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移植?先接种!COVID康复者注射第二剂后死亡

翻译:Jenny Ball

图片来源:梅根·雷德肖

在接受 《捍卫者》(The Defender) 的独家采访时,艾米·博林(Amy Bolin)说,为了获得双肺移植的批准,她的丈夫即使感染了病毒康复了,也必须完全接种 COVID 疫苗。在第二针莫德纳注射后,他出现了肺栓塞和心脏病,并在获得新肺之前死亡。

一名 49 岁的得克萨斯州男子,从 COVID 中康复——但在被批准进行挽救生命的肺移植手术之前,他被迫接受全面的病毒疫苗接种——他在接种第二次莫德纳疫苗后,出现肺栓塞和心脏问题而死亡。

在接受《捍卫者》的独家采访时,妻子 艾米·博林表示,她的丈夫鲍比·博林(Bobby Bolin)没有理由被迫接种疫苗。

“在医学领域,你的目标应该是改善和挽救人们的生命,而不是给他们一个选择——要么这样做,要么你不能进行挽救生命的移植,”艾米说。

艾米说她的丈夫别无选择。“他知道没有肺他就活不下去了,因为他的肺已经衰竭了。但是看看做出这个选择会发生什么。”

在 4 月 17 日接受第二次莫德纳注射后,博林出现了肺栓塞和心房颤动——一种以心律不齐、呼吸急促、胸痛和极度疲劳为特征的心脏病。他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在肺移植之前,于 8 月 20 日去世。

博林患有 COPA 综合征,这是一种罕见的遗传性自身免疫性疾病。“这种疾病的副作用是,他的肺部受到攻击,当他接受双肺移植评估时,他的肺活量只有 15%,”艾米说。

博林于 2020 年 9 月开始了新肺的评估过程。“在此过程中,他们发现他的主要动脉和其他几条动脉出现阻塞,因此他不得不在 9 月完成了支架手术,”艾米说。

由于博林 需要在手术后服用血液稀释剂,因此评估过程停止。

最终被批准换新肺,但被告知,他必须接种 COVID 疫苗才能列入移植的合格候选人名单,即使他已经从Covid病毒中康复。

当艾米得知她的丈夫被要求接种 COVID 疫苗时,她“极力反对移植团队那样做”。 她说她不明白为什么团队会在没有先测试他丈夫的抗体的情况下,强行给他接种 COVID 疫苗。

“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艾米说。“他的免疫功能非常低下,甚至打不了流感疫苗,我们甚至为此与团队争吵,因为每次给他注射流感疫苗时,他最终都会住进重症监护室。”

艾米说:“不幸的是,他很绝望, 他病得很重。他感觉不舒服。一想到是要打这个疫苗,还是没机会活下去,他愿意赌,所以就答应了。”

博林在 3 月 20 日接受了第一剂莫德纳。除了“典型的疼痛和感觉有点虚弱”之外,他没有经历任何其他影响,艾米说,尽管由于他的症状,他通常感觉不舒服,所以很难判断他是否经历了不良事件,或者是否是他身体状况的一部分。

在他接种第二剂后不久,艾米和她的丈夫前往牙买加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旅行。在从牙买加回来的路上,博林在飞行途中遭遇了肺栓塞。根据梅奥诊所的说法,肺栓塞是一种危及生命的疾病,由肺动脉中的血栓引起的阻塞。

“突然之间,他的数据开始下降,”艾米说。 “他的手指上戴着脉搏血氧仪,我看着他的血氧水平从 92 降到 85,再到 80,再到 60,一直下降到 40 多,这是脑损伤水平。”

艾米说他们很幸运,因为飞机上的一名重症监护病房护士和坐在他们身后的医生立即采取了行动。“他们是这次飞行中我们的英雄,”艾米说。

这架飞机获得了在较低高度巡航的许可,并在休斯顿紧急降落。机组人员使用机上的氧气罐为博林提供纯氧。

飞机降落后,博林接受了 EMT 的评估。他的数据恢复正常,所以他决定不去医院,因为附近的医院对他的情况并不熟悉。

“几天后,我们最终住进了医院,因为我注意到他的认知意识受到了影响,他只是不是他自己,”艾米说。在评估过程中,他们确定他在飞行中患有肺栓塞,尽管他之前没有血栓病史。他们还诊断出他患有心房颤动。

艾米说:“这是一个一年多次在医院接受肺部状况观察的人,在发生这种情况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发现他的心脏有任何节律问题。

“当我质疑它 [疫苗] 时,回答当然是‘哦,不,这与它无关。’我说我不能忽视刚刚注射了第二针疫苗的事实,现在他已经出现了心脏问题, 和以前从未出现过的血凝块问题,所以为什么我们这么快就排除了这个问题,而不是考虑这种可能性,但他们却置若罔闻。”

他的医生从未解释过为什么博林突然患上了这两种疾病。艾米说,尽管她的丈夫之前做过心脏手术,但从未与他们讨论过使用 mRNA 疫苗后患心肌炎的风险

艾米说她的丈夫在医院住了 22 天。

艾米说:“如果这是他们认为最适合他们的方式,人们有权决定自己的行动。”“我从来没有觉得疫苗对他来说是最好的……从来没有过。但却再次被告知,你要么这样做,要么不符合移植的条件,这让他陷入了完全绝望的境地——而他选择接种完全出于绝望。”

“COVID-19 疫苗的剂量令人担忧,因为刺突蛋白会在人体内积累,”顾问兼心脏病专家麦卡洛博士说

“每次注射都会不受控制地产生 SARS-CoV-2 致病性刺突蛋白,这种情况会持续数周或数月,”麦卡洛说。“最近关于 SARS-CoV-2 呼吸道感染的证据发现,尖峰蛋白的S1段在患病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可以在人类单核细胞中恢复。”

麦卡洛博士说,刺突蛋白会逐渐积聚在大脑、心脏和其他重要器官中——超过每次剂量的清除率——众所周知,它会导致心肌炎、神经系统损伤和血液凝固等疾病。

新闻来源:[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Exclusive: Forced to Get Vaccine to Remain on Lung Transplant List, 49-Year-Old Who Survived COVID Dies After Second Moderna Shot


审核:文乐
校对:阿伯塔
发布:信心满满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曌饈郇慾🐈
1 月 之前

白💉扎了一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