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犯赵长鹏

文|银河勇气星 骄子

图:骄子

虚拟货币的出现是要反对一切政府监管的货币,想要达到不受政府监管,自由的货币交易。老话常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大家都争着去比谁更坏,再好的东西都会被利用。其中比特币因为不受政府监管的特点而深受大家欢迎,同样也因为这个特点而被那些邪恶的暗网深网交易所深爱。整个地球现在都在黑暗中,主题就是杀人和夺财,虚拟货币当然成为共产党和邪恶组织黑暗交易和洗黑钱最好的工具。

共产党金融诈骗的方法其一就是找白手套,盗国骗钱套钱洗钱。通过这些手段,华尔街的传统交易所都给共产党跪下了,更何况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呢?赵长鹏交易所给共产党洗黑钱,不洗黑钱他怎么能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就脱颖而出增长那么快呢?赵长鹏的这个交易所可以交易很多市面上的虚拟货币,很多注册过的用户都是要过KYC的,这些KYC内容包含了很多敏感的信息。这些个人信息全部被赵长鹏送到了共产党手里,泄漏用户信息是一项重罪。除了这个,赵长鹏的交易所现在无法提现,很多战友都是币安的用户,提现全部都提不出来。但是,在页面上,还剩多少钱,那还显示着一个数字呢,那个数字摆在那里,但是实际却没有那么多钱。虽然我们知道在传统银行里,你卡上显示的那个数字,你要取成现金,如果数额有点大的话,还是有点困难的,但不至于一分钱也不给你取。除非你被共产党监控了,那你一分钱也取不出来。赵长鹏的这个交易所,一把你数据到处卖,二一分钱也不给你取,真是和共产党是一家人,用的这手段都一模一样的黑。

所有交易虚拟货币的,都必须通过传统银行把钱转进去,也要通过传统银行来提现,因为现在世界上没有一个虚拟货币是可以自由流通的。暗网上可以操作,直接兑付比特币,但是一开始要买的比特币,钱必须通过传统银行进去。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储钱池银行就变得非常重要,这个银行被拿掉,一切结束。赵长鹏这个交易所,就是因为交易所的银行被共产党控制了,共产党已经拿走了60%的钱,现在只剩40%,赵长鹏现在到处找机构来兜这个钱。赵长鹏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共产党既然能干掉60%,那有什么理由干不掉那剩下的40%,共产党连赵长鹏的命都拿捏在手里的。赵长鹏前段世界找到了瑞士的某家银行要收购,瑞士的监管机构问他,你的公司在哪儿?他答到处都是我的公司,想在哪儿就在哪儿。人家问他你的base在哪儿呢?他说到处都是我的base,美国日本全地球随便选,人家问他你的员工在哪儿呢?他说到处都是我的员工,我联系就可以了呀。好大的口气哦,把别人当傻子看吗?这拿共产党的话来说,可否叫“币安全球共同体”?最后瑞士方干掉了他这个收购。赵长鹏简直就是一个小号的共产党,啥都没有,仗着这个“虚拟”的概念,虚拟货币就真“虚拟”了,数字货币也就只剩“数字”了,那你叫虚拟,叫数字就行啊,为什么后面有货币两个字?重点在哪里?赵长鹏就敢这样“沉甸甸的,踏踏实实”地骗人,还理直气壮。就这一点上看,人家凭什么帮你兜钱?

再一个,现在全世界都因为CCP病毒和疫苗的事情,很多人家破人亡,这么深重的怨恨,这个仇能不报吗?共产党能逃得了吗?所以就算有再多的钱,出于对共产党的态度问题,哪个国家会敢接这个烫手的山芋?赵长鹏完全可以和共产党划清界限,回头是岸,像马云当年在西班牙一样,七哥对赵长鹏的行踪也掌握得非常清楚。况且赵长鹏的交易所用的是美元交易,美元的长臂管辖权规定无论在哪里使用了美元,美国都可以合法监管你的机构。这些死穴任何一个都能把赵长鹏救回来,但是赵选择了和共产党做交易,打算冲击冲击喜联储。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就是有那个传统,叫逆增上缘,越是强烈的攻击越是能够让人看清楚到底谁在骗人,谁是坏人,谁是真正合法守承诺的机构。币安对喜联储的这件事也是,我们不妨走走看。

虚拟货币,尤其是比特币帮共产党藏了多少黑钱,这些黑钱最近起起伏伏。当下的社交媒体到处都在劝人打疫苗,到处都在掩盖疫苗死人的事实,这是他们的原罪。比特币的原罪就是洗黑钱和犯罪交易。带着这么深重的原罪,不可能活太久的。况且按照现在比特币的市值,人类社会必须消灭如此巨大的犯罪交易市场。比特币未来一定会消失的,让他消失也很容易,就像共产党要打台湾一样,美国只需要3分钟就能把共产党全部的军事都干掉。钱的原罪,可以用正当的立法来限制,没人用了,也就不复存在了,但是人活着,得活下去啊,那些罪恶和痛苦怎么能从心里消除掉呢?


作者:骄子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YouTube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以及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