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136: Zelenko 医生分享了他治疗中共病毒的方法

作者:椰子哦耶

重点摘要:

  • 本期作战室Vladimir Zelenko 医生分享了他对新冠病毒的治疗方法,药物原理以及面对主流媒体攻击的态度和看法。

详细内容

面对爆发的疫情,Vladimir Zelenko医生提到,全世界目前都在专注造呼吸机,并没有重视住院前的临床干预和康复治疗来预防潜在恶化的肺部并发症。现阶段大部分医生对病毒束手无策,通常告诉病人隔离在家,直到病人发展到重症再住院插管,进而有更高的死亡风险。Vladimir Zelenko 医生认为医药就像消防,不应等火势发展到失控才去救火。但目前所有的研究都是选用那些死亡率在50%以上的使用呼吸机的重症患者,来得出药物治疗无效的结论。用这种非常小的群体样本得到的数据,来否定药物的作用是逻辑上的谬误。我们不该使用旨在失败的有缺陷的研究来下结论。

Vladimir Zelenko 医生将他的1450位病毒患者分为高风险和低风险两组。高风险组有405人,包括高于60岁以上有症状,低于16岁有症状且患有如癌症和糖尿病等慢性病和有明显呼吸困难的患者。其余为不进行药物干预的低风险组。他依据临床观察,在得到病毒检测结果之前便开始药物治疗,因为检测结果需要3天,而这72小时对人的免疫系统清除感染免于发展到急性肺炎至关重要。这405名重症患者,在他的疗法下,只有2名死亡,4名使用呼吸机,5-6名住院接受肺炎抗生素,其余患者全都治愈回家。这个结果要远远好于按照普遍概率下20名死亡,30-40名用呼吸机。而整个费用人均仅为12-20美元。他主要使用的是治疗疟疾和风湿病的70年老药-羟氯喹,而它的副作用概率非常低。

Jack Maxey问到是否锌和羟氯喹一起使用会增强效果。Vladimir Zelenko 医生解释到,锌可以抑制在细胞内的一种病毒复制所必需的酶,但是锌独自无法进入细胞,而羟氯喹的功效是打开细胞壁让锌进入细胞内部来抑制酶的再生。锌就像你的武器,而羟氯喹把这个武器送达战场。在班农问及如何面对主流媒体的对他疗法的不屑与攻击时,Vladimir Zelenko 医生表示,科学是客观事实,而历史会证明孰是孰非。他之前忙于治疗患者,现在患者数量降低,终于有时间发声。下周他将在Hydra journal 发表文章公布他的数据和分析来证明他的药物疗法成功使死亡率和住院插管率降低了95%。有在法国和巴西与他素未谋面的医生采取了同样的早期干预的治疗方法,同样也惊人地降低了死亡率。

Vladimir Zelenko 医生认为有多种因素导致主流媒体对他的攻击,第一,政治因素;第二,威胁到制药巨头的利益;第三,医学界的傲慢自大;第四,医生不愿承担用药的风险。对他而言,这些因素丝毫不会影响他做正确的事。两年前,Vladimir Zelenko 医生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失去了右侧的肺,他在情感上已经做好了和家人分别的准备,活到至今算是奇迹。所以当看到别人处在生死关头,他认为救命是头等大事。除了神,没有什么事什么人可以让他害怕。他引用了一位导师的话,当被KGB(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折磨被用枪威胁时,这位导师说这种威胁只能作用于信仰不坚定的人,而对于有坚定信仰的人来说,这些的威胁都是徒劳。他谴责了那些将政治与利益放在人类生命之前的魔鬼,认为现在已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而医疗界就是战场,同时提到一线医护人员用药预防的必要性。

Raheem Kassam提到,卫报一小时前发布的新闻里提到,空气污染颗粒里发现了新冠病毒,科学家们正在研究这是否会导致病毒远距离传播。班农补充到,如果事实如此的话,人口密集的北京和上海的确诊怎么会那么低。Jason Miller 提到中共华南早报这周提到,香港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中共国真实的病例至少是官方数字的四倍。

Jack Maxey激动的总结到,Vladimir Zelenko 医生非常真诚,直接并且有道德勇气。在每天受到媒体攻击的情况下,他只有一个肺,依然坚持在一线与目前世界上最危险的呼吸疾病作战。Vladimir Zelenko 医生是他的英雄。

笔者的话:听了Vladimir Zelenko 医生的采访,你会不由自主的喜欢上这个诙谐幽默,智慧又有正义感的医生。正如他所提到,生死两界他都只忠于一个上帝。上帝留他在人间是赋予其使命的。对他而言,救人是第一要务。这不正是郭先生所说的,无我无私的利他之心。人都兼具神性与魔性。拥有坚定的正确的信仰,会让人在这个世上找到自己的使命,为创造更美好的世界贡献自己独特的力量。在Vladimir Zelenko医生身上,我看到了神性的光辉。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9

4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