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姐夫不得不说的往事

撰稿:东京樱花团/漫天樱花

直播看完了,已经到了新的一天,窗外的小雨还在滴滴答答的下着,通过落地窗看着东京闪烁的霓虹灯,隐藏在水气后面的夜色,仿佛是躲在沼泽里的巨兽随时准备吞噬我潮湿的心,世界依旧黑暗,光明始终弱小,我感觉到无比惆怅,十分寂寞,我想起了在国内的家人,特别是家族的扛把子姐夫哥。反正现在睡不着,我干脆泡杯不带屎的咖啡慢慢记录我和姐夫的互动:

2018年,我还在读书时晚上没事我就经常给姐夫传递信息,比如海航,比如1801房间,姐夫听了很平淡:“这很正常呀,领导谁不搞钱谁不应酬的,很正常的,凭本事扣女,说明有实力呀。郭说的都对,但是这些事情都太正常。”

2019年,香港运动时,我给姐夫传递香港小孩的遭遇和发生的各种事情,姐夫被震惊到:“看到进攻理工大学的场面,感觉画面超过使命召唤游戏里面的大场面,光影烟雾效果太好了,感觉我的amdvii显卡都渲染不出这种效果,香港学生太牛了,我们的部队太威武,直接完成了人类进攻大学的史诗级任务,任务评定等级堪比秦始皇焚书坑儒。”香港人的牺牲,让我姐夫彻底觉醒,认识到了世界的黑暗,从此姐夫唱的“海阔天空”充满了唏嘘与挣扎。

同年12月份,告诉姐夫七哥警告武汉可能有传染病,我姐夫太不把钱当钱了,立马买了大几千的口罩,然后在全国“阔弄听”的时候居然带着主席同款口罩和姐姐在荒郊野岭游山戏水,只差吟诗作乐了。“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回顾这段时光时姐夫说。

路大头的备粮信息收到后,姐夫开着他的陆巡直接停在粮油店,大手一挥,豪气的道“老板,我朋友要开餐厅了,我要去献礼,粮油面酱帮我拖上车”。反复几次游击战后,姐夫在他的密藏宝库里面清点,发现大米足足买了6000斤,罐头花费6000元,意面摆了半人高,其他东西摆满了房屋的个个角落。花了几万块钱后,姐夫信心满满的总结到:“中国的粮食太便宜了,这才花了多少钱,我们家的饭碗已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了”。过了大半年,经常听到别的亲戚聊天说姐夫又给大家送了多少物资,但是都觉得送的东西挺奇怪的,我姐夫是不是现在负责养老院的物资供应了?

买药(羟氯喹)姐夫的执行力也超强,知道一个药店有货后,直接扫货,每次留下几盒不要,其余的全部打包,药店足足补了4次货,姐夫花了1万多后终于停手了。“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姐夫得意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想到了他为了防洪水买的皮划艇和为了应对停电买的超长里程的电动汽车。

还好姐夫吃药不疯狂,每周2次吃了3个月后停下来了,现在他愤怒的和我说:“吸痰组合太恶毒了,说孕妇都可以吃,没有任何危险性,还好吃药保持了克制”。

姐夫也被九指妖团伙害了,还好只是损失了钱,钱不少,姐夫一年的收入100万人民币,姐夫说了,他不会善罢甘休,以后一定会来日本和害他的人死磕。

 在变卖了美元现钞和实物黄金后,姐夫还是筹到了一定的资金进行了投资,目前仅仅喜币的账面收益已经快是他投入资金的18倍了,我问他什么感觉,他回答:“蛮开心的,钱是手段,以后灾难来时,实力强点更能够救家里人,能在朋友有困难的时候有能力帮一帮挺不错,以后还要响应号召尽自己的义务,即使以后投资出问题了也没关系,至少我为自己和家人拼搏过,没白活。”

我问过他,自由后他想做什么,他听到这个问题沉默半天,声音低沉的回答我:“我想来东京牵着勇气姐的小手在漫天樱花中旋转,旋转……”。从这句玩笑话,我听到了他内心无尽的悲伤和坚持到底的勇气。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yuxingcao01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TVwenhai
1 月 之前

标题好😂文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