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爆料革命你需要的只是“坚信”

撰稿:佚名

图片来自网络

几天前郭先生在大直播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跟随爆料革命几年的日本战友,投资G系列七十万美元,后来听信了王腚肛与蛇妖阎鼓惑,开始动摇。全家一致认为郭先生是个骗子,根本不是灭共的。老娘、媳妇又哭又闹、又吵又骂,寻死寻活面对全家压力这位战友的心乱了。刚好喜币推迟一天上市,这如同火上浇油,本来开始怀疑、动摇,终于下定决心亲自找郭先生要求退款。郭先生二话没说,没通过农场,直接把钱退给了他。事情并没有结束。第二天喜币上市,一下就涨了二十倍,起初这位战友还算淡定,但是七天之后,当喜币高歌猛进,突破二百倍的时候,全家陷入颠狂状态,悔不当初的心理让全家都崩溃了,老娘、媳妇都出现中风的迹象。这人找到郭先生表示反悔,要求拿回自己的配额,被郭先生拒绝。“人生落棋无悔”就是这个意思。

这位战友所以没有坚持到喜币上市,其实主要是不相信。他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不相信自己的智慧,不相信喜币会上市,不相信郭先生会灭共,所以王腚肛与蛇妖阎的忽悠,立马让全家改变立场,退出了G系列的投资。

郭先生一直在说与他最终走到喜玛拉雅的人,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因为来自家庭、朋友的压力,意志不坚定者最终都会退出这场爆料革命。很多的投机分子、中共的特务都混进了爆料革命,这是一场大浪淘沙的过程,吹尽黄沙始到金。比如蛇妖阎与王腚肛之流,他们在拿到喜币的前一天开始自爆。截稿为止喜币已涨到了三十四元。王腚肛损失粗略估计已经超过一亿美元,这是他作梦都梦不到的财富。这种后悔死、瞪眼死、忌妒死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我深信七哥的一句话:钱是有主人的。是他们命中担不起这种财富,现在像两只丧家之犬到处流窜,摇尾乞食。他们为了一点狗粮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可怜、可悲之极。但从另一个侧面可以说,王腚肛从参加爆料革命开始,心里就不相信郭先生就是那个承载上天使命的人,就是那个斩妖除魔,结束千年帝制,带领中国人走向喜玛拉雅的人。而中国有这种心理的人何偿是少数啊!他们不相信中共会灭亡,不相信会改朝换代,不相信G系列投资,认为这就是一场惊心策划的骗局。喜币的上市犹如一记重锤,震醒了很多人,我家人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二零一七年的时候我当时在北京居住,两个妹妹来北京看病。她们第一次接触到郭先生的爆料,那种震惊之余后的觉醒让我非常开心,我这么多年的启蒙,不如郭先生的爆料来的迅速,且深入人心。其中一个妹妹二零一八年就奔向了美国顺利地拿到绿卡,其间她得到了一位所谓“宗教人士”的热心帮助,她不失时机地向她灌输了他们的功法,并对妹妹说:郭先生就是一个骗子。我一直认为“兄弟登山各自努力”这个组织是反共但用不着暗中下腿绊。妹妹动摇了。我们姑嫂关系变得疏远、冷淡,彼此都说服不了对方。

我投资G系列的时候,全家联合起来一起冷嘲热讽,都说我被骗了,都说郭先生集资G系列是为了自己花天酒地的快活。兄弟妹妹们私下议论我发疯了,神经变得不正常,整天在做白日梦,而且不听人劝。这时真需要你有坚强的意志,用常识与逻辑来判断,还要有坚定的信念,相信郭先生是真正的灭共者,相信自己最初的选择。

我曾哑着嗓子对自己先生说“我投资G系列只想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相信只有郭先生能灭掉共产党!我不想让自己的子孙世代为奴,不想自己的后代女孩被双休,男孩被活摘,我不想我们死后被后代子孙唾骂——骂我们自私、懦弱,像猪狗一样的活着,没一点血性。我不管你们怎么嘲笑我、怀疑我、否定我,时间将证明一切。

十一月一日当喜币上市暴涨了二百倍时,我隔着屏幕对美国的妹妹说“郭先生不是骗子,你信奉的那位”师傅“才是一个大忽悠大骗子。妹妹当时脸色很难看,半天没有说话,然后找个借口就下线了。昨天晚上我俩再次联线,她的语气变了很多,没有了往昔嘲弄的表情,只说喜币美国买不了,她还不敢最终确定喜币的真实性,但我知道她的心境已变,重新开始相信爆料革命,转变只是时间问题。

家人对我态度也在悄悄转变,尽管嘴巴没说,但他们相信了我的判断力,相信了我的智慧,相信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我们走向喜玛拉雅的过程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总有人加入,总有人被淘汰出局,跟随郭先生一路到达终点的人,你需要的其实只是坚信!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