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药房「泰诺」和普通药品脱销

【中英对照翻译】 https://spark.adobe.com/page/aVl7VB2mzKEm8/

作者:泰勒·德登(Tyler Durden),发表于2020年4月5日

文章来源:零对冲(ZeroHedge)

翻译/引言: BZ

引言

纽约市是美国人口最密集的城市,约900万人口。几个星期前,刚开始「囤货潮」的时候,美国人民都在疯抢厕纸,让很多境外人哭笑不得,无法理解。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其他物品也开始脱销,比如普通药品和消毒洗手液。

这篇文章提出,很多纽约市的药店不但缺货,还无法填补仓库。表面上看来,这可能是因为人民恐慌囤货造成的物资短缺,其实这更是供应链的断裂造成的。很多药品,从普通的「泰诺」到可以救命的「羟氯喹」,都是在亚洲的中共国和印度等国家生产。这些国家目前,1) 在艰难地解决自己国家的疫情问题;2) 即使可以像平常一样生产,很多国家现在已开始限制出口,优先保证自己国家库存;3) 全世界都缺货,短期内不可能达到所有国家的需求。

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中共更是抓紧了机会来「威胁」美国,把它的供应链当成是政治和经济武器,不与他结队,就可能拿不到急需的物资给人民。不但如此,还像只披着羊皮的狼,把自己打造成「救世主」,「捐赠」物资,「救济」其他国家。然而,据多家媒体报道,中共很多的「捐赠品」,其实是卖给其他国家的,且质量不合格,多个国家要求退货。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不但造成了全球的经济和人员损失,还给我们带来了「人道危机」,甚至可能会导致长久的社会问题。如:呼吸机不够了?怎么决定谁有优先权?药房的货不够了?怎么决定谁可以先拿到?全球竞价谁有钱给谁?这些会给人们制造多少阴影?等等,不一而足。凡此种种,给中共(CCP)已经数不清的罪行又新添了几笔!

下一波物资短缺「来袭」:纽约市药房「泰诺」和普通药品脱销

自加利福尼亚成为第一个命令居民「就地避难」的州以来,数以百万的美国人,努力应对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从「泰诺」到厕纸,多种产品的缺货会持续下去。即使像安德鲁·库默这样的州长呼吁民众,不要囤卫生保健专业人员所需的用品,例如手套和口罩。而事情也已经变得更糟。

CNBC在最近的一片文章中,研究了纽约市(国家疫情爆发中心)药房的基本产品和普通药品的短缺,其中说道,虽然卫生官员试着轻描淡写地说,缺货是因恐慌性囤货造成的,但是事实上情况却比这个更为复杂。

在Broadway Chemist(上西区的一家独立药房),「泰诺」这个强生公司生产的经典非处方止痛药,已经缺货了数周。负责该药房的药剂师索菲亚·利里斯蒂斯,对CNBC表示,该产品要到4月30日才能补货。

因此,除非事情有所改变,否则最早在四月底之前,上西区的人们将无法购买「泰诺」。那还要四个星期。

但是「泰诺」不是唯一短缺的普通医疗物品。当利里斯蒂星期二在与CNBC通话时,她检查了系统,发现直到5月份,温度计、手套和口罩才有货。 5月31日之前,都无法买到用于监测血氧水平的脉搏血氧仪。而可以缓解呼吸急促的「泛得林喷雾剂」,一次也只能拿到两个。用来治疗疟疾和狼疮的「羟氯喹」和「阿奇霉素」非常有限,几乎是完全买不到。

布鲁克林「威廉斯堡」街区的S Bros药房,听到传闻说该药可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时,马上补充了「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的库存。但是,根据州法律和准则,该药房现在仅能把「羟氯喹」配给患有慢性免疫力疾病的患者,以及参加纽约该药物功效研究的患者。

然后,S Bros的货架也很缺货,没有「泰诺」、洗手液以及酒精和过氧化物等清洁用品。到目前为止,这些产品早已经脱销了。这家店好不容易买到几罐消毒喷雾剂来对药房进行消毒。

37岁的药房经理 S Bros, 伊万杰琳·弗雷祖里斯说:「一切都短缺,永远不够。批发商无法提供所有药房的需求。」

当这些小型独立店铺的物品卖完时,一些独立药店的药剂师,让客户向连锁药店查询,虽然这会损害他们的业务。

利里斯蒂说:「你只是想帮助病人获得所需的东西。无论在这里还是其他地方都没关系—我们都在一起合作。」

虽然纽约市的药房可能最严重地感受到这些问题,但在全国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物资短缺发生。此外,造成这些短缺的原因其实不是那么复杂: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从口罩到塑料手套的医疗设备生产,大部分已转移到国外,例如中国和印度。随着中共国现在正与第二波瘟疫大流行作斗争,印度工厂在前所未有的停工的压力下挣扎,在世界各地需求飙升的同时,生产受到限制。

换句话说,「供给冲击」正在遇到另一种「需求冲击」。

如果还不够清楚的话,美国两个最大的药品和医疗设备供应商「美源伯根」和「卡地纳健康集团」的供应链经理们,解释了他们所面临的问题。

药品批发商「美源伯根」表示,这种流行病正在挤压全球供应链。随着它们公司下达大笔订单以满足美国的激增需求,在像印度这些国家的制造商,正受到全国范围的封锁,他们还有平衡这些订单,与对欧盟等其他疫情严重地区的义务。

「美源伯根」安全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希瑟·曾克表示:「我们今天在供应链中看到的,尤其是在药房方面,是对少数产品的无法满足的需求。我们看到制造商在谈论事情。例如历史性库存需求和历史性产品移动。」

作为回应,「美源伯根」限制药房进货某些药物的数量,以确保它们都至少拿到一些产品,该公司将此政策称为「公平分配」。

另一主要批发商「卡地纳健康集团」表示,该公司正在管理超过100,000种被视为,关键库存产品的分销,自全球疫情开始蔓延以来,这些库存的需求量空前。该公司在网站上说:「我们正经历前所未有的缺货订单和库存下降。」并且声明,客户可能只会收到部分货品,其他产品完全缺货。

尚无法确定,「泰诺」和洗手液等数千种产品的库存何时会稳定下来。随着在全国某些「热点地区」的美国人,继续努力寻找卫生纸,我们怀疑广泛的囤货行为将继续。

就像纽约州监狱中的囚犯一样,有些药房甚至在自制消毒洗手液。自大约三周前品牌的售罄以来,位于曼哈顿「华盛顿高地」附近的City Drug&Surgical,一直在制造消毒洗手液。药房的老板告诉CNBC,通常需要大约40分钟才能制成一批24瓶的货。他们几乎立马卖完。

什么时候我们会看到药房开始自己制作可重复使用的口罩?就像「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推荐的那样,用旧T恤和破布来做。

英文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