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币思考系列-2:喜马拉雅金融体系未来发展的初探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金融部  多梅尼科

【摘要】
随着HCN的上市与节节走高,喜马拉雅金融体系作为开创性的超主权金融体系,已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本文旨在从HDO、HCN、支付系统、数字银行、金融系统以及新中国联邦的等几个方面提供一些分析思路,仅作抛砖引玉,以图引发广大战友与业内专家更多的深入思考。

关于HDO
按HDO、HCN的白皮书所述,其是将以太坊为基础,并对ERC-20标准具有向后兼容性的ERC-1404代币。根据 ERC-20标准说明,ERC20 是各个代币的标准接口,ERC20代币仅仅是以太坊代币的子集。而ERC1404是对ERC20的可监管改进, 全称为“Simple Restricted Token Standard”(简单监管性通证标准)。由TokenSoft团队提出,旨在为证券型通证、通证化证券以及其他合规要求复杂的通证, 提供一种统一的技术实现标准。

参考一个实例:数字资产投资基金 Arca获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批准,成立了一档Arca 美国国债基金(U.S. Treasury Fund),以此为基础,遵循ERC1404标准在以太坊上发行1亿个名为ArCoin的数字化证券。由于HDO、HCN同样是遵循ER1404标准,故可以将HDO、HCN看作一种加密数字有价证券,当然也是一种加密数字资产,在美国甚至境外可能会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监管。

对比ArCoin,HDO实际上已经走得更远。基于其规模未设上限、随时出入等特性,HDO更像一个开放式货币市场基金的数字货币化,而且更进了一步,HDO采取某种联系汇率机制,其锁定的是美元1:1,从而成为稳定币。根据美国总统金融市场工作小组(PWGFM)发布26页稳定币报告(Report on STABLECOINS),稳定币专门用于其他数字资产的交易、借贷等的一种工具,主要通过相关数字平台完成。正如此定义,HDO可以在Himalaya Exchange交易HCN以及其他数字资产,也可以用于HCN乃至于HDO自身的借贷业务。通过储备金制度、流动性保障以及取消会员直接或间接对于Himalaya International Reserves Ltd(以下简称Himalaya IR)求偿权等,从而进行了风险隔离,避免恶意挤兑影响整个喜马拉雅金融系统的基础稳固。

另一方面,HDO乃至后续的喜日元、喜欧元等稳定币也只能是与现实世界货币环境进行桥接的过渡性安排,而非完全独立性的数字货币。因为稳定币是一种联系汇率机制,其管理的储备金也是以相关主权货币或主权债券类资产,因此其必然受到其相关货币当局的直接或间接影响。由于现实中的各个主权货币当局不可逆的持续注水与货币操纵,稳定币只能跟着主权货币磨损其核心价值,沦为实质性劣币。

综合美国稳定币报告以及USTD、USDC、BUSD、DAI等主流稳定币的实际发展分析,由于稳定币被认为是一种“convertible virtual currency”(可转换虚拟币),并被作为value that substitutes for currency”(替代法币的价值单位),根据一系列现行金融法规,受主管机构监管。同时,各国税务部门不仅试图通过挤压平台从税基(客户资料、交易记录等)强制入手,也想从税种(资本利得税、增值税、所得税等类型)动各种歪脑筋(具体参见下面本文所附有关参考链接)。在可见的未来,单纯只有稳定币并不能实现独立铸币权与喜马拉雅金融体系的独立运行,也不能为参与方、使用者争取完全的金融自由与税收屏障。

关于HCN
根据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中相关理论,无论独裁还是民主政体,只要存在利益的不均衡、利益集团的操纵以及政客官僚的过度承诺,现代民族国家的货币当局货币超发以弥补财政空洞是必然结果,而债务货币化将是这一结果的极端表现。与现行主权货币不同,HCN是新中国联邦经济、政治、军事实力为支撑的国际性超主权货币。Himalaya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Group(以下简称“Himalaya IFG”)一方面类似于淡马锡,即具有国家支持的投资机构——非上市型公司制“投资基金”;一方面也具备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特性,盯住世界核心价值增长的上市投资公司——上市型公司制“基金”。七哥曾说,GTV持有喜联储5%,可折算成持有一定数量的HCN,同时HCN又是投票权份额,喜联储自身还会上市,由此喜联储更像淡马锡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综合体。无论如何定义,都需要考量核心投资组合价值的边际增长率,也就是HCN的货币内涵边际收益率。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复合增长率在20%以上,以七哥的投资眼光信息、人脉与能力,HCN对应投资组合的内涵收益率只高不低。在此基础上,鉴于其他主权货币的存在严重通胀预期,因此还要加上通胀率。黄金+核心投资组合确保了HCN的价值稳定,就如同把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货币化一样,参考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市净率1.2-2倍,因此HCN也大体锁定于此。由此,自然可以作为授权金融机构的核心资本。

参考Maker公司的DAI发行、流通与调控模式,其拥有代币MKR的人投票决定有关有权通过投票决定抵押率、清算率以及稳定费用等价格参数,以此决定DAI的价格的机制。同理,拥有HCN的人(战友群体以及核心机构)决定整个喜马拉雅货币体系内的基准利率、杠杆率、风控标准等关键指标与机制,并决定授权何种机构开展以HCN、HDO为基础的金融业务,包括代理新中国联邦的国库,而这也与大多数中央银行的职能类似。

在连续发行的情况下,就是年度市场化发行价(一段时间的平均交易价格的85%)与核心资产净值的动态关系。由此,市场交易价格的过高则会带来之后年度核心资产增值的压力,过低则让人占了便宜。鉴于上市公司的交易性,价格波动是在所难免的,故巴菲特为了保持伯克希尔哈撒韦A股的价格稳定,不惜设了股票回购点(基于市净率指标)、拆出不带投票权的小面值B类股让散户进出等手段。同样,七哥也希望战友们长期持有,在保持HCN市场价值稳定的同时,牢牢锁定喜联储的投票权。同时,喜联储也可根据市价与内涵价值的变动关系,动态调整发行节奏,以进一步稳定HCN的市场价格。这样,利益相关方也不用抽出资金来稳定HCN市场。

从上文分析出的上市型公司制基金份额的货币化特点,也能说明其是国家核心资本的货币化属性,而非债务货币化。既便如此,一种超级铸币权为世人所普通认可与接受,其主要标志必须是官方、民间、资本三方都接受,这便是七哥所述的三大条件:1)权威的投资机构投资喜联储;2)某国家批准数字银行牌照;3)某国宣布将喜币作为储备货币。何况新中国联邦支持Himalaya IFG必定在这次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中捡到很多物美价廉的优质资产,包括接收CCP的各类海外核心资产与财富,也将进一步充实HCN的内涵价值。

尽管很多战友长期锁定而不太关心HCN的具体价格,但有部分战友涉及加仓以及杠杆再投资,故本文仍旧前期市场定价提供一种倒推性测算思路:HCN、HDO等加密货币的发行是需要成本的,就像淡马锡的融资成本,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保险浮存金成本一样,应该看作一种运营成本,类似甚至低于国债成本,应该也就在2%左右,由此内涵收益率/运营成本率约在10倍左右。七哥曾说机构投资者认为HCN的单个币运营成本都不止10元,故预期收益在100元以上,比照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市盈率粗略推算一下,HCN初期的合理市值则至少也应在760元/个以上。

再补充一点:任何金融产品稳健的市场表现均基于“筹码”的高度锁定性,无论从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A股(高价格、回购设置、不分红等),还是从国内外所有操盘庄家都提前与大股东签订某种锁筹协议(往往美其名曰“市值管理”),都可以看出相近的操作模式。由于前期的大部分HCN都在战友与战略投资者的手里,也就是实际的大股东,因此若不签署长期头寸锁定,外部的机构投资者与各类大资金也不敢轻易进场,人家还怕被我们玩呢!现在签署联盟托管协议本质就是锁筹协议,并不仅仅是为了简单抓出几个潜伏者、叛徒或投机分子。当然,若是未上市前就开始推行联盟托管,由于战友认知还不到位,推行起来会有较多困难与反弹。七哥也是拿赔小钱抓贼的方式教育广大战友,并推行关键性的托管协议。协议签好,二轮战友进场吸足潜伏者、叛徒或投机分子抛出的散筹后,就等着HCN 腾飞吧!!!

关于支付系统
清算支付系统是金融体系的基础,正如七哥所述,没有以HPAY为核心的支付系统,HDO、HCN什么也不是,价值根本无法凸显。只有基于支付系统资金清结算才能真正使HDO、HCN成为现实经济活动的交易媒介,否则就如大多数加密货币一样,只是一个价值符号,更像线上赌场中的数字筹码而已。由此,支付系统推广与应用是前期的重中之重。比照其他货币与支付系统的推广过程,笔者预测HDO、HCN、HPAY以及其他关联支付系统(如Gettr Pay)的协同推广会是遵循三步走的模式,即从“别人的货币,自己的体系”到“自己的货币,自己的体系”再到“自己的货币,别人的体系”。

第一步,“别人的货币,自己的体系”。在HPAY推广初期,由于HCN尚处于价值发现过程当中,每日存在较大幅度的波动,且单币的市场价值过大且持续增长,故很难一开始就成为HPAY系统中所使用的主流支付货币,大多数的交易还是通过HDO完成。

但从上文的有关分析可知,HDO以及后续的喜日元、喜欧元等稳定币是一种受限的“主权货币的价值替代物”,受所连接的主权货币的政府诸多影响与限制,因此还不能算作100%的自有货币,也可成为自己支付系统中“别人的货币”。当然,这个“别人的货币”在一系列关键节点上受控于喜联储,仅这一点HPAY已比大多数支付系统更有价值。

从美国总统金融市场工作小组(PWGFM)所发布的稳定币报告来看,其依然把稳定币定义为对于虚拟数字资产的交易与借贷媒介,现实情况也基本如此。七哥之所以鼓励战友在全球推广HPAY,就是打破加密数字货币的应用藩篱,将稳定币拓展到现实经济生活中,覆盖线上线下的各种应用场景、主体、地域、交易、活动、对象等,从深度与广度两方面持续拓展。近期,战友在相关线下商家HPAY拓展以及Danube Properties接受HDO、HCN购买不动产显得尤为珍贵,因为这是一种极佳的示范。HPAY在G生态中的多类层面的使用,也将形成良好的示范效应。这方面只需参考当初支付宝、微信支付在墙内的发展轨迹便可很容易理解。

由于HDO以及后续推出的喜日元、喜欧元等系列稳定币相比于对应主权货币还是具备监管少、效率高、费率低、私密性强、安全性高等先天优势,在短期内(3-5年内)更具有较大的节税效应与金融自由,因此必然可以获得爆发性增长。根据著名的费雪货币供应量公式MV=PQ(M是货币需求量,V是货币流通速度,P是商品价格,Q是商品数量)。由于一定时期内,V基本保持稳定,随着HPAY的持续推广,PQ(也就是结算支付总量)的爆炸性增长必然带动货币需求量的大幅增长。参考有关市场预测,HPAY支付结算总量可达数万亿规模。由于Himalaya IR采取储备金管理制度,因此其储备金规模也会很快达到万亿级规模。由于主要用于投资主权货币的政府债券等,因此很快Himalaya IR将国际上政府债券的最大买家,大幅提升喜联储在国际金融与政治上的影响力。

由于HPAY的推广是一切后续事项的基础,故相信HPAY将给代理商较高的业务佣金分成。参考其他有关结算系统的推广费率,HPAY业务佣金应该在结算金额的0.2%以上。这里初步估算一下,假设三年内达到5万亿美元以上的年结算支付总量,那么每年为代理商创造100亿美元以上的业务收入。这种业务收入是成本较低且一劳永逸,同时还能衍生出许多相关配套业务。由此,广大战友应该踊跃争取相关区域或领域的代理权。

    HPAY在两个月内正式上线后,会立刻形成一个抽水机效应,很快抽空中共国在境内外的外汇储备,因为在贸易项下甚至资本项下实际业务操作中有无数中合法的手段将美元转移到HPAY、HDO、HCN中,从而对人民币以及港币的汇率形成巨大打击(其实不止人民币与港币,也包括很多其他外汇管制的主权货币),这是CCP恐惧的原因,当然也是战友做空的相关汇率的一次良机。

第二步,“自己的货币,自己的体系”。根据七哥所述,三年后HCN将彰显其真正的价值。很显然,到那时CCP与邪恶势力已尽数剿灭,世界经济也已初步从萧条中复苏,技术跃迁推动着人类文明走入新的纪元,届时,HCN经过前期快速上涨与大幅震荡后,价值趋于稳定增长,因此初步满足了作为支付媒介的条件。由于单个HCN的市场价格可能已经上万,因此可在新发行HCN的过程中,留存一定比例的HCN,并发行HCN的万分之一的货币单位,即dimi-HCN。当然,在一段较长时间内,会存在HDO与HCN并行的状况,出现各类商品、服务、资产等同时被双币标价的情况。

一个货币成为世界级主流支付媒介必须要有清结算支付系统的支撑,两者相得益彰,HPAY下的账户体系与清结算机制超越传统中央银行的账户体系,并提供更为便捷、高效、安全的清结算服务,替代了传统央行以及相关中心化清结算机构(例如automated clearing house ,ACH),彻底断绝传统货币当局的货币操控的可能,使货币回归本源,而非少数人剥削多数人的道具。随着HPAY、HDO、HCN的协同推广,喜马拉雅货币与清结算支付网络的触角将拓展至全球各个领域、各个层面,无论是境内还是跨境,人们完全可以将各类交易行为相关资金清结算放入HPAY账户体系中。HPAY的清结算体系成为超主权的“金融总账”,维护喜马拉雅金融体系稳定的重要载体,其彻底摆脱主权货币当局、传统银行体系而独立运行,在内部各“账户”间点对点清算支付转账,与传统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账户体系隔离,仅在出系统(即兑换相关主权货币)时产生联系。利用相关竞争优势,将大幅分流银行和支付机构的支付业务,彻底终结传统银行、清算机构与组织的长期垄断,并最终将其挤出市场,形成效率替代。

由于三到五年内各个国家对于HDO等稳定币的监管与税务稽核将不可避免地加强,其税收屏障与金融自由的作用将逐步被削弱,而HCN作为新中国联邦主权支撑的超主权货币,受新中国联邦法律保护,并不受相关政府在外汇、税收、资本等各方面的管制,因此形成全球最大的金融自由区与免税天堂,将吸引相关世界范围内经济活动的资金清结算快速向喜马拉雅货币体系转移。经此过程,不仅重述世界的供应链格局,更使喜马拉雅货币体系将成为未来世界的资金清算、信用的新基础设施(即使我们不用“中心”一词来进行定义)。在此基础上,以HCN为定价基础逐步建立的股权、债券、期货、保险、金融衍生品等相关市场,为世界财富建立了一系列避风港,也使投资者得以市场化对冲各国货币当局的货币操纵,从而实现在资本项下各类交易汇集于喜马拉雅金融体系当中,从而完善喜马拉雅金融体系,并推动喜联储向世界央行的迈进。

第三步,“自己的货币,别人的体系”。任何新兴金融体系的初期建立必须打通与现行金融体系的通道,让自己的货币与服务切入到其他金融体系中,这其中包含两类体系,一类是传统金融体系,一类包括各类新兴加密数字资产、线上社群及其他支付体系。

对于切入传统金融体系,则需再次深入分析七哥反复强调的三大条件:

首先是数字银行牌照。这就是切入全球“银行圈”的“入场券”,市场意义重大。目前,新加坡已经批了一些数字银行牌照,分为数字银行全牌照(Digital Full Bank,DFB)与数字批发银行牌照(Digital Wholesale Bank,DWB)。有了数字银行的牌照,不仅可以基于HDO、HCN的商业银行业务(例如基于HDO、HCN信贷业务),甚至投资银行业务,并逐步拓展到全球;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数字银行可以有效链接全球的银行体系,拓展喜马拉雅金融体系内所有会员的海外账户开立、主权货币兑换、跨境乃至跨体系清算支付等一系列服务,确立喜马拉雅金融体系法定地位,同时彻底终结了CCP的各种围追堵截。当然,作为七哥“隔空取钱”的一个环节,也将进一步抽干CCP境内外的外汇储备。相信以七哥的人脉,但凡能说出来就证明已经基本拿到了,只不过在静默期罢了。

第二,权威的投资机构投资喜联储(或喜币),这就是切入全球“资本圈”的“白金卡”,战略意义重大。本质上就是喜马拉雅金融体系的价值增长性与安全性获得了全球资本市场的背书,并与真正控制全球政经走向的资本势力达成利益绑定,这一点也能反证出全球资本势力已将CCP基本抛弃。未来唯一能够代表中国人乃至全球华人与资本势力对接的就是喜马拉雅金融体系,就是新中国联邦。同时,资本势力也将协助HCN乃至整个喜马拉雅金融体系切入各个地区、领域与体系。由于和喜马拉雅体系深度利益捆绑,资本势力将不会再继续助纣为虐,CCP相关主体在资本市场的持续再融资将逐步被冻结,资金链会很快断裂。

第三,当部分国家货币当局宣布将HCN作为储备货币,这就是“央行圈”的“会员证”,政治意义重大。不仅是对HCN作为加密货币价值的真实性、有效性的认可,更是对HCN作为新中国联邦货币主权的背书。不仅如此,当HCN成为第三国储备货币的时候,HCN将一跃成为与美元、欧元一样的储备货币的地位,这是加密货币的历史性突破,为HCN、HDO、HPAY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推广奠定坚实的政治基础,而主权货币当局及其下属银行体系与喜马拉雅金融体系在系统上互联互通也将进一步拓展HCN的应用边界。

对于切入其他新兴的数字资产领域、线上线下社群以及其他支付系统,在拓展应用场景的同时,也为自有系统持续引流:

首先,交易平台间的交互。通过Himalaya Exchange进行HDO、HCN与其他虚拟货币、数字权益、数字资产的交易,同时通过合作、入股甚至并购等手段,推动HDO、HCN在其它交易平台上的交易,尤其发挥HDO的交易基础媒介作用,从而拓展HDO、HCN使用边界,并同步带动HPAY在相关领域的发展。

第二,HDO、HCN、HPAY线上线下社区的广泛应用。例如在Gclub体系中的应用,与Gettr Pay 对接,在Gettr中打赏,在GTV以及后续信息交换中各种应用。与各类线上社区(视频、游戏、文学、技术等一系列)合作 ,成为当中支付工具或开发相关的货币化应用。

第三,与现有各类清算支付系统的互联互通,例如信用卡系统(Visa、Mastercard、American Express等)线上支付系统(PayPal等)开展相关合作,让HDO、HCN可以在其系统内进行清结算、支付甚至提现等。

关于新中国联邦
以共同信仰定义民族,以能力范围定义国家。以新中国联邦宣言为核心的共同信仰重新定义新中国人,而非基于血统、地域、文化或宗教等传统依据,所谓宪法民族主义;以喜马拉雅金融体系、G生态、全球农场、基地以及其后构建的新中国联邦的经济、军事、政治的各类“基础设施”,共同组成新中国联邦的软硬实力。新中国联邦的概念早已突破一战后基于民族与地域的现代民族国家的定义,正如七哥所述“能力所及,便是国家”。

更进一步,国家“公司化”。新中国联邦在喜马拉雅金融体系、G生态、全球农场、基地等一系列经济实体中获取有关收益份额,从而无需再进行针对体系内经济主体进行高额征税甚至完全免税,也推动社会服务市场化、民选政府小微化,彻底打破数千年国家运转中“征税&财政支出&货币操纵”反复上演的恶性循环与兴衰魔咒(参见笔者“喜币思考系列-1”有关论述),也使国家这一组织形式不再是利益集团争夺与政客勾兑的舞台,真正成为服务社会、保护公民、引入资源的公益性平台。

回首来路,2017年的追随是因为对是非善恶的判断,2018年的追随是因为对法治社会的期盼,2019年的追随是因为对民主自由的向往,2020年的追随是因为对新中国的希望,2021年的追随是因为对终极正义的坚持,……

展望前程,身为新中国联邦人,肩负对历代先祖、至爱亲朋、子孙后代的道德义务,让我们追随七哥一起走向2022年新的征程,一起实现心中共同的理想!!!

参考来源:
1. ERC-1404: Simple Restricted Token Standard #1404
2. “Arca 国债基金” 基于以太坊ERC1404,证券以 1亿 ArCoin形式让投资人认购
3. Report on STABLECOINS
4. 稳定币的“稳定”与“不稳定”
5. 欧盟加密货币的增值税问题研究及其引申
6. 全球加密货币征税山雨欲来 哪些国家已经先行一步?
7. 美国:打击加密货币逃税是当务之急
8. 美司法部授权国税局从加密公司 Circle 获取客户信息
9. 超1万美元大额转账需向税务局申报
10. 中共央行官员谈虚拟货币挑战:削弱清算组织地位
11. 新加坡发放4张数字银行牌照:蚂蚁集团、腾讯均有斩获,服务范围却各有不同
12. 29竞标者争夺5牌照 数字银行颠覆传统金融
13. DeFi是社么?去中心化金融DeFi跟CeFi差别在哪?
14. 淡马锡相关资料
15. 伯克希尔哈撒韦资料
16. 哈耶克《货币的非国家化》

编辑/校对/发稿:Hetangyuese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 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 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 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欢迎加入纽约香草山农场 Discord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andQ
1 月 之前

高瞻远瞩之文!有幸拜读🙏我新中国联邦人才辈出!

ghaietta
1 月 之前

堪称雄文,期待后续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