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珠464:中共早有预谋用天花消灭基督/天主教徒

简述:一位原海关的官员,后来调到国务院,给郭先生说,他开会时发现在中共国各级政府,天花病毒(疫苗)随处可见,管理十分混乱。前中共安全部长耿惠昌给郭先生说,基督教和天主教徒是中共的天然敌人,只有通过天花病毒等细菌武器将他们毒杀,才能确保他们不威胁中共的独裁统治。

郭先生说,在2020年,他曾经得到情报,中共准备在美国的主要水源地进行投毒。以前郭先生在国内时,在中共安全部某些墙上,都贴着美国的各种水源分布图,这是极其危险的,通过向饮用水源投毒,消灭杀害平民,达到自己的邪恶政治目的,中共完全做得出来。2017年,郭先生向西方世界发出警告:黑暗已经到来。中共对细菌和病毒战,他们不仅敢想,更敢干,而且是早有预谋。——郭文贵2021年11月26日

封面:前中共安全部长耿惠昌说,基督教和天主教徒是中共的天然敌人,只有通过天花病毒等细菌武器将他们毒杀,才能确保他们不威胁中共的独裁统治。2020年,文贵得到情报,中共准备在美国的主要水源地进行投毒。在中共安全部某些墙上,都贴着美国的各种水源分布图。郭文贵2021年11月26日

2021年11月26日

墙内体制内,有亿亿万万战友支持郭先生,在常洲有一个地方,专门关押所谓病毒高度感染秘密基地是军队管的,在常洲这个军事关押基地,忽然间来了个特别部队,赶快把人医生接走,在上海北边印山有间医院出现了问题,感染极为严重,杭州某医院出现了有天花病毒成份病毒。

2021年11月26日 文贵大直播

2021 文贵直播:天花病毒是生化武器,易制造

再谈青蒿素病毒疫苗解药;感恩节五千万人旅行后果;近日币安数字货币大变;喜币价值新中国联邦实力时间点2:07:22——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天花病毒这个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解释,天花病毒这个生化武器谁都可以做的,它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全世界上千个实验室都可以做,那可一点都不神秘。这个可不是蛇妖闫那个王八蛋说的,那是在欧洲的科学家明确告诉我的,他说,文贵,做一个病毒很简单,三到六个月就出来了,老百姓可能以为这个病毒是天大的事,上一下月球一样,它很简单。天花病毒是人类所有实验室必研究的科目,都有。

到任何实验室研究病毒没研究天花,就像咱们中国人吃饭你没吃过饺子没叫吃过饭一样,所以说太容易了,太容易了。共产党放这个毒也太容易了,现在我真觉得不仅仅是共产党。

我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跟一位咱们特别德高望重国内的真的是支持爆料革命的老人家,一家人因为支持我、支持爆料革命提前退休,老人家没跟我要一分利益,我们通话的时候,他说,文贵,我在这个时候我特想跟你说的是,你真的让我这个老头子一辈子没白活,我老了老了,我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我天天给人家讲课,天天让共产党听我的,他说现在我不听你的,我就睡不着,这是老人家的原话。

他说你最重要的是什么,他说你说过的话——世界怎么如此之安静呢?在这个疫苗问题上,在病毒溯源怎么如此之异口同声啊?他说人类上对于两次大战都没有这么一致过,对待美国之好坏、对待世界任何事件都没有一致过,这次声音却如此一致。

他说那基本上按照我们共产党像我们这个级别——政治局委员这个级别的说,当世界上有90%声音统一的时候,那就是两件事情可能发生——一件事情,就是真的发生人类灾难了;第二是有一个超出大家想象的力量在操控这件事情;——没有一件是好事儿。

现在几乎是99%、100%在同一个声音,那就一定有人操纵这个事。老人家说,文贵你说得太对了,只有我们一家;第二个,老人家说了句话,他说,文贵,你说全世界媒体一致静音,他说最夸张的事情你说得太对了,为什么全世界所有的科学家都一致地闭声?所有全世界的医院都一致地闭声?

他说这个力量不整明白、真相不整明白,还有你说辉瑞制药也好、所有制药也好,让你必须打针、你必须负责任,连各国政府都不允许公布疫苗的所有的成分和真相,而且永远不能告之这些疫苗公司,而且只有全世界加在一起不超过九家疫苗公司制造,大家想了吗?想过这事情有多可怕吗?

然后他说,文贵,真的是人类遇到了大问题了。他说怎么能出来你一个文贵、一个爆料革命这个时候,你哪是灭共啊,你这是灭世界的黑暗势力呀!

所以说你刚才说那个天花疫苗,他说文贵最近炒作天花疫苗,天花疫苗在中国不要说武汉啦,他说随便一个县城都能搞得着,他曾经是管整个中国卫生部门的。他说,我们开会就经常说,你们把这疫苗那疫苗要管控,他说,你上网查查去,管控好危险疫苗、病菌的卸放有很多。

共产党过去几十年都讲,他说我当时在海关,从领导调到国务院的时候,他说我开会就说,要管控好疫苗,结果下边说啥?疫苗,特别是天花这种疫苗,到处都是。他就意识到这太危险了,那要是有人把它放到某些国家中央机关或者饮用水或者什么地方怎么办?他说,那就瞬间死人啦。

他说下面有人哈哈大笑,说你还担心有人放这个毒啊?他说后来我把这几个人全给他开了,这是最好的例子。根本不存在你担心的有没有可能发生,共产党敢不敢,一定敢,一定会发生,它只是多大的规模。

……

2021年11月26日郭文贵先生在大直播中谈到,他在国内时认识一位中共前官员,他是一位原海关的官员,后来调到国务院,他对郭先生说,他开会时发现在中共国各级政府,天花病毒(疫苗)随处可见,管理十分混乱。前中共安全部长耿惠昌给郭先生说,基督教和天主教徒是中共的天然敌人,只有通过天花病毒等细菌武器将他们毒杀,才能确保他们不威胁中共的独裁统治。

郭先生说,在2020年,他曾经得到情报,中共准备在美国的主要水源地进行投毒。以前郭先生在国内时,在中共安全部某些墙上,都贴着美国的各种水源分布图,这是极其危险的,通过向饮用水源投毒,消灭杀害平民,达到自己的邪恶政治目的,中共完全做得出来。2017年,郭先生向西方世界发出警告:黑暗已经到来。中共对细菌和病毒战,他们不仅敢想更敢干,而且是早有预谋。

郭先生曾经问过中共前安全部长耿惠昌,问他是怎么看待基督教和天主教?这位耿惠昌是中共党内、中共党校每年讲课得分最高的人,它是绝对的党内最高水平的理论派。他回答郭先生说,基督教、天主教徒跟我们本质上是天然的敌人,有三个方面原因。

一是所有的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在西方统治人类很久,而且延续至今的一种工具,所有的基督教、天主教,包括他的犹太教和西方的几个教,他们都是出自一家,都是犹太,就这是整个世界的宗,这些人受到的影响和信仰,和我们“中国人”(实为中共)追求的生活和社会基础是相悖的,这些教也不允许你相信其它的教义,你不能有崇拜,孝敬,你不能有第二个中心,你只能中意我、孝顺我。中国社会是以父母、家庭为中心,我先崇拜我的父母,我干嘛崇拜你呢?这样一来,首先我们文化的社会基础就没了。

第二个我们共产党要求人们相信爹亲娘亲没有党亲,你只能尊敬党、忠于党,你不能忠于这些宗教,所以这是我们的天然敌人。

第三,这个不能在桌面上说,他们那个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义都是假的,那都是神话故事,我们的封神演义早就玩儿得很好了,只是我们普及的不够而已,如果我们继续普及,就没他们什么事了。如果不信我们共产党的神话,我就抓呀,还不行就杀呀。郭先生问他,你就怎么能确保能杀干净基督教和天主教徒呢?他回答说,如果杀不干净,我们就要使用天花病毒了,你怎么知道天花病毒不是人培养出来的呢?

这位前中共安全部长说,人类使用病毒杀人有记载的可以追溯到1500年前,西方历史上以色列耶路撒冷把被病毒感染的羊扔进河流里,那就是病毒灾难的案例。还有今天的奥地利,包括黑海都曾经是。这位中共前高级官员2004年的时候对郭先生说,他们研究病毒做得很好,而且人类使用细菌病毒做为武器已经发生2-3000年了,甚至更早。

他说基督教、天主教和其它教之间的区别,就是有细菌战。七哥为什么在2017年告诉西方朋友,黑暗即将到来啊,就在2004年的时候,他们已经有用细菌战一举灭掉所谓他仇恨的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的准备,很多西方人脑子不清楚,没有意识危险早已来临。

中共已经不是会不会投放天花病毒,而是他们一定会、一定敢,只是规模大小的问题。郭先生说,据他了解的信息,目前的放毒有一部分是中共投放的,可能不是全部,中共放毒的主要目的还是在于疫苗。如果下一次中共向西方投毒,一定会是更致命、更有杀伤力的,人们一定要对此提高警惕。

(本文根據2021年11月26日郭文贵先生大直播整理,如有出入请以原直播为准)。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往期文章汇总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