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疯咬联想为哪般?

作者:波士顿五月花 跟随战神

近日,中共国独立媒体人司马南连续做了几期节目,指控联想6宗罪:1、国有资产流失;2、公司27位高管有14位外籍人士,涉及信息安全;3、高管分红占了公司30%的利润;4、资不抵债,欠了经销商1000多亿元;5、研发占比3%,却妄想科创板上市;6、国内产品卖得比国外贵。

联想面世之初由中科院计算所出资20万人民币,性质为国有企业。1994年联想在港交所上市。1999年经中科院批准,联想控股管理团队和员工的35%分红权变成认股权,由员工持股会持有。2009年代表中科院的国科将29%的联想控股股权出售给泛海集团。2015年联想控股在香港上市,柳传志等高管团队持有44%的联想控股股权。由此可见,联想自上市起已经由国有企业变成了国有控股、参股的公众公司。联想每走重要一步都有中科院和监管部门的主导和参与。过程中,即使有不合规之处也与柳传志等高管团队无关,所以“国有资产流失”纯属无稽之谈。

公司聘请外籍人士进入管理层,是公司的发展需要,是根据公司的实际情况。至于聘请14人还是1人没有本质的区别。在IT业聘请外籍高管的比比皆是,比如华为。按照司马南的理论,IT行业不可以聘用外籍高管,否则就是信息不安全。那么外籍企业聘用华人是否也是信息不安全?一个生产计算机的企业非要扯上信息安全,荒诞之极。

至于高管分红比例、欠经销商钱、研发占比低、国内产品卖得比国外贵,更是牵强。这些是公司的内部管理问题,公司有自主经营管理的权力。就像如果有人提出:司马南的老婆比司马南花钱多、司马南借了很多钱、司马南投入他儿子身上学习费用低。听到这些,不知道司马南有何感想?

司马南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在90年代初期,靠揭露伪气功被人们所熟知。成为公众人物的司马南是乌有之乡著名的左棍。反对普世价值,崇尚独裁,散布反美、仇美言论。并曾经扬言:“中国人民应誓死保卫金正恩”。暗地里,司马南却把自己的儿子悄悄送到美国,享受美国的良好教育和民主自由。

司马南和胡锡进、方舟子、孔庆东等人一样,赴美是生活、反美是工作。司马南送儿子到美国时,在机场被电梯夹住了头,险些丧命,由此获得了“司马夹头”的称号。不知他的反智言论是夹头所致还是因为反智而被夹头。

中共六中全会提出了“共同富裕”。司马南像一条疯狗一样,急忙窜了出来,拼命撕咬联想,目标对准企业家柳传志先生,充当中共的走狗。据文贵先生爆料,王岐山视司马南为自己的学生,司马南视王岐山为自己的主子。真相大白,司马南执行的是习王战略,以联想为突破口收割民营企业的财富。

在司马南的视频中对华为推崇有加,因为华为隶属于习家,是习的私产。而持有联想控股29%股权的泛海集团是曾家的势力范围。习以“共同富裕”为借口重新进行财富板块的划分,扩大自己的财富帝国。

从司马南视频下的留言可知,相当多的人拍手称快、幸灾乐祸,憧憬着“共同富裕”的“中国梦”。“富裕”是肯定的、“共同”却是否定的,富裕的必定是中共权贵,穷人只会更穷。

联想作为中共国制造业的标志性企业,柳传志作为中共国泰山北斗级的企业家都要被“共同富裕”,还有谁能躲得过收割?底层穷人更不会有好日子过。

司马南之流是恶心的CCP苍蝇,中南坑老杂毛个个是CCP恶虎。CCP绝对是中国人民一切苦难和灾难的根源。


编辑:文合

封面:霹雳鼠年

发布:吐纳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