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枫法律》第三十四期 金融税务专题

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皇家山频道 Spirit

11月27日《蓝枫法律》继续在GTV直播,由汀兰主持,共渡彼岸主讲,文尚为嘉宾。

首先文尚为大家讲解了以太坊区块链上的一个智能合约的标准ERC-20。可以把喜币想象成一个不仅是数字货币,同时也是一套算法和一个智能合约。上次介绍喜币白皮书的畅想时,看得到里面有很多NFT,还有相应的智能合约,这些都可以在上面开发。核心是智能合约的创建,七哥在盖特上直播,如果他这个是关联喜币或者盖特上这个相应的什么币,他肯定第一有相应转换,第二花钱去买一个直播的观看权,这样才能看,是带版权的,同时支持钱包和交易所的各种接口。

下面是资深金融专家共渡彼岸为大家讲解的详细内容:

我们在节目里主要是了解加拿大的金融投资、税务法律法规,我们不是解释,那是是律师的工作,我们不是律师,希望大家了解有关婚姻、创业、建立公司、财富积累、财产传承等等这一系列的知识。

前面讲过布林顿森林协议后,英镑在1931年就已经脱离了黄金,只有黄金是钱,其他都是Credit,都是信用。没有黄金储备,也没有外汇储备,在国际上被真正认证的钱并不多。

钞票很容易被无限制的超发,然后钞票就是钱,在银行里面就变成数字之间的转换。就是现在所谓的法币,最后就有一个以税的名义,用现金就是犯罪。只有罪犯用现金,现在你想存钱和提钱都有大的问题。这些问题会伴随我们战友后面几年都会存在,无论在美国、英国或者欧洲加拿大,你的本地的货币怎样收这个钱都会是件大事。这个钱怎样之间转换,现在的情况是自己的银行不会让自己的银行的支票直接先过,都要压一些时间,就是在这几个月里出现的事情。所以我们讲黄金是让大家理解黄金是一个资产,许多货币是建立在这个资产上进行交流的一种方式。我们讲了喜币是资产,有真实的黄金作为储存来支撑着,是真正流通的货币。

在9月和10月的三期节目里面,我们谈了信托的八种结构。这八种结构总结起来现在目前所尽可能会遇到的情况。每个家庭可以按照个人的具体情况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

我大概可以告诉你哪个不适合你,但是很难说哪个适合你。因为牵涉到你的目标、资产的总数、几百万,几千万,数亿是完全不同的。而所有建立这些信托里面的钱不是用于日常生活所用的数字,不是自己衣食住行里面所需要花的钱。

如果生前信托如果是几十万美元、几十万加元的话,很难发挥其作用,因为牵涉到建立和运作的花费。这笔花费不是几千、几万,可能是几十万以上建立起来的。如果一个遗嘱一千、二千都不愿意花,那么你怎样来建立一个信托。所以建立信托的花费必须是有意义的。

如果运作家族基金,是准备往下面几代传的。那么,整个运作的花费就不是一个理财顾问、一个理财师能做的事情。这时需要的是一个团队,是会计师、律师、金融财务多方面的人才,还有许多IT网络安全等是一个整体,与信托的规模是成正比的。这样的信托很大的目的是保护,保护是非常重要的,是在信托里面没人能够脱离,一个人做错了什么事情,追不到信托里的钱,有多层保护。

信托可以在世界的不同的地方,七哥讲的荷兰,巴哈马,还有一些加勒比的一些岛国等。

先要知道信托的运作花费,然后是税。一个避税港的地方,虽然没有税但是有花费,比如要付那边的应用团队、管理层、公司、政府费,和雇佣当地的人员,所以这一系列的事情是有花费的。

无论是公司还是信托,要想一下如何结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结束。准备的是永远的,几百年,总有一个时间会结束,这个结束可能在你有生之年,怎样结束?要有考虑。我们上次讲到的总共是八种情况,选A、B、C、D这几种一直选到H。第一种是非常普通的一种,人在加拿大,投资的资产在海外。

在美国、加拿大、澳洲、日本、欧洲这些国家,也就是一流的债务比较大的国家,以税的名义,把许多钱流动变成了一种罪犯。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在我们的情况里面,如果不交税就属于犯法,所以千万不能碰这条线。

我们从4月份开始就讲万税之国,这么多的税,美国的独立战争也是因为税。华盛顿他们是为钱而战,因为不肯付英国国王要的税,所以开战,尽管在这些国家国家是私人财产不能侵犯。这就是为什么建立海外资产、海外公司、避税港都在某一些国家,而这些国家充分地运用了国际性的法律之间的保护。

而这些国家许多公司反而建立是在美国这一流的、经济高发达的、高税的国家。因为要避开一个国家的一些法律上的纠纷、债务,各方面的责任迁移到另外的地方,而且不可追。那么同样另外一些富有的人,因为一些税务的情况,在海外建公司,把钱留在外面,并没有回到美国里面来。在美国也要通过法律钱不回来也要收税。

放进这个信托公司里的钱,最好是完全税后的钱,也就是说里面的钱没有各种税务的问题,那么在里面增长出来的钱,也和你那边的地方也没有关系,而在于你注册地所在地的税是有关系的。如果所在地没有稅,那就没有税,避税的事情就在那边可以完成。

举例将税后100万放到信托里,在当地的这个国家法律法规是认可的,这个与离岸个人控股的E和G是相似的,你的移法和移到E和G里面的信托是一样的,税后的可以这样做。但股票有所不同,股票是在证券市场上买的,是由证券市场上代持了以后,代持的股票怎么能够转过去呢?如果你把这股票证券拿出来,要重新在那边注册一个。所以先要把这里的税付清,然后再把钱转过去,所有建立的事情是瞬间建立起来的,建立的信托不能今年放一点钱,明年再放一点。而是一下子全都建立起来,因为这里面会牵涉许多步骤上面的细节,这就是为什么要从最基本的理念来进行解释,营运公司和控股公司怎么样?位置是怎样?因为大家没有机会接触过这些事情。

另外是哪个国家的信托?哪怕G系列的信托,在BVI建立的信托公司,并不一定会被承认是离岸公司,它可以被认为是加拿大的信托公司。人在加拿大,钱来自加拿大,受益人是加拿大的,你凭什么说这是离岸公司信托?这不是你能解释的,这是加拿大税务局来解释,那么转到荷兰的钱怎么回来?对于付出来的钱,收益人该怎么付税?如果你想着少付一点税。那么在律师和会计上面的花费可能要大得多。

如果一年进来的钱少于20万,可能还值得,如果10万以上可能已经不值得了,付了整个会计师转账的费用后,已经不值得了。如果每年近50万,那就是最高的税率。几百万、几千万、上亿的做法是不同的。开始建立起来的时候要想好,这钱是到这个国家来吗?这个国家的税收情况,建立的时候要考虑到这些限制。

没有一本完整的书或者一整套的系列或任何的律师,讲这些事情。做这些事情要通过律师事务所,而律师师事务所一般只能对几个管辖区有比较好的知识和关系。换到另外一个地方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而我们也不知道这些律师是谁,可能加拿大只有几个事务所能做这些事情,而我们普通人一般都不会接触到,他可能一开始不会给一个面谈的机会,如果收费1000块钱一小时,可能连这个机会都没有,因为还没有入门,但是非常重要的是大家要了解。许多的解释权不在我们个人手上,我们对现在的这些法律知识的税务知识所知道的非常有限,一般是工薪阶层或者只是小企业主,要不停的去了解,而每一个家庭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你个人的目标要做什么?可以去请教律师。我们在这个节目是告诉大家更多的知识和范围,我在这里的八个结构,基本上绝大部分战友都可以参照。

至少能够做的第一点,就是去找一个避税港,这个避税港是有非常稳健的基础。然后在里面投资的增值至少不会以税的名义收费。如果你建立这个系统是按照G来建立的话,就是建立一个离岸信托,把钱放到里面去,然后按照所在国家对于这一笔钱的税收,任何一个股票都可以这样做。以后的增值在里面或者任何一个持有都可以这样做,我们可以不把它看成是个上市股,可以是另外一个公司的股份,股份的持有者是在离岸公司一个信托,完全是可以的。

那么你所在的国家对你在这边的信托要知道,信托里面的增值是没有这个国家的钱,不出这个信托至少不会来拿这钱。钱在信托里面不再是你的,这个是可行的这一部分。接下去就是说在哪里,七哥讲了两个地方,还有一些岛国,也都是像BVI也都是免税,这些国家是可以去的。在加拿大和美国是由专门的律师去做的这些事情,需要知道那些律师是谁。

有战友问为了省税在哪里建立信托比较好?要看省的是今年的税,明年的税,10年后的税,还是50年后的税?很多人为了今年省税,就我们工薪阶层或者是企业主的话,省的是今天的税。在第一第二期里面就谈到了一些省税的最基本的几个途径,把钱放到了养老金里面或者是避税账户里面去了,避税账户里面是有限额的。省下的是今年的税, 并不一定是长期一辈子的税,事实上你可能会支付得更多。所以省税是指现在的税省在哪里,还是你整个以后你家族基金,不是你这一代用的,是下一代要用的。如果这种情况下你在里面盈利以后要尽可能在所属地不要有这个税,不要让税给先拿走了。你仍旧要付费用建公司,钱藏在公司里面,钱仍旧在信托里面没有出来过,信托里面不产生收入,如果产生收入也是没有税的。

如果按照我们的架构E来看加拿大的信托,信托里面有公司,公司可以产生收入按照公司税在付。这是营运公司和私有公司之间的关系,如果往上一层的话营运公司没有把这个盈利分给信托,信托是没有收入的。信托不需要付税,也不需要把这个信托分摊到每个受益人下面去,所以这一层是没有税的。如果必要的话可以分出一部分的钱出来让信托付了税,如果是有税务优化的可以通过信托给每个受益人,这都是可以的。如果数目不是很大的话每个受益人拿2万块钱肯定一点事都没有,如果有50个受益人那100万也就出去了。所以这个设计的情况是不同的,更何况在家族基金里面你设计的你可能已经知道你下一辈有多少人,但你不知道再下辈子有多少人。

所以省税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要把目的框架订好了才能够说。这就是为什么当你坐下和律师谈,他会花很多时间计算给你说,而不是给你填个表,不应该是这样的。几百万可能是这样,数字一旦上去就不应该是这样了。前面做错的代价很高,要把这个整个信托重新来是什么代价?所以并不是说你立即做是最好的。

有多少能力去做这件事情,这个能力不光是经济能力,还有意识上的知识上的能力,如何能够把信托管理好。不然的话在许多建信托的地方建完了,信托还可以没有名字的,因为你把财产全给了另外一个名字,另外一个实体。那个人律师可以反过来把你给吃了,你都找不到谁,没有办法找。一旦目的变了就偏向,所以盯住你的目的,然后说这些渠道怎样,然后说哪些代价是需要花。我更加鼓励大家从这个方向考虑,但是你如果要省税,在海外的避税港要做当然是的。如果你的信托里面有很多金融方面的情况,那么欧洲的两个非常小的公国是不错的地方,并不能排除这些地方。如果你是要做实体的运作的那是另外一个地方。

七哥反复讲过几次,当整个G系列盈利的时候,第一收回你的本金,第二买你喜欢的留一些生活所需的钱;第三个想想是什么?七哥在各种直播中反复地提到过。这可以说是是双方面的。就个人而言,人生的目的你感到愉悦了,充实了,你感到有无穷的能量可以废寝忘食地做某件事情,并且完成这件事让你感到非常高兴,这些都是你的目标所在。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目的,但都有个根本地目的。就问一句话:“这个钱对你重要性是什么”?反复地问这句话,应该可以找到答案。

七哥设计了整个宏伟蓝图,很多方面都想到了并且有几个不同的规划在做。在整个规划过程中我们一般会说目的是什么?我们如何来达到?遇到问题如何解决?整个规划有哪些预案,具体如何执行。

我们现在谈规划。要从我们每个家庭的规划家庭目标开始。目标明确了基本上一半已经知道了怎么做,接下去是如何做。如何做并不一定是你亲自来做,但目标是自己定的,如何做你可以请专业人士来做,他们能想到你所想不到的东西,这种工作是顶尖的人,最专业的律师,会计师,好的人员替你把事情做好。

最后汀兰分享了本期的[一句话分享]是七哥11月19号直播的一段话:“我们只看到了表面上的涨幅,后面大的规划,我们有铸币权、立法权、投票权,喜币是干这个的。几毛钱几块钱都是太小的事了,最后你是制定规则的人,这是牛的地方。战友们要有更大的胸怀,更高的境界,未来有钱有实力了,为人类和新中国联邦,付出聪明智慧,勤劳勇敢”。

视频链接


发稿:月亮之上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