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郭文贵先生第一次直播全文字版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nt4LY3YBNg

●00:00:00政事小哥现在跟豆豆混在一起用好话砸郭;七哥推出的每张照片背后都有故事

郭文贵先生:尊敬的战友们大家好!我蹦两下,你们健身了吗?文贵在这儿给你们请安了。今天是22号,你们健身了没有?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好!哇……这么快就上来(人)了,(在线人数)2153,148,天呐天呐天呐!

(注:念留言)七哥好。这是Chuna,Chuna,来了,917,917,Leo,Gfour,Gfour,4946。哎呦,好好好好,5130,5130,5130,太好了太好了!730,730,哈喽哈喽!雾亭,雾亭,这雾亭怎么样了呀?好想你呀。这是Jason,WW,呦,这不是冰心呀这个。“七哥致敬”,这谁呀?这个(留言)是“我是南美洲的”,好,激动激动。“七叔,我爱你,想你了!” 七叔也想你了,这不是豆豆,这不是装神弄鬼的,豆豆惹我老不高兴了这几天。

头两天我推出我照片以后,豆豆竟然是故作镇静,说:“有人问我怎么看待郭叔现在推出的早时照片”?他经过思考,说:“佛家不打妄语,我还是喜欢现在的。” 事实上不就是不喜欢原来的嘛,那是相当的伤心呀,对不对?这个豆豆伤人是不带流血的,就那样就把叔叔给侮辱了,豆豆就这么折腾你叔?

事实上还是太年轻了,看不透问题,这就是豆豆,叔叔要说你两句了。叔叔为啥要把91年集体照“咔哧”出来,站在那里,而且只有一个人雾亭女士发现了个问题:我的这个手腕有白的东西。

那个照片实际上很有意思,那是93年,93年年初照的,我在夏平董事长的家里面。夏平董事长家的对门就是成龙,那个楼上是何善衡、何冠昌,何冠昌是嘉禾创始人,何善衡是恒生创始人,他们全家族都住那儿,当时还有梅艳芳,梅艳芳是何冠昌的干闺女。

我在她(夏平)家,后面(背景)是“强者强己不强人,恕者恕人不恕己”,在那儿,那对我感触是很深的。我刚刚在那(清丰看守所)里边出来才几百天,突然骤胖,我手(腕)上还留着血(痕),为了挡住我那手铐镶进肉里面的血痕,我经常得系上扣子,然后那天戴了个链子,佛链。那是展示给战友们看的。

那个时候是时刻告诉我自己,不要忘了我是从哪来的,不要忘了自己刚刚从哪出来的。所以说那个(细节)豆豆没看清楚。另外,后来我推出来穿西装打花领带那个照片,那个领带是配得不好,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是胖……那个时候的感觉已经是直奔目标,很清楚了,很清楚了。

所以说本来推出那些照片,93、95、98然后2003这个过渡,是想展示一个故事,特别是那一段(时间),我的导师贺先生走了,心情很难过,因为那些每个照片我都是跟他在一起的。

其中有一个(我)穿条条衣服那个(照片),旁边有两个世纪美女,都是大家现在最喜欢的两个美女,就在我两边,还有另外一边,还有我们贺先生在那边。

这都有故事的,不是我在那块显(摆),我显啥呀?除了我裸体没展示给战友们看之外,没什么不展示给你们的了,好坏我就这样了,我有啥呀?

(照片)都有意思,都有意思。结果被以豆豆为首的人,90后,2000后,进行了惨重的打击,咋说呢?还是人家冰心啊、木兰啊、人家雾亭啊,人家说得好听,人家说现在成熟,那个时候显得比较纯厚。是呀,那个时候多单纯呐,现在有点老练了。

那(政事)小哥,啥也不说,就是“哎呀妈呀,哎呀妈呀,哎呀,哎呀”,就在那侮辱七哥,这个小哥现在已经跟豆豆混在一起砸郭,用好话砸郭。

(注:看留言)768,我也爱你。纯朴(注:同音字)又来了,DCP。我那长发你们还没看呢,德州小蚂蚁,我那长发,我那长发,因为我那(自来)卷,老得吹,不吹就卷起来了。

我昨天晚上推出的照片,大家仔细看看,我也不是在那块显摆自己的,文贵不值用卖脸,不靠脸活着,咱这老脸也没本钱活着,我是通过我的事实告诉大家我曾经的经历。

00:06:05非典期间七哥和家人全留在北京,和员工和团队一起坚持工作建设盘古大观,还给政府机构和外地发送口罩

郭文贵先生:2003年的时候是盘古大观停工的时候,我的办公室在北辰东路一个独立的小楼,我那小楼从以租代买,(因为)人家不卖,那是人家地产商的,就是那个所有的地都叫华汇,都叫大屯,连奥运村都是大屯的,北五环以内北三环以北,机场路以西往长城路以东几乎都是他们的,大地主,大地主。

我那个地就是他的。所以那个奥运村刚刚拆,就是龙卷风的时候。你看,我在我的办公室跟我的国际合作团队照相,那个国际合作团队里边全是世界上最牛的,室内设计师、建筑师、李大师,全世界最好的基建团队,我们经常是两天三天不睡觉的。

但是那个时候,大家你可以看到我们的队伍是最国际化的,那时候没有这地产商那地产商,都是在奥运会之后火起来的,在那之前地产商玩过哪个啊?有哪个楼啊,北京?在这之前我裕达都盖起来了。

那个时候我们那个团队是国际化的,在北辰东里,我们每层都有真实的火炉,整个那个房子装修我们花了当时一个多亿,一个多亿,全是实木头做出来的。

装完,结果2003年来SARS,SARS一来,我可以在北京我的四合院住着不出来,我可以坐上飞机直接飞走带着全家,我可以不跟我员工在一起,我的合伙人马上说:“文贵,你现在必须得离开北京,因为太危险了,我们必须让你离开,强制离开!” 甚至如果不离开,就跟我撤掉合作。

我说:“对不起,我的员工全在这,我的同事全在这,我们这北京的同胞们全在这都没走,我郭文贵窜了,我说不可能,不但我不能走,我家人也不能走,我会跟他们战斗在一起,而且我会继续工作,而且我会让所有的合作团队包括美国的,给他们发信:‘如果你们不怕非典的话,可以继续来开会;如果你们怕非典,可以不来,但是我不可以出去”。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看到,2003年非典最关键的时候,我和我的员工们在一起,我的家人全都在四合院中,全家人。

我们当时是进口了大量的3M的口罩、各种口罩,然后我们还发给送给政府机关、各地,我们送了太多太多了,包括北京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找来跟我们要,我们都给他。北京市政府也有找我们要的,我们也给。因为我们当时最早进的3M的口罩,全是空运来的。我们员工随便拿,而且我们送了外地,也送很多。

在那个时候在我的办公室楼上,大家看到没有,我们48小时搭出一大帐篷,军事帐篷,帐篷里边还点真实的火炉,未来我可以推给你们(照片),因为那个火炉旁边有个你们最想看到的人,他夫妻两个在我那照的相,现在一旦要是露出来对人家不好。然后那个火炉旁边,真实的火炉,24小时点着火,杀非典嘛。

然后那里边你看我员工的所有的锅碗瓢盆,他们都自己就是用完一次就消毒,我们员工全都是住在了那个办公室的下面和上面,不准离开。吃的东西我们也都是从固定的地方吃,吃完,不但吃还给很多人送。

就那样我们还在工作,每天还在画图,把图贴到墙上去画图,没有休息过。那太多人跑了,我认识的官员绝大多数家人都跑了。在这种情况下创造盘古大观,不容易!

00:10:05刘永清和北京市规委曾要求盘古大观建6层彻底切成七段,七哥坚持下被批准成切三段但地下商场连着不切断

郭文贵先生:更重要大家要看到盘古大观我显示那个图,我给大家讲过,那个图是什么呀?A座那个图是一个玉琮形的,中间那三栋公寓是什么大家记得吧?现在是断开的,其实原来我设计那是一整板,那是一整板,后来是“咔嚓”,有张百发老人家开会,还有胡锦涛夫人刘永清同志要求,北京市规委,包括黄艳女士,“咔嚓咔嚓”本来要给我彻底断到底,断掉,“咔咔咔”切七段,用黄艳的话,黄艳还给出了个图。

高层多少高度呢?6层,一溜儿,6层,切了七段,你说那叫什么玩意儿?真的像七滩那个什么似的在那块,太难看了,我坚决不同意。最后还是刘永清女士做出最伟大的决定,说高度可以拔高,可以保持一定的高度。

我那是366米原来,365天嘛,在下一天嘛,然后给我批了个199米,然后中间那一长板断成了三段,但是下边的商场全连着,这个龙不能断了,后面也连着你看到没?一直连到底的。中间真正的楼层是17层,由于不要4,不要14,不要13,我们就变成了现在是23层,就是这样盘古酒店出来。所以当时你看到那个设计的时候那个图,现在看起来太有意思了。

●00:11:44非典期间王岐山下令收回盘古,因此七哥开始了告状维权之路,被牵连进了对刘志华和王岐山等北京要员的专案调查中,结果王岐山开始恨七哥

郭文贵先生:所以各位兄弟姐妹们,我发那个图的意思大家看到,2003年王岐山到北京,那个时候他的女婿是我的律师,黄耀文,黄耀文已经是我的律师了。那时候经常说:“我去看人了,我去看人了”。虫草,一买几斤几斤的,“好,你买虫草”,“我要虫草,买几斤”,“咵”就去了,那时候王岐山刚回北京。

而且黄耀文老带着他老婆来,他老婆那个人特别特别好,是王岐山的哥哥家的女儿,那个小王真的是不错,真的是不错个小孩。黄耀文这个人,不说了,但他老婆是真的好。

所以说那个时候他经常来,我楼上那个帐篷他也来过,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马健副部长,就那个时候黄耀文说:“我跟马健是同学,我带他哪天上你这来”,我说:“你别带他来了,来一次我们很麻烦”,因为在楼上一个帐篷里,我们很多都是外国人。

昨天我翻这些照片的时候,因为头几天推的照片是在相册里边拿手机拍了给发过来,我又给转发出去了,那么这回我就在我的那个电脑存的信息里边翻出了昨天这些照片。

昨天这些照片传达的意思是2003年那个非典,那个非典那个时刻我们没有放弃理想,没有人相信我们能把盘古大观盖起来,不但不相信,是怀疑的态度,是北京市市委市政府王岐山先生在那一刻做出的决定:收回盘古。没收,和刘志华。

那个时候就那个照片之后,大概不到半年,正式就是报纸上(登出)要收回盘古了,收回了盘古以后,我开始了告状维权之路,然后专案组调查刘志华副市长和王岐山先生及北京多个要员,把我给牵扯进去了,结果王岐山市长就开始恨我。

就在我辛辛苦苦,不惧生死,不惧非典,没有逃离北京,没有离开我员工,我们戴着口罩24小时在生活工作的时候,救灾救难,一心爱国,为中国的2008年争取荣耀,建奥运会的时候,那边手下来把楼给拿走了。

不但拿走了,还要要我全家,就刘志华副市长说的“哪凉快哪玩去,这不是你玩的地方,这九个大脑袋就仨人能玩,你配在这玩吗?”然后又给我几千亩地,“你要不行,给你几千亩地,贺部长让你来找我的,别的地儿开发去”,就给你钱,别在这得瑟,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00:14:50腾彪写信给美国政府污蔑七哥到海外维稳中国民主民运,因此美方停了给七哥支持者杨建利和另一位人士的资金支持,七哥受邀将出庭作证

郭文贵先生:今天有人说我回体制内了,昨天下午有一个美国政府官员特严肃地问我一句话,把我给问傻了,他说:“郭先生,你认识腾彪吗?”我说我不认识。他说:“你告人家了吗?”我说:“我告他了,什么情况?”他说:“我们接到了腾彪先生的一个信,说你到海外维稳民主民运人士。”当时把我一下子快笑晕了,我说“哦,这回事啊。”

“但是呢,”他说:“我们为啥问你呢,今天我们本来不谈这个事的,因为这个叫什么中国民主自由基金会,原来给中国来的几个民主民运人士每年都有一定的资金支持,十几万美元,由于他这个信,我们给取消了。其中就包含谁呀?有两笔呀,应该是一个加州的,还有一个应该是跟杨建利先生有关系的,全给取消了。说:“因为他们支持你,(腾彪)说你是来海外维稳的。”

我就问这位美国朋友,我说:“你去打听打听我的历史,你看看有没有(为了)到海外维稳民主民运把我哥哥都送监狱去?把我侄女送监狱去?把我全家我的老婆女儿送监狱去?我老婆女儿还两次送监狱去;我的所有的老员工,600个员工,500多个被问话被关押,我好几个女员工因为这个事情闹了离婚,我几个男员工到现在打得是几乎半傻了,我一两千亿资产被查封状态,你给我找一个人(能)用这种代价出来维他民主民运的稳?”

我说:“我跟你坦白地说,我原来没爆料之前我真闹不明白海外民主是什么状况,我知道有,我真不知道(状况),跟他腾彪先生啥关系?没关系呀,是他先对我进行侮辱诽谤,(所以)我告他。”

我说:“既然您说到这了,那就非常有意思了,这个事情我会好好说说的。”他也很感兴趣了,然后就说:“你有没有兴趣给我们去作个证呢?”我说:“我当然愿意作证了”,我说:“你就问这几个问题吗?” 他说:“你说的这几个事情太关键了,太关键了,我们不知道。”

所以我想今天跟所有战友们说,不要想象我们脑子里知道的,美国人就全明白了,真不明白,他们很多思维上真的跟我们不一样。那就像一个美国人说中国的时候,你不管他多能,他也很难了解中国。咱不能把自己想当然地理解为美国人都明白,这是不对的,我越打交道,我越有感受,千万别想当然。

所以你看昨天他问的腾彪先生的这个事情,我也傻眼了,我也傻眼了,然后邀请我去作证,我说没有问题。大概过了俩小时我们分开以后,他就打电话说他们会很快地安排,然后希望23号,就是后天下午想跟我来见个面,想跟我见个面,能不能谈谈这个具体时间,我说:“23号不行,要29号以后,我太忙了,忙委内瑞拉的事情。”所以大家能想到是什么概念。

就腾彪先生写的这封信说我是来海外维稳来了,竟然是把很多人给伤害了,把资金给他砍了,支持我的人(资金被)砍了。其中有两个人还怪罪这个怪罪那个,很有意思。然后还问了认不认识李伟东,认不认识韦石,认不认识西诺,然后就问了这几个人,还有什么胡平,我说:“我知道,有的认识,有的真不认识。

当时他就特别惊讶,本来(我)开别的会呢,我说:“你看,我必须7点半要完,你这太长时间了,已经快8点了。”结果没有谈完,(他)就拉倒走了。刚才我运动之前我看了,(他)给我发了一大堆信息,都是英文的,我得认真看,不认真看我就给完全念反了,就念成蒙古文了。

所以大家这个事情说是什么?现在……我那个时候刘志华给我几千亩地,那几千亩地怎么也得卖个几千亿呀,对不对?没妥协;然后当时把华汇旁边有一大块地,一圈的地要给我,没妥协。那时候就是钱嘛,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对建筑、建筑艺术和对国家和对奥运会的重视,文贵拿钱走人了,哪有现在?

所以现在到了这个程度了,(腾彪说)文贵出来又维稳来了,维民主民运的稳,谁是民主民运?几个人加一起?还把我老婆孩子陷进去,还把我哥哥嫂子、全家人陷进去,让我爹娘不能见,我这样来维稳来了?就这也有人信。就像说我回体制内了,我的妈呀,我啥时候在体制内过?

●00:19:54七哥推出老照片都是有道理的,曾两次剪短发

郭文贵先生:大家看看我的照片,你看我那个样儿,体制内能接受我那个样儿吗?我那个长头发,2003年为啥留短发?我都是给大家传递的信息。你看,本来2003年那个照片之前,我在美国签合同,签美国最大的一个建筑公司做基建顾问,还有美国当年全世界第一大的HBO室内设计公司叫Michael Herz Barna(注:同音字) ,Herz已经死了,Michael 还在,就那个跟我照相的老人家是Michael。

签的合同是2003年初,那个时候我(头发)还是长到这(肩部),为什么回来我理发了呢?因为那一段时间我经常去中南海,经常去西山宾馆,经常去西山,然后他们老拿我当顾问,叫我当顾问,西山好几个建筑、核心设施是我当的顾问,那个时候咱们所谓的军科那些人我都闹不清啥身份,去了就是听我的建议,怎么建啊,指挥中心、天井。

我这长发,我这老是穿着用他们的话说“(衣服)花里胡哨”,说:“郭先生,你能不能别老是花里胡哨的,大长头发往这来?这个领导首长看起来不像话。”我说:“那什么意思?” 他说:“能不能把头发理了,短点?” 我说好吧。就把头发给我理短点,然后我每次进去的时候穿什么呢?大蓝色肥裤子,一件白色的中式衣服,我每次都这样进去。

所以说大家看到头发给我剪了,但是他们(事)完了以后,我马上头发又留起来,我习惯了,因为什么?当时有算命的跟我说,他说:“文贵,切记你不要留短发,你要一直留长发。”

我什么时候留短发?就是这个事发生,从北京出来以后,开始留短发。(此前)中间剪了两次短发,“咵”又长回来了,都是有原因的。所以说那个时候我就为什么一直(留)叫风水头,大背头,大背头。就把那些照片我给你们推出去那都是有道理的。

●00:22:10盘古停工期间七哥还在搞设计,弄出了龙头,解决了龙出头柱子的问题,七哥始终坚信楼不可能被他人拿走

郭文贵先生:我们在北辰东里,非典最严重的时候没有停止对国家承担责任和对民族、奥运的奉献,也没有停止对建筑的追求。你看我们当时的建筑(设计图)愚蠢到那个样子,后来是李祖原大师,龙头,第一个A座龙头是李祖原大师和他的合伙人黄文旭先生,“哗”(弄出了)龙头。因为老说龙,我老觉得那个龙不太具象,“啪”,在停工期间弄出了龙头,就那时候弄出来的,非常漂亮。

但是那个柱子,那个柱子我们就研究,一年多都研究不了,直到2005年,那都停工了嘛,楼都给收走了,就很多人都认为这楼就不是你的了,人家已经都是什么SOHO要买走了,首创买走了,到处都要买走的,都是常委什么亲戚啥的。我压根没想过,我说这楼一定是我的。我在那搞设计,还开玩笑呢:“这楼都不是你的了,你搞什么设计?” 从来我也没想过,从来我没有放弃过,还在搞设计。

就是到了2005年,我们熬了一整夜,凌晨五点的时候,因为我们一直跨不过去坎儿,中国的柱子和梁,不能突破梁,那是悖逆反抗,那老百姓怎么能突破梁呢?梁是政府、皇上,不能突破。那柱子不出头,这是中国的规矩,柱子怎么(可)能出头呢?这老百姓不能冲破皇帝的。出了头,你得盖儿在(柱头)那块拧着,就这么也不好看,那是不行的,那一般都是过去的冥建筑,也就是死亡建筑才那么用呢。

各种(方法)、压着,怎么弄也不好看,最后突然我(灵感)来了,我说:“咱就来个龙出头吧,66根柱子嘛,龙出头,出了头是龙,66根。咱在西边保护着奥林匹克公园,天圆地方,乾坤,让乾坤平稳,天圆地方嘛,中间有天辰路,就是天龙路嘛,我的办公室在东边叫北辰东路,盘古在西边叫北辰西路,66根龙嘛,咱又在龙路上,新中轴线嘛”。

因为当时奥运村就叫新北京,叫做副都心,副北京的都心。当时跟德国那个小Speer,小Speer做中轴线规划的时候曾经有一版直冲北京昌平山下,整个中轴线,然后把我们那个中轴线也作为一个叫新中轴线给过去,因此我们大家这兴奋,我们李大师说好好好!

我说:“每个龙头、柱子,整块的“ 大家说:“你太疯狂了,这不可能。”最后我还是做到了,整块的,白色花岗,这都是时间精力造就。

我们在那个时候,没有放弃过对建筑的追求,对龙的追求,以及我们相信新中国会诞生,叫新北京。

●00:25:15七哥寄望于盘古大观文化回东方并能唤起中国的民主法治和自由

郭文贵先生:我第一个做的Presentation,盘古,当时叫摩根,给中央领导汇报,我第一句话:新中国新北京新未来。哇塞,当时的中央警卫局的某个领导说:“你这个家伙胆子太大了,赶快把他拿了,什么叫新中国新北京新未来?现在是老的吗?”我说:“对呀,现在就是老的,通完奥运会就是新的了。” “不行不行,你得赶快改了去。”我说:“改不了了,我现在在京西宾馆,我回去改去(来不及)”。

那时候哪有像今天这么快呀,我说:“Presentation没那么简单做, PPT没那么简单做。”他说:“那就算了吧,这一页就翻过去吧。” 我说:“不行不行不行。” 结果他“叭”一下子给我撕下来了,撕下来了,他就没想到后面还有,所以领导翻的时候:“哎呦,新北京,这概念好啊!” “副都心,这个好啊。” “这什么?这新中国……”挺有意思啊,我当时想这个好,这个好。

“这个太大了吧?太长了吧?人家规委黄艳副主任写了个报告,说你这影响西侧天机线,南北五座楼,然后大家会误认为你是中心,影响了奥运村的天际线和影响了重点。”我说:“首长,不是的。这五个楼恰恰是个龙,这个龙是不能断的,一断,五段也好,七段也好,就把龙给断了。你没有看明白,如果要真看了,从天上直升机拍了,人家外国直播拍啥呀?拍你平面的时候,你那个龙跨过了四环,那龙尾巴“咔嚓”断了,有人说像什么水母,还有说像什么什么,我忘了,很多的,都断了,那龙是七路分尸啊。”

他说:“你这个说得好啊,这个好,你得写个报告。”我说:“我给江总书记写了报告,给您也寄了报告,给其他常委也寄了报告,没人理我。”他说:“你这个写得好,这个说得好,(秘书)赶快记一下,记一下。”老人家边说边染发,边理的发,从理发室出来,我后面跟着,“咔咔咔”,到了1号房,1号房,他要吃饭了你知道吗?

1号房的椅子都是绿的,就是京西宾馆(里),首长吃饭的地方,旁边有个沙发,他还继续(看报告),很欣赏地看着,我给他在那块讲。突然我讲到了个词,我说:“首长,这个盘古盖起之日,就是中华民族腾飞之时,”我说:“也是中国走向一个新的时代,一定是民主、自由。”

然后他说:“这话能不能以后别在这上边说,你就搞建筑,别搞政治。民主自由我们一直追求,而且我们现在还搞和谐社会,你就别搞政治。”我说:首长,我能不能把这个,摩根中心改成中国民主大夏?”他理解为叫“民族”了,他说:“你再说一遍。”我说:“民主,民主。”他说:“你别,你就叫你这个楼挺好,这个挺好的,别改。”

所以我现在看这个设计图的时候,我再看这个楼的时候,包括昨天我看到原来在楼上各种名称的时候,感慨万千,感慨万千,感慨万千!就是说当时的我那种可以说是执着,我就执着,英文叫Persevere,就是在我照片旁边那个男的叫Michael,讲流利的中文,小伙子,流利的中文,他说:“郭先生,你太执着了,英文叫Persevere,这是你的个性。”

因为我们改了真的一点不夸张上万遍的图,现在我们公司存档那个图,真的好几个得有十几米高都是,我手画的,画的,大图,那时疯狂了简直是,各种细节。裕达是这样,盘古是这样,政泉是这样。

所以说我们当时对盘古大观寄予的希望,对中国建筑艺术的追求和我们对文化回东方,我们的追求就是文化回东方嘛。从2000年开始起世界流行的是所有的东方文化在西方进行融合以后,叫文化重新回到东方,所以我们叫文化回东方,充满了信心,同时希望这个能唤起中国的民主、法治和自由。

所以那个时候骨子里边有那种目标,也有着各种的野心和想法,同时付诸于行动,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事情能把我们所谓的给买下来,那是不可能的。

●00:30:22七哥内心世界所追求的不是钱和名,不会为了名利去盖房子

郭文贵先生:那时候想弄钱,那太容易了,真是,那个年代想弄钱太容易了。我裕达盖完,有人要挂我的裕达牌,河南,就给我钱给我股份。河南省高院的整个那块地要跟我联合开发,都是他们拿地,我就拿名儿,郑州市委市政府马上要跟我合作开发。

郑州开发期间,那就别提了。李克强书记在的时候,包括之前程维高在的时候,这随便你选的地,你选几百亩几千亩都可以。(送)给我,大家都知道,我太太不允许,我就离开了。到了北京,太多的合作机会了,那太多了。我说:“我不想搞地产,我讨厌搞地产,我不是来盖屋子的,我是搞建筑艺术的。”

所以我宁可一招绝,绝不是万招汇。到处盖房子盖一大堆,那是他们搞的,那不是我干的事,那干是他们干去,我干不了,我盖的房子必须我亲自参与,我喜欢的,具有绝对意义的。这是为什么我把盘古、政泉做成精品,代表艺术品,这是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把楼还盖起来了,这也是为什么上天 能让我把楼盖成嘛,可能是我内心世界所追求的不是钱和名。

那个时候没有贷款,不贷给我们款,你不行贿就不能够有贷款。还有一个,你不给别人有什么机电、石头各种跟人家勾兑、腐败,你哪可能贷来款?你都不知道我们那时候多难。

我那时候我记得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借钱借钱借钱,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人家什么“还钱还钱还钱”。现在我们有当时的借钱(记录),现在一看不敢想象,五分利,每个月五分利,一个月百分之五,一年是多少?百分之六十,就那我们也敢借,也敢弄,你说这些现在想想都是疯狂至极的事情。所以当时我这些合作者和股东对我这种支持现在用感激和感恩是不能想象的,不能想象的。

●00:32:31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再追求明天想要的

郭文贵先生: 所以说最近看很多照片的时候,因为贺老先生(过世了),本来我要讲讲贺老先生,后来我想想,算了,因为它(是)个人隐私的事情,家人在痛苦中,讲这干啥,不要讲,我就不讲了。

但是跟他的故事太多了,因为他是前一段,到贺先生大概97年以后跟我在一起就比较少了,比较少了。因为我的人生真是不同的阶段完全有不同的人,不同的人,老人,恰恰跟那伪类说的(一样)都在。

我这员工里边,当时员工800个员工,老员工,现在有600多个人还在我公司,还有600多人在我公司,我认为中国没有几个企业能做到的。我们的管理团队老员工80%全在,全在,有各种(原因),出国的、走的这样的(之外),全在。昨天我看照片的时候吓我一大跳,很多人当时是真年轻,包括我本人,那一脸的,那是一掐都流水,现在一看确实是老了,确实是老了。

所以说整个的这个公司的发展还有我当时那个照片的经历,真的是,真的是感受太多了。所以说我想跟所有的战友说: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再追求明天想要的。今天就是完美的,别老想着明天,你也甭老在那躺着(回忆)过去,过去就是过去了。今天,可能到某一天你再看的时候,今天你是最棒的。

●00:34:10查韦斯盗国集团同中国盗国贼勾兑敛钱,坑害老百姓;委内瑞拉将经历各大国和利益板块的竞争,最后一定是美国说了算

郭文贵先生:同样的事情我想跟大家说的,这些天忙活委内瑞拉的事情。委内瑞拉的事情大家都以为,过一段时间关注委内瑞拉,一选举,跟马来西亚一样(发生)奇迹,老马他们给干掉了。

我可以告诉大家,那种可能性有吗?有,但是我们永远,就像我们打击盗国贼一样,(永远)不要老期盼着奇迹,奇迹的发生是事实上是一种失败,实际跟自己没多大关系。包括我们追求喜马拉雅目标,别老想着奇迹或者老想着明天“哐当”一声盗国贼怎么着怎么着,别想着奇迹,要想着我们的付出和劳动。

委内瑞拉的事情不是仅仅马来西亚腐败和亲近中国盗国贼和被“蓝金黄”太厉害和内部的政治的要求的变革把一个60多年的党——实际上一个国家的政权彻底颠覆,它不是那么简单。马来西亚的事情很深很深,我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任何人把事说透的,没有任何人把马来西亚说透的。

我先不说马来西亚,我说委内瑞拉。委内瑞拉的事情很多人根本没看到本质,这是为什么大家等待着,都等待着。委内瑞拉最关键的问题它是油,这个油的核动和油的钱 。

还有一些像中国政府,盗国贼利用中国政府需要战略性的买油和合作关系这种资源上做了什么,说白了就是多少钱跑自己腰包去了,多少钱跑到别人腰包去了,老百姓是怎么受害的,太多了。

包括军火上,中国的北方工业卖最多军火之一就是委内瑞拉,原来是安哥拉,现在是委内瑞拉,南美国家。那这个事情对美国西方的挑战是巨大的,那没那么简单。

还有一个就是很重要的,就是货币。这个货币除了借钱之外,人民币很多的交易跟委内瑞拉是有关系的,然后是整个贸易领域,那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说整个的委内瑞拉它所涉及到的层面是极广的。

那么现在它的选票,大家看到了,说是32,实际上27左右,基本上还有大部分是假票,没人出来选举。那个地方现在已经到了吃老鼠,给一口饭都能跟你上床睡觉的情况,快到了人吃人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选这个票,合法吗?那当然不合法;西方会接受吗?当然不接受;那他会放弃统治吗?那不可能放弃统治。结局是什么?各种利益矛盾的较量它是个开始。

这就像很多年以前,比利时和现在的叙利亚和现在的委内瑞拉,它是个地域板块,一个时代的竞争之地,一定是这样的。直到有一天,像比利时当年,你别搞什么军队了,你也别啥了,你在欧洲这么重要,我们也不揍你了,但是你做一个和平的国度吧。所以说比利时成了一个存在着的国家中的实际上已经完全卸掉武装的一个和平国家,成了欧洲花园了。

叙利亚本来应该这角色,他不想,他想独立,结果各家争论,争了半天,现在打成这样,早晚也是那结果。

那么另外一个,委内瑞拉就是中东的叙利亚和过去欧洲的比利时,它必经被各大国和利益板块军事、政治、经济、战略大家在那块竞争的结果,最后一定是强国说了算。

那现在强国是谁呀?现在综合来讲,美国当然第一,中国第二,俄罗斯还有日本欧盟加在一起,一定是美国,美国不会允许说它还在那的,你知道了吗?

所以当年我见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太能讲了“哇哇哇”,“邦邦”老敲他那桌子。一开始我啥也没说,我那时已经见了好多次了,后来我问他一句,跟我的一个朋友(一起)去的,我说:“我几年前见你的时候,你最大的信心说委内瑞拉GDP怎么样,和美国怎么样,和欧洲怎么样,然后你怎么样,我这回见你的时候,基本都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我说:“那你现在要说的是你将让委内瑞拉走向一个叫做南美的瑞士,你觉得你能做到(需要)多少年吗?”当时他就急了,嗷嗷嗷对我说。后来还有人特别不高兴,说:“你为什么今天会问这话?他(被)问得很不开心。”

我说:“我不会再跟他有再次见面,他今天讲的全都是废话。他忘了一个根本的问题,他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是苟延残喘,想活着,就他自己,就为他国家。什么被军队绑架了,这绑架那绑架,他不就是拿他钱现在收买嘛,这就是真真正正的是一个盗国集团。”

我说:“他现在全部倚靠中国来搞这些东西,等着有一天中国的这些小偷、贪污犯们跟他一起都得土崩瓦解。”最后他突然死了,还来了很多中国医生给他看病。这是一个大势,谁也改不了,谁也改不了,这是必然现象。

●00:40:00委内瑞拉现状是权力私有化、财富公有化的结果;委政府采取军人安全化等垂死挣扎的手段蒙蔽人民绑架人民,这是给所有中国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同胞们上的最好的一课

郭文贵先生:那么现在委内瑞拉这个结局,这个选举的结局,没有看到奇迹出现是不是好事?没有大家看到的奇迹,我认为是大好事,因为接下来委内瑞拉会让我们全世界人民看到它怎么最后的挣扎。它最后的挣扎的过程和它那种垂死挣扎的整个手段和蒙蔽人民绑架人民就给我们所有国内追求喜马拉雅、法治民主自由的同胞们上一个最好的课。

我们可以想象未来盗国贼会用什么招,一样的。如果你想要选票,很简单,给饭吃;你要是想上街,没饭吃;你想银行取钱吗?可以,别闹事,老实在家待着;你想跟外国的人联络吗?想追求民主自由法治吗?在家待着,你有饭吃;你想出国吗?你家人想出国吗?不想横死街头?听话。

再到一定的时候那就更夸张了。你看委内瑞拉这个,军人,军人当兵了,家里有父母有兄弟姐妹,干嘛?通过军人来行贿,他们叫做军人安全化,在委内瑞拉,叫军人安全化。

啥叫军人安全化?一个军人,我给你个任务,你家有几口人?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什么什么的几个人,登好记,人家都没饭吃,因为你是军人,从现在起你家人通过你可以领饭吃。这个军人就不敢反了,因为他一个人系着全家人七口人八口人的生命,叫军人安全化。

军人不搞国防了,搞什么?搞政防,政治防护。然后是什么?是维自己家的稳定,军人维自己家稳。有的当兵的就报上自己的情人什么什么的,上边一批,给你一个(名额),就抓着你把柄了,就完全是揪小尾巴手段。

而且特别有意思的,什么都是讲价的,一切都有价格。如果你要能揭发谁想造反、谁不满、谁在那块等待着什么什么的,那你揭发以后给你什么什么,多一个人口的粮食。

跟当年中国发粮票,跟中国发肉票,跟中国当时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那个发糕,工人食堂的发糕,人家都是有时候领馒头还有花卷,那时候我们家穷,我父亲刚刚平反,给我们家都是那个粗粮的,到工人食堂去领发糕去,发糕票,我都记得很清楚,领发糕票。委内瑞拉现在就是这样的。

这个结果在中国一旦诞生,会是什么概念?你的出国的权利、儿女上学的权利、你银行取钱的权利,甚至你加油的权利,甚至你上商场的权利,一切都成为明码标价,那就是被绑架了。

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是什么?会让你感觉到你是最有品味、最有能力的,因为你得到优越感了嘛,这种优越感是建立在别人的鲜血和生命之上的,这就是洛克讲的最关键的一句话:当权力私有化后,当财富公有化后,人民将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就是委内瑞拉,权力私有化,财富公有化的结果。

(注:看窗外)我的天呐,这大鹰!哎呦,大红鹰。

●00:43:35委内瑞拉的政治运动对中国同胞来说是能借鉴的千载难逢的经验,关乎中国未来追求法治民主自由,除了爆料革命,海外华人媒体却无人报道

郭文贵先生:现在我们国内很多人都觉得“到不了我头上,能到隔壁老王家摊上这事,隔壁老李家摊上这事,到不了我家,我儿子当警察”,“我有亲戚在军队”,“我们家现在也有点钱,孩子在国外呢”。

委内瑞拉,未来我们要好好讲讲委内瑞拉。你看看现在所有海外的华人媒体里边,大家去想一想,有几个人去讲马来西亚真相的人?有几个去讲真正的委内瑞拉的?现在目前我看的,就是路德先生(路大脑骗)在挖心挖肺地找人,想叫大家明白委内瑞拉发生了什么,马来西亚发生了什么。然后现在我们新的叫木兰节目,叫卡丽熙,在想办法说委内瑞拉。

剩下华人媒体里边有几个讲这个问题的?任何不管是民主民运,任何集体,记住,你跟郭文贵有仇,你是砸郭文贵、恨郭文贵,怎么着都可以,如果在这时候不去把委内瑞拉和中国的未来追求法治民主自由连在一起,你就真瞎了眼了!这是千载难逢、上天给我们带来的最好的借鉴的机会,它最有对比性和最有相关性,这是天大的一个样板。

有些人给美国政府写信,要钱要支持,然后在社交媒体上不是骂张三就是骂李四,不是骂老民运就是骂新民运,不是李家长就是张家短。有些所谓的大媒体天天在那块猜,就是猜,永远不说重点,不是小骂大帮忙,是小骂盖住大丑恶,然后是左言而盖右边那个它,右言盖住左边那个大谎言,全是这结局,你去看看,悲剧呀!

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大个民族,在海外的所有中文媒体,不管它是多大的,什么南华早报,什么香港安全部的东网,还是什么什么台湾的华人媒体、所有的欧美媒体,大家去看一看去,有任何一个媒体站出来,它不是不知道,它绝对知道,因为它的良心,还有那些教授们、研究政治的人都太懂了。

把马来西亚和委内瑞拉和我们中国盗国贼连在一起,把他们的政治运动和能借鉴的经验让我们国内的同胞知道知道,让在国内墙里边天天趴在墙根底下在那块听的人能听到有一点点有意义的作用,能够保护自己,如何等待机会,有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战友们,要看真相。

●00:46:25马来西亚巫统败选,700万华人起到了关键作用,1MD成了最大的抓手改变了马来西亚

郭文贵先生:还有人捐款,昨天我看到那个冰心,我很喜欢的战友冰心竟然在推特上说:“我要捐款。”他又要给捐款了,要给谁谁谁我忘了什么(名字)捐款。你钱多?你钱多呀?你捐啥款?很多人就是为了捐款而捐款,证明我自己我大方,证明我捐款了我有民主自由了。就是因为这种傻捐,没有原则地捐,实际是他满足自己虚荣心地捐,让一个个的海外募捐党、骗捐党生存几十年。

你说现在我们国内到了这个时候,我不能多说的就是……你别说中国院校还是了不得的,有很多院校的人跟我有联系,那个观点看法让我极为震撼,极为震撼。说心里话,99.999的真正的核心力量和智慧、大智慧全在国内呢,有勇气的人全在国内呢,都不作声而已。

而且不要以为说这些教授都是坏人,教授太多有水平了,太多有水平的,绝大多数都是有水平的,而且党内有太多有智慧的人了。马来西亚的事情震惊了整个9000万党员,60多年的武统怎么下去的?纳吉布哪那么简单呐!马来西亚是家族区域政治,他那多少家族区域政治啊。

就像国民党当年选举被选下去的时候,我特别记得有句话,有个台湾大名人,现在还活着呢,但是个大坏蛋,我说:“国民党这回能输能赢?”他说:“一定赢。”我说:“为啥?” “我们现在是几百万党员,一家出仨人,那就赢了嘛。”我说:“你说的有道理呀。”结果“邦”输了,输了,陈水扁上去了。哥们儿傻了,我说怎么输了?“哎呀,这回是……哎呀。”

输得也有理由,但是输他没想到核心。整个马来西亚也是这政治,他们一算,我们武统,一家出一个选票,一家来一个就肯定是我们(赢)的,(如果)不行,把票给它改了嘛。他没想到“叭”出现了这个(结果),几个小党,安华,全部几个一联合,“咣”起来了。

当然700万华人起到了关键作用,盗国贼起到了关键作用,而且是他们的恐惧起到了关键作用。再一个,1MD是天降之物,看起来对马来西亚是坏事,但成了好事,1MD成了最大的一个抓手改变了马来西亚。委内瑞拉是不是这样?一定是。

●00:49:15中国盗国贼的贪腐程度远非他国能比,他们几乎垄断了爱马仕不低于50%包,拥有西方最贵最好的房子

郭文贵先生:头两天,我跟你们说实在的,没敢跟你们说。我在Pangbich(注:同音字)的时候,在后面造的那个房子,那有个大房子,那个就是委内瑞拉银行行长的房子,你们可以查一查,在Pangbich有个房子是委内瑞拉行长的房子。

我去他那个家的时候,他那正在卖,已经推出半年了,要价7000万美元,原来要价1亿2好像是,我记不太清楚了,我跟他大概有六七次见面吧,就他带的我见过查韦斯。

我说:“我看到你住这么大的房子,我跟你谈我真实的感受,委内瑞拉快被饿死的人,那个城市流浪的人,你家地下室那一瓶Petrus或者一瓶Romanée-Conti会让他们吃多少饭?有什么意义下面放着几千瓶那么好的酒?”

我说:“你们家买这古董,那是你的钱吗?你应该想明白,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你的儿女现在在那块玩着水玩着船,在迈阿密、佛罗里达天天只是白天睡觉,晚上起来就是颠森颠森(蹦迪),然后Music,然后吸两下,有意义吗?这个钱就成了活着人的冥纸了,死了烧那冥纸,活着这不也是冥纸吗?你烧着委内瑞拉人民的钱当你活着的冥纸烧?一天消费几十万几百万。你老人家听着是不是?”

他真的是跟我,他真认真听完了,他说:“为什么我要卖了(房子),我跟这个家伙也是不行了,老罗也不行了,我也不能再回委内瑞拉了,我只能卖完。确实我要一部分钱做慈善,我要帮助一部分委内瑞拉在美国的人去搞革命。”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文贵我这个感受,亲身经历得太多了。委内瑞拉那种情况下,他们的盗国贼有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好酒。然后现在很多人看马来西亚第一夫人280个爱马仕包,拉几车东西。哎哟,亲爱的战友们,如果你们看了文贵一年多爆料,还认为那个值得你在乎的话,你伤了文贵的心了,中国盗国贼那根本不在乎。

未来我都给你看看,这么大(注:目测50cm高左右)还有这么大的(注:目测80cm高左右)几个人抬不动的和田玉,那是真家伙,真家伙啊。那一个都是5000万、2个亿、3个亿,我见过一个最贵的卖了35个亿,那真的是天然的玉,那真是和田玉,那一小块多少钱你去想想。

有一个老板弄了块大的,大概9000多万,后来蒙古以……不知道怎么绕到蒙古办案去了,结果蒙古把他给抓了,抓了以后,什么的……反正就抓你,关了几个月,谁找人都不行。最后人家还托了我,我还找了当时的杨晶,后来是国务院秘书长。

杨晶那时候在中民委,我们民族证券归中民委管,中国民族委员会,我还找他。那时候他不行啊,他跟蒙古熟,能不能跟他们讲讲把人给捞出来。这人挺老实的,是在蒙古搞房地产的,他的儿子跟我很熟,家都快完了。最后人家要了个实话:“就把那块石头,他说他找不着,他不拿出来,拿出来就拉倒。”

那块石头现在怎么得值个五六个亿。所以说你看那280个包,那算嘛吗?广东抓起来的那个政法委书记那叫什么?老政法委书记抓起来的,在十年前在香港一次买爱马仕50多个,当时答应给60个,结果来了少几个,他大骂。50多个包,那都太多年以前了。

而且你们看我推出来的93年的相(片),我穿的是爱马仕的白裤子,爱马仕的衬衣领带,那个时候中国有几个穿爱马仕的?而且那时候我们到爱马仕去,五折,只要是我们到那去,五折,因为我们董事长是它的董事。很多话我现在不方便说,我从来没让它打过折。

但就那个店里边,那个北京的爱马仕店,第一个就是我帮着开的(在)王府井饭店,那我太清楚了,她那个280个太Low了,跟中国盗国贼比那简直太Out了,Birkin的包,你一看抱出那盒子就不是最好的。

Birkin的特定版就镶钻石的和绝对不卖的就是给VVIP的,那个盒子是有讲究的,不仅仅是那个黄盒子,那是有讲究的。盒子外面放的是爱马仕的布袋子,那个布装,然后那个角是拉开的,上下一拴,那都是百万美元以上的。

像她那个,全都是大概在2万美元、3万美元,最多三四万美元,不可能百万美元以上的,差远了。中国盗国贼几乎垄断了爱马仕不低于50%的包,她算几个呀?

我们的国家盗国贼几万亿美元,那不是(开玩笑),你查查中央公园这好房子都在谁手里,你们啥都不用干,啥都不用说。温哥华最好的区,洛杉矶最好的区,旧金山最好的区,伦敦最好的区,就这些英文国家的,新西兰、爱尔兰、澳大利亚,然后香港,再加上纽约这几个,你去查房子吧,最贵最好的你去查去吧,你再看看日本现在最好的酒店谁住。

所以说大家从马来西亚身上没看清本质,没人讲出本质,委内瑞拉也没人讲出本质,这是为啥我说这是个悲剧。就一个路德先生在那块“哒哒哒哒”,脑门儿头发都整没了还讲呢,连小哥现在都不干政事了,小哥都不讲委内瑞拉了,小哥现在就是转发转发转发,偷懒,偷懒小哥啊,偷懒啊现在。

●00:56:02七哥不在乎成了海外第一被砸华人,但越砸越引人关注这是七哥想要的

郭文贵先生:你看看咱们这推特世界。昨天有一个战友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最近推特世界一片骂声,对,咱们这战友泰国小生(注:同音字)都是骂你的,不好啊这情况,看来不好啊,也没有什么人关注。”呵呵,我说这没事。

如果文贵爆料是在乎在推特上多少人夸我文贵,在乎社交媒体上多少人是点击我文贵、传颂我文贵,我一定是个骗子,我不是骗子,也得让这些人把我整成骗子了。

我爆料很简单,我只把我(经历的)说出来,让国内的人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谁跟我、谁骂我、谁不在乎我,那都对我的奖励。说心里话如果今天砸郭的人很少,砸郭的人基本上就是骂两句拉倒,咱们这个爆料革命根本就是个骗子,扯淡的事,又是一个募捐的骗子,为什么?你没引起注意嘛,没有引起注意怎么可能传播你的信息,会有人在乎你呢?

骂你砸你,天下,现在去看看谁像郭文贵那么被砸过?我现在可以吹牛,这点敢说吧?天下第一,海外第一被砸华人,谁能做到?我做到了。

你看曹长青先生夸我,曹长青先生挺我支持我,我俩见都没见过面,哪天弄不好曹长青先生也砸我呢,那都有可能的,对不对?那豆豆都砸她郭叔了,小哥现在都想砸他郭叔了,对不对?怎么不砸呀?那曹长青先生从来没肯定过我呀,人家就说了:“他有错误,他有错误。”曹长青先生一说就是“文贵有毛病,看他优点”,那都给自己留着后手呢,准备下边砸文贵呀。

我现在是天下第一被砸,谁能做到?我做到了,被砸就引起注意了嘛。有叫哗众取宠,有叫被砸取宠,还有一个被骂取宠,那文贵都占了,我没有哗众,但是我被砸了嘛,是不是?

有一个华人能在海外的华人世界、在世界上这么多世界大媒体一次一次地上头条,一次一次打破西方媒体的界限,一次一次地被西方各大媒体报道,给我找一个?——没有!能找一个像文贵在海外那么多人砸那么多人骂,砸得骂得现在我这锅贼亮贼亮的,我现在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外来材料锅了,越砸越亮,没办法嘛,你不亮都不行啊。

因为我不在乎,这恰恰是我要的。如果在被砸的过程中让我文贵学得成熟了,你说我不感激谁呀?我得感激砸我的人。你说今天和5月10号之前我有啥变化?我不再像之前一样说人家伪类了,甚至人家那些名字咱不再给人家起外号了,咱不就变化了吗?是人家砸咱的结果啊,让我更加完善了。

我那时候给我老婆写情书,咬文嚼字,当时获得情报,我们当地最有钱的一家人要去说媒,我很伤心,鼻涕一把泪一把写了这封信,说:“我这头发长,穿喇叭裤,穿花衬衫,都叫我流氓,你可能害怕,我们家也没钱,我们家是文化大革命被陷害的,回到老家也没地,但是你要记住他有钱,他家有权力还有钱。

******END******

温哥华扬帆农场七哥直播听写组

听写/要点提炼:

纽约香草山农场:月野兔

校对/发布:

温哥华扬帆农场:Shuang

全文发布稿总审核:

温哥华扬帆农场:文敏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