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日记(十):山歌(上)

山歌(上)

笔者 :湖畔

2022年1月1日 农历腊月初九 辛丑年 辛丑月 甲子日

笔者最近忙着搬砖,停更了一周多了,先给各位战友、各位读者赔个不是。上次更新是甲寅日,今日甲子,又过了十日。

这十天发生了太多事情,

哈萨克斯坦政变,成为专制与民主决战的预热

老虎来到了盖特,变为正义与邪恶决战的初果

习家军展露头角,树为习家与江家决战的号角

国内病毒与疫苗,人民是进一步的被奴役还是成为清醒的一盆冷水,拭目以待…

随着昆仑山祭坛的绝密被七哥揭开,南普陀阴谋的破产,还有DT小姐姐揭示的共匪一个个家族对全中国和全世界的巨大野心和控制…笔者越发的觉得自己太渺小,甚至没有词汇来形容自己的微不足道,但转而又觉着自己的伟大,伟大到能和七哥和战友们一起灭掉这个人类历史上最最邪恶的组织。

今天想讲述一位墙内特殊战友的故事,他是一位算命先生,山歌。

山歌,自幼家境贫寒,被人贩子从东北老家卖到了福州,表面上木纳的他,心中的波澜和激荡从未停止过…来到福州后,养父很早去世了,把他托付给村上庙里的先生。就这样,山歌顺理成章的从小开始学习命理知识,在这个圈里子,只有盲人能学习命理知识,因为这是老祖留个给他们谋生的手段。山歌不是盲人,但是身世太可怜了,师父见状,破例将命理知识传授给山歌,好在自己归西后给山歌留一个谋生之路。

山歌从小营养不良,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精瘦,黝黑又粗糙的脸上有着和年龄不相仿的皱纹和苦涩、无奈,眉头永远紧锁,双唇永远紧闭。仿佛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苦难写在他脸上。

2017年的一天,跟着师父去一位大施主家里,给新出生的娃娃看八字,起名字,选吉日。所有事情办完后,师父和施主来到了另一间很隐秘的书房。施主说:“听生意上的人说,这个郭文贵说的东西很新鲜,没听过,大师听听,看看在理不在理”师父是盲眼人,只能听声音,山歌看着视频,描述着郭先生的面貌,体态,神情…

三人陷入了安静,只能听到郭先生的声音,山歌回忆说,播放的是明镜采访第二期的视频。

师父一直没说话,只是拜托施主送我们一台能看郭先生视频的手机,让师徒二人回去好生研究。

师父回去后,连夜反复让我和他一起听,反复让我描述郭先生的样子。始终没有给出结论。

师父让我想办法联系了另外一位曾经帮助过的施主,这位施主已经到了中央某部任职。回复是,“郭文贵说的我也很多事情没接触过,但是,只知道更大的领导提起他,都会很愤怒。”

师父又找来了他的师兄,师叔年近九十,弱视,能看到郭先生的面容,看了视频几分钟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山歌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自己的境遇难道没有共产党的问题吗?这么多年遇到的施主,难道都是自己的问题吗?仿佛心中的很多问号,瞬间都有了解答。
相关文章阅读爆料革命日记(九):跨年
爆料革命日记(八):虞美人
爆料革命日记(七): 感·触
爆料革命日记(六) 灵魂伴侣
爆料革命日记(五)强 子(下)
爆料革命日记(三):强子(中)
爆料革命日记(三):强子(上)
爆料革命日记:回到生活(三)
爆料革命日记:决战(二)
爆料革命日记:至亲(一)


审核:蚂蚁兄弟
校对:信心满满
发布:信心满满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