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专栏】在路上046——神仙篇

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 小雨

小时候最喜欢看《西游记》,虽然看不懂其中的道理,但是其中打打杀杀、神仙鬼怪,尤其是腾云驾雾、变化多端、呼风唤雨的情节,让人流连忘返。好像每个人都有个神仙梦,小孩子模仿其中形象更是惟妙惟肖,抓耳挠腮,上蹦下窜,还有特别热心的,会按照剧中角色给别人起绰号。比如老妖,就是因为他鬼点子多,平时喜欢装神弄鬼,所以大家给个绰号老妖,他也乐享其成,渐渐地叫开了,有时候去他家喊他“老妖”,他父母也跟着喊,至于各种原因,只有我们几个知道。

一岁两岁是心肝,三岁四岁有点烦,五岁六岁老捣蛋,七岁八岁狗都嫌。刚好那段时间我们在七八岁阶段,每天要么人手一个棍子,美曰“金箍棒”,要么人手一个弹弓,每天好像有无穷精力,想着法折腾、发泄。膨胀的老妖,自从有此雅号,好像已经忘乎所以,以为自己已成得道神仙似的,有点找不到北了;别人呜枪弄棒,他偏不,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本练习气功的宝典,有点像周星驰《功夫》电影演绎的“葵花宝典”味道。每天神神秘秘地又是瞪目站桩,又是呼呼运气,一副我行我素的神仙派头。

我们戏笑他走火入魔,越是嘲笑,他越是反其道而行之,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奇怪。比如,你苦口婆心劝他人别打疫苗,他反而还觉得你杞人忧天、小心过度,或着说你别有用心、居心不良、阴谋论,更有什者说你偏激、着魔了。这个时候只能尽力而为,发自肺腑,耐心细心,多在具体方法上多下功夫。比如,遇到别人油盐不进的情况,只要对方还肯和我交流,我会心平气和摆一些双方能统一的共识。首先不反对成熟疫苗,但要知道即使成熟疫苗也不是百分之百安全,并且还有些并发症;其次在两年内紧急推出的不成熟疫苗,再加上国内外已经有诸多致病、致死情况,事关生死,如果一定要打能否等待成熟后再打也不迟,不着急这一时半刻,更犯不着冒这么大风险,这样说来基本对方都能接受。做了该做的说了该说的,剩下的只有问心无愧了。

这些道理也是现在才知道,可惜那时候我们只是对老妖嘲笑和讽刺,可怜的老妖好像也暗暗憋着一股气,大家越不看好自己,就越要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每天愈加发奋练功。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几个石敦,每天费劲吧啦地搬来抬去。我们几个倒真像看妖怪一样看老妖了,不被认可的老妖更是愤恨,从开始的口角辩论,到后面的不再理喻。

记得有一天,我们几个在外面玩,不知道怎么就引到老妖练气功,哥几个就争先恐后说笑起来。好汉难敌四手,可怜的老妖被气得满脸通红无话可说,刚好旁边有半个破损的石磨盘斜靠在墙根。老妖为了证明自己,指着石磨盘恨恨地说:谁能搬动?大家更笑了,都知道搬不动,就更故意嘲讽:老妖会气功能搬动。可怜的老妖被大家放到火上烤,搬不动也要搬,在大家嘲讽中奋力搬磨盘,自然纹丝不动,引来更尖厉地大笑。虽然搬不动,因为石磨是斜靠墙壁,还是能费力搬正的,这时候老妖刚把石磨搬正,就听呼天抢地的“哎呦”声,老妖被滑倒的石磨压在下面。

后来的情况是腿被压的骨折,幸亏没有生命危险,老妖也因此在家养伤一年,我们几个私下谈起此事也是愧疚难当,觉得对不住好兄弟。

老妖气功神仙梦没练成,倒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在我们的实际工作中,不能只当顺毛驴,听不得半点指正之言。凡事发生有利有弊,一个项目方案也是如此,唯真不破在实践中就是实事求是。稍微提一些合理化建议,或提出不同方案,就偏信偏疑,轻者拉开距离打入冷宫,重者打成伪类。在具体实际工作中,少讲点“主义”,多在具体方法论上下文章,即使有思想不坚定的战友,也会因为您得当的工作方法而回归正道,团结最广大战友,实事求是,是我们工作最好的捷径。

编审:文敏     发布:文敏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