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系列——普京的疯狂与“北下灭共”

图片来源:VOA

整理/编辑:MSGZ

【编者按:本文将解析和挖掘:俄罗斯在普京权力阴影下的时代趋向,俄罗斯与中共(习近平)关系的本质,以及在与西方世界(美国)的纠葛中如何追索帝国和个人的利益。在俄、中两国出现大独裁复辟的时代背景下,何以影响灭共的进程。

郭文贵先生在12月5日的大直播中提到俄罗斯普京在乌克兰的举动对于灭共进程的影响和价值,摘录如下:

习的自信和疯狂绝对来自普京、俄罗斯,这是他们俩之间的绝对默契,影响习最深的就俩人,普京还有北朝鲜。为啥北下灭共?一切的一切都有背后俄罗斯的支持,如果俄罗斯一旦跟他舍弃它了,他的技术就会有问题,更重要的是,使用技术的伙伴,都会有问题。这里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习近平的身体、普京的身体、普京的安全、习近平的安全,这俩人任何一人安全和身体出了问题,一切结束!更重要的事情,他俩不能出现政治意外,被杀掉、被推翻。苏联只要一个人下去,如戈尔巴乔夫下台,一切结束。中国毛泽东下去,邓小平下去,中国的形势将被彻底改变,一人定一国。美国和西方国家不管怎么折腾,保守官僚不可能彻底改变。这时候北边俄罗斯太重要了,北边对我们灭共形势一片大好,因为它要动乌克兰,不动就麻烦了。现在的俄罗斯和中共之间的战略计划,就是分别行动——你取台湾、我取乌克兰。你开始在俄罗斯在欧洲推行你的天然气、技术,你把技术给我,天上地上我来干,我来占用市场,然后再把中东非洲亚洲拿下,让美国人饿死他。如果他俩(普金和习近平)都活的好好的,都能成功;如果一个不成功就一切结束。当前俄罗斯出现的精英和资金外逃现象,像极了苏联解体的前夕。

目前很多观察员还不清楚普京是在试图煽动乌克兰卷入更大规模的军事冲突,还是只是在进行一些季节性剑拔弩张的挑衅。 

一)当前乌克兰边境的军事紧张局势

紧张局势表现在俄罗斯屯兵乌克兰边境,美国情报透露俄罗斯正在计划在明年初以175,000人的部队进行军事进攻乌克兰的可能性。

在日益紧张的局势下,普京和拜登将在12月7日进行了视讯通话,讨论发生在乌克兰边境的军事紧张局势。俄罗斯总统助理尤里·乌沙科夫称,在与拜登的通话中,普京将提出他对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的要求,该协议将“排除北约进一步向东扩张、以及在包括乌克兰在内的邻国领土上部署威胁我们的武器系统”。

乌沙科夫说,俄罗斯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动这种安排,并强调由于最近紧张局势的加剧,这种情况变得特别严重。他说:“它根本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乌克兰、美国和其他西方盟国越来越担心,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附近的部队集结可能是莫斯科打算入侵的信号。官员们说,目前还不清楚普京是否打算实施入侵,或者似乎在威胁入侵,希望迫使乌克兰及其西方盟国作出让步。美国已经威胁说,如果克里姆林宫发动攻击,将对其实施最严厉的制裁,而俄罗斯则警告说,北约军队和武器在乌克兰领土上的任何存在都将跨越“红线”。

周四,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斯德哥尔摩与俄罗斯国务卿谢尔盖·拉夫罗夫进行了面对面的会谈,要求俄罗斯从与乌克兰的边界撤军。拉夫罗夫反驳说,西方国家剥夺了俄罗斯在北约进一步向前苏联国家扩张中的发言权,这是“玩火”。

乌克兰国防部长雷兹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周五告诉立法者,在乌克兰附近和克里米亚的俄罗斯军队数量估计为94,300人,并警告说1月份可能会出现“大规模升级”。

乌克兰一直在推动加入该北约,北约一直在承诺将其加入,但并没有设定一个时间表。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本周表示,俄罗斯对乌克兰是否加入西方安全联盟没有发言权。他说:“应该由乌克兰和30个盟国来决定乌克兰何时准备加入联盟。俄罗斯没有否决权,无权干涉这一进程。”

乌克兰国防部长雷兹尼科夫周五警告说,“升级是一种可能的情况,但不是肯定的,我们的任务是避免它。我们的情报部门分析了所有情况,包括最坏的情况。(俄罗斯)为升级做好准备的最有可能的时间是1月底。”

俄罗斯在2014年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并在乌克兰东部工业中心区(即顿巴斯)的分离主义叛乱中投下重兵,此后双方一直陷入紧张的拉锯战。超过14,000人在战斗中死亡。

克里姆林宫对乌克兰可能使用武力夺回对东部叛军的控制权表示担忧。而使紧张局势加剧的是,俄罗斯支持的、自称是乌克兰东部分离主义共和国的领导人周四表示,如果该地区面临乌克兰的攻击,他可以向莫斯科寻求军事援助。

雷兹尼科夫说,乌克兰不会做任何挑衅俄罗斯的事情,但准备在受到攻击时作出回应。这位国防部长说,乌克兰最感兴趣的是政治和外交解决。

乌克兰的地缘位置极为敏感,它处于俄罗斯帝国和西方民主世界地理对峙的边界。表象上,乌克兰一直希望进入北约,北约却只给承诺不给时间表,而普京一直以武力威胁迟滞乌克兰的阵营归属。从这一地区长久的地缘纷争看,美国、乌克兰、俄罗斯貌似遵循着某种战略默契。美国、俄罗斯、乌克兰都在以低成本的方式施加着对边境的影响力。

二)乌克兰问题形同台湾问题

乌克兰与台湾一样,各自的地缘形式都面临着被老牌帝国和旧式君主的吞灭。在当下病毒大流行肆虐,全球趋向回归极权时代,世界经济秩序将遭遇毁灭性大崩坏,特别是美国的式微是否预示着世界即将出现权力真空?在混迷的世局下,普京和习近平均背负着病态的帝国梦,抱持着君主的专制野心,正欲穷凶极恶地登上时代和自诩为历史性的舞台。

普京,一个沙皇式的独裁者。他的成长历史决定了在他掌握权力之后将会把俄罗斯帝国带向何处。

普京要巩固他作为领导者的声誉,让俄罗斯恢复昔日的伟大,在普京的成就名单中仍然缺少一项未竟的任务。这部分未完成的任务是恢复俄罗斯对关键领域的统治。其历史帝国的一部分。该议程上的任何项目都没有比乌克兰回归更重要或更关键的项目,因为乌克兰是前苏联的一部分。

普京作为苏联间谍曾咬牙切齿地将1991年苏联解体描述为“(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

自去年普京推动修改俄罗斯宪法以允许他在2024年和2030年竞选公职以来,普京愈来愈成为了一位孤独的君主。现在有41%接受调查的俄罗斯人表示他们希望他下台。

当下,普京面临政治精英的政变和公众的抗议的双重威胁。

领导人核心圈子中的人通常与政权的生存息息相关。普京的亲信就是如此,他们的财富超出了他们的梦想。但这些精英也构成了潜在威胁。亲信可以抓住过度依赖他们寻求支持的个人独裁者。

普京还面临来自下层的威胁。“颜色革命”推翻了2003年格鲁吉亚、2004年乌克兰和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的统治者。几乎没有什么比民众起义的可能性更让普京感到到担忧的了。面对底层的大规模抗议,普京大幅提高了对参加和组织抗议活动的处罚。 

1月份支持反对派纳瓦尔尼的抗议活动在俄罗斯100多个城市发生,其根源都源于对经济上的不满。经济疲敝的根源是普京用垄断的经济利益换取精英的忠诚度所致,这和中共把利益垄断为小集团化和家族化如出一辙。

普京的日益独裁化使政策变得愈加个人化,这增加了政治精英的脆弱性。投资者更愿意将资金存放在俄罗斯以外的避风港,许多俄罗斯年轻人已将其重要的人力资本带到国外。即使是超级富豪俄罗斯人也感到了危险。人们拒绝克里姆林宫让他们将资本带回俄罗斯的呼吁。

普京面对近70岁的年龄焦虑和岌岌可危的权力地位,使他作出和历史上所有独裁者一样的举动,就是把内部的政治、经济危机外部化,发动对外战争是转移焦点和化解危机最好的方式。

由此,普京的权力危机和习近平的权力危机相互重叠,对失去权力的恐惧、病态自私、狂妄将使他们不得不最终走上军事扩张的末路。它们的疯狂行为使原本动荡的世界局势更易出现丕变,它们的最终崩溃将随着战争的爆发很快到来。这也是郭文贵先生所说“北下灭共”形势一片大好的原因。

发布:翼族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23zmMzYJ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2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