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国与卖国

By:银河勇气星|楚天秋

帕米尔高原 / 图源:网路

极权者常用来维护统治的法宝之一是“爱国主义”,这个词在东西方争议都很大。如果信仰是广阔草原,“国”只是一隅围栏之内的范围。如果从自由出发,那围栏不是必须的存在,保护和限制的“度”很难把握,保护过了头就是限制。当然,中共从来不会思考“度”的问题,中共之“国”,在其宣传中是最高级别的保护,在其实施中,是最高级别的限制自由。并非朝鲜那样,非常低级,而是收放自如,看起来表面不是特别暴力,但非常高效的限制。特别是在大数据和高科技设备普及之后,老百姓从精神到肉体,全方位无死角,处于中共的控制之中。

如果唱红歌、过集体生活,睡高低床、叠被子,还不足以说明中共对“国”的定义,可以看看并不久远的历史,毛魔在经济困难时期发行的各种票证、通行证、介绍信,足以说明这个国毫无自由可言,到处都有限制。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为了不让出去要饭,农村各个路口由民兵把守,则让每个村落都成为监狱的号房。完全相同的方式不会再用一次,就像王岐山说的,镇压香港的游行,还会用坦克机枪吗?当然不会,时代变了,生化武器可以杀人于无形。看一下现在排队做核酸,利用“疫情”到处封城,不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所以,对于中国百姓而言,这个“国”是中共用来限制自由的,根本谈不上百姓对“国”有什么偷盗、出卖的机会。一个正常人,不可能指责自己养的牛羊,存在偷盗羊圈和偷卖围栏的行为。牛羊产奶、产毛、产肉,耗尽一生而死,有什么样的罪名可以强加在身的呢?

然而中共的盗国贼们可不是这么想,百姓少许懈怠,便会被指责为不“爱国”,百姓说出一点自己知道的真相,那属于“卖国”行为。中共长期的宣传中,在这个“国”的周围,全部是敌对势力,不能说中共不好,否则就是给敌对势力递刀子,何其荒谬!每当天灾人祸,中共就开始竖起“爱国”大旗,不要怨天尤人,要“爱国”。其实“爱国”就是“爱党”,“爱党”就是爱”老杂毛“们,如果这么推演一下,至少恶心得吃不下饭。老杂毛们在老百姓视线之外的真身,有个算个没有一个不爱“自由”的,而且特别“自由”,简直是为所欲为,想干啥就干啥。而且一点也不“爱国”,不但不爱,而且特别糟蹋,就像有些动物,当食物吃不完又带不走的时候,还会藏起来,藏得太多就忘了再去吃,最后腐烂掉。要不是哈萨克斯坦会发生内乱,王毅也不会急着去要回百吨黄金,在世界的哪些角落,还有它们藏的黄金,估计是记得的,但买的楼,楼里面有什么昂贵家具,估计早就忘了。

老杂毛们监守自盗,条件非常便利,手段花样翻新,世界各地都有它们的老鼠洞。它们坐镇中南坑,手下批量白手套,不停地搬运“余粮”。郭先生透露的王岐山排名第四的白手套-中国人寿董事长,帮主子买瑞士名表,买到不知道怎么挑才能令其满意的程度。中共国的几千万“杨改兰们”,还在贫困中苦苦挣扎,就这样还得“爱国”呢!中南坑不但盗国而且卖国,江泽民时期,对俄罗斯和中亚各“老朋友”十分慷慨,帕米尔高原被瓜分殆尽。以此换来各种方便,朱(镕基)家,江家、王(岐山)一干老杂毛们获利颇丰。但那是什么年代,抗日爱国,保卫钓鱼岛,口号喊得震天响,老百姓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外敌”的身上,没人关注“内鬼”,老杂毛们声东击西的愚民之术,用得如火纯青。以至于差点走火入魔,还好“U型锁”及时敲醒了一些人。

喊了一个世纪的民主、自由之中国,石沉大海。盗国、卖国的中共犯罪集团,不请自来,挥之不去。习总加速师的上位,总算给平静的“中南大粪坑”砸出了阵阵令人作恶的臭味,家天下的图谋经由郭先生的爆料,让中共上下坐立不安。盗国贼们为了维护各自“来之不易”的赃物、赃款,要刺刀见红了。此时此刻,再划着一根火柴,看看西安、天津、郑州,谁在“共享财富”的名单上,赶快行动起来,晚了钱财性命皆难保。让内斗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把夹在中间的“南山老骗子”撕裂。老百姓保护好自己,在黑夜里等待曙光乍现。

作者:楚天秋
发布:骄子


欢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请通过以下方式关注及订阅我们——

Discord: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

YouTube:日本银河系农场小七工作室刁民热线 、Hello Friend 你好,朋友Galaxy NFSC银河系档案放映馆 、郭文贵先生直播精选

G-News: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 G-News日本银河系农场-阿尔法星球 、银河勇气之星 NewFOC ; 

盖特:日本银河系农场@himalayajgalaxy盖特

推特:日本银河系农场[email protected]推特

G-TV:日本银河系农场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