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军官要求调查武汉军运会期间爆发的新冠疫情

摘要翻译:

《每日邮报》1月9日报道,一名加拿大军官担心,在中共国正式承认中共病毒疫情之前的两个月,他就在中共病毒的“爆发原点”,他要求对那里爆发的可疑疾病进行调查。这位长期服役的军官因仍在服役而不能透露其姓名,他是2019年10月,在参加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后患上令人衰弱的疾病的数十名运动员之一。他说,外国选手发现这座拥有1100万人口的城市“像一座鬼城”,加拿大队许多队员受到神秘病毒的感染,以至于在他们回国的军用飞机上设立了一个隔离区。

军方指定的医生后来说,他几乎肯定是感染了中共病毒。他的披露加剧了人们对中共政府掩盖疫情的担忧(因其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中共当局说,第一个确诊病例是在12月8日,三周后,世界卫生组织得到了台湾的消息来源。几名参加了军运会的欧洲运动员说,他们在武汉出现了类似中共病毒肺炎的症状,这次军运会吸引了来自100个国家的9000多名选手参加。报告还显示,伊朗参赛者在回国不久后死亡。

图片:加拿大代表团

“我百分之百相信,当我们在武汉时,病毒就在那里,”这位加拿大官员说,“举证的责任在科学界和情报专家身上,而不是由运动员来证明。我承认我不是科学家,也有可能不是中共病毒,但为什么每个人似乎都不愿意进行适当的调查呢?感觉我们就像在这场大流行病的爆发原点现场,病毒对每个人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数百万人因此而死亡,经济发展停滞,那么为什么不进行尽职调查。难道是事实大到无法处理吗?”在团队中流传开的关于军运会期间存在病毒的说法,很快就被加拿大武装部队的顶级医生否认了。然而,一位人脉广泛的加拿大消息人士告诉我,他们的情报专家怀疑,这场大流行病可能要追溯到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事件,那里是几个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中心所在地。

图片:中共国病毒学家石正丽在武汉的P4实验室内。

这位爆料的军官说:“由168人组成的加拿大代表团10月15日抵达武汉,却发现这个城市空无一人。你能看到的地方都是高层建筑物,但是所有的学校都关闭了,起重机没有移动,周围几乎没有任何汽车和任何人。当团队成员问起这些冷清的街道时,他们被告知这是为了他们好。但我曾经参加过的军运会中,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在一个诺大的城市里,只有我们9000名运动员。”

他说,“8天后,加拿大运动员开始感到不适,出现类似流感的症状,如发烧、恶心和疲惫。我在运动会快要结束前开始出现症状。因为病例太多,以至于在返航的飞机上有很大一部分病人不得不被隔离起来”。他感觉非常糟糕,从机场开车回家时,他不得不中途停下来在一家酒店昏睡了三天,并在此后六个星期内都疲惫不堪。将近两年后,他说他仍然在遭受他认为是中共病毒后遗症的折磨。

资料图片:开幕式现场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消息一传出,许多运动员就开始相互议论他们是否是中共病毒的早期受害者。然而,尽管有人向军医提出担心,但是没有进行血清抗体的检测。1月22日,加拿大武装部队总外科医生安德鲁·唐斯(Andrew Downes)少将发出一份备忘录,告诉参赛者他们在武汉感染中共病毒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他们“早在病毒开始传播之前”就已经离开了武汉。加拿大武装部队说,在军运会期间没有意识到这种病毒,而且“在这个群体中没有发现任何中共病毒病例”。然而,在2020年1月之前,加拿大无法对该中共病毒流行病进行检测,因此参赛者在返回时没有进行检查。爆料者说,在唐斯少将的备忘录之后,公共事务部门发来电子邮件,命令他们不要公开谈论他们所担忧的事情。他承认不服从这样的命令让他感到不安,但他认为现在有责任公开说出自己的看法。

图片:中共国军人运动员出席2019年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

世界卫生组织顾问杰米·梅茨尔(Jamie Metzl)说,尽管不能确认军运会是否是早期的超级传播事件,但对这种线索进行跟踪是至关重要的。他说:“在我们知道这场可怕的危机是如何开始之前,不求甚解的调查是不明智的,也是弄巧成拙。大多数人得知国际上没有对这一流行病的起源进行全面调查,他们会感到震惊。这是不可接受的,它使整个世界和子孙后代处于危险之中。

去年1月,美国国务院表示,情报报告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于2019年秋季发病”,其症状“与中共病毒肺炎和常见的季节性疾病一致”,尽管后来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下令进行审查,但对病毒来源没有定论。

这位加拿大军官的叙述与《星期日邮报》(Mail on Sunday)在2020年5月首次报道的法国、意大利、卢森堡和瑞典的一些运动员声称,他们在军运会中感染了一种病毒的说法相吻合。英国没有参加那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补充说,“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的不适。要么是非常严重的感冒,要么就是中共病毒肺炎。我认为是中共病毒肺炎。意大利击剑运动员马特奥·塔格利奥(Matteo Tagliariol)说,他们在武汉公寓的每个人都生病了,他出现高烧、严重咳嗽和呼吸困难,他说这些症状与中共病毒肺炎一样。

图片:2019年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CISM世界军事运动会标示建筑

不少人”生病了。31岁的五项全能运动员埃洛迪·克卢维尔(Elodie Clouvel)后来说,她和她的伙伴瓦伦丁·贝劳德(Valentin Belaud)都生病了。官方的说法是,这种报告是高度推测性的,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塔格利奥尔的说法后来受到了一名队友的质疑,来自瑞典五项全能运动员梅丽娜·韦斯特伯格(Melina Westerberg)说,虽然她的团队中有几个人在军运会上生病了,但他们的病毒检测结果是阴性。“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军运会结束后,美国运动员们回到了全国各地的200多个军事基地。在2020年3月底之前,其中63个基地出现了确认的感染病例。共和党议员试图确认感染病例是否与军运会有任何联系,但他们发给政府高层人士的信件没有得到答复。但是拜登上周签署的一项法律包括一项披露武汉感染人数的指令。讽刺的是,中共政府指责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队将中共病毒带到武汉,这是虚假宣传活动的一部分,目的是转移人们对其压制数据的注意力。

简评:

中共病毒在全球爆发2个月前,参加在武汉举行的军运会的参赛者就相继出现类似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多起病例。可以说,病毒开始早于武汉病毒大爆发。由于当时参加军运会的各个国家都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所以对感染的病例都忽略不计。

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参赛者返回各自国家后的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从加拿大军官的爆料来看,所有参赛者都被封了口,因为其收到了来自政府的军令“命令他们不要公开谈论他们担忧之事。” 从中共病毒全球大爆发后其高传播性和严重性来看,如果事态可控又不严重,为什么不让谈论?

如果可能不是中共病毒,那又是什么让如此之多的军运会参赛者相继感染生病?这种具有高感染性和传播性的在武汉开始的“神秘的病毒”已经算是流行病,如果只是季节性的严重感冒,为什么没有世界组织机构出来澄清?

反倒是,贼喊捉贼,中共政府指责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队将中共病毒带到武汉。并在中共病毒在武汉大爆发后,组织墙内大外宣,通过新闻媒体网站和公众账号视频,发布虚假消息,洗脑民众,让他们深信扭曲的报道,企图转移对老百姓因被病毒伤害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将中共病毒来源转嫁给美国,进而挑起仇美情绪。

截至今日,全球感染中共病毒人数超过3.05亿,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超过548万。

中共病毒对世界造成的伤害并不仅限于病毒本身,因其导致的疫苗灾难,全球的经济危机,各国百姓因病毒所遭受的痛苦,等等。这一笔一笔的血债都会记在中共身上。中共以为销毁了病毒原始证据,以为蓝金黄国际组织和一些背后的势力,就能掩盖罪证吗?

销毁了的证据不会消失,真相终究会大白于天下。待到世界真正醒来,所有正义力量集结之时,不仅会使中共别无选择地接受世界人民的审判,更足矣令其灰飞烟灭!

新闻链接: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382127/Canadian-military-officer-calls-probe-ground-zero-Covid-outbreak-Wuhan-games.html

翻译/简评: JS

PR:Julia Win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