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专栏】在路上047——好吃篇

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   小雨

村里家家都有自己的小菜地,感觉花样品种大同小异,夏天多是西红柿、黄瓜、西葫芦、辣椒、葱等等,秋冬天则是菠菜、萝卜、大白菜等。北方多面食,我们家早上多是小米粥、馒头、包子和小菜,中午多是各种面食,比如卤面、打卤面、汤面、手擀面等等,晚上以清淡为主。偶然也有吃米饭算是换换口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适合自己的就好。比如到西北宁夏吃当地的大米,出人意料的香甜可口;只是我们家比较中意面食,长大后经常到南方出差,妈妈总是念叨,南方每天吃米饭也太遭罪了,怪不得瘦人多,我每次听了总是哭笑不得。

印象中,小时候上课到最后一堂,基本上是坐不住的,肚子一直咕咕叫,回家大约有三里多地,铃声一响很多都是飞奔回家,好像这点距离根本没感觉,因此阴差阳错练就一身好长跑;每次到家基本都是满头大汗,家里无论做什么饭,永远都是风卷残云,都是好吃。

因此从小吃饭快,反而觉得饭更香,长大后工作应酬,最怕一顿饭吃几个小时,应酬的时候好像很饱,什么都吃不进去,饭后其实还饿着肚皮;后来还观察发现,很多有吃饭快特点的多是苦孩子出身,当然也不能以偏概全。不过每次狼吞虎咽,奶奶总是笑骂,饿死鬼托生,慢慢吃,小心噎着。其实奶奶最喜欢看我们大口吃饭的样子,总说看不够,不停的问够不够,因此奶奶越是骂,我们越是我行我素,反倒没了奶奶的骂还不自在。

后来到城里,除去信仰原因,听说吃饭还有很多忌口,还有人吃东西过敏,我就很惊诧,心想这绝对是吃饱撑着了,或者是饿的轻。现在想想我的观点是有些偏激,也可能是孤陋寡闻,不过我们小时候的确没见过有人吃东西过敏或有什么忌口,好像永远都是风卷残云,争先恐后盛饭,满头大汗吃饭,心满意足打嗝,简单的一顿饭吃得酣酣淋漓,是那么的知足,让做饭的妈妈每次都很有成就感。

一顿饭而已,知足常乐其实就是那么简单。

小时候简单的生活经历,养成一个奇怪的习惯:吃的快、拉得快、行动快。比如拉得快,别人小便的时间,我已经提裤子结束战斗,奶奶总是骂我是直肠子。

小时候家里虽然能吃饱,但很少肉类,因此小时候能吃上肉,就像过年一样稀罕。记得有一次邻家婶婶不知道什么原因,送了两只烧鸡过来,妈妈就把烧鸡放在盆里外出了。那天也很奇怪,就我一个人在家,禁不住烧鸡的诱惑,一会就过去扯一小块肉解解馋,又考虑到弟弟妹妹们,因此在内心剧烈纠结中,一只鸡就稀里糊涂进了肚子。

很多时候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可能也是惯性使然吧,想要自我打破惯性,其实是蛮难的。我是俗人,也是如此,吃了第一只鸡,自然就想着第二只,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来讲,虽然已经很饱了,但还是止不住自己的欲望,硬生生塞了两只烧鸡进肚。

后来还是奶奶发现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被撑的不能自拔,一直说口渴要喝水,结果才发现小小年纪硬是吃了两只鸡,幸亏当时没有多喝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吐也吐不出来,估计是不舍得吐吧,据说被撑地翻白眼。这个哭笑不得的经历成了我永远的痛,每次奶奶骂小孩吃饭,都会把我当年的糗事再复习一遍,此事也成了我们家永远的笑柄。

事后,奶奶再问我烧鸡好吃吗?我也懵圈了,小小年纪好像懂了贪心不足蛇吞象。过犹不及,有时候“过”比“不及”更可怕。

编审:  文敏     发布:文敏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