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连科医生在拉比法庭前的证词

我每天都会收到死亡威胁
我冒着生命、事业
经济、名誉
家庭等几乎所有的风险
只为了坐在这里,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
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吕克· 蒙塔尼尔博士说
这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的危机
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种族灭绝
如果我们听从一些“全球领导人”的建议
例如比尔 · 盖茨去年所说的“70亿人需要接种疫苗”
那么全球死亡人口(因疫苗)将超过20亿人
所以醒醒吧!
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我们从未见过如此的渎职和恶意操纵
可能人类历史上也未发生过

我的团队已经直接成功治疗了超过6000名患者
我本人已经培训了数百名医生,他们也在培训他们的学生
累计到一起,我们已经成功治疗了数百万名患者
特朗普总统曾是我的病人
鲁迪·朱利安尼先生曾是我的病人
哈拉夫·查姆·卡尼耶夫斯基曾是我的病人
去年,你们以色列的卫生部长利兹曼先生也曾是我的病人
我只是想告诉你有哪些人联系过我寻求治疗
也包括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
现在,我的经验让我在处理 COVID-19 病毒方面
有了非常独特的视角
那就是让人们远离医院

关于儿童,您想要治疗(打疫苗)儿童的唯一原因
是您是否相信儿童献祭
让我解释一下
任何时候评估任何治疗方法时,都需要从三个角度来看待它
安全吗?
有效吗?
需要吗?
仅仅因为你有能力并不意味着你必须使用它
必须有医疗的必要性
必须有它的需要
看一看美国疾控中心
18岁以下健康儿童的统计数据
感染病毒后不采取治疗的存活率为99.998%
就像Yeadon博士(辉瑞前总监)说的
流感病毒对儿童的危害其实比COVID-19更大
他估计每百万儿童中
将有100 名儿童因疫苗死去

我觉得这个数字应该会高很多
我会向你解释理由
如果您的人口统计数据表明没有死于某种疾病的风险
为什么要给他们注射致命毒针?
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个东西(疫苗)是否有效
世界上公民疫苗接种率最高的两个国家是
85% 疫苗接种率的以色列
还有印度洋上的一个岛国塞舌尔也超过80%
这两个国家都在经历德尔塔毒株的变异爆发
所以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大多数人口都接种了疫苗
为什么病毒还在爆发?
这是其一
其二,为什么要注射加强针?
如果前两针都不起作用?
这是有关它是否有效
让我们谈谈安全性
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我们需要考虑三个级别的安全或死亡
分别是急性的、亚急性的和长期的
急性一般我定义为从注射那一刻起的 3 个月内
疫苗的第一大风险是血栓
就像 Yeadon 博士说的,根据索尔克研究所的报告
顺便说一句,我所说的一切
将有文件进行佐证,请不要轻信我的话
你应该做你的尽职调查
我可以提供我所说的一切证据
根据索尔克研究所的结论,当一个人在注射了这些疫苗时

身体变成了刺突蛋白的生产工厂
制造数以万亿计的刺突蛋白
迁移到内皮,也就是血管的内壁
它基本上是你血管系统内部的小刺
当血细胞流过它时,它们会受到损害
导致血栓
如果这发生在心脏,那就是心肌梗死
如果这发生在大脑,那就是脑中风
所以,我们看到了第一大死因
在短期内是来自于血栓
大部分发生在疫苗注射后的三、四天内
40% 发生在疫苗注射后的三天内
现在,另一个问题是它会导致儿童与青年人患心肌炎或其它炎症
第三个问题,这也是最令人不安的
根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文章和他们的初步数据分析
孕妇前三个月的流产率
孕妇在怀孕的前三个月接种疫苗后的流产率从 10%增加到了80%

我想让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
孕妇在头三个月的流产率
当他们接种疫苗后,会增加八倍
这只是初步数据
可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但我只是想告诉你
截至今天是什么情况
这还只是最小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亚急性死亡问题,具体如下:
有关疫苗所进行的动物研究
表明所有动物在产生抗体方面反应良好
但是,当他们受到这些”被免疫”的病毒的挑战时
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死亡
调查发现
是它们的免疫系统杀死了它们
这就叫做抗体依赖性增强(ADE效应)
或致病性启动,或矛盾性的免疫增强
关键是很多动物都死了
你可以提出争议,也许人类是不同的
我的答案是有这种可能,但是这些研究还没有完成
你们现在就是被研究的对象!辉瑞的首席执行官说:
“以色列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实验室。”
所以那些长期研究在现阶段是未被包含的
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
吕克· 蒙塔尼尔博士说
“这是人类面临的最大风险
以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种族灭绝风险。”
(打疫苗后)人类发生 ADE 效应的风险
还未被排除
我的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在
没有排除一切风险时给他人
注射具有潜在破坏性致命物质的疫苗?

第三个问题是长期后果
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它会影响生育能力
它会损害卵巢功能,减少精子数量
而且,它肯定会增加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数量
谁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将如何减少寿命?
就在上周
一篇公开发表的论文表明疫苗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
无论如何,你肯定想阅读一下
无论是急性情形导致的血栓
心脏炎症和流产;
还是中期亚急性情形,可能导致病理性灾难性免疫反应;
或者从长远来看,是否会引起自身免疫性疾病
癌症和不孕症…
这些都是一个大问题
实际上,我会这样说
在我看来,以色列现任政府是约瑟夫·门格勒 (号称纳粹死亡天使) 的转世。
他们已经承认对自己人进行人体实验
我恳求这个烂透了的政府把以色列人的利益
置于政治和任何其他可能改变您观点的事情之上
我每天都会收到死亡威胁
我冒着生命、事业
经济、名誉
家庭等几乎所有的风险
只为了坐在这里,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
我们不需要这种疫苗,实际上任何人都不需要
孩子的情况,我已经告诉过你了
他们有 99.998% 的机会会痊愈
18 到 45 岁的年轻人有 99.95% 的机会
这是根据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说法。同样的概念
已经感染 COVID 并有抗体的人
自然产生的免疫比人工诱导的免疫力
强十亿倍
那么,我为什么要给一个已经有很健康的自然抗体的人
注射有致命风险并会导致劣质或危险抗体的疫苗?

如果查看死亡率为 7.5% 的高危人群……
我的数据,是全球首先发表的
刊登在同行评审的期刊上,相关数据已成为
超过 200 项其他研究的基础,这些研究证实了我的观察
如果你在正确的时间范围内进行治疗,死亡率可以降低 85%
这就意味着,在 60 万死去的美国人中
我们本可以避免 51万人去医院并死去
顺便说一下,2020年4月,我把这个信息通过使者
提交给了时任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总理
以及你们以色列卫生部的每一位成员
我要问你的问题是:
如果我能把死亡率从7.5%降低到0.5%以下
为什么我要使用这些无效的
并有巨大而可怕的副作用的死亡毒针(疫苗)?
让我们做另外一个想象的实验
如果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感染了 COVID 而没有得到治疗
全球死亡率将低于 0.5%
当然,我不提倡这样做
那会是很多人,大约有 3500 万人会死去
但是,如果我们听从一些“全球领导人”的建议
就像比尔盖茨去年所说的那样,“70 亿人需要接种疫苗”
那么全球将有超过20亿因疫苗死亡

所以醒醒吧!
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渎职和恶意行为
大概在人类历史上也从未出现过
恐惧在驱使人们做完全不合理的事情
完全没有意义,他们献祭了自己的孩子
是的,卫生部在骗你
统计数据绝对是被歪曲的
如果你想看到真实的东西
请浏览一个叫 Worldometers.info的网站,去看看以色列,你可以在 12 月 20 日看到
以色列的死亡曲线急剧上升
你知道12月20日在以色列发生了什么吗?
全民免疫开始了
这些是以色列政府报告的数字
他们太愚蠢了,以致忘记隐藏了它
没有一丁点理由使用这种致命毒针(疫苗)
如果你看看马龙博士
mRNA技术的发明人
他拥有疫苗的原始专利,他说:“不要使用它!”
“政府在骗你。”
“副作用很可怕。”
来自爱尔兰的卡希尔博士表示,她相信在两年内
90%接种疫苗的人会死亡
迈克尔·耶登博士
我希望他还能证实
当他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说情况应该不会那么差
所以我也不知道,也许不是90%
百分比是多少呢?
也许不是两年
也许是三年
还有卢克·蒙塔古博士,
他是发现艾滋病毒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他说,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种族灭绝风险
他们为什么要掩盖这些东西?
我们一直以来看到的所有研究都说
“生育能力没有问题,虚张声势!”
“精子数量没有问题,阴谋!” “癌症,夸大其词!”
“你所说的一切都被反驳,不仅是政府
大多数医疗行业也在告诉我们,所有那些强调疫苗危险的研究
都是胡扯和反疫苗者的疯狂举动

你刚才提到的每一个人
如果你把他们治疗 COVID19的患者总数加起来
等于零
我已经治疗了 6000 多名患者
所以你必须知道我说话的意义
我除了失去生命之外,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
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
有一个协调一致的势力在压制那些可以拯救生命的信息
比如,羟氯喹和伊维菌素等药物
这些是医学史上最安全的药物之一
但它们却被压制,你甚至不能在以色列得到它们
那些敢于提出异见的医生
会被媒体平台屏蔽,包括世界知名专家
开发 mRNA 疫苗的马龙博士,因发表了针对现状的不同观点
每个媒体平台都在屏蔽他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有这种现象发生吗?
为什么要压制这种致命毒针(疫苗)副作用的信息?
请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胁迫和心理压力
甚至强迫人们去接种疫苗?
对不起,似乎美国也没有出现
你说展示的数字
VAERS 数据显示,截至今天,已有 11,000 人因疫苗死亡和 450,000 起不良事件
有一个 来自的CDC吹哨人
刚刚说,其实不是11,000,而是45,000人!
根据哈佛于2009 年的一项研究
大约只有 1% 的疫苗不良反应事件被报告
VAERS 还存在另外两个问题
我同事的患者因为疫苗而死亡
他们试图提交相关报告
但系统无缘无故拒绝了他们的报告
另一个问题,我也有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已归档的报告被从系统中清除,你甚至找不到它们
顺便说一下,这不是阴谋论
这是一个阴谋,不是一个理论
你知道,如果在18 个月前,我告诉你 COVID-19
是生化武器,你会说我是阴谋论者
现在,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一种人工制造的生化武器
这是一个阴谋,但不是理论
其实,每个人都同意这是人为制造的
我确切地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制造的

我也知道与这些修改相关的专利号
1999 年,北卡罗来纳大学的 Ralph Barrett 博士
对蝙蝠冠状病毒的表面蛋白进行了修改
使它可以感染人类
这项研究之后在美国被认定为非法
随后,福奇用美国纳税人的钱
把它送去武汉(病毒研究所),在那里继续研究
直到他们找到一种改造病毒的方法
使其对人体肺部产生极大的破坏,并导致血凝块
简而言之,他们用一种自然界的病毒
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其进行了两次修改
他们花了20 年左右的时间使其能够感染人类
当它感染人类时,它会破坏肺部细胞组织
现在,没有人说我是阴谋论者
人们只说这是一个阴谋
这是一个种族灭绝的阴谋
犹太人很难相信
会有一群人去做这种事情?
让我告诉你关于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一些事情
川普(亦译:特朗普)总统曾发布行政命令
每个美国人都应该获得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该行政命令发给了时任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尔
最终停留在了疾控中心
也就是瑞克·布莱特博士
瑞克·布莱特博士并未尝试使用立法手段
使每个美国人都能获得这种药物
甚至是全世界的每一个人
我从以色列方面听到最多的抱怨是
美国疾控中心CDC和食品药品管理局FDA 没有批准它
其他所有政府都是美国政府某种意义上的傀儡
如果美国人不愿意这样做,以色列也不会做
那么他们做了什么呢?
他们创建了一种行政使用授权
有限度的允许住院患者可以得到这种药物
有效地阻止居家患者得到此药
布莱特医生本人在一部名为“完全受控”的纪录片
记录下了这些
这不是我的话
这是他的原话

此外
他们取消了羟氯喹的紧急使用授权
他们使用了柳叶刀发表的一项研究
来表明羟氯喹会“杀人”。
该研究的问题在于它本身就是一种欺诈行为
柳叶刀不得不撤回那项研究
因为它是基于并不存在的数据得出的结论
但FDA 和 CDC却在该研究被撤回后
取消了对羟氯喹的紧急使用授权
背后的原因是,如果一种药物被授权紧急使用
那么其他药物就不能被授权
仅仅三周后,吉利德制药公司生产的瑞德西韦
获得了紧急使用授权和价值 30 亿美元的合同
瑞德西韦其实并没有显示出任何实质好处
它只是减少了五天的住院时间
对提高生存率没有任何帮助,每位患者的花费是3200美元
我使用的药物仅仅花费20美分一粒
并将死亡和住院率降低了 84%。
这意味着它使瑞德西韦的市场份额减少了 84%
CDC 对我来说已经不是权威,根据 NIH 的说法
除非你住院并且血氧低于 92%
你不应该接受相关治疗
这简直是一个希望你去死的政府的意见和建议
经过长达18 个月的数十项研究表明,平均85%的治愈率
并且可以避免住院和死亡
我们的政府机构却仍然在提出如此糟糕的建议……
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信誉
是的,我们的政府是腐败的
是的,我们的政府已经串通一气
你知道吗,如果由我来布局,我会找来一位世界领袖
我会对BB(内塔尼亚胡)或Bennett (贝内特)说,“听着,这里是 5 亿美元。”
“我会把钱汇到一个没人能查到的账上”
“听我们的就好。”
“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们会杀了你的家人……”

听写翻译: 维京商人
字幕添加:杰尼龟
审核校对:匿名战友

发布:风云小哥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新中国联邦西部议员

泽连科医生是以色列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