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期-金融税务专题

汀兰:请文尚给我们介绍一下区块链以及数字化转型,谢谢文尚。

文尚:我们今天要讲的主题—数字化转型。什么是数字化转型?其实就是从上个世纪40年代开始的信息科学技术革命,对实体、组织和个人带来的一系列良性的改变。数字化转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其实就看这三点:第一是没电变成有电了。之前的书是纸质的,也就是不用电的,现在变成电子书了,是有电的。这是一个转型,是一个数字化的过程。第二是模拟的信号变成数字的信号。之前的磁带、唱片,现在变成MP3、MP4或高清的蓝光影像;第三是肉眼看得见的,变成屏幕上看得见的。类似于货币的数字化,包括NFT,比如你房产的契约或者你的数字货币,从纸钞变成你在喜交所或各大央行、各个银行的APP上,你能看到的一个数字。这三个就是比较具体的特征。数字化的核心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物质、信息还有能量,这三者综合起来的东西。数字化转型如果是一个体系的话,那么它就是一个金字塔体系。首先是从个人的数字化开始的,80年代人们开始有了个人电脑, 90年代有了手机,到2000年的数字化手机。而组织的数字化转型是建立在个人数字化转型的基础上,每个人数字化之后,才会有组织层面的数字化。所以各大企业、各大政府的转型,要比个人慢,而最高层级就是整个社会的数字化转型。

汀兰:问一个小问题,从80年代到90年代,我们陆续都有了电脑和Internet,而对于数字化转型最大的推动力是不是科技呢?还是有别的推动力?

文尚:这其实是一个综合的结果,稍后我们有一个模型会详细的讲这个东西。科技的本身只是一个工具,我们制造或者说发明了这个工具,我们在使用这个工具的同时,也会改变我们自己的一些行为模式和思维方式。比如说现在数字化时代的年轻人,开始不再用纸质的名片了,国内大家都是分享我的朋友圈或微信。而国外现在年轻人都不加WhatsApp了,都加Instagram,先看你这个人的圈子是什么样的,就知道符不符合我的兴趣了,社交的属性都不一样了。

科技的发生是有一定先后顺序的,数字化的转型也有一些前置条件。最开始是我们ICT科技的发展,集中爆发是在80年代前后,但发展的很慢,就是互联网1.0;还有就是芯片技术,AI大数据和软件业、服务业的兴起。第二个阶段是技术的普及和接受率,个人电脑终端、宽带上网。还有一个就是黄赌毒这些,在接受科技进步方面是最好、最高的。有一句话说的挺有意思:如果一个新的科技连黄赌毒都不用的话,那这个科技肯定不会在社会中被发现出来。宽带最开始的需求是什么?是因为在网上有大量的需求去看线上色情,所以宽带才会极速提升的。包括最早的电子商务,其实也是因为线上色情。90年代末,亚马逊才刚刚出生,那时候已经有付费看色情图片通过Visa信用卡来支付,它就相当于一个试金石。下一个我们讲用户群的培养。从2000年开始,70后、80后、90后,包括国外的人,都是从一个轻度在线到重度在线,其实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元宇宙的时代。下一个条件就是移动无线互联网。从2007年乔布斯发布的第一代IPhone,到后面发展越来越快,智能手机、平板还有4G 、GPS定位。你随时的移动,都会有很多基于Location-based Service你的位置的服务,比如滴滴、Uber以及一些在线约会的网站。

所有这些都会改变大众对社会新结构的认可。最出名的就是个人的数字身份,可能十几年前,Facebook是很多大学生交朋友或者跟朋友互动的一个方式。现在Facebook还有Instagram和WhatsApp,类似国内的微信、朋友圈;Twitter相对应国内就是微博。我们爆料革命体系里,也有一个Personality notation,战友们通过Discord、Gettr、GTV,进行相应的互动。我们每个人都隐藏在一个数字化的面具背后,你的真名叫什么我们都不关心,我们关心的可能就是这个ID,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汀兰:关于用户群的培养,记得我2010年后回国的时候,他们都说扫码、扫码,那阵子我还真没有这个概念。当我第二次再回国的时候,就连我在街边吃一碗馄饨的小摊,都在短短的一两年内,迅速的加入了支付宝的二维码收款,可以想像这个用户群的成长之快。我觉得2000年以前这个脚步还是比较慢的,但是过了2000年,特别是2010年以后,无论你是在什么群体,这个步伐都是飞速的。

computerworld

文尚:上一页我们讲的是个人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企业就更加宏观。这个大家一看就知道,最开始用数字化的就是OA(Office application),然后是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后来变成以服务为导向的软件服务,像现在亚马逊的云服务,微软的Azure。企业的管理模式发生了相应的改变,项目管理就应运而生了。包括后面的敏捷管理,还有去中心化的管理方式,大家了解下就行了。

这个图就是帮助大家理解数字化转型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这个听起来是蛮抽象的,其实它的核心就是利用数字技术,比如现在的社交网络,还有万物互联,以及移动宽带互联网、AI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它都会点燃一根稻草,一个颠覆式的张力就会改变消费者和客户的行为,带来很多突破性的竞争并破除内卷。就像我们G系列的很多商业模式,它就是破除内卷,因为它走的是蓝海的策略,而不是在现有的红海里竞争。然后会引发一系列的企业进行战略性的数字化转型,这些都是依托于数字化技术的。数字化它会赋能,会在各大企业的商业模式当中,发生极大的变化。在微信之前,你是通过纸钞或者转账来付款,这种传统的付款模式很慢。现在因为有了数据,有了相应的数字货币或者数字支付,所有的付款你都不需要用现金来操作,那么就会出现很多新兴的商业模式,比如Uber、美团。再比如Amazon、京东、淘宝提供的类似花呗的赊销模式,就是电子商务的提供商、在线零售商,充当了类似银行的角色。那么相应的就会影响一系列结构的转变,带来一系列组织层面的障碍和惯性,从而产生一系列正面和负面的冲击。如果企业或者个人能够运用正面的冲击,来提升自己的效率,并覆盖它的负面的话,那么这个企业就会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存活下来;反之则会被消灭。就像数字货币这个潮流是不可阻挡的,如果还有人、还有公司拒绝用数字货币,或者跟这个潮流对抗的话,那么将来肯定会粉身碎骨。

汀兰:谢谢,我们通过讲数字货币,能够帮大家更好的理解,新型货币是一种潮流,跟整个世界环境、技术发展的现状都息息相关,是不可逆转的。我们G系列的发展,包括最近郭先生给我们介绍的各种情况,我们都明白这个世界未来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也能够看到我们G系列发展的前景一定是非常非常好的。现在回到我们的金融税务板块,相信很多观众都翘首以待共渡战友的主持。这两星期我们收到了很多观众、战友们的留言和一些问题,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跟大家有一个互动。我们都只是义工,节目中所说的内容或建议,也仅仅只能代表个人的分享,所以我们完全不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也请您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切实状况,咨询当地专业的律师、税务师、会计师,让他们给您做一个符合您实际情况的方案,这样也是对您自己负责,非常感谢大家的理解。第一个问题,我们很多观众都对信托的建立,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得到一些具体的建议。请共渡战友跟我们讲讲,如果想建立信托,找专业人士应该从哪方面着手呢?

共渡彼岸:大家好,这段时间收到了好几页的留言和问题,留言问题都是互相有关联的,绝大部分的问题我们在以前的节目里面都有提到过。如果大家想深入了解,建议大家回看往期的内容。我们节目是在加拿大,所以法律法规也基本是以加拿大为标准。西方国家尤其是英联邦国家的体制是基本相同,所以对澳洲、英国会非常适用,对美国绝大部分的情况也适用。我们做的这些节目,是为了让大家了解我们有哪些权益?有哪些义务?然后我们在这些法律法规里,首先要知道的是什么?只有我们做到了知法、守法以后,我们才知道如何去用,然后你才知道它会影响到什么。我们在谈论信托、遗产传承或者控股公司的时候,尤其是信托下面,在避税天堂这些地方建立的控股公司或者离岸公司,应该已经到达了财务金融管理的最高层,它的复杂度也非常之高,需要用到各方面的专业知识也很多,同时伴随的花费也是比较高的,也就是说准入门槛很高。而我们平时所获得的知识,一般规模都比较小,大部分都是在营运公司的级别,这就是为什么前几期我尽可能的跟大家介绍营运公司和控股公司之间的差别。营运公司有许许多多的特色,在营运公司这一级里面,做海外公司相对的比较多,但是达到控股公司的规模比较大,通常这些信息很难在公众的媒体里看到,一般都是关着门,律师的团队会直接和他们的客户进行直接沟通。所以,信息一般在外面很难看到。如果有也仅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但里面怎么运行运作很少能够看到。

所以请大家理解在做的时候,不是说我注册一个账号、买一个股票的事情,尤其是进入私募里面的复杂度,我这里所指的私募就是非在公共交易市场上的投资,包括了几个人合起来做的,就是私人之间的投资。我不说这个募资,这里面是有差别的,在KYC里面有讲到过。所以这里的几个区域性我们要把他放开,我们大部分所接触的是通过养老基金、互惠基金,这里面所做的事情是单一买卖的股票。这些理财的理念已经在我们脑子里根深蒂固,我们会把这些来用到、想法都用到了现在的G系列里面的投资,许多地方是不适合的。他里面是私人的,不是公共的,是外面公开的投资。不像股票在外面你随时就可以买,那里面就有很多要求去做,区域、税务居民、资产类、资产的多少都会受到监管,不同地方都有。在白皮书的介绍里面也部分谈到为什么会有这些限制等等。这些都是今天我们再谈这些话的前提,先和大家沟通一下。

practice

在这一页上,我放了三个问题,把几个战友所提的问题跟大家一起探讨一下。第一个问题是,想成立个人离岸公司GTV,可能是要持有GTV的股份,请问能否介绍一个律师事务所,最好是说普通话的,大牌的香港和台湾的分支机构。那么,在这里第一个字就是说“想”,这里就是想成立、想是一个打算,通常在这个地方我们所说的一个“想”,我的理解会是这样,就是说按照现有的状况不变,我多了一样东西要去做,所以,只有这一个因素在变。就是我有GTV,想做一个离岸公司,这件事情要做的,其他都不变。但是,你如果一旦说想要建这个公司,你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地方,那么整个情况你边上所处的范围的事情全都发生变化。你所接触的人、税务会计系统,你能不能去执行外面的那个区域性的管理法规在哪里,都变化了,都和你现在情况变了、都和你现在的情况不同了。所以,想成立一个我们是去市场探讨,但是,我们这里要明白,我们所面临的情况已经不是现在边上什么事情都不动只有一件事情,按照现有的情况去做下面一件事情。所以,这里我试着跟他分享我对“想”这个字是怎样的理解。

能否介绍一位律师,“介绍”这里面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是,我们能够说是介绍给你哪一个专业范围。比如说你去介绍一个建立离岸公司这些类型的律师,你不会去找一个地产律师,你也不会简单的去找一个商务律师,公司之间的纠纷这些律师,你也不会找一个劳工输送里面的律师。他的范围是在哪里?我们能够说,他必须知道国际法、必须知道信托遗产的法律,这些法律要牵涉到你现在所在地,也就说你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或者是税务居民,你的所在地和你所要准备开的离岸公司在那边的法律程规是怎么回事。这就有两个区域,那么在这里面他们要知道,他们有这些经验有这些联系和关系,他们知道怎么去做,你要找一个这样的律师。

至于要介绍出并提出具体是哪一个事务所或者哪一个人?这个我们就不能够知道有这方面,你如果是去哪一个税务天堂或者是去哪一个国家是要建立信托?像七哥讲的荷兰,那为什么是荷兰是不同的?为什么荷兰的信托它特别好?为什么还有其他的一些加勒比海国家或者是巴哈马?为什么它会是相对的对于离岸公司,相对的比较适合?他有哪些优点?对于每个律师的事务所不同。在这一层,对于我们个人对这一方面了解的不多,直接去找一个律师或者是通过我们节目里面去找,尤其是,我们是在加拿大,我们可能知道加拿大是有哪些律师事务所,但是如果要说是在香港和台湾,在哪个分支?哪个大牌?从我个人来讲,我对这方面的信息就非常有限,所以,并不能完全知道。

在这里我能够要考虑到的一个事情,就是说如果他们是讲普通话的,在香港或者台湾建立的,他们如果是在这个具体的地方他已经能够做建立这些公司或者信托了,那么你就要想一下,他们建立这些从现在到这以前的多少年里面、可能10年里面,他们这些经验是从哪里来的?他们的客户对象是谁?你作为一个G系列的投资者是不是他们的服务对象?已有的服务对象?所以这里面需要考虑一下。下面有相类似的,讲到时候我再讲一下为什么。这个是我对这一个问题直接的回答,就是说,无论是普通话还是什么大牌,对香港和台湾的,我们这里的信息非常有限,介绍的律师,我们只能介绍他的律师需要至少要在哪个方面,我们能够跟大家分享这一点。至于哪个事务所?哪个人?我们在节目里面不能和大家、没办法和大家具体介绍。

尤其你是执牌的专业律师,你让一个律师介绍另外一个律师,一般律师他不会给你介绍下面一个律师,或者我的律师、会计师去介绍一个律师,他也不会直接介绍你一个律师。所以他们也受到了许多行规行业里面的限制。所以请大家理解,许多的地方并不是说我知道这个人我就能告诉你去做。所以“介绍”这个字在这里,受的限制和责任是很大的,我们叫Reflow 。

汀兰:不好意思,就是根据您刚才讲的,我想梳理一下。因为,包括我收到的这些讯问,大家可能就是说找不到这个门道,我们都知道要找专业的律师,比如说我们年轻人如果要去找一个男朋友女朋友,我们可能是说我想找我的男朋友是比如身高、学历、收入等等,我们都给个12345对不对。但现在就是说,大家不知道怎么去列这个单子,去找这个适合的,像刚才说的找这种有资质的或者说有经验的,比如我打算在荷兰或BVl要找这么一个。我们观众可能更希望能不能给一些建议,比如说我们怎么去判断对不对?那我应该去这个事务所内有半小时Consultation 的时间,我应该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或是说怎么能够把我的这个要求Narrow down,要不然我就想找个律师,你这个太宽了没法给你去找对不对?就是怎么能够帮助,看能否懂就说当地的包括BVl或荷兰的,语言上很简单,我当然想找一个会中文或者说广东话等等,你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一些,如果用一个Checklist来讲的话,找男朋友女朋友这种标准的话,你能不能再给我们突出几条,让我们的战友们、观众们再去找适合他们的这个律师的时候,除了这两点,我还应该考虑12345等等的Questions?

Lawyer monthly

共渡彼岸:好的。今天总共列了五个问题,我先把这五个问题过了以后再回过来。在五个问题回答的过程中会联系到刚才你提到的这几点。然后,五个问题结束以后,我们回过来再看这个,再讲的时候大家会更容易理解,与下面几个都有共同的地方,好吗?刚才我讲的上一个问题是“介绍”,在第二个问题里面,有一个叫Legal Shared。这个公司是怎样?其实这两个“介绍”和问你知道这个吗?可以找这个作信托公司吗?在这里找律师靠谱吗?这两个“介绍”和第二个问题的整个问题是连在一起的。在这里的话,你所面临的这个对象你要知道是谁?现在是这样一个公司,Legal Shared。那么在这个公司是什么?他们是不是能做这些事情?

所以,一般你要去看这公司是干嘛的,这个公司其实是一个会员制的法律服务的公司,法律服务它一般做的事非常普遍普通的业务,比较少会去做一个专门特别需要的,它每个月会收你几十块钱或者几百块钱。然后你可以询问他多少时间的问题,给你出资料,但是你要去做某件事情,那么他把一个项目就列出来了,找一个专门的律师给你做。像这一层的服务、像这一类型里面有,还有一些许多Independent的就是单独个人的公司,他们也会成立一个非常大的律师体系,他们在这里面会介绍。你可以去看他的人、照片、他有哪些经验,你也可能有半小时之内可以免费咨询他。

你具体能够知道他能干嘛吗?不知道。他大部分的情况如果有特别特别的大的地方,他说我不做这个,一般他都会说我能做。那么这个时候就是你要去做决定,他能不能做到你要做的事情。他能不能做到你要做的事情那么就是“靠谱”这个字。在靠谱以前,我们先讲这里,在这里找律师,因为我不知道是指哪里?是在加拿大吗?还是你所在的国家?你在哪里现在我不知道。那么,我们就假设你在加拿大找一个律师,在加拿大找律师去办海外的一个离岸公司,比较好你让在加拿大的公司去那边做,让他来找那边的公司替你建立,或者他已经有足够的关系来建立这一层。比如说我们去那个大家有在问题里面提到的BVl,我就拿BVl说。

它是一个避税港,大家在那边建公司的许许多多。遍地都有许许多多这样公司,几十家几百家这样的公司在做,你不知道哪家好,哪家能做什么?你不知道你怎么来查它?所以,这就变成一个你个人要去审视这件事情。我打个比方吧,你如果去天津吃狗不理包子,你可能进去以后那边几十家几百家狗不理包子,都是狗不理包子,你知道哪一家狗不理包子是好、适合你?不知道。他都是这么说,你是如何去审视。审查他的话来符合你的需要,这可能就是“靠谱”这个字。那“靠谱”这个字,每个人就可能就有不同的定义,他不会欺骗你这是最基本的一点。他的服务费怎样?种类会怎样?服务的质量是不是得到你的要求?这是不是都是你“靠谱”的定义,每个人的“靠谱”定义是不一样的。还有一个“靠谱”的最基本的一点,他不要黑了你。你根本对那边不熟悉,你让他们建立了,建立的文件你可能也没读,他们的那些法律文件很大,每一点你能读吗?还是你需要你自己身边的相信的律师去读这个文件?而相信的律师他知不知道他上面所用的那个国家的那几点每一条里面的法律的规定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没读你签了,那边法律所说他可以拿走你所有的东西不需要告诉你,这文字里面你都不懂,所以“靠谱”这个字如何来确认。如果那个公司说很靠谱,我收你2000块钱就给你建一个公司,你这个公司的规模可能相对的普通还可以,如果说数目比较大他有没有这个经验?他是不是能做?这都是成为问题。所以这都是在靠谱里面所要提到的这些。

所以从第一、第二点里面来讲,主要的事情就是如何来了解在那个律师事务所能做这些事情,能不能做?我们在这里所说的要非常谨慎,你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去审视这个律师能够做出的东西符合你的质量。现在讲话的时候我想到,在去年“六四”庆祝的时候,七哥去试吃了,中午去那边试吃,他吃了好多东西结果那天拉肚子。那天我看的时候我就是想真不应该这样吃,七哥不需要吃这些东西,但是为了整个节目他去吃,他完全就是说Sacrifice自己牺牲了自己去试这件事情,他要来保证说他每一道菜是靠谱的,符合他的质量要求的。包括酒,他都在试喝。这些菜每一盘吃一块那就不得了了。所以,“靠谱”这个字你怎么来确保这件事情是能够做好的,不光花时间、精力、知识,你要明白如何去做。这里面讲的第一和第二点的问题里面说提到的。

Legal zoom

汀兰:共渡,我能不能插一句,其实我觉得您刚才说了一个特别好的一个问题,就像我刚才问的,我们都知道如果是找男朋友、女朋友的话,我们很好的去识别对吧,比较好识别。但是当我们如何去判断这个律师,我要找的这个是不是靠谱,说实话我们对这个靠谱其实也没有一个特别明智的理解,因为这是局限于我们本身没有这个专业的知识对不对。

我们再说找男朋友女朋友,我知道这个身高,基本上1米7或1米75,因为是跟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但是到了律师这一块,我觉得可能绝大部分的战友像我们,包括许多都是草根的战友,其实就是说不靠谱的时候,我们并没有一个清楚的定义,靠谱就意味着身高是1米75、意味着他是一个没有残疾、意味着他就是一个年收入是多少,或者意味着他有一定的教育水平等等。其实,我们对这个靠谱,至少我自己觉得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对这个律师什么样才能说符合我们。比如我想建立一个离岸公司,控制我GTV的股票,或者是喜币或者其他的G系列,我们并不知道靠谱是什么?或者说我们怎么能够去衡量你给我推荐了一个律师,这个律师给我们做的这个是靠谱的、是信得过的、质量上是过关的。其实我们是没有这种能力的,就是绝大部分的战友我相信也都没有这种能力,因为比较客观的说。包括七哥打了那么多的官司,我相信他律师也换了不少,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这个公司可能是他自己,那个质量并不是像他们所标榜的、律师行所标榜的这么好,那么要从一个行换到另外一个行等等。我觉得从我的角度来说,就是希望不管您在后面也给我们一个教育也好,给我们一个提醒也好,这个客户我们怎么能够帮助我们自己,或者增加我们的这种能力能够去判断这是一个靠谱的。

当然,我相信因为您在前几期也说过,如果我们抱团的话,比如说我们有几十个战友等等,我们人多是不是利于我们更好的识别一个靠谱的呢?或者是能够帮我们找到一个可以代理我们的,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建房子的话我们可以找监理,帮我去把控这个房子的建造的过程。有没有什么可能性,就是说有一个第三方能够帮助我们,找这种靠谱的。有没有什么小建议或者说您怎么看待这些?谢谢共渡。

共渡彼岸:你提得非常好,这里面一堆所有的,其中里面刚才讲的第一点的事情是,在第三个问题的第一点我要提到的,我先把这个放一下,先笼统的回答一下你刚才所讲的。

第一个就是在上一期我介绍了一下具体职位的不同的人,第一个叫律师,律师是解释法律的人。法官,他是判的人,律师不能判你,他告诉你根据这种情况法官可能会怎么判,但是法官判的,律师去解释的。那么谁制定说有罪没有罪,通常是有陪审团说了算,哪怕法官认为你有罪,陪审团说你没罪一次通过,法官也没法判。所以,知道每一个人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所以在法院打官司的时候,如果需要陪审团,陪审团做最后决定你有没有罪的。那么在这里就是不是你认为你有没有罪,而是他是如何来定的,然后法官来判的,这一层要知道。

我们看到,尤其在税务前几期里面,我们有谈到过,个人认为税务应该是这样的,但税务的最终解释权不在你手上,在加拿大税务局。你可以请律师去跟税务局上税务法庭打官司。我们讲过税务法庭是联邦法院的最高一层,所以它有单独的法律,和军事法律是平级的。所以不是说我们个人理解怎么回事,是他们怎么说,怎么认为你的情况。所以 这一点是要非常具体,我们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谈下面所要做的各种类型的事。 那么你说到的⻛险是否靠谱,在这里先讲一下外面比较普遍的、现有的避税的方法和海外建立避税港的一些方法。他们的做法大部分是合规的,但合规也很容易被黑。打个比方,这是比较普通的事情,也就是说你把财产,拥有权给了另外的实体,他管住了,他把那个权力给你让你去做。但是你不拥有这部分,你只是有这个权力去做,他可以说你是唯一有这权力的人。

大概理念是这样的,他可以设好几层把这件事情做完。每一层符合相应的一段法律,但没有一层可以符合所有的法律,所以他做了这些事情。打个比方,把这个变成一个实体。就是说你把你的财产,放进了某一个房间里的保险箱,这房子不是你的,保险箱也不是你的,保险箱不是你租的,也不是你拥有的。但是,你是唯一有这保险箱钥匙的人,你的钱放在里面,你可以用钥匙随时去打开把钱拿出来,你要多少拿多少,再把它关了,没有任何人可以拿这笔钱,因为你是唯一有保险钥匙的人。这件事挺靠谱吧,那么下面的事情,你怎么能够返回说,那一个给你租保险箱的人,他有问题了,他毕竟是保险箱的主人,他犯法了,或者他的设定有期限,用某些规定他可以动用,你的钥匙可能就被换了,你的钥匙就再也打不开了,你没有拥有权。再或者保险箱所在的房子,他不通知你把房子给拆了,你能怎么样?这房子可以说成是一个国家,是一个岛,都可以。你的控制权在哪里?在法律上你根本就没有什么任何东⻄,你怎么知道对方的律师给你设置的东⻄,他每一条都是完全符合你要的。

Physicians

在这一层上面, 在海外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尤其是在海外建立某些不谨慎的,建立了一些所谓的信托,或者海外离岸公司所面临的各种问题,时常都有发生。所以,要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你不光知道要有好的事情,同时也有坏的事情会发生。这就是说,对我来说大家第一要注意的是,靠谱是你的东⻄,确切是你的东⻄吗?得到了什么样的保障?这保障是能被确认的,这部分是非常重要。并且你所在的国家,所建立的这个信托的国家,他的法律是可以改的。然后改的时候,你是没有什么权利去争论的,你可以离开,你离开的时候的代价是什么,这都是需要考虑的。因为这已经到达了整个金融财务里面的最高层,不是会这么容易,这也是为什么特别一些坚固的国家,英联邦的国家,他们所付出的代价是非常之高的。这个是讲的⻛险这方面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和下面几个连起来我再讲。刚才你讲的这个例子,是非常好的。你说的是谈朋友,找对象。因为男女朋友有几个特别的地方,这是个普遍的现象,大家都是。而不是说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人有这样的机会去做,那么他所做的事情,你就不知道了。那么普遍的现象,大家都有这个知识,他能够告诉你他基本的标准,即使这样还是有许多问题, 离婚率还是有50%,所以,这个是大家都普遍的,有知识的地方,但是回到所有要做的事里面,就是我们要知道,你做任何事情的目的所在,所以如果我们看第3个问题的话,他上面提到想注册BVI公司,应该如何进行、如何选择。我们要说的是,要从你的目的开始。你的目的是什么?多问几个为什么有这个目的,这个非常重要。主持我可以来问你,我们可以打一个比方来问:汀兰,听说你想在海外BVI建立一个离岸公司,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建立吗?

汀兰:因为我是在加拿大,我现在想投资一个公司,他们跟我讲了我不可以,因为一些法律法规的要求。所以我想成立一个那边的公司。我现在觉得可能是BVI,因为我就知道这个地方。所以,如果我投了一个公司,比如我在当地找个律师帮我建了一个公司。那么我把钱打到公司账上,让公司去买这个股票也好,投资也好。我人在这边,公司在那边,直接请人管理,但是,我会担心这样远程操作,会不会给人骗走公司资产?

共渡彼岸:如果我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到BVI建个公司?你的告诉我的是,你在海外建立一个公司。

汀兰:因为我听人讲在BVI建立公司,如果公司有收益可以避税,可以省钱。

共渡彼岸:所以你在BVI建立公司的目的是为了不用上税,省下税这部分是吗?

汀兰:这是第一,第二它可以合法的通过KYC,开账户,可以进来。

共渡彼岸:KYC开账户的时候,是特别指的是喜交易所的事情,一旦喜交易所能够允许美加日能做了,这就不是一个问题。对你最吸引力最大的是可以不用上税,这边是零税收。那么零税收对你的意义有多重要?

汀兰:我是在想,如果我的收益少了,可能我也在寻找这个平衡点。因为我记得有一期你讲过就是如果是在20万之内,不如拿到加拿大。我也觉得这个是很合理的一个建议,但是我觉得G系列带来收益不止这些,所以我觉得有这个必要的尝试。但也不是 100%的确认这是一个好的想法。

共渡彼岸:我问的问题是不上税零税收的情况,对你有什么重要性?

汀兰:因为如果要是上税的话呢,我担心加拿大的税务局会有一些问题。所以我想把它放到离岸的公司,也许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当然可能我提出这个问题不是很合适,我对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也不是很了解。主要是我们绝大部分的战友,没有考虑清楚,如果是为了避税的话,能够省多大的税,第二也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如果把公司进到那边的话,公司被拐跑的可能性会不会很高?

共渡彼岸:我们现在在谈着目的。所以你说了很多你所担心的问题,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事情。但我看到的重要性只有一个,想省税,想合理避税,这是你要去那边开公司的重要性。那么如果你能合理避税,省了税以后,对你有什么重要性?

Empathy

汀兰:中国人传统来讲就是能省一分是一分,我觉得这跟我们传统的思维有关系。然后再有一个,我们也希望以后如果加拿大还是在这种高压的政策下,这个万税之国的情况,这个税只能越来越高,不可能越来越低的。所以与我们越发的重要,就是从安全性,财产的安全性,人生的安全性,我觉得考量的因素在这里。

共渡彼岸:就是说,第一部分所说的,加拿大税收很高,很多的人说加拿大是一个高税收的国家,这个国家不愿意付这部分的税。到你主要的回答是在第一部分,就是说省税目的是为了符合理念,省一分是一分,满足了你的理念的需要,这是你省税的目的。那满足你的理念的,相信所做事情,做到了这一层的重要性是什么?你为什么不愿意把这个钱给政府?

汀兰:因为我对政府很失望。如果要是说我们20多年之前到加拿大的时候,我愿意付这个税,但是现在我不愿意。

共渡彼岸:你不愿意付这个税,满足你心理上的满足感,这是所有合理避税的主要的原因。 对你的重要性,我同时在屏幕上看到了战友们的一些回答:每个人都不愿意把收入交给政府吧? 不交给政府他是有原因的,就汀兰他讲以前愿意。50年代大家在市中心停⻋,愿意付钱,但是现在大家都不愿意去付这个钱,原因动机起因变了。收来的钱变成是政府的员工的奖金,而不是为了能够维持市中心的交通便利,所以不同。也有战友回答说:省下的钱可以让自己的生活过的更好,好让子孙有一个更安全的未来。

汀兰:其实我觉得这些都是代表我们普通的益处,确确实实的话。我们跟当地的居⺠也有过交流,我们愿意把我的收入的一部分反馈给社会,因为我们知道政府的收入来源,是支持我们城市的建设。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政府把我们的每个纳税人我们最低要付26.5%, 最高45%还多一些。我们知道,现在拿着这些钱,政府都用它做什么? 都在使劲的印钞票,而我们真正需要帮助的家庭,得到政府的支持是什么? 这就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那我们还不如说,我省下来的可以做一个慈善机构,回馈给我们的社区和周围的人。

共渡彼岸:关于税务上的事情,我们有过一个比方,这是在5月份的节目里面有专⻔讲到过生金蛋的鹅,鹅吃东⻄很多,饲料和经济和金鹅蛋之间的关系。 这是讲税务和整个系统之间关系的问题,所以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看那几期的节目。我下面把这个问题再往下问一次,但你不用回答。就说我们大家普遍的,能够看到的是两种情况。就是说,任何的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要比交上去的税,给政府变成了欺压我们的资本,变成了买打毒针的钱等等。然后我们多余的钱,可以直接传给我们的子孙,有一个更安全的未来。那么如果你把这个钱转给你的子孙,有一个更安全的未来, 对你的重要性是什么?

这个问题的回答会是你建立海外公司信托的目的,每个人的回答都是不同,可能还需要给三到四个问题才能回到真正的答案,但是这个问题留给每个战友去思考。一定要知道目的,从目的开始,多问几个为什么? 然后来去做,所有这些事情去做的时候,是需要由律师去做,有专职的公司去做,不是专业的公司。非常重要的差别,大家认为去做这个行业的人都是专业的,我们对专业这个字有一个理解,他们能够提供高质量,能够为客户着想的公司,其实这已经是一个很奢侈的要求了。那么我们只能说,它只是在这里是专⻔做这件事情,对我们是去找一个专职的公司去做。你有好的律师的团队,你有好的管理团队去做这件事情,你就可以把这件事情给做下去。所以,你做这个营运公司,做那个目的开始,如何做如何选择,一旦目的明确,下面会是水到渠成。前面我第一个强调放大的BVI公司能不能注册喜交所和这些?答案是可以。在喜交所的白皮书 有专⻔的提到过,关于1933年的这些法律上的事情,我也专⻔提了这个字但没有更深的往下走, 就是他提出的是一个Nature person自然人。所以,如果是非自然人,在美国的非自然人,加拿大的非自然人也不一定是不可以在喜交所注册。这个具体的做法不是我们每个人能够单独去做,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有律师替你去完成。你回头去BVI、百慕大的公司、香港的公司都可以去做,所以这里提到的问题是Yes,可以的。

The start

对于注册营运公司和团体,除非有那边的律师知道你所在地区的法律让他们来做,不然的话由这里的律师去运用那边的专职公司去做情况要好得多。因为这个律师对你负责,公司或团体他们要对律师负责,他们能够去全权执行这件事情要比你单独去执行要考虑得好。但是你同时要记住这部分花费就不是你直接去做了,你请了这里的专业律师并且这一行里的律师去做。那么下面的问题是BVI的营运公司及管理团队,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并不是所有的营运公司都符合BVI的零税率,这一点在近几年是有变化的。你需要那边的律师和那边替你运作的那批人要知道法律文件变了,你需要做哪些东西才能符合这一变化。所以在这里提示一下,是不是营运公司,是不是要建营运公司还是控股公司还是哪个类型的公司,在BVI的部分要考虑,同样的这件事情在其他的地方也是要考虑的。

在营运公司里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就是你要知道你所在的国家的税法如何来看待你所建立的那个离岸公司的公司税法。到目前为止BVI公司在加拿大的税务局里面会被看成是和加拿大的公司一模一样,BVI是收你零税率,但是加拿大人就按照加拿大的海外公司的税率收税,零税率在现在这个结构情况下是不存在。可能对其他国家是存在的,但对加拿大不存在。所以加拿大的一些营运公司在离岸公司里面不是首选,它不能做到零税率,但是可以做到低税率。所以这里专门提出一下,可以通过某些结构去做,但是你如果直接去控制这些营运公司,那么在BVI是有问题的。

接下去是管理团队,你在BVI能找到怎样的人来做公司的管理团队,他们有没有这些人力资源,这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问题。这些问题直接关系到你这个公司是不是能被认为是零税率的公司。公司的规模大小、人数、运作资本的多少都有关系, 对此要非常非常的谨慎。

在下面High light的部分就是:战友中是否有这样专业的人士或公司可以按正常商业公司运作模式承接这个业务?那可能是相对最安全的一个,是最佳的选择。战友们知道我们所面临的整个G系列和喜币发展的规模,战友都是作为一个主人的位置去做这件事情。如果战友中有这样的专业律师人员,懂得这方面的业务的,希望能够联系农场且能够给战友们分享,这对每一个人是非常有益的。

关于每年2000块钱维护运作费用需要确认几点:有哪些花费包括在这2000块钱里面,哪些不包括?哪些需要应急花费的?如果退出关闭公司会怎样?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一两千可能只是入场费,后面有一堆的东西都不在里面,所谓进来容易。但结果怎样,你的时间如果被耽搁了会怎样?这是一个需要非常谨慎的部分。

今后三年财富的增值为建立家族信托基金打好基础。建立家族基金通常是你会把你这一生用不完的钱放在家族基金至少传下面两代。这是一个长期规划的事,不是赶快做先做了再说的事情。做有做的代价,不做有不做的代价。只要明白这点,谨慎的考虑过了就可以去做。详细的讲解这个是非常非常难的,因为我们面对具体的问题才会有具体的方案。你哪怕去读法律的都是一个个案例给大家分析,这个题怎么做方法也可以不同,每个人做的方法也不同,很难做到一个普遍性的做法。他可能要达到什么目的,但是设计的方案很可能不同。例如现在大家所想到的是A,我们尽可能把税降低,但是税低的的地方并不一定会很好的做到能够保护住你的资产。如果被人盗了怎么办?你的资产损失会怎么样?遗产真正之间的传承会怎么样?等等。

你在美国和加拿大所选保住资产的地方可能会不同。要根据你这个地方有哪些是国家非常严谨的被测试过的的确能保护资产的。你的主要保护目的在哪一层,如果想要每一面都要有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有些地方像中东的一些国家,它必须是里边的居民有51%或者是一半的拥有权,另外一半才是你的等系列。

Nouvelle

接下去是BVI信赖的公司,信赖是非常之难的。Lawstrust这家公司是不是值得信赖我不知道,它可能是那边其中的某一个公司,在那边做宣传广告。可能是一个信誉比较好的,那边有没有一个衡量标准不知道。可能公司规模相对比较小的实体还能运作, 规模相对比较大的话,如果有一定数目的喜币,在几年以后的数字或者现在的数字相对比较大的话,你是不是信赖他们能做这件事情?就算你找一个专业人士你至少问两到三个有一定资历的人,听他们的介绍是怎么回事,找到他们说他们认为好的,至少对他们不是负面的,如果负面的那就不用看了。在加拿大就有很多是Best Business Bureau,BBB。BBB就有一个衡量,即使是BBB的A +也并不一定对你是适合的。他们也不是全都是五分的评估,也只有三分四分的评估,但他们被评为A +。所以BBB里面已经是相当好了,对你是不是值得信赖是根据你具体的情况来说。如何来鉴别,这是个非常庞大的问题。你把目的搞清了,然后你所有的鉴别从这个目的开始。有些东西你不需要去鉴别,因为这对你没用,所以你要把这个标准列出你才能做到这一层。

汀兰:我就是想跟我们的战友说,当我们要向这些专业的律师、会计师等等咨询时,共渡战友反反复复说你要知道你想要什么。很正确,因为我们最后都是根据这个结果来对比。

比如说我们现在第一就是资产一定要安全。如果你认为合理的避税省税比这个资产安全还重要,那你就应该跟律师,会计师讲清楚。我第一要求去省税,零税率,你给我去找一个建立一个什么公司的话就是零税率。就是说你要知道你想要什么。

你也可以说我第一个是资产安全,第二个是省税,第三个我想尽可能地传给我的孩子。让我的孩子在得到这个资产的时候不再需要上税。当你明白你要什么,你再去跟律师或会计师进行半小时免费对谈,你可以有针对性的去问他,让他回答。你可以自己去考核一下,识别一下你觉得这个律师他有这个资格或资历帮你做到你想要的。对找到的这个律师他也可以要求他提出来有些证据比如说他完成了多少个Case,替多少个客户做了这类事情,你是可以要求他给你证明他有这个能力给你达到这个目的。

非常感谢共渡一点一点的让我们扭转这种观念,让我们中国人勤俭持家的旧观念能够稍微跟西方有一个很好的一个融合,能够真正的达到于我们有益的这个目的。

希望我们的观众战友们可以回看我们共渡战友讲解的这些问题,想一想怎能让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委托的专业的人士是我们真心想要的,而于我们是有帮助的。尽管他们可能说他们都是西方律师,英法系的等等,他肯定能够保证安全,但是他们这个“假设”又从哪里来的呢?。

我看有观众问主持人你们想不想要把这个钱拿给政府?很简单,我自己的话我希望我上的这个税是有益于我们这个Community,有益于提高我们的医疗,有益于提高我们的社会安全,有益于帮助那些在贫困线挣扎的人,有益于帮助那些上大学但是没有钱的孩子们实现他们的梦想。

Worlds largest

这是我愿意,所有应该要付的税,因为这是我作为一个自然人对这个社会的一个真正的回馈。包括我们新中国联邦人都愿意拿出来我们的全部,因为我们愿意看到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新中国联邦是一个民主、自强、富裕的,充满爱的公平的一个新社会。

共渡彼岸:非常好!我这里加一点,就是说钱留在政府还是留给自己的家人,我们在遗产传承里面讲得非常清楚,为什么要传给孩子们和传给隔壁的老王之间的不同。

同时我们以前也谈到了加拿大税务的开始,在一九一几年的一战以前加拿大没有税。税是怎么启动的?当然整个国家的运作,政府的运作是需要钱的,那以前是怎么做的?政府有印刷钱的权利,它不收税。保持了印钱的权利同时又开始加税,政府不产生任何东西,然后不停的花钱,变成了职业的政治人物。不停地滚,整个税务的本质开始发生了变化,这也就是后面提到的财富税为什么对富人的冲击和对整个社会的冲击会非常之大。所以钱是在政府手上还是在自己的手上才更有能力?当然在自己的手上。按照你的意愿去做,整个大部分的意愿就成为社会的意愿,这就是我们做的。但是现在整个政府可以说是被腐化,所以才有今天我们大家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这个是我做的补充。

我们第四点的问题是最近大家比较关心的,我稍微仔细的讲一下这方面的事情。第四个问题主要是讲打算投资数字银行一万到十万美元的,说要加拿大会计师出具的Accredited Investor证明,有什么建议或者有什么模板?这个问题提得比较广泛,但里面牵涉到好几个特别的地方我们需要明确。也就是说这里所说的其实是需要KYC的新信息。在这里’Know Your Custom’或者’Know Your Client’了解你的客户,那么这是有一个投资基金公司按照他所在地所要求的一个定义。每一个经纪公司的KYC是可以不同的,大致相同但是它有不同的特点,所以一样的人或者机构能够出什么证明完全取决于收这个KYC的公司。也就是说他们要给出一个完整的单子说这些信息和机构是合法合理的。比如说不是每一个人的税务都是有会计师做的,税务可以是自己做的。那么认证你的收入的,下面有总资产230万加币,连续两年每年收入25万。那么这个数字不是加拿大的,至少不是安省的。安省的要求不是这样的,是澳大利亚的。

我们说最后一个25万加币,每年税前的收入250万加币,这应该通过税务局的退税单是能够确定的,不需要会计师来做。在加拿大是总资产或者两年税前收入,不是“和”,是“或者”。然后每年的收入25万是个人的还是家庭的,在加拿大有个人和家庭的两个“或”,个人或家庭数字是不一样的。个人20万家庭30万,是不同的。总资产哪一些是符合这230万还是都可以算?我的一辆自行车是否可以加进去?这都是有定义的。是投资资产还是净资产?这里面没有解释清楚,我不能知道他的要求。

所以要看到KYC提的要求,每一栏有专门一个说明哪些东西可以出,有什么资格的人去做。会计师如果是给你报税的当然可以,要不然就只能做一个认证,而这个认证他们是否接受?会计师的资格是不是还需要被认证?是否需要去大使馆重新盖章还是去外交部盖章?这一点我们不清楚就是谁能够出这个东西,不一定是律师。如果是总资产,那么资产是什么类型?什么类型需要有哪些?只需要讲明账户还是必须证明整个来源?许多地方只要你报了并能够合理解释清楚,而有的地方你要提供所有东西的来源,我给你查一遍。所以这方面差异很大。但是没有完整的KYC,核对KYC的要求没有明确定义,就会形成一个很长的拖延,因为每个人情况都是不同的。如果定义明确之后, KYC表是机构成立只是确定的,不是单独另外改一份出来。

如果他们专门为一个产品设计出一个,那也已经是经过他们的监管决定了,所以只要符合就可以了。如果是在澳大利亚我们需要澳大利亚出一份这样的东西就可以去做了。对于符合Accredited Investor认可的投资人的要求是按照澳大利亚的标准,还是按照所在国加拿大或美国的要求?这个定义就要告诉我们。我相信应该是按照澳大利亚的要求。那么如果这个时候你还要折算一个外汇折算律,澳元突然涨了很多人就不符合标准了。所有这些都需要非常明确才能知道我们要做什么。至于模板,一旦知道KYC公司所提出的要求,是可以为加拿大战友专门设计一套如何来回答这些KYC要求的模板,或者是通过一些Q&A可以把这些问题解决。但是这里所说的他只收Accredited Investor 认可投资人才可以做投资,无论他的投资规模是多少,哪怕是1块或者是10万块或者更高,他必须是符合认可投资人的要求。这是我对整个问题的几个解释,汀兰你有什么问题?

汀兰:联盟公告说数字银行取消了10万以下的投资,要10万美金以上的才可以投资。如果战友要投资到基金里,他们需要是符合KYC要求认可的投资人,还要找专业人士去做认证。战友们要拿着KYC要求去找律师注册会计师等专业人士,他们才能做出满足要求的Certificate。在加拿大有没有这种情况需要投资人出这个Certificate, 战友们不理解KYC为什么要求那么高,不相信我提供工作工资收入证明,还需要再提供第三方的证明。

Next avenue

共渡彼岸:联盟取消10万以下投资,我觉得主要原因是数额太小会引起很多工作量,非常多麻烦,接收方可能会改变。在加拿大KYC对不同投资级别投资人的要求分三层:

1. 认可投资人一般是高净值高收入的投资人,他的投资没有限制,只要达到他的资产比例就可以进行投资。每个地区、每个产品、每个经纪公司定的比例都不同,非常灵活,他可以过滤哪些人可以进哪些人不可以进。这是私募经济中很普遍的,原因是为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因为所有非上市交易的投资都被认为是高风险投资,政府是为了保护大众,高风险投资只适合于你能够损失这笔资金不影响你生活的人。如果你家庭总资产15万,你拿5万去投资,背着50万房贷,你的家庭收入6、7万,这个时候5万的损失对你的家庭是很难承受的,所以为了保护大众的利益可以把这些可能有高回报的给拒绝了。这是在1933年的时候建立的,只有富有的人才可以投资高风险高回报的产品。美国债券是高风险吗?只有Credit被认可的人才可以投资高利率的美国债券,这的确有保护大众的成分。如果你勉强去做了,这就是我在今天的节目刚开始时所提到的,如果只是在上市公司里面投资所做过的事情的理念,你带着这所有的理念和观点去考虑如何投资G系列, 是没有办法完成的,你做不了的。这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至少现在这个程度上是完全不同的做法,不同的理念,不同的要求。

2. Eligible Investor 被允许的人,他的上限是10万,不能够超过10万,无论他的资产有多接近这里的200多万,他都不可以超过。当然每一个方面都有特例,并不是一刀切的,特例需要有特别的要求特别的审查过程才可以在监管局通过。

3.  属于不符合规定的,上限在安省是1万。最多只能投资1万。产品提供商在这里是数字银行,数字银行愿意接受不符合标准的人,他就要准备1~10000之间的投资客户,那么他面临可能是成千上万的人。对于数字银行,任何银行的投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10万应该说是相当相当低的。这是七哥给我们每个人的一个机会,所以他的要求是很高的。最低层不符合要求的在私募里面是可以的,但是一般投资公司不会把这一层放在里面,因为代价实在太高。中间层的符合要求的是可以做的,那么他的上限是10万,这是在安省可以做的。具体要求你可以去加拿大安省的监管机构公共资料中可以查询。

加拿大总资产500万,流动资产100万就符合Accredited Investor,但有上限,每个这样的投资可以投多少。通常要求是你提供最基本的证明,至少要告诉他你的投资在哪里,在哪个交易经纪公司。在第一步你不一定要提供账号,因为数目相对还比较小在几十万之间,一般他要求你是加拿大公民,你有多少收入,看到你其他的投资有多少在股票,多少在债券多少在基金,大概就知道了。那么有一个衡量的标准出来说这是可以的,根据你的投资经验,而不是说谨慎得一分钱都不能损失的,那他立即就把你停掉了。因为它是高风险,必须是高风险的投资者,必须是增值性的投资者,必须有一定的投资经验,必须能够读懂它的招股书。那么经纪公司就会提出这个要求来衡量你是不是符合,他认为你不符合就可以说不,你不能向他提条件。他提出多少管理费, 2%,3%,他收你最后分红是多少,你同意就做,不同意就不做。你可以不做,但是没有Negotiation的余地,除非你是他们主要投资者。从资产数字上有这个规定,如果这数字相对比较高了。比如他在某一个产品里投资了200万,那他的总资产会是上千万,这时他要你能够证明你的这些资产在哪里,还要看你的债务在哪里。

查得最细的就是你要证明这200万从哪里来,他需要跟踪,关于证明他一般会有要求这些证明从哪里来,比如收入的证明,最好的个人收入证明是税务局的退税单和税务局的报税表,两个合在一起是最完整的。如果是公司,你最好给他Audited Financial Statement。如果不是,你要把T2给他。这是这一层的要求。那么至于会计师,他不能认证自己的东西的,那么是否需要Notary公证或律师,或需要大使馆公证,一般的情况下还都没到这个地步。关于海外资产的认证,他如何来确认这部分。你说了你有,如何确认?他要提供这些信息,最大的问题是语言问题,你要有什么样的机构来认证你这个东西是原版正确的。在加拿大,我个人所遇到过的问题是我自己的名字由于是英文的,这里只认英文的,在我的卡片上要印中文,把英文翻成中文就必须由指定的翻译公司写,哪怕是我自己的名字,不然是不能够通过合规的。所以在这部分比较大的困难的是证明你的东西,和有翻译的文件来达到这个要求,还要证明你的钱的确在,不是来了以后就会走的。这些事情如果我们早期离开中国来到西方国家,尤其是80年代、90年代初期都会遇到让你证明一些经济情况。你不能借钱过来做,他需要看你长期的一致性。这些是在加拿大做需要做的事。

Realtor

汀兰:共渡你有没有看到过这些基金真的要求潜在投资者出这么一个证明,凭您的经验。

共渡彼岸:我有看到过他们对你提到的投资,在哪里有什么投资,在哪个银行账号有多少钱。他要你出具两到三个月的Statement,证明的钱是你的。这个数字这个比例非常接近或者超过了他所规定的范围,但是还在允许范围内,他规定的第一层的线他就可以要求。比如你一个23岁的人手上有600万的资产,那他就很合理的要求你给我看一下这资产在哪里?是否在你的名下?他认为在大部分情况下不可能。如果你提了三千万的资产,那么三千万在哪里?有多少在加拿大多少不在加拿大?但是如果三千万只投资200万,他一般还不至于,只要提供到1000万以上他就不会再来追,但如果三千万投资1000万,他就要来问你了。这不光是经纪公司要做,主要是监管局,监管局要看所有的东西,所以会他对每一个投资的人要求很严。如果一旦被检查,很可能是一堆甚至全部每一份都要检查,那么这个经纪公司所面临的是所有的Auditing,那这个公司基本上就停业给他查了,没有收入,完全是花费,做这件事情业务又不能运行,所以一般不愿意进入,他们宁可花更多的时间来符合监管的要求。

汀兰:还有一个小问题,如果资料存在虚假成分,后果会是什么?

共渡彼岸:有一些是合情合理的错误,比如说数目没有对上,但有一些是故意做的错误,比如说换了名字,这种他不至于去给你备案,但他可以选择拒绝你,这样的话前面所做的工作努力就都没有了,在整个过程中只有KYC通过了,他们才会接受你的转款,KYC没有通过他不会收你的钱。

汀兰:有战友问:他们KYC已经通过了,但是在后续入金的过程中还是受到了喜交所的询问,那就意味着尽管我们的KYC过了,但他还是管我们资金的合法性吗?这个您是怎么看的?

共渡彼岸:你提的这个现象和现在具体的数字银行投资是两件不同的事情,数字银行投资它是你要投多少,然后就看这笔已经是先前知道了的钱,喜交所就跟银行账号一样了,你开银行账号的KYC通过的要求是不同的,因为喜交所的做法跟具体一个产品的做法是不同的,它所要的是你有这些经济来源、没有洗钱、是正常税务居民,和你的收入是多少?他给你做一个比例,你有多少投资,他大概就知道。你平时存个10万块钱,你转10万块钱没有问题,但如果你突然转了150万进去,他就会问你钱来源,不然他就承受了洗钱的风险。你可以说你去了赌场,那赌场有没有证明你去过?当你的数字超出你平时的范围,比如你写了是200万资产,结果你转来500万,他就有权利问你怎么回事。转钱的时候,有不同级别的银行。转钱的时候最好到你在所在的国家最高一级的直接和美元挂钩的银行去转,比如加拿大的五大银行,他们在美国直接能够兑现支票,与其挂钩的也必须是美国的几大银行,如果去了小型的银行、二级银行或网上银行,这笔钱必须还要通过一个大银行再转,很繁琐,还有一个数目问题,比如Western Union对数目就有限制。

汀兰:战友们经常交流转款遇到的小挫折,所以如果能够正确的理解挫折出现的原因的话,我们就能够更耐心的去配合喜交所去解决问题。

kongartspace

共渡彼岸:我把第五个问题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的答案在遗嘱信托、生前信托和加拿大的万税之国这三个合起来就已经有答案了,这个问题是一个比较完整的一个Case。说某人是加拿大的税务居民,他想以后要移居到其他国家去了,可能是回老家这些,要变成加拿大的非税务居民,那么他现在考虑把投资的喜币和GTV的股份转去现在的管理公司,受益人是她的孩子,剩余的情况跟上面的这一段一样。

第一个就是,税务居民变成非税务居民的那个時候,这个很重要,在那个时候,我们知道在加拿大的任何一个税务居民,如果一旦成为非税务居民,如果是永久性的离开,在这个时候你所有的资产是属于Deemed Deposition,相当于你是卖了,那么这时候的折价所产生的税务是要付的。这部分的资产是全球性的,不光是在加拿大,比如你把海外资产卖了也是要在加拿大上税的,上税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把所有的东西在这一年里面完成,也就是我们以前所提到的离境税。一个富有的人从一个国家移民到这里,等你离开的时候税就不得了,因为你在以前的国家里面的资产也增值了,这是加拿大收税的要求,哪怕你不把你的资产卖了,都是要付税的。所以最好放在专职公司管理家族信托,这个公司是什么类型?它有什么资质来进行管理?还是你的家族信托有你信得过的一个人来进行管理?这个在生前信托和遗产信托里面都有讲过,那个Trustee怎么来选择,所以并不是说一个专业管理公司就可以管理信托,管理信托他只是Trustee,信托下面可以有好多公司,所以如果资产大的话你可以建立不同的运营公司和控股公司,他们是由董事会来进行管理,并不是Trustee来管理所有公司的运行,Trustee只是管理着信托收入的钱如何分给收益人,受益人在这里是自己和孩子。这里比较普通的是生前信托,而不是家族信托,家族信托会考虑到自己的儿子、孙子、孙子的孙子……所以你如果是按照安省的要求,你可以在加拿大建立一个信托,然后你人再走,并不是说你一定要在另外的地方建立一个信托,你人才可以走,你可以有多个信托分别在不同国家,也可以同一国家里的两个不同的信托,只要符合你的需要,尤其是符合你税务的需要和控制的需要。比如说你去一些加勒比海的国家,他税务上的事情不错,但运作起来就很麻烦,在某些国家他是典型的他不愿意给你开银行帐号,因为你公司在的那个地方容易出现烂账,是个出问题了要不到钱的地方。资产是保护住了,但是运行的代价高,麻烦大。

还有一个问题是说:想回老家,难免成为加拿大非居民。“难免”在这里就有一个非确定性,所以在做整个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更明确自己的目标,要明确这个目标所带来的后果,而不是说我为了避免这个事情我去做某一件事情而忽略不同重要的目标,所以要有一个比较完整的想法。如果你的数目足够大,那么另外余下的数字是不是足够了?哪怕你付了一部分税,能够保证的另外一部分完整的运行吗?并不是说一辆跑车所有的重心都在引擎上,还有其他的东西要考虑。要比较合理的去安排并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和自己的目的,然后再从这个方面去建立自己的知识,要着重考虑的是你是哪里的税务居民?这个国家和另外一个国家之间税务上面有没有Tax Treaty?我们现在这里所谈的对加拿大和美国人面临最大的一个问题是FATCA,这是对外国投资账号的一个要求,在各个金融机构都是互相进行交流的。所以,你在另外一个国家或任何一个避税港去开个账号,加拿大都会知道,所以你做不到隐蔽。那么再有一个就是说是税务居民,你如果没有一个税务居民的所在地,没有人会接受你开账号,所以新中国联邦非常重要。

最后这里说:不想卖出他的数字货币和股票,这里有合理的办法解决吗?要有合理的办法很困难,但并不是说没有,我想指出的是,不想卖出,但你付税了,你想想你的情况会怎样?就打1000万来说,你付了一半或者30%的税,结果你3000万的投资最后变成了900万,那你1000万是先要垫出去的。如果是Bitcoin的话,你的税并不是真正从你的营业盈利里面出来的,这个风险是巨大的。在2001年高科技泡沫爆掉的时候,有相当一部分的高科技的投资者是破产收尾的,就是因为他买下来,付了税,结果跌了,很血腥,导致家庭分裂,这就是不想卖出的后果。最后是需要注意的地方,第一个是让大家自己考虑自己要做的地方,然后多学多看,自己的目的要很清楚,去学习增加知识,这样做起来会更方便,当然知识多了并不就是有智慧,需要慢慢学习培养,要齐心协力,通过农场和联盟,我们的币加锁、新GTV和数字货币,很多事情是持续性的,不是火急火急的。

直播链接:

第三十八期 一 金融税务专题

编辑/发文:蓝枫法律栏目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