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伪民运滕彪的攻击—Vice采访郭文贵先生始末系列之七

整撰:奔跑吧黄小鸭

图片来自:https://gettr.com截图

2017年初,郭文贵先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露面并开始直播,他用亲身经历揭露王岐山、孟建柱和傅政华等中共高官如何以警治国、以黑治国,以及他们隐藏的腐败和盗国行径,这种前所未闻的用直播爆料挑战一国政权的方式,立刻在海外华人圈引起轩然大波。

同年4月19日,郭先生在家中接受了美国之音VOA的采访,当提到海航背靠王岐山和姚依林家族时,直播突然中断,“VOA断播”事件震惊了世界。正逢郭文贵先生开启爆料革命的影响力迅速向全球蔓延之时,一位以海外民主人士自居的维权律师——滕彪突然间对郭先生发起了猛烈攻击。

滕彪在个人推特上指称郭文贵先生是集洗钱、乱伦、诽谤于一身的中共高级特务,推文日期显示2017年8月10日。滕彪毫无理由地诋毁与他素未谋面的郭文贵先生,十多天后得知此事的郭先生在8月24日直播中严肃表示,滕彪必须对无端攻击自己的事情给予明确的解释和回复。

同年10月26日,滕彪公开发表一篇万字文章,他开始变本加厉,说郭先生89年因欺诈罪入狱,出狱迅速发家后“欺骗家人、员工、股民、合作伙伴”,还涉嫌“造假、骗贷、行贿、洗钱、强奸、从事特务活动”,已身背中共国的“19项刑事指控和100多起民事案件”;还说郭先生“在海外因涉嫌监听、跟踪和威胁民主人士和媒体人士,伪造文件”等,被包括“强奸女员工马蕊、博讯”在内的多起官司缠身,为此,滕彪大量引述《美联社》、《路透社》、甚至采用《新京报》、《财新网》等多家中共媒体喉舌的报道。

滕彪还把郭先生与多种精神和心理疾病联系起来,并借用《狂热信徒》和《巨婴国》形容郭先生的追随者是一群“不堪的郭卫兵”,称爆料革命实际是郭先生假反共、真“玩弄黑帮政治,卖力维护强盗体制”的骗局。为了证明郭先生的“爆料真实成分十分有限,绝大多数无法证实或已被伪而成为笑料”,他列举大量他人在网络上完全不具法律效力的说辞,还不惜拉上《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为这一论点加持。

身为人权律师,滕彪拿不出任何有效的法律依据,为何还要违背职业准则,公开对郭先生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恶意攻击?郭先生在2017年8月24日的直播中说到,“海外民运组织上万个,搞了28年……郭文贵今天就是一个试金石,就是一个照妖镜,我已经照出了海外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我们能照出来海外这些人到底能干什么?谁是什么人,谁想干什么?”

2018年8月,郭先生起诉滕彪诽谤。在爆料革命进程中,还有另外两起由郭文贵先生发起的诉讼已经结案。其一是郭先生告夏业良诽谤案获得全胜;其二是郭先生控告郭宝胜诈骗42000美元要求索赔、诽谤10万美元,郭宝胜反诉郭先生诽谤,要求100万美元,此案于2019年12月21日判决郭宝胜诈骗罪名和诽谤罪名成立。该案出庭作证的有夏业良、熊宪民、韦石、叶宁、江涛、张伟等人。

值得注意的是,郭宝胜在庭前问话中明确说律师费不是自己出的,出庭时却矢口否认,前后矛盾。一些看似毫无关系的几起案件,在资金的来源上出现了一条惊人的线索:所有人支付律师费的出处都来自中共间谍吴征。

这其中不乏美国共和党竞选活动游说者罗杰·斯通(Roger Stone)——郭先生首个诽谤案的被告方,他用吴征传递的没有法律依据的信息造谣郭文贵先生被判诽谤罪成立,最终向郭先生公开道歉后和解;此外,前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正、副两位财政主席史蒂夫·永利 (Steve Wynn)和艾略特·布罗伊迪(Elliott Broidy)以及前司法部高级雇员乔治·希金博瑟姆(George Higginbotham)等多名美国公民,均被指控参与接受中共的资金,游说遣返郭文贵先生一案,其中希金博瑟姆在2018年11月已承认,在接受中共的资金来源和目的方面作了虚假陈述;布罗伊迪在2020年10月已认罪在该案中违反了”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2021年5月,司法部命令韦恩必须注册FARA,否则将面临法庭诉讼。

此外,在本系列的首篇中,笔者提到过东利诉远景一案,远景公司CEO夫妇二人曾出现在郭宝胜诽谤案的庭外现场,郭宝胜诽谤罪结案前不久的7月19日,远景对郭先生提出了反诉,指控郭先生是中共间谍,称郭先生发起与美国右翼战略师史蒂夫·班农一起揭露中共高层腐败的运动是精心策划的骗局。远景公司的反诉在2021年4月份被法官驳回,法院还否决了远景对郭先生发起刑事立案的诉求。

这些由美国法庭宣判的结果组成一个个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中共不惜以一国之力发动在海外沉默的力量,对郭文贵先生及爆料革命展开了层出不穷的阻扰和攻击。

Vice与滕彪出现了重合,伊莎贝尔·杨出现在纽泽西滕彪的家中,滕彪在Vice节目中说,“郭文贵是个骗子,抗议者生活在他编织的假新闻和阴谋论中”。屋外,郭文贵先生的追随者对滕彪的和平抗议正在进行中,据其中一位抗议者“小斯基”回忆,伊莎贝尔在2020年12月3日和12月9号两次去过他们抗议滕彪的活动现场。“小斯基”称,自己接受伊莎贝尔的采访对话被剪辑处理,和平的抗议活动在Vice播出的节目中被不怀好意地与暴力镜头安排在一起。

滕彪接受Vice和伊莎贝尔的采访后再接再厉。2021年2月1日,滕彪在《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一篇题为“郭文贵、川普和对事实的战争”的文章,说郭先生及其追随者们对他的网络抹黑和霸凌仍在继续,并继续“大肆转发新冠病毒和有关美国选举舞弊的阴谋论”。

从对外公开的郭先生接受Vice采访的完整录像中可见,伊莎贝尔在“中共间谍”、“强奸犯“、”乱伦“和“派遣”等词语上几近疯狂地找寻郭先生的破绽无果,不得不以失败告终。

郭先生在现场采访中说,“过去四年,我在法庭花了多少时间?没有一个中国人像我这样在法庭上花这么长时间,连续5天时间,每天16、18小时出庭,包括郭宝胜、夏业良取证案,我都赢了。你看到任何案件在取证后判决郭文贵是强奸犯,是骗子了吗?傅希秋、龚晓夏、郭宝胜、博讯……你看到这些人在过去四年有多少次毫无理由地攻击我,郭文贵从来没有首先攻击任何华人……爆料革命的追随者,他们都是美国公民,美国有自由、有法治,他们有权在任何地方去和平抗议……你为什么跟随中共来攻击郭文贵?一些在纽约华人社区的人集结到我楼下,每天都有200-300人乘坐豪华巴士来向我抗议,他们举着旗子:‘郭强奸滚回中国’,你们为什么不报道?”

Vice和伊莎贝尔从跨年度的多方位采访到择机择日的播出,整个行动是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的。Vice在播出的节目中引用Graphika在2021年5月17日发表的报告称,郭文贵及爆料革命的影响力促使“郭媒体网络”成员在网上传播和线下行动,已造成多起现实世界中的暴力事件。

紧跟着是Vice节目片段五:“去年,这些暴力事件就已经确确实实发生了,郭启动了一场惩贼行动,专门针对某些特定的人士,并称他们是间谍,很快就有很多郭文贵的追随者开始站出来,在那些被称为是间谍的人家门外进行抗议,发生了几次人身威胁和虐待……”(未完待续)

参考链接:

假新闻污蔑郭文贵先生是间谍 —Vice采访郭文贵先生始末系列之一

造假问答意在诋毁—Vice采访郭文贵先生始末系列之二

污蔑GTV被罚款5亿美元—Vice采访郭文贵先生始末系列之三

螃蟹登场—Vice采访郭文贵先生始末系列之四

屏蔽灭共者的传奇人生—Vice采访郭文贵先生始末系列之五

引用Graphika将爆料革命等同美国右翼的套路—Vice采访郭文贵先生系列之六

HBO-VICE’s Premeditated Lies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