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深度报道】王沪宁的荣耀与噩梦(三)

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美国“钯金杂志”(Palladium Magazine)10月刊出的这篇关于王沪宁的文章正在美国国家安全专家中流传,包括国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也在读。钯金杂志在这篇介绍“王沪宁思想”的文章说,王沪宁是中共七常委之一,也是中共最顶尖的意识形态理论家。他是江泽民“三个代表”以及胡锦涛“和谐社会”的幕后推手。同样习近平每个标志性的政治概念都是他提出来的,包括“中国梦”、反腐运动、“一带一路”倡议、战狼外交,甚至“习近平思想”。《华盛顿邮报》周四(12月16日)刊出一个专栏介绍这篇文章,王沪宁虽然鲜为人知,但他在负责制定中国未来的政策,而且他对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有超常的影响力,王沪宁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图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左)与中共政治局常委之一王沪宁(右)。(Feng Li/Getty Images)

文化底蕴

当其他中国知识青年在文革(1966-76)的动荡岁月中“下乡”养猪、种地时,王沪宁在家乡上海附近的一所精英外语培训学校学习法语,他每天都在阅读老师为他提供的被禁的外国文学经典。

王沪宁1955年出生于山东一个革命家庭,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书呆子青年;这一点,加上他家人的关系,似乎让他获得了一份免于苦役的通行证。

当中国关闭的大学于 1978 年重新开放时,在毛泽东的继任者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之后,王是第一批参加恢复的全国高考的人之一,与数百万人争夺重返高等教育的机会。他以惊人的成绩考进了中国顶尖学府之一的复旦大学,尽管他从未完成过学士学位,但还是被录取进入了著名的国际政治硕士专业课程。

他在复旦完成的论文成为他的第一本书,追溯了西方国家主权概念从古至今的发展——包括从吉尔伽美什(Gilgamesh)到苏格拉底(Socrates)、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奥古斯丁(Augustine)、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霍布斯(Hobbes)、卢梭(Rousseau)、孟德斯鸠(Montesquieu)、黑格尔(Hegel,)和马克思(Marx)——并将其与中国的思想观念进行了对比。这项工作将成为他未来许多民族国家和国际关系理论的基础。

但王也开始找到将成为他一生工作的另一条核心线索的路径:文化、传统和价值结构对政治稳定的必要中心地位。

王在 1988 年的一篇文章“中国不断变化的政治文化的结构”中详细阐述了这些想法,这将成为他被引用次数最多的作品之一。在其中,他认为中共必须紧急考虑社会的“软件”(文化、价值观、态度)与其“硬件”(经济、制度、结构)如何塑造政治命运。虽然看似简单的想法,但这显然是对正统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的大胆突破。

考察邓小平迅速对外开放的中国,王沪宁认为国家“正处于从生产经济向消费经济转变的状态”,伴随着“从精神文化向物质文化转变”和“从集体主义到个人主义”的转变过程。

同时,他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实际上使中国迷失了真正的文化方向。 “中国最近的结构中没有核心价值观,”他警告说。这只会瓦解社会和政治凝聚力。

他说,这是站不住脚的。警告说“文革所塑造的政治文化的组成部分已经背离了产生这种文化的初心,也脱离了社会需求、社会价值观和社会关系”——因此“文化大革命”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不总是积极的”——他认为,“自 1949 年以来,我们批评了传统和现代结构的核心价值观,但没有足够重视塑造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因此:“我们必须创造核心价值。”理想情况下,他总结道:“我们必须将[中国]传统价值观的灵活性与[西方和马克思主义]现代精神结合起来。”

此时,与改革开放那些激动人心的年代中的许多人一样,他仍然希望自由主义能够在中国发挥积极作用,并写下他的建议:可以在“体现现代民主精神的现代结构和人文主义中找到他们扎根和成长所需的土壤。”

但是,这这种观点很快就发生了改变。

(未完待续)

作者:N. S. Lyons:是一位生活和工作在华盛顿特区的分析师和作家,他是《The Upheaval》的作者。

信息来源:The Triumph and Terror of Wang Huning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