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共第四夜 杨改兰

作者:小鬼

地点: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老爷弯社

人物:杨改兰(社会底层人民)、李克英(杨改兰的配偶)、杨满堂(父亲)、杨兰芳(奶奶)

2016年8月26日下午6时,甘肃省康乐县阿姑村山老爷弯社的杨改兰用斧头砍杀自己的4个孩子,发现孩子未死,又逼孩子喝下农药,随后自杀。李克英在料理完妻儿丧事后,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八口之家,六口人身亡。

1988年,在距离康乐县景古镇6公里的大山深处阿姑山村,杨家夫妇生下一女,取名杨改兰。全村共有191户、841人。2013年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73户、281人,低保户56户、152人。超过一半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

杨家人靠早出晚归的劳作(放牛羊和种地)维持生计。杨改兰19岁招李克英入赘。李克英外出打工,杨改兰则扛起家中所有的重担。杨改兰带着4个孩子住在10平米的房间中,那是这一间刮大风都会吹倒的危房。全家唯一的收入是家中十亩贫瘠的土地上种植的小麦和大豆。而这份收入也要看老天爷的脸色,好的年头有三四千的收入,遇到换年头则只能解决吃饭问题。李克英的收入也时有时无,只记得大女儿要上学他厚着脸皮朝工地老板预支了1500元。

因为四个孩子属于中共国的超生范围,所以四个孩子均没有户口,不受国家抚养,他们犹如“黑户”一般生活在中共国。这也是中西部大多数农民的真实情况,这些“盛世”下的蝼蚁,就那样默默地活着。2010年杨家纳入低保,全年有660元补贴。2013年底因杨家有三头牛而被取消低保(全年1212元补贴)。杨改兰心中的梦想还未破灭,她用多年的积蓄买了砖头准备扩张房屋,可是父亲和奶奶以家中太穷了盖不起房屋的理由拒绝了她。

2016年,在全国农村居民人均居住面积45.8平方米的情况下,杨改兰依然和四个孩子居住在10平米的小屋中。日复一日,度日如年,村庄里的人,家里的亲人未曾给过她一丝的温暖与希望,在贫穷与悲观之下,内心的脆弱被无限地放大,就像她家的危房一样随时都可能倾倒。

2016年8月26日下午6时,杨改兰带着自己的四个孩子去往家屋后的羊肠小道上,她拿起斧子砍杀自己的孩子。奶奶杨兰芳见她们久久未归前去寻找,发现他们时,杨改兰和重孙女还未断气,杨兰芳祈求杨改兰留下一个重孙女给她。杨改兰绝望地说“你不理解,把我逼的,一个都不留下”。外出打工的李克英闻讯立即赶回,送喝了农药的杨改兰和重孙女去就医,重孙女抢救无效死亡,杨改兰于29日凌晨死于兰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李克英料理了她们的后事。9月4日,在阿姑山村外树林中发现了服毒自尽的李克英的尸体。四世同堂的八口之家,六人身亡,只剩孤单的两位老人。

中共发出烟雾弹称“杨改兰女士个性极端,有精神疾病”。中共查处当地官员,假模假样地编造各种故事,给予杨改兰一家人的种种照顾,许许多多的烟雾弹打了出来。但是中共容不下异声,文章“盛世”下的蝼蚁,被中共当局多次删除。中共害怕,害怕说真话的人,害怕文章传播让更多人引起关注。他们就这样不断打压一个一个杨改兰事件。他们一次一次成功,他们觉得中国人只有六个星期的记忆,他们极其容易忘记。中共的独裁政权,让所有人感到不安。而新中国联邦所有人的默默付出,让所有人拥有安全感,哪怕你在天涯海角,只要你有困难,战友们都可以无条件地帮助你,这种力量是前所未有的。我们要的是宣言里所说的,我们要的守护宣言里所写的。那是我们的契约,像区块链般刻在每一个新中国联邦人心里。

参考链接:

杨改兰自我灭门案:8天1家6口离奇死亡,悲剧不仅因贫穷那么简单

杨改兰杀子事件

审核校对:Barry Jack
上传排版:F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