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人唯亲,没有福利,是中国的大问题

编译:文羽

图片来源: panampost.com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低财政再分配是中共国相对较高的收入不平等的主要驱动力

西方专家对中共国推动更大程度的收入和消费再分配表示欢迎,但也将习近平的措施解释为可能会向福利主义下滑和政权对私营部门的更大控制的迹象。但这并不一定如此。相反,中共国政权一直不愿大幅增加福利国家的规模,尽管其经济仍深陷任人唯亲的泥潭。此外,在执政党还控制着大部分经济体的经济体中,试图重新分配部分国家财富并不一定意味着私营部门会收紧。

什么是“共同富裕”?

但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习近平所说的“共同富裕”是什么意思。这个概念最初是由革命领袖毛泽东在 1950 年代提出的,目的是让中共国同样繁荣。难怪它没有按预期工作。 1986年,改革派领袖邓小平重提毛泽东的口号,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帮助别人赶上,更快地实现“共同富裕”。市场改革释放了私人主动性,并引发了 30 年的无节制增长。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中共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翻了40倍,超过了1万美元,是印度同期水平的五倍。

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长“让所有的船都抬起来了”,极端贫困已经消除,但经济不平等也加剧了。中共国的基尼系数为 0.47,是世界上最高的系数之一,最富有的 1% 的人拥有该国 31% 的财富。因此,习近平决定将毛泽东的“共同富裕”重新放在议程的首位。习近平的主要信息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群体应该从国家新的繁荣中受益更多,享受更高的消费水平,更好地获得公共服务,降低税收,并有更多的社会向上流动机会。新制度还预见了更大的收入再分配,其中基于自愿捐赠的所谓第三次分配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此,习近平似乎对巩固中共国中产阶级更感兴趣,而不是对富人的浇灌更感兴趣,而且还想展示中共国增长模式相对于西方“不公正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据他说,后者导致了“中产阶级的崩溃、社会分裂、政治两极分化和普遍的民粹主义”。面对暴发户的暴行,习近平想巩固社会稳定,加强他作为普通民众的代言人的身份。最近打击私营企业和富人的浪潮也警告中共国的新寡头不要挑战政府的权威。在习近平宣布“共同富裕”之后,中共国最富有的商界精英们纷纷向公众捐款。马云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团、腾讯、小米、滴滴和拼多多等科技巨头宣布进行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投资和慈善捐款,为“共同富裕”计划提供资金。

西方的反应

西方媒体批评北京对科技巨头、富豪和私立教育机构的监管打压。这些措施部分受到“共同富裕”计划的推动,被视为回归毛主义的收紧政府控制和破坏私营部门的做法。但这并不一定如此。在拥有并控制大部分经济的一党制政治体制中,中共国充斥着裙带资本主义。控制腐败和政治精英与不择手段的私营企业家之间的勾结可能毕竟不是一种反市场措施。

与此同时,西方分析家对通过更大的收入再分配来增加消费和减少不平等的预期推动表示欢迎。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多年来对中共国的政治建议。更具体地说,布鲁金斯学会认为,通过“征收财产税、更累进的所得税或遗产税等措施”,可以更好地推进习主席的社会平等目标。其他专家还认为,中共国的增长模式需要比“共同富裕”更彻底的转变,以增加工资和家庭收入。据推测,收入分配不均的问题比家庭在国民收入中所占份额非常低的事实要小,比西方低 15 到 25 个百分点。因此,他们建议将公共投资占 GDP 的高比例重新用于社会福利项目。

事实上,主流评论家对中共国“不平衡”的增长模式有一点不满。 “过低”的工资和消费水平使中共国在出口和增长动力方面比大多数发达经济体更具竞争力。但他们并没有承认西方臃肿的福利制度人为地将工资和收入保持在高位,抑制了经济增长,并将资本驱逐到中共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而是指责中共国微薄的福利制度有问题。

中共国有竞争力的福利体系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低财政再分配是中共国相对较高的收入不平等的主要驱动因素。财政政策对中国市场基尼系数的降低幅度很小,不到一个百分点。另一方面,在瑞典、丹麦和德国等恩​​惠经济体,市场基尼系数(税前和转移支付前)与净基尼系数的差值可高达 25 个点,将不平等程度降低近一半(图1)。

图 1:收入不平等和再分配

图片来源: panampost.com

图中:

绿色:绝对再分配(净基尼和市场基尼之差)

红色: 净基尼系数(扣除税收和转移支付后)

蓝色:市场基尼系数(税前和转让前)

较低的财政再分配和社会福利意味着中共国的公共行政和社会支出相对于 GDP 也相当有限(图 2)。中共国的社会支出占 GDP 的 8%,远低于美国(20%)和德国(25%)。 1960年代,美国政府在社会问题上的支出也仅占GDP的7%左右,但经济增长率也高得多。

图 2:2019 年公共支出

图片来源: panampost.com

图中:从左到右依次排列的国家为:中国,韩国,日本,美国,德国,法国,经合组织

黄色:支出总额

蓝色:社会支出

中共国有限的福利国家允许在其税收体系中降低税收负担和累进性。 2019 年预算占 GDP 的 28%,远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接近 GDP 的 42%。间接税,例如增值税和其他商品和服务税,约占中国税收的一半,而经合组织国家则为三分之一。更重要的是,工作的税收楔子要轻得多,个人所得税 (IRPF) 收入约占总收入的 5%,而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为 25%(图 3)。

图 3:2014 年税收收入构成

图片来源: panampost.com

图中:

浅蓝色:个人所得税

灰色:公司所得税

深蓝色:财产税

桔红色:商品和服务税

黄色:社保缴纳

绿色:其他税种

中共国实行累进税制,税率从 3% 到 45% 不等,但实际上很少有纳税人缴纳任何类型的税,因为它只适用于非常高的收入阶层。例如,最高边际税率仅适用于平均工资 35 倍的收入。因此,中共国预算仅从个人所得税中征收 GDP 的 1%,而美国则超过 GDP 的 10%。养老金、失业和疾病保险的社会保障缴款 (CSS) 按工资的名义固定费率缴纳,并以最高收入为上限。与 PIT 相结合,它们产生了一个累退的财政计划,IMF 错误地批评该计划惩罚了最低收入者(图 4)。

图 4:按收入五分位数划分的 IPE 和 CSS 的平均税率

图片来源: panampost.com

中共国对大型福利国家说不

“共同富裕”提高了福利国家大幅扩张的预期,但中共国无意掉入这个陷阱。习近平8月发表讲话后不久,一名党内高级官员出面澄清,“共同富裕”并不意味着“杀富济贫”。 “先富起来”的人一定要帮助后面的人,但“共同富裕的最终途径是共同努力”。同一位官员明确表示,中共国必须“避免落入福利主义的陷阱”,“不会支持懒惰的人”。

中共国也不想扰乱私营部门,因为它知道私营部门是其增长和就业的引擎。它强调监管政策和打击针对的是非法行为,而不是私人或外国公司,同时将通过税收激励措施鼓励慈善捐赠。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并没有迂回地得出“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的结论。完全不是像一些西方媒体所误解的那样掠夺富人帮助穷人。

结论

预计中共国会走西方福利国家道路的主流分析人士可能会感到失望。在中共国领导人看来,“共同富裕”的新动力不是平等的收入再分配,而是为中低收入群体提供更好的经济和社会机会。在任人唯亲的制度下对非法收入和垄断租金的压制实际上可能会加强市场的运作。

言行总有差距,但有一点很清楚:为了保持高增长速度,赶上西方,中共国不能重蹈西方的覆辙,建立臃肿的福利体系,扼杀经济增长。鉴于中共国庞大的国有企业部门已经是经济效率低下的主要来源,这一点很关键。

新闻来源 :[panampost.com] El amiguismo, no la beneficencia, es el gran problema de China


审核:蚂蚁兄弟
校对:阿伯塔
发稿:Nuevo唐人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