样东西。你的钱账单、你的背后控制人、你所有的个人信息。战友们知道谁最想要这些东西?共产党!为什么PAG要调查的Subpoena(传票)的东西都是共产党最想要的呢?我们国内被抓的战友,GTV投资者,所有战友,被抓的人,都被索要这3样东西。为什么和太平联盟就弄一起了?又偏偏是一个太平联盟的吴征,海航,王岐山,而且就在上海和北京银泰、国贸中心圈的这些律师事务所掺合在一起,它们之间又有什么利益?和代表马云的律师事务所,他们又有什么利益?难道跟美国司法部黑根巴森、艾迪伊迪、以及尼古拉姆·戴维斯、斯蒂芬·文、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川普总统、当时的白宫顾问班农,都牵扯其中,都要被说服,跟这件事情有没有牵连呢?谁能说没牵连呢?

美国是要讲程序正义,要讲证据

回看2017年这个案子开始到现在。法官还没接到文件,最早说的是谁?是熊宪民。熊宪民提前预告郭文贵完了,公寓要输。博讯最早报道。现在博讯和熊宪民在美国被FBI被国土安全调查的案子多起刑事和涉嫌中共间谍的案例。这是偶然吗?而博讯所有跟七哥的官司的钱的提供者,又是吴征和太平联盟,难道这又是偶然吗?这在美国是要讲程序正义,要讲证据。我们在这里说话都要负责任。如果谁忽视了这些逻辑,那我们正义彰显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为什么一个太平联盟,海航,还有帮助博讯网站和熊宪民有合作关系的情报背景的多年,诋毁我们的人帮他支付律师费,告我们的人都来自一个律师事务所,同时预告了太平联盟的官司,连法官都没接到文件前,他已经做出了判决。郭文贵将无家可归。18 楼马上输,而且会输一个多亿。

我们誓死战斗到底,绝对不会放弃

太平联盟不管最后拿多少钱,他对七哥的法律超限战和精神上的虐待、时间上的虐待,精神上的打击和肉体、心灵上的打击,你拿多少钱能解决得了?谁能经受得了?几十万页的文件,我任何情况下不能说错,我说错一次这事儿就完了,当然法官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他不让我上庭说。到最后,主判法官先生还说:“我很尊重你,你是很棒的,我很犹豫、痛苦。美国是讲法律的,我绝对相信,就像我曾经爆料一样,在美国司法界,通过律师事务所对美国的渗透,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这个案子我们必须打到底。别说我活着,就我死了我家族也会打到底。一定会找出来所有的来龙去脉,它为什么那么多偶然,偶然的背后一定是不自然。谁制造的不自然?就像在英国打这个UBS的官司一样,一模一样的过程,一模一样的人物,一模一样的背景。说白了,这就是看我们在跟共产党打官司,和美国的黑暗的被收买的司法界打官司。我爱美国,我觉得美国是伟大的,我相信美国司法,尊重美国法官,但是从黑根巴森这个案子到现在发生的和过去几年发生的事情来看,美国的司法界被渗透和黑暗之程度,成了我们的威胁和担心。我们很难相信这个审判书它会是正义的。但不管如何,都要在尊重法律,尊重美国的法律系统情况下,我们誓死战斗到底,绝对不会放弃。

9:40–9:50

嘉宾谈论关于PAG案

大卫:我稍微简单的这个点评一下,就刚才七哥在这一段落的这个分享里边,战友们就要注意几个点,第一,这个案子应不应该立案,他从源头就不应该存在,就像7哥最后一句话可以在纽约立案吗? 战友们,就像我们搞任何一个念你的案件,首先是否存在,对吧? 2008年2009年已经了结的一个3000万美元,双方认可的多方认可的一个文件里边为什么单提了出来很来打这个案子,因为7哥写过一个人担保。这是关键,他不应该立案,产生了立案,而且算到今年2022年的4月18号,5年整战友们什么样的人能扛住5年的一个法律超限,最后拿出7万3000多的文件来让你去翻译,找律师这些文件多少钱。 所以这是彻底的一个叫什么,就是一个法律缠诉和攻击对吧,拖住你拖死你,然后再给你去抹黑。 还有不是你的房产变成了你的房产,不是你的船,变成了你的船,所以这个案件里面这些点。还有重大关系人,利益关系人,怎么就还可以代理这个案子? 美迈斯之前的那个事务所转身又到Cahill了这到底是什么? 他怎么做到的,怎么渗透的,我觉的都是这里边,我们看点后面7哥会给我慢慢展开,铲共骑侠,也可以把我们后面的PPT啊给大家可以分享一下。

Rachel:这个纽约法庭不应该受理。为什么不应该受理? 我相信刚才理由都讲得非常充分啊。 这个奇葩的地方是当时的合同的相关的地方签署的地方居住地方发生事情的地方都在中国和香港,而且这是2008年,刚才7哥已经声明,2008年的一个合同而产生的这个担保合同,而且说这为什么根本不应该在美国纽约,当时2017年的时候,文贵先生。大部分时间是来回在伦敦和美国,其实这根本就不是常驻的居住地,但是那个时候法庭受理是根本不应该的,所以我相信这个已经阐述得很明确了。 所以这是第一个问号,根本不应该受理的法恶法恶案案件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开始好? 这就是一个大问号,那下一页。

那这一页呢? 这个第2个很奇葩的事情是这个按键里面有这么多的造假,包括文贵先生已经说过,他有我签字的这个文件的造假,而且跟法院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但是法院却不让文贵先生当庭说一句话,而且把他的这个在接受案件之后,把他所有提出来的这些动议都回绝掉。 这是一个什么原因啊,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问号。 为什么啊? 会有这么? 首先因为第一为什么会有这么大量的虚假证据?

这是他一定要回答的。 我相信在这个案件之后的发展的这个未来,走向一定有机会让我们介入到这个虚假疯狂伪造的这么一个事实。 那当是接近事实的时候我相信,我们也会离这个最终的这个案件的这个事实真相的话,也会非常非常的接近。 包括揭幕这个CP就是背后的这个黑幕的这样的一个。 一个事件的话啊,就会带来更多的这个放会实现好,那我们看下一页。

在下一个啊,一个很奇葩的地方。 但这个奇葩的地方其实还不是最奇葩的,因为我刚才记得有解释道为什么他会给你30多万页啊。 一个动议就花了1万多页,你想想看,只有其中一个动议,刚才在这个铲共骑侠解释的这个动议里面,大家应该看到很多个动议了吧。 但是一个动议1万多页,那每小时这个美国的律师一般是800到1000元,你想想看他这个真的是要上亿元。 就像刚才韦桂先生说,不光是劳心劳力。

对你的精神施压更是对你的这个财力的一个考验,那恶意提交大量的文件,这也是他们的一个险恶用心。 但是这个文件就像刚才文贵先生很奇葩的,是什么啊? 是他这个从头到尾,他找的要钱的,这个人是一个担保人,他没有去要债,主要前他去找文贵先生,那个3000万美元的担保人去 死缠烂打,而且是要追着他,根本就不属于文贵先生的资产,包括他的LadyMAY,包括这个18楼。是为什么? 而且,就是你欠钱你找债主要钱,你为什么要去找担保人要钱? 所以这又是一个是一个问点,而且为什么他你要的钱只是4600万美元,为什么你却花了将近快1亿的律师费去追逐这4000把你的目的在哪和在在哪里? 谁替你出的钱? 所以这些都是一个非常疑问非常大的地方好,下一页。

还有就是一个,就是完全我觉的,我们待会要好好说说那封信就是啊,怎么讲就是啊,无视职业道德,因为我们知道这个文贵先生请了第3方的这个权威的一个判断律师操守的这么一个,本身也是律师啊,也是非常敬业非常多的这么一个律师写了一份职业的这个判判定就觉得啊,是严重违反职业道德。 这个和这个之间的换这个律师事务所造成他从这个原告的律师事务所到。

曾经为GTV阿初提供过法律顾问的这么一个公司是有严重的这个职业违反职业道德的,但是那2封信里面竟然很奇葩的是这个,这个原告还请了一个,他们所谓的第3方的一个律师也写了一封驳斥我们文贵先生所请的这个第3方律师的见证,那封信里面真的是贻笑大方,我不是律师, 我昨天晚上看了所有的3封信,第一封是我们雇用的这个专家的一封信,说为什么他认为这个严重违反职业道德然后第2封信是,原告雇用的一个像打手级别的这个律师,写了一封非常马虎的,6648个字的回应的我们的第2第一封信的这个律师,然后第3封信就是我们的律师在反驳他的信。这3封信非常的精彩,但是我相信即使不是律师的人,你看完之后你就可以得出一个非常明白的结论,就是完完全全违背了这个律师的职业道德。

9:56-10:00

七哥讲解珍贵的儿时照片和对共产党的恨

不可能让任何人有特权,答应过个战友们一起看的,这个照片我连我家人都没让看,你郭美和你七嫂子从来没见过这照片。这个感谢咱们体制内的战友让我们得到了这个照片。所有的当时89的时候,我们家里边、东北朋友的照片全都被拿走,当时包括很多照相馆给我照相,就把我的照片就放在照相馆橱窗里边的都被搜掠走啊。这个时候,7岁的我比一般人都大。

现在你能看到处男前的7哥,还是个男孩儿就这张照片儿,没别的就这两张,所以说它很真,有当时能有个黑白照片是不可思议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那时候在外面玩儿,人家照相的到这儿赵家沟来,当时是说,唉过来我给你照张像,就是你帮我喊喊,你宣传宣传啊,还有这事,给钱1分钱给不起啊,卖一只鸡你也不够他照相的钱啊。当时的海鸥相机120,就照了大概是3张,这么就给这个照下来了,我记得这个照片后来就找不着了,当时我八弟跟我一起来玩,我八弟穿了个棉裤,那是个补丁加补丁的,他的袖子上都是补丁,你看我穿那个衣服,我那件衣服是我的那是我自己的,我八弟穿的不是他的衣服。而且我们脚上,我记得当时我两只脚的鞋是不一样的,一只是我哥的大头鞋烂了,补了补穿在一脚上, 另外是我爹的一只大头鞋,还不一样颜色,然后脚里边是塞那种玉米芯儿的玉米叶子,太冷啊,你也没袜子,然后再把它绑在那个木板上,放2根钢筋,这东北叫脚滑子,把脚绑上去。然后就天天滑,你不滑就太冷了,(零下)30多度不冻死你了嘛。

所以每天外边,裤裆里边衣服里边,回家炕上脱光光着屁股裤裆里都冒烟,因为热和冷的关系啊。我们每天就是这么这么过来的,但那时候七哥就很大那一片我就是老大,就走全部都是我是老大,我比一般孩子都高大,而且那时候就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是满山放火了,就这个年龄,就是我冬天带着周围的几个村的小孩儿,在家里拿一个铁的水桶到井里弄点水,家里边儿弄点酱油的,拿干豆腐的什么还有点肉汁拉到山上去,点着木头,我们大家要炖吃的了,我已经干这个了,这时候很成熟了,谁家谈恋爱,这旁边小孩儿谁跟谁谈恋爱跟不跟谁好,都由7哥来分配一下是吧。当时就是化身人了,已经啊。所以你看我那样就是一副不削的样子。所以这照片找到以后,你看看几个旁边,那个就我八弟很小,他就特别好看,就听话在旁边,就是跟我拿东西的,就这么个事儿,而且他特别的聪明。我希望才能找到就是我大概14、5岁的时候照片,我八弟给我照的照片,就是那个照片你再看看跟我那时候已经跟现在的我完全不是一个人,情况什么都不一样,提溜着录音机长发披肩,穿着港衫带着蛤蟆镜,倍儿瘦,那腿儿细,那时我跟我八弟有一些照片。那么现在你看到旁边那个刚才第一个照片,那个是我的发小,他是有3个活着的唯一,3个活着,我们15个人现在就剩我们仨了啊,他是活着唯一应该是4个,另外一个就是那个人现在就是脑子有问题,缺食少穿的,就是说他家的锅就是一个洞的这么这么很惨啊。 所以说你就想想共产党今天从我的照片成长,你在看今天的赵家沟,今天的赵家沟的山上几乎树全没了,沼泽地当时的草甸子也没了,然后所有的人比过去还穷!7哥的成长就是说明了共产党的邪恶有多么可怕。而那里的人绝对不认为自己过得差,他们还觉得现在挺好的,共产党不让交公粮了。

他们从那个村人几乎让从过去大概有100多户吧,现在剩个7、80来户啊,还剩10来户,几乎所有人都互相通婚,那些婚姻没有出超过20公里的。能走出这家沟的我们家是一个,还有11、2家人家几乎也都是很惨。7哥能今天感受到,让你看到今天这个照片,你看到这个当时的破棉裤,和7哥从小早熟的成长,你就知道共产党有多邪恶。 7哥多懂共产党,我太了解共产党。我感谢老天爷让我早醒,当你看到我失去了我八弟的时候,你们觉得7哥能不灭共吗?

我还是共产党?竟然美国人和共产党的编出我是共产党员(的谎言)。当你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你觉得我有一天我想着把共产党能给灭了,当你看到这个照片,你能想到我跟党的官员坐在一起吃喝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什么?如果我有了权力,如果我有这个能力,我第一个要铲除就是共产党所有的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的一切,我把它变成灰都不会解我的恨!

10:00-10:10

七哥小時候、共产党的恶

 然后就天天滑,你不滑就太冷了,零下30多度不冻死你了嘛。 所以每天外边,裤裆里边,衣服里边,回家一脱,裤裆里冒烟,因为热和冷的关系我们每天就是这么过来的,但那一片我就是老大。我比一般孩子都高大,那时候我已经是满山放火了,就这个年龄,我冬天带着周围的几个村的小孩儿在家里拿一个粗水桶到井里弄点水,找点家里边儿酱油、干豆腐,还有点肉汁,拉到山上去,点着木头,我们大家要炖吃的了,我已经干这个了,这时候很成熟了。谁家谈恋爱,这旁边小孩儿谁跟谁谈恋爱跟不跟谁好,都由七哥来分配一下。所以你看我那样就是一副不屑的样子。 这照片找到以后,你看看旁边那个就我八弟,我八弟很小,他就特别好看,就听话在旁边,就是跟我拿东西的,就这么个事儿,而且他特别特别的聪明,我希望能找到,就是我大概14,5岁的时候照片,我八弟跟我照的照片儿。就是那个照片你再看看跟我那时候已经跟现在的我完全不是一个人。

我们15个人现在就剩我们仨了啊。 另外一个就是那个人,现在就是脑子有问题,缺吃少穿的。他家的锅就是一个洞,很惨啊。 所以说你就想想共产党。你再看今天的赵家沟,山上几乎树全没了,沼泽地当时的草甸子也没了,然后所有的人比过去还穷。

七哥的成长就是说明了共产党的邪恶有多么可怕。而那里的人绝对不认为自己过得特别差。 他们还觉得现在挺好的,种地, 共产党不让交公粮了。那个村人几乎从过去大概有100多户吧,现在剩个七,八十来户啊,几乎所有人都互相通婚。那些婚姻没有超过20公里的。能走出赵家沟的我,我们家这是一个, 还有一两家人,也都是很惨。

今天让你看到这个照片,你看到当时的破棉袄、破棉裤,和七哥从小早熟的成长,你就知道共产党有多邪恶。

我太了解共产党了。我感谢老天爷让我早醒,当你看到我失去了我八弟的时候,你们觉得七哥能不灭共吗?

竟然美国人和共产党的编出我是共产党员。 当你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你觉得我有一天我不想着把共产党给灭了吗?

当你看到这个照片,你能想到我看共产党的官员坐在一起吃喝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什么。如果我有了权力,如果我有这个能力。我第一个要铲除的就是共产党所有的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的一切,我跟他把他变成灰我都不会解我的恨。

你们不知道失去弟弟的感受。你不会知道,当你回来抱着个骨灰盒的感受。关键是他本来可以活着,警察和医生把它放在屋里,让疼了兩三天,喊了兩三天死掉。他连一个三个月的郭美和七嫂都抓。

你觉得这就是比爹还亲、比娘还亲的共产党吗?悲哀的事情,全中国人都认为你们家孩子不会死。你弟弟不会死是吧? 看看今天的香港,看看今天的新疆。看看西藏,再看看全世界病毒。这个人类如果当初把我弟弟的事情但凡有 一 点良知的人意识到这会发生在我们家人身上,是中国人就不会这个样子。

任何爆料革命战友们,当你们有一天明白的时候,你就真知道灭共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伟大。这一辈子在整个中国就是玩麻将、买房子、买车。拼爹、拼娘、拼钱。炫耀,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干啥呢? 你连猪狗都不如。如果你这辈子就是为了你炫耀你买了什么房子,买点什么西装,多点男朋友,多点女朋友。

而你上面,你整个国家民族未来一切都是被共产党玩弄,你活着这个世界跟猪有什么两样。我真的感谢我八弟的生命的付出,他就是来让我来成就灭共的,我就这么想的。

但凡你想到你有这样的弟弟被他们活活地开枪打了2枪,放在一个地方,活活地疼了兩三天疼死了。如果你还不去灭共的话,你该当何罪呢?

后来我的母亲,你们看到我母亲怎么样?

最重要的事情,在我弟弟叫喊厮杀痛苦的时候,我在清风看守所看到60几个人被枪毙。看到我八弟的脸,我真的一看我八弟,所有那些当着我面被枪毙的脸都在我眼前出现。

一个没有法律的人,一个没有法律的社会和国家几乎跟地狱和魔鬼没有任何两样。

我能走到今天。真的,我八弟是在我人生中最重要。我的父母,我的八弟,我的家庭。一周前连我的女儿,我儿子也没有看过这个照片,他们看到以后也很惊讶。我就是在这么样的一个土壤里长出来的。 我今天带着全人类开始灭共产党。我特别地幸福,我真的庆幸。

我用我家人的命、鲜血、自由和财富换了让我觉醒,否则我就跟所有的中国人一个样子就是炫车、炫房、炫老婆、炫 孩子,吹牛,吃一肚子,喝一肚子,玩着麻将死去。生命真的是不是这样子。

所以说兄弟姐妹,当然你看到欺民贼和人骂我说我是间谍、共产党的时候,你知道他们有多可笑,你但凡在乎他们的说法,你就上当了 。

 10:10-10:20

亲爱的兄弟姐妹”这个词真的特别神圣

当我每次说亲爱的兄弟姐妹的时候,亲爱的兄弟姐妹这个词真的是特别的神圣。我看到谁家有姐姐妹妹,我特别羡慕。我没有姨,没有姑姑,没有兄弟,没有姐妹。我从小我身边只有我的嫂子和我母亲是女的,还有我大哥的孩子,我侄女。我本来有弟弟,结果弟弟没了,有兄无弟,我们家8个孩子,兄弟姐妹这个词儿对我有多么的神圣。

我所有的一切也来自于此

我一生最大的悲哀,最大的悲剧就是我一生中,从小到大,我都是在被怀疑被否定,穷困潦倒,极为贫乏的物质。我老给你七嫂说(她很难理解),我说我从小生在了一个中国的东北,黑龙江有工业,辽宁有工业,中间一个二百五,就是农不农工不工的,最穷的东北三省,又没文化,啥也没有,还去了一个叫吉林省磐石县红旗岭镇大领子大队赵家沟村儿,就差把我放地球里边去了,就塞到这么一角落去,从三河出生到那里去,连个人走的路都没有。除了晚上的狼叫,白天的狐狸,连个地都没有,你说我出生了。我爹妈又养了8个孩子。没柴火,现在这冬天,就是像在这么冷的时候,那在我只能出去跑去,我在屋里回冻死我,在外面冻死我。回到山东老家山东省鲁西是最穷的,山东省莘县古城镇大佘历寺乡西曹营是中国最穷的山东省的鲁西县、镇、乡、村,都是土墙。穷得我回家的时候我得了痢疾病,我好几次拉裤子里边,我在路上跑到沟里边把裤衩脱下来,光着屁股,在河里洗洗再穿上,上学校去。就在这种悲剧悲惨出生,生长,但我所有一生的幸运,就是从悲惨中长出来的。我特别喜欢莲花说,这个词儿我不敢当,但我看莲花说血莲花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就是我的弟弟,我从开始张嘴改变了我家,但是我家为此付出太大了,八弟的死亡,母亲的气死,哥哥的被抓,一家人被抓。而且我一次次给家里惹事,就是个不是省事的灯。就是我,我的所有的一切也来自于此。

最后是我们家人的生命鲜血和失去自由,纠正了我,没有让我离开我应该有的方向和目标。 我认为我生来就是灭共的,没有任何事情让我这么快乐过,这么认真过。

10:20—10:30

七哥从小就匡扶正义, 除霸安良

 我从生下来懂事起就是匡扶正义, 除霸安良。当地的所有的小人书,几个村的小人书都是我看完了。 看完我都送回去,我守信用,没有人借完人小人书给人家还的。 我借完小人书都给人还回去,因为我们家买不起,我都借人家。我带着这些穷兄弟姐妹们啊山上安营扎寨。抓鸡逮鹅,炖吃炖喝。

所以我是当地的所有的传奇和希望。烧过山,烧过玉米地,也在玉米地里边后来又重生,是吧? 成就了我(成为)男人。 从来当时,就是我那个时候的成长。和我今天所从事的事情只是个放大版而已。从来没有觉得这个旁边有任何让我恐惧过,从来没害羞过,从来没有害怕过。从来没有觉得有对手过。更重要的事情,我是在怀疑中长大的,所有周围的人,当时丢东西,没人找我的,因为郭七不会偷东西。但是着火了,谁被打了? 谁说蹲屎坑里边被大粪给糊了一下子,谁家牛被赶地里边,这是一定是郭七干的。 这就只要出现这种事儿,就不管多远的人,都说郭七干的。回到山东老家一样,方圆几百里,只要听到摩托车响,只要说这个村里谁被打了,那就郭七来了。

到今天终于在地球上整出了动静,只要是敢挑战邪恶势力就是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所以战友们,我还真是相信命,就像我昨天跟燕萍跟香港的同事视频当中,我也跟你们说有鬼有神,你我也不愿意你们老谈的神神叨叨。他说,哎呀,郭先生啊,我们这里有脏东西。 当然,我不害怕脏东西,有人,有BABY,有孩子来找我要东西。烧纸,我说,你不要怕他们,他们都是被共产党杀害的人。你要给,他要啥给他啥。你们真的听不懂七哥来说什么?一般人听到这个都会混身害怕。但是这是共产党杀的孩子。

真的人间,能有人和鬼对话的吗? 你们可以问这个人,他还活的好好的呢。

我经历太多了,我在清风看守所被执行枪毙的60几个人当中。真的是经常梦到他们回来见我。这是为什么我相信人不生不灭。我八弟,我没有相信他走上天堂,他这样死亡的人是不会上天堂,自杀永远没有在重生的机会。 这种交通车祸这种枪击死亡很难再投胎。像被共产党枪毙那些人很难再投。 这为什么我总是梦见他?这是为什么香港被杀害那些孩子,还有昨天我说那BABY会找到他家去,因为他们只能围绕海边转。

被冤死的灵魂这个词儿,你们要懂了你就知道了。你不要做被冤死的灵魂,你被冤死的灵魂,你自杀了,被共产党给弄死了,你永远不抬头。

不是你死了就了了,死不了啊。死了不能了啊,就叫死不了。你当鬼的时候你就只能围绕冰冷的海边和穷困的山沟。你有万年一年都不能投胎呀。你连个畜生都不如。共产党在中国新疆的大屠杀,西藏大屠杀,那些自焚的藏人,终生不得投胎!你想想我这个八弟的时候你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希望用我来拯救人类。来换取他的投胎,哪怕不上天堂啊,也不要入地狱。兄弟姐妹们,当你们有一天真心的想道懂得的时候,你就知道你活得多无知。一定要想到,我们人类的短暂的生命,真的不是为了你有多少车多少房子吃饱喝饱。穿好绝对不是,七哥的经历告诉你。

PAG的官司就是七哥个性一生的展示

此时此刻的新疆,香港的这些给我发生关系的给我联系人,他们一再的说,七哥你真的是感悟到生命。就像这个太平联盟这个官司。单伟建造的孽,单伟建的孩子造的孽,单伟建还有这个Edward Moss,就这个王八蛋律师,这个孙子,还有这个邦迪这种完全强烈的失去职业道德,还有Cahill律师事务所一定会受到惩罚。

七哥从你看到那个照片到现在,这时候我已经很大,我这时候已经很成人了,你看我那样,我已经很成人了。 我跟我开会的人基本都是大人。我基本上想打人,人多的时候就会找几个大人帮我一起打去。 我在指挥的战役,这么突袭怎么怎么进去?

我告诉你们,这像PAG的官司就是七哥的个性一生的展示。 我从来没向邪恶低过头。直到找到属于我们的公平和位置。Edward Moss还有这个Edward Moss的钱,Edward Moss的关系和吴征的关系,和太平联盟关系、单伟建的关系、共产党的关系、海航的关系,我给他捋不完。如果我不在了,你们要不给我继续捋下去,你们就不配做我们兄弟姐妹。

你们一定要记住。我打他1万年,我都不会给他拉倒。

在美国这个地方,我要不把这个官司搞明白,我一定要世界,知道到底这个房子该属于谁,到底那个船该属于谁,到底Edward Moss? 还有Cahill邦迪,还有这个法庭法官的判决的背后。和共产党的关系吴征的关系,海航的关系。

为什么是4月18号为什么在没你还没有判之前,熊宪民、博讯这些伪类都知道?为什么没判之前,他们都知道?为什么他们能预判美国法院的案子?过去5年了,香港都死那么多人了,香港现在说孩子叫自杀。我们非常想了解。

2022年,这个黑暗的一年,我们有3大官司,一个UBS在英国的官司你会看到,这是共产党用穷奇一切力量要阻止的,因为他拿走了我们几百亿上千亿的财富。另外一个PAG案子就是羞辱你,让你7哥不能有1分钱,让你家族人没有1分钱。缠诉你,让你没精力,没时间。几万页文件,我是不能看英文的,几万页我得看1000年我都看不完。我不是看100年,兄弟姐妹们,我看1000年都看不完,因为我不懂英文。所有的文件都是英文的,你告诉我,他怎么收拾你。第2个,当这个UBS、PAG案子完了,你们会看到我们要诉讼很多人。

我们一定会告这个Edward Moss,一定会让他律师执照给取消了,一定要让这个邦迪还有Cahill律师事务所付出代价。这种流氓律师事务所,还有那个过去的什么取消政庇律师事务所带来的伤害等等。这些人我们要起诉他们,通过美国的法律。让他们知道这些人背后到底干了什么,他们一定是造假。

骑侠会明白,只要证明了律师造假,在美国的结局是什么。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10:38-10:40

七哥谈太平联盟诉讼

这个长达5年的案子的审判,因为铲共(骑侠),他要把这几万页读完的话还得活1000年,别看他会英文,他真的没法。就这个法庭中这个审判当中发生的奇怪的事情,真的是你很难想象,就是那个FBI的那个Rachel,是吴征的合伙人,他出现了Pat(音译)的案子里边来还成为了雇佣律师,就这样的事情,我们上法庭申请,法庭都没有处理。

你想想这有多可怕,GTV的秘密数据刚刚的只提供(给)了SEC和检察官办公室,就迅速的出现在PAG的办公室PAG这个案子当中,就作为了反击我们的证据。你想想这个邦迪只代表当时GTV,还给我作为法律建议的,收了200万美元,拿到200万美元以后他突然就把这个pass(音译),这个里边的5年的发起律师Edward Moss拉到他那个律师事务所去了。Cahill要做这个律师,不就是背后有钱吗?就这样的事情我们在这发起说,他是这个利益冲突是违反职业道德,法官也没有判。

10:40—10:50

有关官司过程的一些事情

七哥:想想这个18楼是不是我的,房子、船是不是我的? 你想想船,这些你接受调查的钱哪来的是吧?就像大卫现在你家的房子,大家一想,当然都知道是大卫的房子是吧?大卫你的房子产权是谁?你跟7哥说一下好吗?

大卫:产权是我跟我太太两人联名共同拥有的。

七哥:你能说是你一个人的吗?那肯定不行,你老婆也不愿意呀,对吧? 它是个基本的常识,咱们中国人以为,像共产党说你家房子你住的就是你的,不是这样的,产权在谁手里就是谁的!还有一个钱的来源问题,现在大卫你跟你老婆拥有这个房子,你不能说是你的。你不能说18楼那个房子我住在那儿,我的家族基金买的房子就说是我的啦,儿子拥有的产权就成你的了,闺女拥有的船就是你的了,基金也是你的了。人家曲国娇是合伙人,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员工不抓,单抓曲国娇干什么呀? 因为她是合伙人,事实就是这样简单。但你知道这个是完全要听证,不接受任何举证,单凭听证你就想判决,这是你不可思议的事情。再一个,完全不考虑海根·巴森(音译)刚才那个司法部,埃利布伊迪、吴征、海航这些已经显而易见的可以佐证我是被共产党陷害得证据。而且PAG和吴征、海航是有利益冲突、有关联的。

关键是它的7万多份文件里边提供的材料,法官应该问,你的7万多页材料里写的,为什么警察找你,要帮你解决问题啊? 所以这在美国怎么可能警察找你说:“哎,Rachel,我帮你解决你这个民事案子”,你觉得这正常吗?更重要的是你为啥说郭文贵2008年给你做这个SAP担保的个人的人群文件上都取消了,问为什么这是假的? 我什么时候说是假的? 兄弟姐妹,记住啊,不是案情发生的时候,从第一天我就说这是假的,我们律师说:“郭文贵不可能,Miles郭,说被Deposition就先说这个是假的,它不可能预知到5年后的案子的需要,铲共你懂我意思吗? ”他怎么第一天被Deposition就说是假的呢?就是假的嘛。很简单,法官找第三方鉴定一下不就完了吗?铲共你懂我意思吗?铲共为啥你不讲这话呢?法官想闹明白我们之间的争执就是三件事儿,第一,我要鉴定这个东西是真是假?我不能让你一方不去做这个怀疑,是我要你认定是真是假就这么难吗? 这不难!第二条,这个钱还你了没有?还了。以后为什么你们自己作证都说钱还了,你再说还要3000万呢?还要加上利息罚呢?这多简单的事情啊。第三,说买这房子需要查清钱哪来的呢? 反正钱不是郭文贵一生下来就带着吧?!刚才你看到照片的时候没这个钱,这钱总得有来处吧,哪来的钱呢? 我想就像大卫说我这房子是我的,跟我老婆没关系,人家法官很简单,这房子买房的时候钱是怎么来的? 第二你俩写文件时候怎么写契约的?他老婆对大卫说,大卫你有外遇了,这房子就是我的,就是你就派给你了,也不是。 大卫说我进那1判就成,你不可能啊。还有个基本的法律和金钱的逻辑,这么简单的事,就这三件事儿,结果完全没有。程序正义在哪儿呢?

所以说你看这个事情荒唐到什么程度,为什么海根·巴森(音译)能拿律师费就七八千万,那他找的那个人要拿多少钱?你去想想,那还不得过亿吗?!那你想想就这么一个人能拿七八千万,那你这黑掉这个太平联盟对我的伤害那得到多少钱?背后的黑手?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吗?共产党5年来对我的这种伤害和精神虐待,你能活下去?!你知道我们换了几次律师了吗?最早的是另外一个律师事务所就过Deposition我就10几个小时,4届律师了吧?七侠,没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四五家律所了。你知道这个案子涉及到多少律师吗?涉及到将近80几个律师。

一个律所,这5个,6个,7个,8个,9个10个参与,我做这个,我做那个,然后再找七八十个律师,铲共你告诉我,这些都已经是美国最贵的律师了。

要按照熊宪民、博讯说7哥,这个骗子早就5年前就睡大街上,被赶出18楼,甭说律师费了,真的是一小时就把你灭了。就这样,对方能找到第三方公证人,如果这都没有违反职业道德,还什么违反职业道德?

最后,法官奥斯崔根(音译)先生说我很犹豫对你这个判决,很痛苦,但是你得离开。

但是法官要想一想Edward Moss是第一次这么违反职业道德吗?第一次造假吗?那这5年过去的伤害谁来给我挽回呢?

2月2号又一场大的开庭关于ladymay的案子。我相信这背后的黑手一定要报复我们,这次你赢了,我下次让你输得更惨!完全是颠倒黑白,你们能想象到这是有多么的黑暗吗?共产党在世界的黑手有多么黑暗!所以说我们在塞浦路斯的战友也好,塞浦路斯那些被抓起来的,我是提前一个月就告诉大家杨洁篪等人去迪拜,准备去塞浦路斯去抓战友,你们只当我放屁呢是吧?塞浦路斯,你知道俩战友报道了,你知道总共多少战友被抓吗?你们知道了16个,我告诉大家大概70多个战友被杨洁篪差点抓回,一个塞浦路斯收了人家这些拿他移民护照的人的钱,都是傾家荡产,都是就象当年犹太人被追杀当中跑到中国跑到俄罗斯去避难一样,跑到了塞浦路斯拿到了护照,结果杨洁篪去找到这些国家,说你把他们遣返,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觉得黑暗不?在迪拜被遣返的战友给我联系,他说7哥你知道我本来好好的,啥东西都拿了,突然间就到家抓他,直接从他家送到机场!你知道人家那个人就是一个翻译,还有一个警察会说中文的,警察给他说句什么话吗?就是抓你的原因,共产党说不抓你回去,担心你手里掌握曾经职业上的材料,我们也没办法。这个战友是干啥的知道吧?警察,经济警察。

他说:“7哥我真的对不起,跟了我3年爆料,我逃出去了,我带了一堆的信息。”结果人家警察在迪拜冲到他家,把他的硬盘拿走了了,一点没给七哥一点儿没给爆料革命,就这样,中国人的自私,还留着呢?不知道想留着干啥呢?当年的周永康案、李友案的很多信息,一张纸没给我,他就给我拍过几个截屏,结果人家警察全部连电脑连他家里边这个挡门的那个铁栓都给拿走了,直接给带回中国去,而且是专机带走。迪拜都成这样了, 塞浦路斯成这样了,马尔他也成这样了啊,越南就别提了,新加坡直接装麻袋回去了。

你告诉我战友们,如果我们不灭共你还有活的地方吗?在美国都出现了这种Edward Moss,全世界最高级的,邦迪、KKL律师务所,还有美国司法部副部长,还有那个Chris你看看那个翻出窝的迈克沃伦,已经成了这种俩骗子,竟然是埃利波伊迪给他付律师费,埃利波伊迪就是跟吴征一起来黑七哥的。人家那个法官很正义,你别忽悠我,我知道你的钱哪来的,你告诉我钱哪来的?结果吞吞吐吐….…记得2天说埃利波伊迪呢?

据我所知,这几天这个PAG的案子跟当时埃利波伊迪的案子一样,我们已经向美国议员参众两院发出请求,我们强烈的要求对这个案子给予高度关注。

大家已经看到美国和西方的媒体对这件事情不是一般的关注了。大家要记住啊,美国的法官是谁选的?

10:50-11:00 –01

美国的法庭律师法律 

美国的法官不一定是律师,甚至是高中生都可以当。而且很大比例的法官都是没有律师这个背景的。而且法官谁来监督他, ABA美国法律律师协会。而他犯罪了归司法部调查, 司法部是推荐大法官的一个重要的部门,但是决定法官最重要的是美国律师协会ABA。在这个监督当中起作用的是参众院议员。我们一定要把个案子从头至尾,让媒体早晚一天会拍成无数个电视连续剧,PAG的官司。单伟建还有这个Chris还有这个正义(音),正义跟我一直还保持不错的关系,伊恩还有Edward Moss。整个这个事情现在已经好几家拍电影了,好几家已经在去年都找我了,说让我们授权拍电影,我等完了,我们可能授权拍电影,拍成那个,你们看有个电视剧美国很流行的叫koa kai,就是学跆拳道,小孩儿看的,我刚看完。 50级还是40集,特好玩儿。这个其中的2个小组的人,可能都要拍这个电视连续剧。就是太平联盟和Miles Guo的关系。包括这2个骗子,都会上来,媒体的关注,电视剧的关注,还有美国现在最起码几十个参众议员都在关注这个事,当然司法部一定会关注。 我相信最后司法部一定像当年独立检察官一样,独立调查这个案子,一定会的。然后美国ABA,我们一定会去投诉的。这个案子严格讲真的,一切刚刚开始。就接下来这个案子,早着呢。不可能,我们会上诉,上诉,上诉,N个上诉。在这个月底大概会有一个,第一个上诉的结果会出来,我们并不看好这个上诉。但不管如何,一会儿就给大家解释解释,我们上诉完,失败还有什么权利,还有什么权利,还有什么,我们一直会上诉。事实上诉,程序上诉,有新证据发现,还有过去的错误判决,像GTV什么调查70多人,我们70多个案子,邦迪(音)这些所有的造假证据。包括现在最重要的当事人证人都在香港还有在大陆。曲国娇、娜塔莎都是被捕被抓状态。 如果这些人突然出来作证,有重大发现会是什么样子。 要知道,这都是会比电影好莱坞还可怕。所以说,好莱坞某个电视剧,就拍那个叫那个过去墨西哥毒枭的那个剧组找我们,说我们要拍100集,就你这个事儿,就你这70多个官司要拍100集。他说,绝对会震惊世界的。美国人他说都会看这个当中的,所以说到时候你们这画面都会出现在电视剧当中,所以兄弟姐妹们你看七哥,7岁时候到今天,战斗到今天。当有一天你知道战斗的乐趣的时候,你就会勇敢。 

 10:50-11:00–02

分析案子 

你看那个船的案子时候,你知道在这个船的案子当中,对方打的什么招?它不但要船,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事儿说我藐视法庭。现在就很简单,我现在要把Nick的房子判给Rachel,那Nick肯定说这不是我的东西。法官就会说你藐视法庭。这就像这个郝海东兄弟、颖妹妹讲这个足球规则一样,我想办法让你犯规。然后呢, 我制造出一个裁判,一个正确的裁判,就像那个koa kai里边,最后这集,我发现到最后要搞第五季的时候,裁判被买通了,裁判决定,最后是邪恶又赢了。这个Lady may案子里边最大的问题,他多次提到的发起动议,就是说藐视法庭,而且法官Mr. Augstyter(音)先生在多次说,如果你再藐视法庭,我就把你抓起来。什么概念知道吗?共产党就是一定要制造把你给抓、起来关起来的这么一个借口,你看,所有的他要调查这些公司和钱的公司几乎是共产党所要调查的,就是利用这个案子收集所有共产党想要的信息,它做到了。马蕊案,把你的名誉彻底毁掉,把你变成强奸郭,它做到了。知道了吧,9个建筑公司把你收的私信全给你毁掉了。 博讯和熊宪民给你说成所有的,你这个垃圾,你小的时候就是吃屎长大的,就是所有人类的低级Low都给你连在一起了,两个骗子把你定为双面间谍,你无处藏身了。这个时候,吴征和马云出面把过去的保镖公司买通,把你的保镖给废掉,甚至愿意拿2000万美元干这件事,保镖公司的合伙人就是那个FBI的叫Reacher的,竟然保镖公司的合伙人成了吴征的合伙人了,最后又成为了太平联盟官司的调查员。你看这有多可怕。合法调查你的信息,骇客你的电脑,最后竟然还把GTV提交给SEC的这些信息给分享给PAG。 

11:00-11:10

中共对七哥发起的法律超限战以及对西方的司法渗透

记住法官是最想让你触碰藐视法庭,随时把你带走,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的船(如果)我想卖郭美不同意, 还有家族基金也不同意是吧?50万一天的罚款是美国历史最高了,你算了多少钱了?全美国历史最高了你觉得正常吗? 50万一天从宣判到到今天多少钱?你有多少钱你能被罚得了吗?让你罚破产让你睡在大街上,是熊宪民博讯、孙立军吴征说的话,而且是2015年16年17年就说完了,做到了吗?都做到了!

接下来就是往这方向想一切办法,我得让你藐视法庭,这个真的是就找毒品放在你家,你看你家有毒。我给大家说一个大家可能根本不知道的事情,2020年就病毒期间,我在上面录了一个我说我们准备了口罩,准备了这个消毒品,需要消毒剂,就在我现在住这个房子,3天后,警察、FBI敲门,突然出现在我家,在美国这是不可以的,它没有任何法学(依据)任何命令, 他说川普总统就公布了一个所谓的特殊时期可以没有这个法律程序,干嘛?说有人举报你私自囤积大量的社会被定义为的战时商品,FBI来的,还有警察,结果我们的律师还有那个保镖过来说那你看吧,看车库里边儿,口罩手套清洁品,结果说你们捐给谁了?我们马上给他提供捐给的教堂、医院…,整个我住的地方康州,我是唯一一家捐口罩的,代表法制基金,就它一核对是真的,然后抱歉地就离开了。你知道这是谁干的吗?FBI内部人才能有这样的动力和权力干这种事情,这个FBI的Rachard就是原来我的保镖公司的合伙人,和吴征的现在合伙人和PAG官司的调查人,他是整个曼哈顿的老大,差点成为FBI老大, FBI前三号人物。就这小子跟吴征啊,爱马仕领带你看了没有啊,跟吴征在那个蒙古包里边吃那个看美女跳舞的就是他,他又参与PAG官司,你觉得这叫不叫利益冲突? 你看看这叫不叫利益冲突。这事儿没完,我们一定会找那个FBI的人,你为什么当时到这块非法的去信息调查?谁让你来的? 谁举报的?

所以现在你看到在美国我们这个案子发生当中,马蕊从蓝裤头强奸,强奸成红裤头了,从纽约强奸到巴哈马,巴哈马强奸到伦敦,然后血流一床是吧? 然后从这个这个案子,太平联盟案子已经完全成了不允许你说话,美国司法部门几乎都来自几个大律师事务所,还有法官惊动的律师费,对方听说已经付了8000万美元了,付8000万要不存在的3000万,不存在,他是为了什么?

加上吴征,加上巴顿(音译)20亿的承诺,你算算过去5年共产党花的钱,已经超过200亿了就200亿美元,就是为了什么?什么动力啊?接下来的案子的走向会非常之滑稽,非常之凶险,而且一定是穷凶极恶,就像当时的艾莉波伊迪,尼可兰姆.戴维(音译),找到川普总统,川普总统拿着纸说,这个家伙把他遣返啊,强奸Everybody Everybody,他说他强奸所有的人,就全人类,只要是人,都让我强奸了,bad guy,send back ,send back。这时候人家那个赛申斯(音译)说, 这个人miles guo你绝对不能动,这是错的这不对。班农说,哎等等,打电话给pina(音),他跑过来这是我们最重要的资产,塞申斯不同意是吧? 班农同志不同意,然后呢这个检察官也不同意,他的律师说要把他给遣返了,美国几百年的立国的基本法律就被你破坏了,你是犯罪,就差这1秒钟啊。然后(川普)问这人是谁啊?说这个就是你的会员叫Miles Guo,他才弄明白,知道我强奸了全世界不知道我叫Miles guo,你觉得这个决定是有多可怕,我们热爱的川普总统。

今天这个案子的疯狂就到了那个时候,就疯狂到了就一定要让你完全不是(讲)法律,完全把美国的一切给你忘掉,就是为了钱干掉你。

这头2天呢, 美国几个议员说,在这个PAG官司,他看到了美国的真正的危险。他说miles你说对了,美国的治国根基就是法律呀,如果这个被共产党通过律师事务所控制了,法官控制了,检察官控制了,控制了国家安全,美国就太危险了。

7哥的2017年爆料到今天,用自己、用钱、用生命来证实了,你们看到直播中的七哥,你想过这个案子,我多少次我看了多少文件多少不眠之夜回答问题,法官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律师能搞明白,我光面对的律师的时间上千个小时也不止吧?你想我咋活过来的?想过没有?任何一个战友我不信你能在这个案子能坚持到一年,你觉得谁能坚持得了? 就这些人的攻击,你绝对坚持不了。

铲共他当律师,我跟你保证他早已经是抑郁自杀了。对方这个7万多页的文件给你扔过来你咋办?对方那些律师,人家是几百个律师的律师事务所你咋办?

你看看对方在法庭上,那个律师的问话,侮辱、威胁我们10几个小时,我期间去了5次洗手间,4次他(对方律师)都跟我进去,尿着说你真相信我们是共产党啊?一般来讲,对方律师是不会跟你说话的。然后我说你就是共产党啊,你们就是一帮共产党啊。然后他在那儿笑,那你还惹共产党?惹了还有你的好啊?我会说香港话,这个安迪·姆斯(Edward Moss)在香港待了很多年,还会说香港话。就是他那种代表共产党的傲慢毫不掩饰,而且那种流氓嘴脸,就是那种把你按在地上强奸搓你的脸的那种享受感,完全不加掩饰。就对方在质询问话的时候,对个人的侮辱完全不掩饰,就是那种那种有大钱有大权力,有魔鬼撑着腰要把你弄死的,蹂躏你虐待你的感觉!就像在新疆集中营强奸那些孩子,鸡奸那些孩子再杀掉一样,强奸完、轮奸完大家还笑。就是这个安迪·姆斯(Edward Moss),PAG这么大的案子,花了8000万美元,竟然当事人没有出来作证,

然后不让你7哥说话举证,你觉得这案子叫什么案子?然后把一个完全可以很容易调查清楚的是不是我的签字,多容易?!在美国这个国家,还有这个18楼是不是我的,钱哪来的? 你知道当时说我的钱是哪来的? 2008年的所谓的3000万的贷款,他竟然太平联盟说我2015家族买这个18楼,钱是来自于它,就像马蕊的强奸案,从纽约强奸,强奸到巴哈马,巴哈马强奸到伦敦,从蓝裤衩到红裤衩,然后处女膜弄得她床上血流一地一样,就这么荒唐。 接下来的荒唐,就会像看到当年司法部一样的黑暗。你想想小飞象去申请政庇,因为参加爆料革命4个月成了,七哥隔5年了,全家政庇护,没门儿。

这正常吗?谁在阻止这个政庇呢? 如果这个世界上郭文贵家人和郭文贵要不应该获得政庇,我觉的没有任何人,还有人能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了吧?!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的吧。

11:10-11:20  

 马丁·路德金日 我们不妥协,不放弃,官司打到底。

今天是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我们选择今天是有意义的。美国的历史上受迫害的。和司法不公正对待和黑暗势力欺压的美国少数民族黑人,出现了一个圣贤叫马丁·路德金。 我有一个梦,就是美国公平对待少数民族,宁死不屈。无数次受到威胁打压和司法不公正的对待,他为黑人和少数民树立了榜样。每一个人说马丁·路德金的时候,你见有多少人怀疑过他私人的道德。他在被抓之前还嫖妓呢。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为正义的呼唤和付出,他改变了整个美国的民主的进程,是人类上一盏黑暗中的明灯。我每到今天都想想,中国人能出来一个马丁·路德金吗?如果中国人里出了个马丁路德金,估计中国人不会说你干了啥,得先说你在被抓之前为啥嫖妓,用道德把你所有的英雄形象毁掉。如果说华人出来个马丁路德金,中国人能像昨天在纽约大火车站推下火车道,你见华人媒体有一个人为她呼吁的吗?只有我们。在当年印尼残杀50万华人、鸡奸强奸烧掉300万华人的商铺的时候。,共产党第一个说这些人就是该杀,共产党跟印尼大做买卖。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发生在印尼了吗?能发生在中共吗?能有一个有勇气的人敢说真话,能坚持5年吗?你看马丁路德金回忆录当中说:“我感受到最可怕的事情是饥饿、侮辱、羞辱和时间的煎熬。”你们没有走过的路,永远不懂得其中的艰辛。当一个人坐在那里10几个小时正襟危坐被问话,就像郭宝胜、夏业良的案子在华盛顿开庭的时候,七哥一天18个小时,开庭14个小时,坐在一个硬板凳上,而熊宪民、郭宝胜一天睡七八觉。七哥正经八百坐在那儿,你告诉我你们谁能受得了?而且是连开5天。何况背后我这一堆的官司呢?马丁路德金的这种感受我是真有的。能坚持到底,受到这种寂寞,羞辱,侮辱的煎熬。是多可怕呀,我们在马丁路德金日的时候,14亿中国人,生生死死100亿的中国没有出来一个马丁路德金一根毛。作为律师,你去想想我们活在美国,我有一个梦。我们华人如果在美国,就像在PAG官司面前,今天如果妥协了、放弃了,我们华人在美国就会被共产党等坏人无数次推到铁轨当中去,而且没有人替你说话。如果我们这次官司打不到真相出来,我们中国人在美国将永远成为司法的奴隶,司法的牺牲品。共产党会穷追猛打,把所有人在海外的安全毁掉。严格讲PAG的官司已经不那么简单了,它牵扯到巨大的种族问题、巨大的法律的黑洞和美国司法制度的缺陷。所以接下来的才有是更大的事情。

11:20—11:30

案子的细节

大家没注意这细节啊, 铲共没认真研究这个案子啊。你还没进去,你太难了太短了,这个判决那天,就是他这个对安迪mouse出局的判决当中,记住啊,他在庭上是什么? 是GTV发的这个某审核动议取消它啊,当时呢,但是判决的结果是很难是Miles郭发的东西取消它,这个意义之重大啊,那是什么,就在BVI我们现在另外一个战场在BVI非常非常重要,因为BVI呢受共产党这个影响特别严重,阿颇B这样的公司,阿颇B竟然完全是违背职业道德造假,完全胡说八道,这是绝对的犯罪。但你想想那那接下来法官判你会什么样子?那么他接下来的2月2号打的是BVI?

就是要把在纽约判决出来,他没有权利判决说这个船的控股公司 E 也是 郭文贵的,就像那个公寓一样,这对BVI几乎是影响巨大的。

那么安迪·茂斯(Edward Moss)这件事情呢,会让BY的法官看到,他们只有5年的律师竟然造假违反职业道德,而且很奇怪,这对咱们的BVI上是有优势的。 另外一个安迪·茂斯(Edward Moss)这个王八蛋他不会消停的,他是个坏人他是个犯罪分子啊!这孙子绝对他不会消停的他跟吴征跟共产党的勾兑和pPAG单伟健不会拉倒的。他只要是他被干掉,他这个钱是大钱的,不是几 10 万几百万这都是上 千万上亿的钱是吧,甚至更多的钱,更多的丑闻各种交易,到后面他一定还要,他不会在乎法官这个Motion的,他觉得他的眼里边不在乎法官。他也会继续在参与这个案子,那就是犯罪了,常规你知道,这是第2个意义。

第3个意义是什么? 就KKL还有邦迪啊,这次呢,他被动议完以后判决完我们有权利要回所有的跟这个案子有关的律师费。安迪·茂斯(Edward Moss)还有这邦迪很有可能被取消他的职业这个律师执照,是很有可能的啊。 从目前来看我们会去做,我们也会起诉KkL还有律师所。再一个,现在应该是司法部在调查的就是rich freckle FBI的老大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多维为他公开做假证的这个事情,会对法院法官最后起决定做(用)。

法官阻止了我们调查多维啊,不让我们调查这是不可能的,它多维的所有的数据美国司法部是能搞清楚的,为什么在法官那块儿采用的证据,结果是多维,再按行判决之后就提供了虚假的信息啊,这是肯定里边有问题嘛!是吧? 这个呢? 对我们来讲,这次的安迪·茂斯(Edward Moss)出局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哦。司法部会关注这个事情所引起更高层的关注,然后美国国会议员啊他们会关注,美国律师协会会更加的关注,这是理所当然的!关注就是过去从你投诉到现在,他必然得关注,这是个好处。另外一个我觉得安迪茂斯的出局,单伟建和他之间的利益和KKL律师事务所的分成会出现矛盾,都不是好东西啊,为了钱可以把爹妈都卖了的主,是吧? 对不起,我这有个有个重要信息,我要看一眼啊。 你们先说着啊。

大卫:好的,那就这样,Rachel可以点评一下然后7哥回来,你可以多补一个提问啊,你也可以点评一下,就这一点你的一个个人看法。

Rachel:嗯,好,其实我觉得美国的民众如果知道这件事情,他们真的是需要感谢文贵先生,需要感谢爆料革命。我觉得文贵先生是在就像外敌对我们的这种攻击恶意的攻击一样,很多在美国的民众,尤其是左派,或者在左派的一些民众,他们是很相信这种啊媒体的,外资媒体的他,他们对这种媒体的恶,对这种以身来揭露,以自己来揭露这种媒体的恶意。自己的这种真实来揭露法律的渗透的这种行为,我相信没有几个人,包括爆料革命的战友有可能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意义在哪里,就是文贵先生,真的是就像他说他,因为我们叫他是,我们在群里经常叫他是国际巨星吗? 就是正国际震撼国际的巨星,然后我把它倒过来,他是国际摇滚巨星,然后我说是摇滚国际巨星!那其实文贵精神真的是摇滚了这个世界,因为他让这个美国从这个案子最后的意义,其实已经不在乎是18楼还是说Ladymay,那这2样东西,而在乎的这个意义是我们对整个法律正义的维护!就像7哥说,如果我们输了,那什么人还能抵住这个?中共用邪恶的渗透了的这个美国的司法部门对任何的战友进行攻击,我相信,不要说5年,我觉的5个月,我觉得战友都撑不下去,谁有可能请得起律师看1万封文件,而且还要翻成中文?所以说,所以说我觉得这个就是一场战争,而且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站起来做战士,因为如果文贵先生这么强大的人都不能把这个黑暗给揭示出来的话,那没有人可以了,那这个世界真的就已经被CCP全部捏在手掌之中!不管是媒体也好,法律也好,那还有什么意义? 活在这个地球上还有什么意义?天天就要害怕这个是不是又被中共怎么样了? 所以说我觉得啊,我觉得这个就是,所以说我觉得最后美国人是要感谢爆料革命,真的要感谢我们新中国联邦,感谢文贵先生,这个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这个方法来去用自己的这个所有的精力毅力啊,努力用气金钱啊,跟这个邪魔恶党作斗争的,这么一种精神,我相信有一天,我觉得美国老百姓会明白的,所以我也很期待刚才7哥说的这个连续剧啊,所以说我们加油,我们希望做更多的这种视频,更多的内容去宣传这个案件背后的意义啊,我就先说到这儿。

大卫:好,谢谢Rachel,这里呢,趁着7哥我看还没回来,咱们这样,我个人问奇侠大哥一个问题啊,就是刚才7哥提到一个点,这样我们留意没,就是说这个美国的这个大法官它怎么上来的,除了司法部的一个这个投票就是司法部的这个一个任命,还有就是2党这个11元的监督,它里边提到了那个律师协会的那个部门对吧? 其他大哥能不能关于这个律师协会,就是您知道多少跟我们战友在分享一下。

好吧,谢谢。

铲共七侠:好的那个这个7哥刚才说的那个机构叫ABA,它是American Bar Association的缩写。

这个American Bar Association呢,说白了就是美国律师行会。

这是一个呢,就是所有的美就是律师的一个职业的行会,它呢一般你成为律师以后呢,它是就是分2部分,一部分就是你基本的这个成员的话,大概你要每年要交一个费用,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得是律师,那它呢还有分很多专业的委员会,那这个bar Association呢,它在就是有这么几个非常决定性的一个作用,就是在这个美国的联邦的法官OK? 就是说我们美国有2种法官,一种是就是这个我们平时说的叫这constitution的这种叫article2吧,对就是article2的2就是联邦的法官,那还有就是州的法官那,那我们今天谈的这个案子呢?是州的法官是纽约州的法官,

我们这个联邦的法官呢就是一般都需要至少有ABA的推荐,然后呢这个美国的总统才有可能去提名,然后再交给参议员去通过认证程序,所以这个就是这个ABA的这个作用。

大卫:好,7哥回来了。 好,谢谢奇侠大哥啊,这个7哥也回来了那么Rachel你可以补问问贵先生一个问题,言简意赅,你问题咯,一个什么问题? 谢谢。

Rachel,没开麦再看一下声音。

 Rachel发现对我其实这个卷宗太强了,所以我没有机会全部读,但是有可能在里面有答案啊,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这个法官在在最初的时候其实是拒绝接受的? 他的理由是啊,这个是在香港和中国,我们现在是在纽约,这个完全是不一样的(管辖地)的,我是不收管的,他第一次的决定是对的,那是什么原因到了这个2018年还是1几年,我忘了刚才铲共奇侠,有奇侠战友说道他竟然接受了这个(案子)是很奇怪,就是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什么原因?难道有新的证据吗? 所以说我想问问这个7哥,你知道大概的情况吗?

七哥:你问的这个问题实际是非常的高的啊,这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最近媒体呀,还有这议员呢包括感兴趣的律师啊都会问我,都是这个问题开始。

是什么? 让Mr striker这个大法官完全是过去正确的判决,说你根本跟这个纽约没有任何关系,这个法管辖地不在(这里),人家也看了我们很多呀起诉别人,就像这个案子一样,在香港发生的事儿,包括起诉UBS,有多大的事啊,跟纽约,我当时还在纽约呢,ubs给踢掉了,现在在英国起诉呢。

是不是为什么,就是最后突然间改了就给你立了案子了,然后呢还是4月18号说这么敏感的时间,都在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会出来。

11:30-11:40 

是什么原因让法官改变了主意 

你问这个问题,实际是非常的高的,这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最近媒体还有这议员,包括感兴趣的律师都会问我,都是这个问题,是什么 让Mr. Ostrager这个大法官,完全是过去正确的判决说你根本跟这个纽约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管辖地不在这。,人家也看了我们很多起诉别人,就像这个案子一样,在香港发生的事儿,包括起诉UBS,UBS有多大的事,我当时还在纽约呢,UBS给踢掉了, 现在在英国起诉呢。为什么就是最后突然间改了,就给你立了案子了,然后呢还是4月18号,这么敏感的时间,都在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会出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整个案 后来奇怪问题的真相之一。我相信,而且任何一个在背后操作这个案子想把这个掩盖住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有通话,有通信,包括Edward Moss,他和共产党的勾兑和它有可能跟其他的勾兑,这种关系他不难找到。最终都会认罪,一定的。 

Rachel问:我们可不可以请求比如说换个法庭,法院,换法官有没有这样的可能? 

七哥答:非常非常难,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 你有重大的新证据发现。重大新证据是什么标准,那由法官来确定,就是你有重大的新证据,比如说这个中间突然有那个太平联盟的有人出来作证,比如说正义,正义说我举手我是经纪人,这以前全都是胡扯的,我被绑架的, 而且这个事情Miles Guo早就把钱还了,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而且我是被威胁的,包括这个中间提过证据的人,一堆的事情。 第2件事情就是签那个假字,谁签的。 你说我签的就我签的吗? 我没有用的,我能拿出证据来证明是假的。事实上的证据和当事人出现,这是会导致案情重审。 另外一个就是现在有人提出,比如程序不正义,这个里边程序完全是违法的。 然后就是上边儿,我们比如说上诉的法庭,最高法院,联邦法院,联邦最高法院,还有好几层呢,说这个程序是不合理的重审。第3个事情,这个中间可能发生, 共产党内部就比如孙立军,抓了孙立军,在案情交代当中的卷宗提示我操纵了美国法庭,缠诉超限战郭文贵,而这个卷宗被咱拿到了,而且经过第 3 方和美国政府的认可,这是真的,那这个事儿就大了,那就刑事案子了。 那所有的钱是人,不管你是谁,你都要被刑事调查,以上几个因素都会导致案子的突变。而且我相信一定会发生,而且不会是一个原因发生好几个原因都会发生一定会的。 谢谢。 

Rache问:l如果中共没了,对这个案子会有什么影响? 

七哥:中共没了这个案子他也会继续,你要不打赢的话,他在美国他不会说中共没了案子没了,不会的,所以说你一定要认真的打,这就是我每次面对任何案子的时候都很认真。 我告诉每个战友对待法律案子的绝招就是要认真。 

大卫问:这帮王八蛋会不会在造出证据,或者说他在推翻这个决议呢?  

七哥答:不会,谢谢,这个是百分之百不会的,这个Edward Moss这个事情,还有这个Cahill永远不可能,终极判决就是这个事情上没有任何修改的余地百分之百。 

 大卫:共产党会不会在英国的法律体系里也会控制? 

七哥: 这个李致菊(音),这个女的,这个律师,就是英国特务,你不知道她有啥背景,你们说到她的时候,我跟英国的军情处人,有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说你举例说明在我们这里边儿渗透到啥程度, 这都是2015年的事。 2015年的事儿都是,还没到2017年呢。我说列如,有个叫李珍菊(音),在北京俱乐部就是我们的所谓叫中国城俱乐部,David Tang先生俱乐部和你们的英国驻北京大使睡觉,全程被录像,包括那个浴缸的旁边和下面的录像。结果他说,是吗叫什么名字, 我说这个李珍菊(音), 他说她是什么背景,我李珍菊(音)家有一妹妹,是国家安全部第5处安全部,5局。5局是很重要的,5局的里边一副局长。到今天他才抓住这个人。我就给你讲一讲就这个李振军这么牛,到2017年的时候,他们还问我,我们这里有多少个像你说的李振军,我说英国大概有70-80个吧。我告诉你BVI这个案子是意味着什么。 2月2号不是审BVI,2月2号是审船属于谁,我藐视法庭的事情和船的事,他就会牵扯到船的归属是一个BVI公司。还要把这个公司再给你判成又是你Miles Guo的,他就影响了BVI的决策,BVI整个个岛就4-5个法官,而且大多数都来自于律师。 而这个里面最大的之一就已经完全超过了Edward Moss所做的严重的违反职业道德。而且,孙立军办案的人告诉我们说七哥你可千万注意。BVI这个地方已经彻底被渗透,而且孙立军被审当中说郭文贵在PAG的官司当中会失去BVI,会全输。这是我们要求就是全输,你就不用想了。就是这个结局,然后他把2月2号判完了,这个船是你的,公司是你的,告诉郭文贵,你再付钱。1.25亿的罚款加上船你不给我,我就可以判你刑,现在都是民事,我藐视法庭,都是民事,没有刑事罪,它就可以判你刑事藐视法庭,就可以把你关起来。所以现在那个在巴哈马的李珍菊有多少?那个律师就给了你答案,到现在都没受到法官惩罚。而且严格地盯着美国,而美国现在就要马上2月2就开庭。可怕吧,兄弟姐妹们。我都挡不住的敌人和蓝金黄,你们谁能挡得住?下一步找你大卫,我说你大卫犯强奸罪强奸你老婆在英国,告诉你在英国一定会立上, 为什么?有李珍菊等着你呢。 

11:40-11:50

中共对七哥的法律超限战以及对西方的司法渗透

李珍菊(音译)等着你呢。把你老婆给绑架了,让你老婆说你强奸她了,你俩孩子都不是你俩生的,大卫强奸我绑架我,这事儿你一点儿都不觉得是笑话。

塞浦路斯岛抓的战友当中,其中一个战友,你知道抓起来说他什么吗?

说你在中国犯有强奸幼女罪,所以中共起诉你,我把你抓起来。

结果最后荒唐到什么程度,咱战友说要求看罪证,说你回到中国去看去。最后这个人说,你知道我是多大把肾切除的吗?我14岁把肾切除了,我27岁才有了一个孩子,你说我怎么强奸幼女?你检查我得病记录,这共产党干的荒唐事就不是一般的荒唐了。

你觉得如果7哥挡不住,你觉得BVI谁能挡住?你觉得你们谁能挡住?

李珍菊的事情,那是九牛一毛都不算。

Memoli律师所(音译),是曼哈顿上百人、上千人的律事务所,这个Edward Moss 在那这么长的时间,长达5年的官司,这是8000万的律师费,他得分多少?你去想想吧,然后,他现在突然又去了这个邦迪的律师务所,这就说明邦迪律师事务所这哥们是要在华盛顿这要玩更多的政治,这哥们,你想想,光发出在subpoena(传票)就七八十个,就把祖宗8辈就给你调查完了,完全胡搅蛮缠,完全是胡扯。你看那个Edward Moss的传票,而且得到了法官的支持,这个没有被动议,你就知道现在司法黑暗到什么程度了。所有参加的律师都觉得是无法接受、不可思议的事情。就现在你真的能看到,这个案子已经开到了完全是荒唐的结果,相当于中国的赵本山拍的电视剧的感觉了。

从memoli律师所(音译)到KKL到邦迪的介入,美国法官、法律、法庭的严肃性和真实性已完全不在了!目的非常简单,就是把所有的G系列全部给你毁掉!

你想想当时邦迪是代表GTV向美国SEC说这个g GTV不是Miles的,就是说GTV是冤枉的,证明了一切。GTV的价值不是评估太高了,而是评估太便宜了。

现在他要跑去帮助PAG告我们,他竟然否认一切,我从来我就不觉得GTV跟miles有任何关系,这在法律上是多可怕的事情, 你给我这么多的法律建议,你竟然说跟我没有利益冲突,你不是找死呢。就这个背后,你看到刚才那个问的很好,这是一场阴谋的新的开始。

KKL要不顾一切法律,把政治、华盛顿的资源跟安迪姆斯连在一起,跟共产党一起把对整个GTV的威胁升级化,你们如果不开始行动,你们就可能会成为昨天在曼哈顿地铁里被推下地铁的那个人,你可以懒啊,你可以骗自己,你可以掩盖自私,你怎么知道你不是被推下地铁的那个人呢?伊萨贝拉·杨在全球造成的对华人的仇视,种族的危难,

大家如果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敌人是卷沙带土、夹枪带棒的携邪恶力量对我们来了!

这个案子几乎是黑暗透顶,但是他们还没有动狠招呢,后面发生的事一定会比你想象的更厉害,因为他们花太多钱了!而且单伟建在美国太有力量,这是一个超级的金融间谍!而且你从伊萨贝拉·杨和他之间的这个案子就可以看出,每次都是只要太平联盟要开庭的时候,说我是什么双面间谍、郭文贵这个又被审查了、被起诉了,还有伊莎贝拉·杨,单伟建都是连在一起的!

这就是共产党完全有组织的一场行动,就好比是我要踢大卫兄弟的时候,NICK在旁边就给一棒子,他就永远是这个结局。你看过去这5年,太平联盟的案子是共产党的中南坑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对香港的资产、银行查封、威胁、发红通、419断播,阻挠政治庇护,这是共产党一套活儿!现在它到收割的时候了,它怎么可能收手呢?它对它绑架的法官,它对它绑架的美国司法系统,司法部甚至白宫, 它要穷尽一切力量利用这个所谓的它们的平台和抓手伤害咱!

对于2月2号的开庭七哥一点儿都不看好!但是一定要记住,我们这案子最终一定会赢,而且是百分之百赢!绝不会是99.9%赢。为什么?我就告诉你两条核心,一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它这个案子的过去的历史,它已经无法推翻了,程序不正义、不合法,证据不合法,审判不合法,它只是早晚一天,它百分之百不可取消我选择陪审团的权利,而且这个签字它绝对是假的,早晚还得说出来。第三,钱肯定不是我的,你证明不了是我的,你怎么能把东西拿走呢?PAG一定输,只是什么时候输,咱要付多少代价,对方付多少代价的问题。Edward Moss一定会失去律师牌照。

11:50-12:00 

七哥这几年面对的挑战和付出无法想象

那么今天这个案子到这个时候,我说最终我们是百分之百赢的,一点都不用怀疑,但这个嬴之前,我们要付出很多代价。甚至把七哥利用各种什么藐视法庭逮捕,这是从第一天就是他目的,逮捕你羞辱你,然后把你更多的资产连在一起给你抢走,利用它来摧毁G系列等等等。 但是现在有2个事实是绝对是百分之百的铁上钉钉的。第一,最终我们会赢,就是在赢在程序正义,还有整个证据的完善上,结果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它肯定没这个事儿,就是美国最终司法没有任何选择,一定会给这个案子 一个最后的真相,公平的真相,说我们要对美国的法律,他这个情况我们也一定要高度关注。 现在美国的法律被人家操纵,被人家强奸,我们要替他利用这个案子找回他的力量,找回它应有的公平。这是一点都不用怀疑的。 第2个,现在这次媒体上已经关注了将近一年多时间,包括要拍电视剧的,包括要这个延续报道的,然后美国司法部一定会调查。司法部就是中国的检察院, 就是司法部检察官一定会调查。国会一定会调查,就是单伟健和Edward Moss等以及包括在BVI未来的勾兑和钱来钱往,他盖不住他铲不平的。最终一定会把在西方包括在BVI的政治勾兑利益输送,查得清清楚楚。一点不用怀疑,而且我相信会把当年和哈根巴斯(音)白宫的这些腐败和在美国司法部的腐败,最终这些你会发现一个最有趣的事情。 太平联盟案子哈根巴斯(音)案子,吴征案子,博讯的案子。 熊宪民的案子,郭宝胜的案子,所有的案子太平联盟案子,包括吴征诈骗,还有腾讯音乐还有什么digital group(音),全部会放在一起。美国司法部会做了解。 哇,原来就在三四个人,还有这一笔钱,然后搞得这个事情,最后大白于天下,美国会看到彻底清除共产党在美国司法部,司法部门渗透,蓝金黄的黑暗力量,同时,惩罚那些收了黑钱泯灭良知的人,还有最后就是新中国联邦在美国成为一个正义的英雄的力量,成为一个真正的传奇,拍出电影和电视剧,最后非常重要的大家会看到这个案子,到最后发现一个很让大家意外的问题。 就这个案子的这个过程,整个不仅是牵扯到美国,还牵扯到欧洲,就像那个李珍菊在英国的案子,还有日本马上也会出来几个这样的李珍菊,包括就最可相信的俄罗斯。甚至沙特都有共产党了无数的渗透,最可怕的这些渗透当中,共产党操控了监听美国人的手机,电脑,法官,检察官,律师的各种证据,最后西方不得不选出灭掉共产党或彻底改变。但是我相信我会灭掉共产党,记住就是共产党今天死了,这些事情也需要过程来证明,我们一定要让西方通过程序上,事实上,法律上证明这些伤害在美国存在,才能把美国和欧洲藏在病体里的毒拔出来 ,它不可能共产党没了这人就消失了,这事儿就拉倒了,不可能的。 我们就是要干的这个事儿,通过以身来证明法律和共产党的邪恶,让西方重新回到法治独立。法治是统治阶级和人民之间的桥梁。 是一个社会分配财富和绝大多数人与政府之间那个公约,一个履行方式。法律是结果,平衡基本的公平和分配方式维持社会的运转,这是法律的目的。我们不能让这个东西在西方毁了,西方毁了,我们大家都是不安全的。 如果今天战友爆料革命当中谁要能意识到今天的直播是七哥的案子,那你就今天白听了,他不是为了七哥来了,是为了灭爆料革命来的。 而现在Edward Moss 和Cahill和(音译:maimangni)这些所有做的恶,包括背后的力量,是对着整个新中国联邦来的。七哥也让你看到了这几年你根本无法想象的面对的挑战和付出。

1:00—1:10

爱家人,爱朋友,防病毒,防疫苗灾难

我原来说你们听不懂,你们一定要孝敬自己的老人,拥抱自己的兄弟姐妹,不要为了 一点钱一点名就是撕破了脸。活着,只要有亲人有朋友,是多么的重要。不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才感到后悔。 每个人都要这么做,这是为什么? 我告诉大家一定要爱家人。一定要爱父母,一定要爱家人,等你失去你,想想任何一个家人事情,你都是接受不了。在这个时候,大家记住今天是出了疫苗灾难。 7哥说一定会停止。我们新中国联邦一定会让他停止,但在停止前,你别死了,你就得活着!执着坚持,坚定的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事,你再去做。这就是7哥从7岁到今天的搏杀,到今天,我从来不会浪费1分时间在我不相信的事儿。

大卫:七哥这样,我非常感动。 今天我们学了这么多东西啊,既然老弟今天是主持人,7哥,我提议啊,我们不做那个延长的直播,今天您一会儿要还有重要的事情,那么我们今天就到这儿,我做一个简短这个最后的一个分享,就是战友们大家回忆2017年7哥在国家记者俱乐部里边儿说黑夜已经降临,那么5年来,这场超限战法律超限站,现在一切已经怎么样? 刚刚开始一切已经进行当中。所以呢,就像七哥最后总结的这场战役没有结束,既然已经开始了,我们就不妥协。 既然已经开始,我们一定会赢。 我引用7哥的话,跟所有的兄弟姐妹共勉。 所以呢,未来风雨同舟,我们一起坚定咱们爆料革命的信念,干掉共产党好吧,七哥,我就说这些,谢谢所有的兄弟姐妹。

我要给大家再说一句话一定要记住。

大家要防病毒。迎接属于唯一的新中国,联邦最美好的时代的到来。所有他们的疯狂都会成为,我们消灭他的证据和武器。

你们走着看,还是那句话,莘县 阳谷县搭县,咱们走着看,共产党你完了。

声明:本文以速记形式记录郭文贵先生直播内容,里面谈及人名、地名及专有名词可能会以拼音、英文简写或错别字(同音字)代替,关于任何与直播内容不一致的部分,请原视频为主。

发布:Janek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有神论者
4 月 之前

这是文贵先生付出安全、财富,声誉、精神、时间等巨大代价之后,才让西方这些傻白甜看清中共对他们的威胁。

panguwenming
4 月 之前

魔共对美国西方的渗透深不可测,只有尊敬的郭先生有能力有实力挑战到底,一个人面对法律超限战一个人揭露病毒生化战,疫苗生化战太不容易了,活着等到尊敬的郭先和新中国联邦赢的那一天,我响炮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