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习逐鹿中原

By:银河勇气星|楚天秋

图源:网路

古代的中国也就是以河南为主的中原地区,如今地图上那块巴掌大的地方,历史上烽烟四起,英雄辈出,所谓“得中原者得天下”,这里不免留下很多朝代更迭的痕迹。其文明的鼎盛时期是北宋,一百多年里,除了占据古代文学小半边天的宋词,还留下了很多故事,成为后世小说创作的源泉之一。只是河南的气候并不十分调和,旱涝不均,黄河泥沙俱下,冬消夏涨,冬季河床露底、干涸现天,时而有之,夏季浊水横流、毁堤成灾,也不在少数。但造成大灾大难,肯定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民国时期的花园口决堤事件,导致几百万人流离失所、死伤无数、灾民遍地。而中共制造的以郑州为中心,遍布河南省广大地区的水灾,老百姓连迁徙的自由都没有,死得无声无息,活得死气沉沉,对比之下,不得不说中共之祸甚于国民政府。

2021年对于郑州来说,真可谓多灾多难。郑州处在中原腹地,虽然是交通枢纽,但并不十分引人注意。就像一个经常可以看到的老熟人,各方面都平平无奇,庸庸碌碌,人们转头就会忘掉他。中共似乎和郑州过不去,泄洪成灾之后,还不忘来一波疫情封城,刚消停几个月,老百姓渐渐忘了一些伤痛,又来一波疫情,而且还是全省范围的,如同水灾。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河南老乡到哪说理去呢!不知道是老天睁眼,还是事有凑巧,就在这波疫情刚刚起步阶段,许昌警方突然发了一则刑事拘留的通告,关于新冠病毒核算测试的事情,可以说没有小事,因为关系到亿万人,牵一发而动全身。试想一下,中共释放新冠病毒两年以来,有多少人做过核算测试,有多少地方因为测试阳性而封楼、封区、封城,又有多少人因为“阳性”,大难临头,家破人亡。

不由得让老百姓浮想联翩,这个所谓的金域公司,究竟在哪些地方检测过,在检测过程中做了什么手脚。这对于许昌警方来说,更是一个“奇迹”,事关不知道多少人生活和生命的大案,这要是坐实了、办好了,那就一步登天了。小小一个地区级别、小有名气(曹操曾迫汉献帝迁都于此)的许昌,接了个“通天大案”。金域公司的背后是钟南山父子,钟南山的背后是帮它挂牌子的总加速师。如果此案成功告破,在法治国家,加速师最少引咎辞职。在美欧,加速师辞职后,沿街乞讨没人给饭,饿死街头。在日本得剖腹谢罪,在韩国铁定吃牢饭。不过还是先停止幻想,这是中共国,上述一切不会发生。毛魔虐死几千万百姓,也寿终正寝了,中共评价三七开(三分过、七分功),还“瑕不掩瑜”呢!

还是来尝试分析一下,事情中的几个主要角色,再说其它。首先是金域公司,“坑”级背书的网红家族“钟氏禽兽”,可不是善类。仿佛一只藏獒,只有它咬别人的份儿,啥时候变成了被咬的对象了呢!粗略想想都知道,金域公司绝对不是第一次作案,应该说一直在作案,整个医疗体系都在有意无意地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何况“金域”。过去两年没见哪个公司被某地警方“刑事”呀!不管是新冠疫苗生产公司,还是核酸检测公司,都顺利得很,股票大涨,赚得盆满钵满,悠哉游哉。到处追着老百姓打疫苗,不打疫苗各种威胁,也没被立案过。按在地上做核酸,在各种东西上检测核酸,可以说除了天外来物,别的任凭是什么,都能检测出“阳性”,质疑的人很多,从来也没被追究过啥。一度给老百姓的错觉:可能中共国实际统治集团是“新冠防疫小组”,任何和疫情相关的事情,警察都没插过手.

那么是不是许昌警方有什么过人之处呢?北、上、广、深,武汉、西安,都不行,就属许昌警察牛气,这看来明显不合理。如果想查案,以现在的技术能力,都不在话下,老百姓在网上抱怨几句,马上就有警察敲门,更别说在现实环境里作案了,只有想不想抓的问题,不存在是否抓得到的疑虑。那为什么偏偏是许昌,郑州不是更直接,金域分公司驻地就在郑州。到目前为止,除了最高检察院,没有别的部门声援或者转载许昌警方的公告,加速师掌控的CCTV对此案更加是只字未提。从最近对孙立军案的公开来看,有点对台戏的味道。联系郭先生说的中共党内高人曾庆红,是“司马懿”的不二人选,再看许昌就有点意思了。

中共内斗愈演愈烈,“喝咖啡的”和“吃大蒜的”终究谈不拢了。海派、习派摆开了棋局,逐鹿中原。面食为主的河南老百姓成了棋子,海派用许昌警方为“炮”起手,先走一步杀招,以金域公司背后的“禽兽父子”为“卒”,隔“山”打“猪”,直逼加速师,可谓“轰天一炮”。许昌是当初曹魏政权孕育之地,司马家族蛰伏之所,看起来这个博古通今,天文地理,阴阳风水,无所不知的全能型“棋手”,就是曾庆红。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会不会有古都洛阳的消息,静待爆料革命解密。


作者:楚天秋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各位战友加入。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