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陈全国”(三)

整理:BENJ1
编辑:守望黎明

郭文贵20211229日直播

文耀刚才问到陈全国在新疆的事情,陈全国跟我关系是特别的好,我们俩在河南太熟了。陈全国一来就说:“哎呀!老弟,你整这么多菜干什么?太贵了,我这是村长出身,你看这真是忒贵忒贵了,整得太豪华了!”。我就说:“全国老哥,都知道你简朴,知道你为人正直,知道你廉洁,平常不吃这些。七弟我不是搞餐厅的吗?所以弄来给你尝尝嘛!” 。他就会说:“是吗?是吗?这个不错!这个不错!”。实际上他净拣好吃的吃,不好的一样都不碰。

陈全国到北京去送虫草,那是一麻袋一麻袋地送。到我那儿去的时候就会说:“老弟,我给你的可比给家宝的还多,给锦涛的跟你的一样多。但是,我这还有一包,不给他了,都给你吧!”。陈全国就给我这一大包虫草,跟温家宝同样的级别,足有25公斤,每根虫草上都有编号。你们没见过这种虫草,每根儿都带编号的。现在即便你买的是最好的虫草,有的虫草断了,也会拿个牙签儿或是细棍儿在里面串上,你吃的时候会吃到。但是给高层特供的虫草不会有这种折断过的。每一根都编号,为什么?因为产自那曲山,那里每个山坡的特供虫草都有编号。

你们谁吃过有编号的虫草?下面战友谁举手说说。一根儿当时多少钱呢?我告诉大家,在真正买到手,一根儿150美金。给我送一袋子,20几公斤都带编号的。说是给的是和温家宝和常委同样级别的,然后再拿出一袋给我,是整袋统一编号的那种。那曲山顶的虫草听说男人吃了十根以后,大概一星期都会“金枪不倒”。但是我吃了以后真没发现有这效果,反而变成今天的“3秒”了。

今天的内容是很特别的,说起当年的陈全国,有谁曾提到过他的过去?陈全国在河南是管组织的,当时已经要退休了。他在河南时,每年几次把下面当年一起搞纸箱厂的厂长请来,在他的常委院儿里喝酒,让常委们都来作陪。大年初二搞完慰问活动的当天,他一定回到他老家那个村里边去,和当年儿时的人还有活着的老师一起喝酒。

你看这个陈全国的为人,他对人心之掠夺到了啥程度?对我这号人都这样,你说河南得有多少个“郭文贵”这样分量的人?当年的河南有个叫政协副主席,后来当了政协主席,叫什么平的……, 啊,叫支书平,组织部长。就是他接的陈全国的班。支书平每次跟在陈全国的后边,帮他拎着东西,让陈在前面走。一看到那些老领导,陈全国的腰就弓下去,把东西一递:“老首长,你怎么出来了?我这是来看你的,你怎么能出来呀?赶快进屋,别冻着了! 支书平这儿您要有啥事,老领导就给他写一写!支书平,你这就安排人,马上办,马上办!”。

往期回顾: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陈全国”(一)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陈全国”(二)

发布:小红帽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