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打压伊维菌素, FDA 、 CDC 和媒体编造 了伊维菌素的一系列谎言

编者:寻文客

12 月 24 日,一篇题为《一个神话的诞生: CDC 、 FDA 和媒体建立了 一个比真相还要久远的伊维菌素谎言网络》的文章在美国互联网圈中出现 并广泛流传。文章清晰地指出伊维菌素( ivermectin )是极其安全的( ex- traordinary safe )、对人类和动物都有效果的药物,然而为了将使用伊维菌 素治疗新冠病毒的行为打成“反科学( anti-science )”“错误传言( misinfor- mation )”,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 CDC )、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 FDA ) 和媒体合力编织了一个惊人的谎言网络。

文章作者琳达·邦维( Linda Bonvie )和玛丽·贝丝·菲佛( Mary Beth Pfeiffer )为揭露 FDA 、 CDC 和媒体编造的谎言做了一系列非凡的工作。这篇文章中的内容不论是伊维菌素对治疗新冠病毒的作用,还是政府机构 和媒体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一些作为、所扮演的角色的分析,都非常值 得我们反思和警醒。

• 文章英文来源: https://rescue.substack.com/p/a-myth-is-born-how- cdc-fda-and-media

以下是文章译文

新墨西哥州官员承认他们错了:有两人死于 covid 。不是来 自伊维菌素。然而, CDC 发布了全国最高的健康警报和一千个 关于虚假病例的虚假头条新闻。 ——琳达·邦维( Linda Bonvie )和玛 丽·贝丝·菲佛( Mary Beth Pfeiffer )

去年 9 月,一名七十九岁的德克萨斯州牧民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在新墨 西哥州去世时,他的家人从未预料到随之而来的全球头条新闻。

在一次大肆宣传的新闻发布会上, 新墨西哥州新墨西哥州卫生与 公众服务部部长戴维·斯克拉什( David Scrase )博士、新墨西哥 州首席卫生专家,宣布了新墨西哥州第一例“伊维菌素过量服 用 ” 死亡,很快又增加了第二例据称来自 ” 伊维菌素毒性 ” 的死 亡。

图 1: 一个装饰品上有德克萨斯州牧民的照片,他的死亡被错误地归因于伊 维菌素,并被利用成企图使这种非常安全的药物看起来非常危险,装饰品 由他的女儿亲切地挂在家庭圣诞树上。

现在,斯克拉什已经承认,他多次强调的他称作 ” 随便 ” 的 断言是毫无根据的。这两例死亡不是由伊维菌素——这个被用作 新冠病毒治疗方法的长期被使用的仿制药品。取而代之的是现 在他说这两人的死亡是由于“他们耽误了对新冠病毒的护理”。

这两种说法有天壤之别。

在我们向斯克拉什的机构施压,要求为其所称的“伊维菌素致死”提供 证据之后, 12 月 1 日,斯克拉什在一次极少人关注的在线新闻发布会上退 缩了。相关官员们一再表示,他们正在等待该牧民死亡的毒理学报告。然 而我们了解到,这份报告从未被要求提供或被完成。除此之外,该男子的 死已经被州验尸官裁定为“自然”原因。

没有一家媒体报道了斯克拉什的承认内容,甚至包括《国会山报》和 《纽约时报》在内的数十家媒体卖力地掩盖了他对伊维菌素——这个在 2015 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的抗寄生虫药物的早期评价:

“我不希望更多的人死去。” ,以此为标题的一篇早期文章引用了 斯克拉什的话, “对于这个非常严重的事情,这是错误的药物。” 斯 克拉什在《泰晤士报》的文章中说道。

全世界的医生、科学家和毒理学家都对他的说法感到困惑, 因为伊维菌素是一种非常安全的、 FDA 批准的药物。伊维菌素 是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所有医院系统携带的 100 种基本药物清单上的药物之 一,近四十年来已经被使用了近 40 亿剂。

去年夏天,新墨西哥州成为夏末美国政府大范围欺骗的关键参与者 ——鉴于如下三个相关进展,政府致力于将伊维菌素描绘成危险的药物: 研究成果强烈支持伊维菌素对新冠病毒的功效 ; (伊维菌素)处方飙升 ; 公共 卫生官员唯一关注的不是新冠病毒治疗,而是新冠疫苗接种。

我们之前报道过, FDA 去年八月在推特上警告不要使用伊维菌素这种 “给牲畜的药物”,依据是来自密西西比州的未经证实的错误信息。那里的 卫生官员发布了一份警告,称该州的中毒事故管理中心挤满了数百则关于 摄入兽用伊维菌素的电话。而事实上我们发现,(中毒事故管理中心)只收 到了四份报告。

但是,被这样扭曲的证据推动,反伊维菌素的列车无可阻 挡。我们现在已经了解到,在急于埋葬一种被描述为 ” 惊人安全 ” 、并且长期在全球范围内用于治疗动物和人类寄生虫的药物时, FDA 不是唯一的 参与者。

我们从 CDC 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 8 月 26 日关于伊维菌素的的国家 健康警报被激发,如同 FDA 的推文一样,基于一些所谓的“证据”:只有 三例所谓的伊维菌素副作用,其中两例涉及动物配方。没有病人死亡 ; 其 中一人似乎住院了,一人拒绝任何医疗帮助。

尽管如此,根据电子邮件显示,就是这三份从佐治亚州中 毒事故管理中心获得的(所谓伊维菌素副作用)报告,让总部位 于亚特兰大的 CDC 决定发布全国最高级别的健康警告。

在得知三例病例后不久, CDC 的 Michael Yeh 写道:“我们 有伊维菌素存在明显毒性的证据。

在谈到健康警报的计划时,“共识是,除非我们看到伊维菌素的不良反 应,否则我们会推迟,” CDC 中毒事故治疗官员 Michael Yeh 博士在 8 月 17 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现在听起来我们有(伊维菌素存在)明显毒 性的证据。”

这封电子邮件是在附带三份(所谓伊维菌素副作用)报告简 要信息的另一封电子邮件接收后的第七十二分钟写的。

虽然 CDC 的用意可能是为了保护人们,但该警报已经成为国家级固 执行动的象征:将一种新冠病毒的早期治疗方法(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形 式)描绘成“具有潜在毒性”。

CDC 也上了这艘贼船。

在当天晚些时候的一封电子邮件中, Yeh 列出了证据。最严重的案例 涉及一名七十七岁的男子,据说他服用了一剂“显然是给 1800 磅的牛服用 的”伊维菌素。他患上了“幻觉和震颤,症状有所改善,但最终他被诊断 出患有 COVID-19 ,他需要吸氧。” Yeh 注释道。

在另外两个案例中,一位服用人用伊维菌素的女性据说遭受了 ” 一些 混乱 ” 。另一名女性在服用“给羊服用的产品”后出现 ” 主观视觉障碍 ” ,但 拒绝医疗帮助。这些副作用与 NIH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所谓的“耐受 性良好”抗寄生虫药物的副作用一致,可能会产生“头晕,瘙痒,恶心或 腹泻”等不良反应。

法国研究人员去年 3 月发表了一篇对于医学文献中 350 篇有关伊维菌 素文章的综述,得出伊维菌素不良反应“不常见,通常为轻度至中度”的 结论。这项由法国制药商 MedinCell 进行的研究指出,没有伊维菌素致死 的死亡报告,即使有患者意外过量服用药物甚至自杀未遂。

鉴于伊维菌素已被充分证实的安全性,我们根据《信息自由 法》要求 CDC 提供文件,以寻求发出健康警报的理由,并特别 要求 CDC 提供由各州中心向协会报告的、来自 AAPCC (美国 中毒事故管理中心协会)的数据。 (AAPCC 拒绝提供这些数据)

在回应《信息自由法》的要求时, CDC 有些不寻常地宣称,他们“不再 拥有或能够获得这些数据”,因为它与 AAPCC 的“许可协议”已经失效。这些数据可能带有恶意误导的倾向,例如,这些数据本来可以说明有多少 电话与兽用或人用伊维菌素有关;但警报却把所有的报告放在一起,让人 难以看出数据中兽用伊维菌素的使用程度。

图 2: CDC 在给我们的一封信中声称,它不再拥有作为国家健康警报依据 的数据。

2021 年打给中毒事故管理中心的有关伊维菌素的电话变多是很正常 的,特别是当医生了解到表明死亡人数减少、住院时间缩短和门诊成功 的研究之后。当新药物投入使用时,打给中毒事故管理中心的来电经常增 加,许多来电者只是想寻求相关信息。中心也会接到关于传统的、历史悠 久的药物的电话。根据 AAPCC 的数据,仅对乙酰氨基酚就在 2019 年产 生了 47,000 份报告,导致 164 人死亡。

当然,这种相关背景在 CDC 的警报中没有出现。 “中毒事故管理中心 接到的关于使用兽用和人用伊维菌素的电话比‘新冠病毒大流行前的水平’ 增加了五到八倍。”该警报语焉不详地报导。报导还称与此同时,开具伊维 菌素的处方飙升了 24 倍——这是一个由医生主导的完全合理合法的趋势, 但 CDC 显然认为这是不可接受、让人警惕的。

警报中没有对伊维菌素兽用和人用制剂进行区分,只是夹 杂着“伊维菌素的滥用和过量使用”、“癫痫、昏迷和死亡”、“绵 羊灌肠”、“严重疾病”和“快速增长”等形容。信息称“不要使用 这两种(制剂)形式的任何一种”,哪怕有 71 项研究表明,在 50,180 名患 者中,有 64% 的患者在服用伊维菌素治疗新冠病毒后病情得到了改善。

虽然有健康警报和新墨西哥州毫无根据的声明,但在 2021 年 1 月 1 日至 12 月 14 日由 AAPCC 记录的 2112 个案例中,没有人死于伊维菌素中毒。 AAPCC 的一份公告称,这些报告中的 2% ,大约 42 个,涉及“重 大”影响。百分之七十的案例被认为没有影响,“无中毒迹象显现”,诸如 此类的结论。

这些电话中的一部分可以被归结为反对伊维菌素的歇斯底里的行动。例如,新墨西哥州敦促公民向该州的中毒事故管理中心报告任何已知的伊 维菌素使用情况,即使是“你认识的人早就服用了”。

我们询问了 FLCCC ( COVID-19 前线重症监护联盟)的创始人 Paul Marik 博士,他对阴谋者们诋毁伊维菌素为危险药品的看法: • “伊维菌素是这个星球上最安全的药物之一,远比阿司匹林或 对乙酰氨基酚安全。” 他说。 • “这是个童话故事。迪士尼不可能想出一个更好的童话故事。” 但是当这位牧民生病时发生的事情,对他的家人来说不是一种虚幻事 件,而是因卫生系统政治化的一次痛苦经历。

一通“非常令人费解的”电话

那位在新墨西哥州死于新冠病毒的牧民服用了兽用伊维菌素,这并不 是什么秘密。这是一种他很熟悉的药物,他在德克萨斯州经常给他的牛群 使用这种药物。

自从伊维菌素对新冠病毒有效的消息传开后,牧民家族中的其他人也 服用了 Ivomec ,一种给牛服用的液体配方伊维菌素。 “我认识的每个人都 在服用它。”他们家族的一位亲密朋友、同时也是他们的商业伙伴,这样告 诉我们。 ( 应其家人的要求,我们隐去了这个人的名字)

伊维菌素只是 FDA 测试并批准的 167 种药物之一 , 对动物 和人类都有效。然而,那些服用伊维菌素的人被定性为“反科 学”“受到错误信息影响”。

新墨西哥州官员反复声称,这名德克萨斯州牧民是死于“伊维菌素中 毒”的两个人之一。虽然卫生部门没有透露两名死者的身份,但在我们这 次调查中,一位知情者向我们透露了他所知道的案例细节。

通过一些文件和对牧民死亡的知情者采访,带给了我们一个与新墨西 哥州卫生官员提出的说法完全不同的故事。

9 月 2 日晚,当这位牧民和他的妻子一起来到急诊室时,他很快被诊 断为急性脱水,同时诊断出新冠病毒阳性。

他的女儿在几个小时后到达医院。

在一次采访中,女儿讲道前一个周末曾为她父亲举办的八十岁生日派 对,参加派对的 11 名家庭成员中,有 8 人最终感染了新冠病毒。她回忆 说,每个人似乎都有轻微的症状。

当她的父亲在新墨西哥州感到身体不适时,她建议他去检查一下。她 说:“我父亲不善于让自己保持水分。”她说,他父亲在新墨西哥州的时候 喝水喝得太少。

医生告诉家人,患者到达医院时已经脱水,以至于他的肾脏已经受 损。林肯县医疗中心(医院名)没有合适的透析机,家人们被告知正在寻找 另一家医院将患者送去。不幸的是,患者从未离开过鲁伊多索(城市名), 最终于 9 月 3 日去世。

但是,当被告知牧民可能会离开人世后不久,牧民的妻子和女儿在重 症监护室外焦急地等待时,发生了让她们感到非常奇怪的事情。

他的女儿回忆说,她的母亲接到了一通“非常令人费解”的 电话——事实上让人非常不安,以至于她觉得“要把母亲的电话 抢走”。

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在电话里问她父亲是否服用伊维菌素。这是她记得 的唯一一次在医院里讨论了这种斯克拉什特殊药物。

我感觉他们在逼迫母亲,这真的很让人恼火。 ”她说,“不 是医生或护士,但母亲不记得是谁,也不记得他们代表什么。 ”

她回忆说,他们最感兴趣的是询问她母亲关于她父亲服用 Ivomec 的 情况。

在接下来的新闻发布会上, 斯克拉什博士宣布,一个 ” 可靠的消 息来源 ” 报告了该州 ” 第一例 ” 因服用伊维菌素而死亡的案例。虽然他对伊维菌素的作用持怀疑态度,并提到了护理的延误,但他还是反 复强调这个人的死亡和另外一个人的死亡是由伊维菌素引起的。

然而,在 9 月底提交的该牧民死亡证明却不是这样说的。死亡证明 陈述他是因“自然”原因去世的。他的死亡没有被列为需要任何 类型的“待调查”, 而且法医办公室证实了没有进行尸检或毒理学报告的事实。

但斯克拉什医生的故事版本非常受媒体欢迎。 《今日美国》非常喜欢这 个故事,以至于该报给了好几个版面报导这个故事。

有两人死于伊维菌素中毒”,《今日美国》在死亡证明被给出的同一 天宣布。五天后,《国会山报》的一个标题吹响了(污名化伊维菌素)号 角:“新墨西哥州报告有两人死于伊维菌素”。

新墨西哥州卫生部尚未回应任何问题,即为什么不在早期对媒体直截 了当地纠正被错误地归因于伊维菌素的两起死亡事件。同样让人不解的是 为什么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该机构在承认通告不实后仍继续延续 这一谬论,而不是纠正报告记录;为什么他们指称有另一起与伊维菌素有 关的死亡,而又没有提供任何相关证据。

第二起所谓的伊维菌素死亡事件涉及一名来自 38 岁的古巴裔 妇女,居住在新墨西哥州,据说是纳瓦霍族人。有关部门已经进 行了尸检,但结果还没有公布。

虽然斯克拉什承认这两起死亡事件是由新冠病毒而非伊维菌素造成 的,但他还是在 12 月 1 日的发布会上宣布了他所谓的“第三例”伊维菌素 死亡案例。

斯克拉什称,新的死亡病例是一名 60 岁的男子,他服用了一种马用伊 维菌素制剂。这位先生服用了 150 毫克,他因此遭受肝衰竭、肾衰竭,他 实际上是死于伊维菌素,而他没有感染新冠病毒。

与前两个案例一样,这个案例中死者的死因还有待观察。

根据 Marik 博士的说法, 150 毫克的伊维菌素完全是安全范围内的剂 量。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不知道任何一例因伊维菌素导致的肝衰 竭和器官衰竭的病例。

CDC 和新墨西哥州卫生部都拒绝回答上面的问题。

图 3: 尽管新墨西哥州卫生部一直要求居民报告任何伊维菌素的使用情况, 但正如 12 月 1 日新闻发布会上展示的这张幻灯片所示,在 2021 年的大部 分时间里,只有 29 通电话进入该州的中毒事故管理中心。该图表还指出, 伊维菌素在该州造成了三起死亡事件,尽管在同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人们 承认前两起所谓的死亡事件是由新冠病毒引起的,而不是伊维菌素(没有 公布证据支持第三个死亡案例的“伊维菌素致死”声明)。

CDC 的电子邮件表明,在很短的时间内 CDC 就被说服对伊维菌素的 使用发出全国性警告。另外邮件显示,关于这三个“伊维菌素死亡”案例 的细节非常少。

案例中使用伊维菌素的剂量缺失,或者在一个案例中,被 描述为“浓度未知”。一名妇女“被送往医院,但她的基线精神 状态不清楚”。另一名妇女在拒绝援助后应被沟通进行后续治 疗,但没有迹象表明这样做了。

心怀不轨者用这些轶事作为线索来编造所谓“伊维菌素毒性”的谎言。而这个谎言在容易被搜索到的网络文章中继续存在。其中: • 密西西比州 8 月 19 日的健康警报称, 70% 的中毒事故管理中心来电是由 于摄入兽用伊维菌素,而实际数字是 2% 。错误在四十六天后才得到纠正。 • FDA 去年 3 月声称“收到多份报告”,关于人们服用兽用伊维菌素后受伤 和住院。实际上,根据 CDC 的一位发言人一封电子邮件中的说法,这项 声称只是基于 4 份报告。 CDC 的官员在计划他们自己对伊维菌素危害性的谎言编造时参考了 FDA 的“消费者警告”。

顺便提一下,密西西比州的错误数据已经被纠正(在我们的要求下),《纽 约时报》纠正了两次,《华盛顿邮报》纠正了一次。更重要的是,在新墨西 哥州、密西西比州、 FDA 、 CDC 以及媒体的谎言下,他们将伊维菌素变成 了一种它从来不是的东西。

那么,随着新冠疫苗的失败、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增加,我们的处境 如何呢?

10 月 28 日, WisPolitics.com 报道了一个家庭未能说服法院将 FDA 批 准的伊维菌素注射给他们即将死去的亲人的案例。

该网站报道称:“在全国范围内有多份报告,关于人们服用兽用伊维菌 素来应对新冠病毒,并在这个过程中使自己生病。”

在医学文献不支持的背景下,虚假的伊维菌素形象说服了该案例中的 医生,让医生建议“伊维菌素的处方剂量可能会致死”。

事实上,已经根植于国家媒体和人民意识中的是被编造的伊维菌素的风险,而不是伊维菌素本身带给人们的希望。

这就是现实中发生的故事。


更多资讯
台湾农场精彩文章
台湾农场精彩直播影片
订阅台湾宝岛农场官方YOUTUBE频道
点击此处加入「台湾宝岛农场」Discord伺服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