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分析哈萨克斯坦抗议活动

inform.kz

俄罗斯媒体RBC 1月9日发表了一篇文章,分析哈萨克斯坦的抗议活动和紧急状态,给我们梳理了时间线。现翻译如下。

哈萨克斯坦宣布1月10日为全国暴乱遇难者哀悼日。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努尔苏丹决定辞去哈国安全委员会主席职位。

截至莫斯科时间1912:30

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新闻秘书艾多斯∙乌基拜(Aidos Ukibay)表示,纳扎尔巴耶夫本人决定将哈萨克斯坦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位移交给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

哈萨克斯坦暂停股票交易所交易。在国家局势正常化后,再考虑回复。

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报告称,其在哈萨克斯坦的服务已经恢复,将在没有互联网接入的情况下运作。

在阿拉木图,尽管局势稳定,但“暴力抵抗”仍在继续。

哈萨克斯坦内务部部长图尔古姆巴耶夫称,哈萨克斯坦的暴乱分子一直在偷窃警察和部队的制服,然后换上这些制服并实施犯罪。

俄罗斯维和人员已经开始守卫哈萨克斯坦的基础设施。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维和部队俄罗斯分队的部队转移到哈萨克斯坦的工作正在继续。

18

哈萨克斯坦的加油站已经恢复了工作。

哈萨克斯坦国民经济部已将公用事业的关税冻结至2022年7月1日。早些时候,总统托卡耶夫提议,由于该国的动荡,暂停180天。

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萨马特∙阿比什继续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早些时候,有消息称萨马特∙阿比什被拘留。

俄罗斯国防部的一架飞机从阿拉木图接走了25名俄罗斯游客。他们在一个滑雪胜地度假,因为动乱而滞留在那里。

托卡耶夫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电话交谈中表示,共和国的局势“正朝着稳定的方向发展”。他建议举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安全理事会的视频会议。俄罗斯总统支持这一建议。

哈萨克斯坦驻莫斯科大使叶尔梅克∙科舍尔巴耶夫称,“俄罗斯国家层面没有明确干预哈萨克斯坦的事务。如果有任何干预,也只是在意识形态层面。”

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敦促大家团结起来,支持哈萨克总统托卡耶夫“克服当前的挑战,确保国家的完整性。”

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主席和前总理卡里姆∙马西莫夫(Karim Massimov)因被指控犯有叛国罪而被拘留和关押。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宣布1月10日为全民哀悼日。

对180家液化石油气零售商的定价调查已经在进行中。反垄断办公室称,某些情况下,电子交易平台上的天然气价格上涨了1.6%,而企业则增加了5.3%。

阿拉木图机场已被无限期关闭。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直至1月10日取消了飞往哈萨克斯坦各城市的航班,并暂停销售前往该国的机票,直至1月20日。

17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已下令安全部队在反恐行动中可不加警告地开火。他说:“与罪犯、与杀人犯能有什么样的谈判呢?”与此同时,美国提醒哈国尊重人权的必要性,而联合国则表示杀害抗议者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托卡耶夫称,阿拉木图至少经历了六次“恐怖分子”的袭击。他说,袭击者训练有素,组织严密,其中一些人讲哈萨克语以外的语言。大约有20000人参与了这些袭击。内政部后来说,被拘留的人中有外国人。

俄罗斯空降兵指挥官安德烈∙谢尔久科夫上校将领导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维和部队,这是该组织向哈萨克斯坦当局要求的。

哈萨克斯坦动乱期间被拘留的人数超过了5100人。逮捕人数最多的城市是阿拉木图。内政部报告称,26名“罪犯”在特别行动中被击毙,另有18名“武装恐怖分子”受伤。然而,哈方则有16名执法人员被杀,1300多人受伤。

15

抗议者冲进阿拉木图的Akimat(行政)大楼。那里发生了火灾,总检察院的办公室也发生了火灾。随后,警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遭到袭击,当局在接近傍晚时分短暂失去了对机场的控制。

示威者还试图冲击哈萨克斯坦西部主要工业中心阿克托别的行政大楼。防暴警察对抗议者实施了有效的回击。市行政大楼外发生了几起爆炸。

在首都努尔苏丹和阿拉木图地区引入了紧急状态。 后来,紧急状态扩大到全国。

据内政部称,骚乱期间有八名执法人员死亡,超过300人受伤。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接受了马明领导的政府的辞职。共和国第一副总理斯迈洛夫被任命为代理总理。

托卡耶夫在向全国发表讲话时表示,他正在接受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位。这是该共和国即将离任的第一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仍然担任的最后一个官方职位之一。纳扎尔巴耶夫还没有做出反应。

哈萨克斯坦媒体报道称,在阿拉木图的行政大楼被攻占的情况下,发生了抢劫、袭击购物中心和银行的事件。

下午,整个哈萨克斯坦的互联网服务停止工作。到了晚上,有报告称,至少在努尔苏丹和阿拉木图,互联网可以正常使用。

阿拉木图的地方政府、总统府和机场在当天被当局封锁并随即宣布开始反恐行动。

14

尽管当局承诺降低曼吉斯坦州的天然气价格,但抗议活动席卷了整个哈萨克斯坦,在首都努尔苏丹、该国最大的城市阿拉木图以及其他城市,如卡拉干达、乌拉尔斯克、塔尔迪科尔根、克孜勒奥尔达和希姆肯特民众举行了大规模集会。抗议者的要求从社会经济层面变为政治要求,民众要求政府辞职。在一些城市,人群高呼“Shal, ket”,指的是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他拥有第一任总统的头衔–国家领导人,在1月5日之前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负责人)。同时,抗议活动也没有明确的领导者。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要求人民不要听从“有意破坏社会团结的破坏分子”的呼吁。“我再次呼吁你们表现出审慎,不要屈服于来自内部和外部的挑衅。”

在包括阿拉木图在内的几个主要城市,抗议者与安全部队发生冲突。市内有几辆警车被放火烧毁,并被砸毁。抗议活动并没有在晚上停止。哈萨克安全部队使用了催泪瓦斯。听到了枪声,估计是橡皮子弹。

由于阿拉木图夜间发生的事件,托卡耶夫总统宣布从1月5日起在曼吉斯坦州和阿拉木图市实行紧急状态,为期两周–直到1月19日,禁止任何群众集会并实行宵禁。

全国各地都出现了互联网工作故障。阿拉木图的移动互联网和通讯工具What’s App、Telegram和Signal停止工作。运营商Beeline和Kcell已经证实,移动互联网的中断是由于他们无法控制的原因。

当局还封锁了报道抗议活动的媒体网站,包括KazTAG和Orda.kz。

引发抗议活动的原因

哈萨克斯坦的抗议活动于1月2日开始,因为液化石油气价格在新的一年里从每升60坚戈(0.14美元)上涨指120坚戈(0.27美元)。第一批集会发生在该国西部的曼吉斯坦州,在扎纳奥津和阿克套市举行。哈萨克斯坦能源部表示,价格上涨与需求上升有关——天然气消费每年都在增加,而生产水平与过去相同。

该地区的加油站业主最初决定降低价格。抗议者并没有因此而退缩。

第一次抗议活动后,政府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调查曼格斯塔乌州的情况。1月4日,该委员会承诺满足抗议者的要求,将燃料价格降低到每升50坚戈(0.11美元卢布)。但这也无济于事。

在阿克套市该国的副总理和能源部长加入了抗议者。他们向人们通报了价格决定,并向他们保证,抗议者不会被追究责任。

抗议活动的背景

莫斯科国立大学前苏联社会和政治进程研究信息和分析中心主任达里娅∙奇佐娃表示,“在整个2021年,社会学家记录了令人震惊的疫情大流行后效应。严厉的检疫措施引起了人口收入结构的变化——中产阶级受到的威胁最大,其在社会中占比急剧下降。抗议活动是哈萨克斯坦社会系统性不满和疲劳的延续,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难阻止抗议浪潮,没有统一的要求,只有一种不满情绪。”

哈萨克斯坦政治分析家安德烈∙切博塔廖夫表示,“在我看来,该国不断发展的危急局势与其说是由政府考虑不周和无能的行动造成的,不如说是由2019年形成的、涉及哈萨克斯坦第一任(前任)和第二任(现任)总统的特殊国家权力体系的运作造成的。国家机器,特别是其上层的混乱,以及高级官员在这两个权力之间的周旋,对哈萨克社会和国家的所有生活领域产生了负面影响。特别是在2020年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大流行的高峰期凸显。”

事件的触发

2019年,哈萨克斯坦开始分阶段过渡到在电子交易平台上销售液化石油气,从2022年开始,计划要求完全过渡到通过交易所销售这种燃料,放弃人工价格监管。哈萨克斯坦的液化石油气价格在整个2021年都在上涨,从秋天开始特别活跃。例如,在10月份,加油站的价格接近每升90坚戈(0.21美元)。这是在世界市场上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以及国内逐渐过渡到市场定价的背景下发生的,由于世界天然气市场价格高企,生产商有动力出口天然气,而不是将其供应给国内市场。

哈萨克斯坦能源部在1月3日的一份声明中称:“转向电子平台交易将有助于根据供应和需求平衡液化石油气价格,这将吸引对新产能的投资。此外,市场机制积极影响竞争的发展,减少非生产性中介对市场的影响,并为中小型企业的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能源部当时认为,在过渡到电子竞标之前,这种燃料的价格对生产商来说是无利可图的,因为它的销售价格低于生产成本。哈萨克斯坦最大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商Tengizchevroil公司股权分配:美国雪佛龙公司(50%)、埃克森美孚公司(25%)、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5%)和哈萨克斯坦KazMunaiGaz公司(20%),其产品全部出口。Tengizchevroil拥有该国最大的油田——位于哈萨克斯坦西部的Tengiz。

2021年仲夏,哈萨克斯坦能源部责成液化石油气生产商将所有可用的数量导向国内市场,拒绝出口,但Tengizchevroil、Zhaikmunai(由Nostrum Oil & Gas拥有,该公司是新加坡Steppe Capital Pte Ltd的一部分,由纳扎尔巴耶夫的女婿库利巴耶夫控制)和Gas Processing Company除外。10月,当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商之一巴甫洛达尔石化厂(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KMG)子公司)停产维修时,市场短缺进一步恶化。市场参与者报告了向消费者供应液化石油气的问题,特别是在努尔苏丹,曼吉斯套和北哈萨克斯坦地区。

在哈萨克斯坦,液化石油气是乘用车的主要燃料。在2019年至2021年之间,液化石油气汽车的数量翻了一番,从14万辆增加到31.34万辆,而液化石油气的消费量在两年内从130万吨增加到160万吨,但液化石油气产量一直维持在之前水平。Tengizchevroil公司在2020年生产了148.2万吨液化石油气,其中出口了135.1万吨(Refinitiv数据)。

2021年第三季度,哈萨克斯坦的平均工资为每月24.3万坚戈(556美元)。

事件如何发展

专家认为,就目前来说哈萨克斯坦托卡耶夫总统处境艰难。对于一个亚洲国家来说,示弱是不可接受的,政府必须明确其对权力的绝对掌控。如果当局不容许公开的挑衅行为继续,局势在不久的将来就能稳定下来。抗议活动没有具体的政治要求,如果没有具体的领导人出现,无法有效利用实施的紧急状态来解决这场危机。然而,一旦紧急状态结束,新政府和行政部门将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民众的不满情绪不会消失,特别是对哈萨克斯坦的整体经济形势方面的不满。哈萨克斯坦国家领导层目前正在采取“救火”措施,而且很可能还将对一些地区的领导层进行调整。一旦国家局势稳定下来,就应该制定和采取更激进的措施,主要是政治方面的措施。

参考链接:

https://www.rbc.ru/politics/09/01/2022/61d4adda9a7947845b38b0f7?from=from_main_3

撰稿  星河

编辑发布  水星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