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OVID疫情正式开始前几个月,西方军队在武汉生病了

编译:七叶之芒

据称,西方军队在武汉参加世界军事运动会后,在COVID疫情正式开始前不久患上了一种神秘的疾病。

据《太阳报》报道,一名长期服役的加拿大军官是在中共国这个大流行病的原点城市参加运动会时生病的数十名运动员之一–这助长了病毒从附近实验室泄露的理论。

这位因仍在部队而不能透露姓名的加拿大人告诉《星期日邮报》,外国运动员在10月访问时发现这个通常有1100万人口的繁华城市“像一个鬼城”。

中国病毒学家石正丽武汉的P4实验室内。图片:法新社

但是中共政权声称,第一个确诊病例直到12月才出现。

据报道称,加拿大队受到这种神秘疾病的严重影响,在他们回国的军机上设立了一个隔离区。

这名军官说,一名军方指定的医生后来说他几乎肯定感染了COVID,现在要求进行调查。

他告诉《每日邮报》:“我百分之百相信我们在武汉时,病毒就在那里。”

“举证责任是由科学界和情报专家来证明–而不是由运动员来证明”,他说。

“我承认我不是科学家,它可能不是COVID,但为什么每个人似乎都不愿意进行适当的调查?”

“感觉就像我们出现在这场大流行病的原点,它对每个人的生活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有数百万人死亡,经济关闭,那么为什么不进行尽职调查。难道是事实太大,无法处理?”

在中国武汉,居民们穿着防护服和口罩在一家超市排队付款。图片:盖蒂图片社

这位官员的说法增加了关于中共国政府掩盖疫情的广泛理论–这意味着世界其他国家几乎没有时间做出反应,阻止疫情在全球蔓延。

在这场大流行中,至少有550万人死亡。而随着Omicron变体在全球范围内的流行,病例数达到了令人眩晕的高度,全球一周内记录了1000万例。

北京此前曾表示,第一例确诊的COVID例是2019年12月8日,比世界卫生组织(WHO)得到台湾消息来源的提示早了三周。

中共国拒绝合作

中共国继续拒绝与全面调查致命病毒来源的工作合作。

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随着科学家、研究人员和政府寻找答案,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证据已经堆积如山。

注意力集中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这是一个专门研究冠状病毒的高度安全的设施。

数十名科学家认为COVID可能通过受感染的研究人员、不适当的废物处理或该地点的潜在安全漏洞而从实验室逃脱。

一本爆炸性的书说,这种病毒似乎是“为大屠杀量身定做的”,可能是在一名科学家被一只受感染的猴子咬伤后从实验室里逃出来的。

中共国和该实验室都愤怒地否认了指控,但前情报部门的高层人士说,实验室“事故”的证据显而易见,“从第一天起”就有一个精心策划的掩饰。

新闻来源:[news.com.au]Western troops sick in Wuhan months before Covid outbreak officially began


审核:Aries的星
校对:信心满满
发布:信心满满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