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连科医生在拉比法庭前的证词

整理:纽约香草山农场健身部 – 幸福鸟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Screen-Shot-2021-08-30-at-7.37.59-PM.png

人类的英雄弗拉基米尔泽连科医生,是美国犹太裔医生,也是川普总统的医生。他培训了数百名医生并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现在他冒着所有风险,只为站出来大声说出真相。下面是根据泽连科医生在拉比法庭前作证的视频里的中文翻译整理出来的内容。

我每天都会收到死亡威胁。我冒着生命,事业,经济,名誉,家庭等几乎所有风险,只是为了坐在这里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一切。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吕克蒙塔尼尔博士说:“这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的危机,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种族灭绝。” 如果我们听从一些“全球领导人”的建议,例如比尔盖茨去年所说的,“70亿人需要接种疫苗”,那么全球(因疫苗)死亡人口将超过20亿人!所以醒醒吧!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从未见过如此的渎职和恶意操纵,可能人类历史上也未发生过!

我的团队已经直接成功地治疗了超过6000名患者,我本人已经培训了数百名医生。他们也在培训他们的学生。我们累计已经成功治疗了数百万患者。川普总统曾是我的病人,鲁迪朱利安尼先生曾是我的病人,哈拉夫查姆卡尼耶夫斯基曾是我的病人。去年,你们以色列的卫生部长利兹曼先生也曾是我的病人。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有哪些人联系过我寻求治疗,其中也包括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现在,我的经验让我在处理冠状病毒方面,有了非常独特的看法,那就是让人们远离医院。

关于儿童,你想要治疗儿童(即给儿童打疫苗)的唯一原因是除非你想要儿童献祭。让我解释一下,任何时候评估任何治疗方法时,都需要从三个角度来看待它。安全吗?有效吗?需要吗?仅仅因为你有能力,并不意味着你必须使用它。必须有医疗的必要性。看一看美国疾控中心的有关18岁以下健康儿童的统计数据,感染病毒后不采取治疗的存活率为99.998%。就像伊登博士(辉瑞前总监)说的,流感病毒对儿童的危害其实比中共病毒更大。他估计每百万儿童中,将有100名儿童因疫苗死去。我觉得这个数字会明显更高。我会向你作出解释。

如果你的人口统计数据表明没有死于某种疾病的风险,那么为什么要给他们注射致命毒针?现在,让我们看看疫苗是否有效。世界上疫苗接种率最高的两个国家是85%疫苗接种率的以色列,还有印度洋上的一个岛国塞舌尔也超过80%。这两个国家都在经历德尔塔病株的变异爆发。所以让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大多数人口都接种了疫苗,为什么病毒还在爆发?这是其一。其二,如果前两针都不起作用,为什么要注射加强针?这是有关疫苗是否有效。

下面让我们谈谈疫苗的安全性。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我们需要考虑三个级别的安全或死亡,分别是急性的,亚急性的和长期的。

急性,一般我定义为从注射那一刻起的3个月内疫苗的第一大风险是血栓,就像伊登博士说的。顺便说一句,我所说的一切,将有文件进行佐证,请不要轻信我的话,你应该亲自去核查。我可以提供我所说的一切证据。根据索尔克研究的结论,当一个人在注射了这些疫苗时,身体变成了刺突蛋白的生产工厂,制造数以万计的刺突蛋白,迁移到内皮,也就是血管的内壁。它基本上是你的血管系统内部的小刺。当血细胞流过它时会受到损害,这将导致血栓。如果血栓发生在心脏,那就是心机梗死。如果血栓发生在大脑,那就是脑中风。所以,我们看到了第一大死因,在短期内是来自于血栓。大部分发生在疫苗注射后的三,四天内,40%发生在疫苗注射后的三天内。现在,另一个问题是,它会导致儿童与年轻人患心肌炎或其它炎症。第三个问题,这也是最令人不安的。根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文章和他们的初步数据分析,孕妇前三个月的流产率,孕妇在怀孕前三个月接种疫苗后的流产率,从10%增加到了80%。我想让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当孕妇接种疫苗后在头三个月的流产率,会增加八倍!这只是初步数据,可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但我只是想告诉你,截至今天是什么情况。这还只是最小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亚急性死亡问题。具体如下:有关疫苗所进行的动物研究表明,所有动物在产生抗体方面反应良好。当它们受到这些“被免疫”的病毒的挑战时,它们中有很大一部分死亡。调查发现,是它们的免疫系统杀死了它们。这就叫做抗体依赖性增强(ADE效应),或致病性启动,或矛盾性的免疫增强。关键是很多动物都死了。你可以提出争议认为也许人类会不同。我的答案是:有这种可能,但是这些研究还没有完成,你们现在就是被研究的对象!辉瑞的首席执行官说:“以色列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实验室。”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吕克蒙塔尼尔博士说,“这是人类面临的最大风险以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种族灭绝风险”(打疫苗后)人类发生ADE效应的风险还未被排除。我的问题是,我为什们要在没有排除一切风险时给他人注射具有潜在破坏性致命物质的疫苗?

第三个问题是疫苗的长期后果。首先有确凿的证据表明疫苗会影响生育能力,它会损害卵巢功能,减少精子数量。其次,他肯定会增加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数量。谁知道随着时间推移,疫苗将如何缩短人们的寿命?就在上周,一篇公开发表的论文表明,疫苗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无论如何,你肯定想了解一下无论是急性的血栓,心肌炎和流产,还是中期亚急性的病理性灾难性免疫反应,还是从长远来看是否会引起自身免疫性疾病,癌症和不孕症……这些都是大问题。

实际上,在我看来,以色列现任政府是约瑟夫门格勒的转世(号称纳粹死亡天使)。他们已经承认对自己人进行人体实验。我恳求这个烂透了的政府把以色列人的利益置于政治和任何其它意识形态的事情之上。我每天都会收到死亡威胁。我冒着生命,事业,经济,名誉,家庭等几乎所有的风险只为了坐在这里,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我们不需要这种疫苗。实际上任何人都不需要。孩子的情况,我已经说过,他们有999.998%的机会会痊愈,18岁到45岁的年轻人有99.95%的机会。这是根据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说法。已经感染病毒并有抗体的人,自然产生的免疫比人工诱导的免疫力强十亿倍。当一个人已经有了很健康的自然抗体,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给他(她)注射有致命风险并会导致劣质或危险抗体的疫苗?

如果查看死亡率为7.5%的高位人群……我的数据是全球首先发表的刊登在同行评审的期刊上相关数据,已成为超过200项其它研究的基础。这些研究证实了我的观察,如果你在正确的时间范围内进行治疗,死亡率可以降低85%。这就意味着,在60万死去的美国人中,我们本可以避免51万人去医院并死去。顺便说一下,2020年4月,我把这个信息通过使者提交给了时任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总理,以及你们以色列卫生部的每一位成员。我要问你们的问题是:如果我能把死亡率从7.5%降到0.5%以下,为什么我还要使用这些无效的并有巨大可怕副作用的死亡毒针(疫苗)?让我们做另外一个假设。如果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感染了冠状病毒而没有得到治疗,全球死亡率将低于0.5%。当然,我不提倡这样做,那会死很多人,大约有3500万人会死去。但是,如果我们听从一些“全球领导人”的建议,就像比尔盖茨去年所说的那样,“70亿人需要接种疫苗”,那么全球将有超过20亿人因疫苗死亡!所以醒醒吧!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渎职和恶意操纵,大概在人类历史上也从未出现过。

恐惧在驱使人们做完全不合理且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他们献祭了自己的孩子。是的,卫生部在骗你,统计数据绝对是被歪曲的。如果你想看到真实的东西,请浏览一个叫worldometers.info的网站,去看看以色列,你可以在2020年12月20日看到以色列的死亡曲线急剧上升。你知道2020年12月20日在以色列发生了什么吗?全民免疫开始了。这些是以色列政府报告的数字。他们太愚蠢了,以至于忘记隐藏它了。没有一丁点理由使用这种致命毒针(疫苗)!

你去听听马龙博士怎么说,他是mRNR技术的发明人并拥有疫苗的原始专利。他说:“不要使用它!政府在欺骗你。副作用很可怕。” 来自爱尔兰的卡希尔博士表示,她相信在两年内90%接种疫苗的人会死亡。我希望迈克尔伊登博士还在那里,我希望他还能证实当他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说过情况应该不会那么糟。所以我不知道,也许不是90%。百分比是多少呢?也许不是两年,也许是三年。

还有卢克蒙塔古博士,他是发现艾滋病毒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说,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种族灭绝风险。他们为什么要掩盖这些东西?我们一直以来看到的所有研究都说,“生育能力没有问题,虚张声势!”“精子数量没有问题,阴谋!”“癌症,夸大其词!”“你所说的一切都被反驳,不仅是政府,大多数医疗行业也在告诉我们所有那些强调疫苗危险的研究都是胡扯和反疫苗者的疯狂举动。” 刚才提到的每一个人,如果把他们治疗的冠状病毒患者的总数加起来等于零。而我已经治疗了6000多名患者。所以你必须知道我说话的意义。我除了失去生命以外,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

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是的,有一个协调一致的势力,在压制那些可以拯救生命的信息,比如,羟氯喹和伊维菌素等药物,这些是医学史上最安全的药物之一,但它们却被压制,你甚至不能在以色列得到它们。那些敢于提出异见的医生会被媒体平台屏蔽,包括世界知名专家。开发mRNR疫苗的马龙博士因发表了针对现状的不同观点,每个媒体都在屏蔽他。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有这种现象发生吗?为什么要压制这种致命毒针(疫苗)副作用的信息?然后请告诉我为什么有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胁迫和心理压力,甚至强迫人们去接种疫苗?对不起,似乎美国也没有出现你们所展示的数字。UAERS数据显示,截至今天已有11,000人因疫苗死亡和450,000起不良事件,有一个来自CDC的吹哨人刚刚说,其实不是11,000,而是45,000人!根据哈佛于2009年的一项研究,大约只有1%的疫苗不良反应事件被报告。UAERS还存在另外两个问题。我同事的患者因为疫苗而死亡。他们试图提交相关报告,但系统无缘无故拒绝了他们的报告。另一个问题,我也有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已归档的报告被从系统中清除,你甚至找不到它们。

顺便说一下,这不是阴谋论。这是一个阴谋,不是一个理论。你知道,如果在18个月前,我告诉你冠状病毒是生化武器,你会说我是阴谋论者。所以,现在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一种人工制造的生化武器,这是一个阴谋,但不是理论。其实,每个人都同意这是人为制造的。我确切地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制造的,我也知道这些被改造过的病毒的专利号。1999年,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夫巴雷特博士对蝙蝠冠状病毒的表面蛋白进行了改造,使它可以感染人类。这项研究之后在美国被认定为非法。随后,福奇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把它送去武汉(病毒研究所),在那里继续研究,直到他们找到了一种改造病毒的方法,使其对人体肺部产生极大的破坏,并导致血栓。简而言之,他们用一种自然界的病毒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其进行了两次改造。他们花了20年左右的时间使其能够感染人类。当它感染人类时,它会破坏肺部细胞组织。现在,没有人说我是阴谋论者,人们只说这是一个阴谋,这是一个种族灭绝的阴谋。犹太人很难相信,会有一群人去做这种事情。

让我告诉你们关于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一些事情。川普总统曾发布行政命令,每个美国人都应该获得羟氯喹。该行政令发给了时任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尔。这项行政令最终由于瑞克布莱特博士而在疾控中心搁置。瑞克布莱特博士并未尝试使用立法手段使每个美国人,甚至是全世界的每一个人都能获得这种药物。我从以色列方面听到最多的抱怨是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没有批准这种药物。其它所有政府都是美国政府某种意义上的傀儡。如果美国人不愿意这样做,以色列也不会做。

那么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创建了一种行政使用授权,有限度地允许住院患者可以得到这种药物。这有效地阻止居家患者得到此药。这些被布莱特医生本人在一部名为“完全授权”的纪录片中记录下来(纪录片形式)。这不是我的话,而是他的原话。此外,他们取消了羟氯喹的紧急使用授权。他们使用了柳叶刀发表的一项研究来表明羟氯喹会“杀人”。该研究的问题在于它本身就是一种欺诈行为。柳叶刀不得不撤回那项研究,因为它是基于并不存在的数据得出的结论。但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却在该研究被撤回后取消了对羟氯喹的紧急使用授权。背后的原因是如果一种药物被授权紧急使用,那其它药物就不能被授权。

仅仅三周后,吉利德制药公司生产的瑞德西韦获得了紧急使用授权和价值30亿美元的合同。瑞德西韦其实并没有显示出任何实质好处。它只是减少了五天的住院时间,对提高生存率没有任何帮助。每位患者的花费是3200美元。我使用的药物伊维菌素仅仅花费20美分一粒,可以在家治疗,并将死亡和住院率降低了84%。这意味着它使瑞德西韦的市场份额减少了84%。

美国疾控中心对我来说已经不是权威。根据国家健康研究所的说法,你不应该接受相关治疗,除非你住院并且血氧低于92%。这简直是一个希望你去死的政府的意见和建议。经过长达18个月的数十项研究表明,平均85%的治愈率并且可以避免住院和死亡,我们的政府机构却仍然在提出如此糟糕的建议……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信誉。是的,我们的政府是腐败的。是的,我们的政府参与了阴谋。你知道吗?如果由我来布局,我会找来一位世界领袖,我会对内塔尼亚胡说:“听着,这里是5亿美元。我会把钱汇到一个没人能查到的账上。只要听我们的话就行。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会杀了你的家人。”

原视频链接:

校对/发稿:童谣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欢迎加入纽约香草山农场 Discord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Screen-Shot-2021-08-30-at-7.37.59-PM.png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yzsd118
1 月 之前

我们处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生化疫苗战)中,让人类英雄的声音传播出去,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