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系列——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五)

整理:BENJ1
编辑:Kelly

文章配图
配图制作:小蚂蚁614

大跃进的疯狂,造成共产中国最为荒诞无稽和残暴骇人的一页,造成了大饥荒年代中数千万人死难的历史悲剧。

余习广在《大饥荒之最,荥经惨案》的采访记录中写道:

1962年,重庆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兼共青团重庆市委书记廖伯康,向中央报告了四川大饥荒真相,汇报了1200万死难者。而其中的荥经惨案,又以其史载人口死亡率53.15%以上,成为当代中国地方志所载大饥荒中人口死亡率之冠。

荥经古称若水,地处四川盆地西部边缘的雅安地区中部,距成都175公里,1958年8月大跃进开始后,荥经县全县抽调二万多青壮劳动力,拆屋揭瓦,大建土“高炉”,上山砍树,建“钢铁基地”,四个多月下来,全县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被毁掉大半,荥经县因此换回“钢铁卫星”红旗十几面,成为雅安地区大放“卫星”的“红旗”县,一万多妇女与老弱病残耕作和秋收。秋收季节,劳力奇缺,大量粮食烂在地里。

荥经县又是大放“高产卫星”的“红旗”县。县委书记说五八年粮食产量比五七年翻番,由2800万斤,增产到5600万斤。实际上,当年粮食减产两成多。

秋收不到两个月,就出现浮肿病和饿死人情况。国家征购任务又按“高产卫星”数字,任务“落实到社”。一些公社干部向县委邢书记反映实际情况,遭到县委高调痛批,一顶顶“右倾机会主义”、“落后保守”、“富农思想”的帽子压下来,一杆杆“白旗”插下来,一车车粮食源源不断运出去。荥经县又一次夺得“征购红旗”,而全县粮食几乎全部被征购殆尽。五九年夏,所有食堂都断了粮,社员拿草根树皮塞肚皮。县领导为了升官上调仍在继续放“高产卫星”。

荥经惨案骇天下,《一个极其深刻的历史教训——记荥经县“五九事件”》记录到:

1960年春,公共食堂大多停伙。家家都开始死人了,开始还是今天这家死一个,明天那家死一个。先是死壮劳力和老人,随即死的是那些想省下一口给娃儿吃的主妇们。到后来,死亡如瘟疫般蔓延开来,有的生产队,一天就饿死十几个。复顺公社太阳湾生产队,几十户人家几乎死光。不到半年,荥经县饿死了一半人。有的公社书记向县委书记饶青汇报,请求开仓发放粮,遭到他严厉批评,说是带头闹粮,是小“彭、黄、张、周反党集团”,要严肃处分。

社员肿的肿,死的死,四乡八野,尽是哭声。而县城四街八巷,到处都是饿死者或干枯、或肿胀、或发臭的尸体。饶青视而不见,自己和老婆天天开小灶,吃肉喝酒,直吃得红光满面。吃饱喝足,饶青还在大唱跃进高调。县委办公室汇报,对于满街的死尸和各公社的死人问题怎么办?饶青怒喝道:“怎么办?抬出去埋了。这点事还要我告诉你啊?。”

由于县城死人多,开始人们还将死尸抬出去,用席子一卷,挖个坑掩埋。随后,死尸越来越多,埋尸成了苦差事。于是,县里决定给埋尸的人以“粮食补助”。而奉命掩埋的人越来越精,想方设法进行“技术革命”,挖下大坑,抬来死尸往里扔。后来干脆不埋了,死人往沟里扔,或者扔到随意扔在县城北门口外的那条小河沟里,任其顺流而下。

我在采访时,听知情人回忆说:直到九十年代荥经县城拓建新城区的时候,施工的田坝里,还不断挖到当年的大规模死人坑。当时,工地一传出挖出“万人坑”,四乡八野的乡亲们就蜂拥而至“看热闹”。

至于农村,开始还有人埋。随后,因死人太多,而活着的人们,也大多病病殃殃地自觉得离死不远,哪有心思和精力去埋人。尤其是那些死得只剩下老小病残和那些全家死绝的家中,死人搁在家中无人过问,一直臭气冲天,最后烂得只剩下骨架。

据《荥经县志》“人口变动”载:1958年荥经总人口是63717人;1962年,总人口降至29850人。三年饿死三万四千多人,人口减少53.15%以上。五九年底至六一年夏,荥经县发生大规模死人事件,被称为“荥经五九事件”,又称“荥经惨案”。荥经惨案中,许多村庄灭绝人烟。

看到这里恐怕会有人不禁要问:为什么那时的人在饿死前都不逃跑、不反抗呢?因为共产党早有准备:

1958年,为了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发展不受干扰,公安机关接到指示“把应该逮捕的人逮捕起来,把应该拘留的人拘留起来”。层层下达抓人指标,把那些反抗抵制、暂时没有而将来有可能反抗抵制的人、有可能犯罪的人,统统关进看守所、拘留所、劳教队、集训队。党委、人民公社甚至大队都有权抓人,公社也可以组织劳改队。这种无法无天随意抓人的行为,成了大跃进时期社会控制的主要手段。

大跃进运动当中给那些抵制人民公社、大跃进、共产风的农民,戴上“新生的反革命”和“坏分子”帽子。到1958年底,地富反坏分子扩大到71万多人。仅安徽一省就被整死、饿死42万“四类分子”。

农民饿死前想逃跑?逃去城里讨口饭?共产党治下想都别想。

1959年2、3月间,中共指示各地制止农民外出逃荒,尤其是到城市寻找活路。一些地区民兵在路口设卡、拦截。农民没吃没喝,又不能外出逃荒,只能坐在家里等死。就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地方官员还在喝叱:“不是没有粮食,而是粮食很多,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因为思想问题。”

另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广设收容审查站,把逃荒的群众抓回去,把农民的逃生机会全部剥夺了。尤其是不能让农民流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

农民们为了不饿死能不能把粮食藏起来,除了上交政府,留一点后手粮?中共和地方政府早就替你想到了。

为了完成国家征购任务,按中央和四川省委的布置,搞“反瞒产”运动。在老百姓大量饿死人情况下,县委组织各级工作队和工作组,下到社队,大力施压,以极其残酷的暴力手段,开展查抄“后手粮”。

“不惜动用一切手段,要从社员家里和社队仓库中把粮食搞出来。”为此,县、社、队各级工作队、工作组和社队干部一起动手,大量调动武装民兵,荷枪实弹,挨家挨户搜查粮食,开展暴力“催粮食”的“人民战争”。查出粮食,不仅当场没收,而且还要殴打、惩罚户主全家人。

据荥经县委在“双整”(整风整社)运动中的材料披露,在这场“人民战争”中,各级干部对“不老实”的干部群众,使用了拳打脚踢,罚跪,揪头发,煽耳光,捆绑,吊打,人撞人,火烧,锄把捅进阴道,刀砍,活埋等几十种刑罚。

曾经山河秀美、物产丰饶的荥经,在“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日子里,却沦入家家见浮肿、户户有死尸、村村断炊烟,哀鸿遍地、饿殍遍野的人间地狱。

发布:去中心化Math

往期回顾:
7.24系列——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一)
7.24系列——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二)
7.24系列——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三)
7.24系列——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四)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23zmMzYJ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2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