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流氓·假绅士和满怀希望的人——美洲篇

撰稿:何处是我家

图片来自网络

当你的右眼注视着欧洲的难民潮时,看到的是那些来自利比亚,索马里,叙利亚,伊拉克,伊朗以及阿富汗的难民。难民有时像大海的浪潮一样澎湃,有时像小溪一样涓涓细流,连绵不绝没有停止的迹象。

他们利用各种方式,使用各种交通工具,徒步行走的,坐汽车,火车,飞机,橡皮艇,渔船真是难民路上各显神通。携儿带女历尽艰辛和各种磨难。最终又有几人是幸运?能到达希望的彼岸呢?

你的左眼是否也曾看见另一个画面,南美洲的难民。南美难民队伍有多长,人数有多壮观。那些洪都拉斯,委内瑞拉,海地以及哥伦比亚。当他们怀揣着满肚子的希望,走向幸福的国度——美利坚,沿途不断地又有古巴人,墨西哥人加入队伍。规模越来越大,人数越来越多。

这一景象是几年前的事情。南美洲的难民大军,吓坏了当时执政的特朗普,紧急将边境墙加高,加固。几千公里近五米高的边境墙,逐渐伫立在美墨边境上。这是一条独特的风景线。

有流氓的地方必有难民,有大流氓的国家,每个国民都注定是——难民。

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始终以伟人,强者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本世纪初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执政时期:汽油便宜的就像是河水,那时40升的汽油是相当于当时一个鸡蛋的价格。医疗免费,住房免费。这是个已经实现共产主义的国家。当我听说委内瑞拉的美女如云,热情妖艳时,我心生向往。

可是好景不长,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石油价格一落千丈。这个往日南美最富有的国家,拥有着世界排前几名的石油储量。查韦斯执政后期,国家的经济和民生却像石油一样——坠入深渊。接下来的几年更是创造了“人间奇迹”。2018年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达到一万三千倍,这个数字赶超了中共国的另一个非洲好朋友穆加贝的政府——津巴布韦。同时,后查韦斯(查韦斯已经去世)政府为世界输出300万的难民。

在近几年的新闻中我们知道,中共国为查韦斯政府陆续提供了近千亿美金的帮助。但是,曾经是世界上石油出口量第二,开采量居世界第一,又有中共国千亿美金的支持。为什么委内瑞拉的民众,却争先恐后成了难民!

这时,另一个更牛的人物走进人们的视野,是已去世的卡斯特罗先生。又一个——中国共产党的老朋友。金光闪闪照耀着古巴大地数十年,可怜的古巴人距离天堂般的美利坚,近在咫尺却远如天涯。地域不大,人口不多的古巴共和国,前有苏共的鼎立供养,后有中共国充足资金的拼死支持。古巴却只留下卡斯特罗的传说,而古巴人却同样加入难民大军。

我不知道美国的边境墙够不够高,够不够坚固。

我也曾经天真的想:真流氓和假绅士倒下后,世界就会好起来,可是,今天查韦斯死了,卡斯特罗死了,难民没有减少!

更早一些的阿根廷的英雄,贝隆夫人和贝隆将军也已仙逝。一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荡气回肠,让多少人心情难过。可世人没有追问:上世纪世界最富有的阿根廷,欧洲人移民美洲的第一选项目的国。为什么在贝隆夫人后,阿根廷国家的货币几经贬值,几度作废。直到今天也没有恢复元气,经济和政治极不稳定。

流氓出现的地方,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共产党!

难民涌现的地方,有一个光芒四射的流氓——共产党!

难民的队伍浩浩荡荡,蜿蜒绵长。我不解的是:世界上鲜有人提问,是谁制造了这无穷无尽的难民,是谁故意让数以亿计的人们流离失所。我还想问,南美的难民里为什么有我的同胞,你为何跑到了南美?

发稿:mgjxs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