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17郭文贵先生直播谈马来西亚、委内瑞拉、信仰和理想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BE_yxQcAE9U

●00:00:15七哥测试三个已签约的直播平台之一,对于敏感字的测试很管用

郭文贵先生: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五月几号?我真是搞不清楚,我从来没有时间的概念。Today is Fifteen? Sixteen? May Fifteen right?

工作人员Seventeen。

郭文贵先生:Seventeen today ,Oh! I’m too stupid, Seventeen May,五月十七号,五月十七号。现在正在试咱们的平台,试郭媒体的平台,没有任何重要的要说的,大家千万别浪费时间。从昨天到今天都在试,咱在做另外的测试,因为这两天盗国贼的黑客袭击非常的历害,很夸张,很夸张。

那么我今天试敏感字,我用我的帐户发敏感字,刚刚要发,“邦”就给我拉黑了,郭媒体把我的帐号给我拉黑了现在。就说明敏感字,比如说恐怖分子这些词都不准说的,脏字不准说的,三字经,管用,真管用。

然后现在我们试一试直播平台的三个平台之一,那么明天下午还会再试一个,然后两周后会再试一个,然后再过两周会再试一个。那么试完以后,四个里面选出两个来,三个现在已经是签约的,另外一个是备用的,然后咱们就会正式的把APP就给申请下来,就给打开了。

●00:01:45由于盗国贼猛烈的黑客袭击,网站的运维开销多了10倍

郭文贵先生:现在咱实际上是一个网页,只是个网页,现在真是,这路德先生是真懂,他真懂技术,刚开始上的时候,路德问我花了多少钱?多少运维费用?我跟他一说,他说:“你这个便宜,郭先生,很便宜”,他说:“最关键的就是运维。”

我当时还觉得蒙叉叉的,这运维能有这么夸张吗?我们现在网站的建设费用,还有APP的建设费用,还有写程序的费用,跟运维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我们每周现在付一次运维费用,就是防黑客,叫它能运用,能不能发出字去,就防盗国贼的黑客袭击,昨天下午开会的时候,我才知道是花多少钱。

当时吓我一大跳,我说:“这么多钱吗?” 我问:“人家那个,如果没有APP的话,就是个网站,也那么多钱吗?”结果人家说:“郭先生,只要说没有像这么猛烈的攻击你,你的费用的170后面可以减一个零。”天呐!就这么大的差距,减一个零。

然后说随着,现在咱才五万六,五万六咱们战友们的关注,所以一旦要增加一个零,再增加俩零,他说:“那你这个费用就往后你就跟着增加吧”,那就更夸张、更大。

●00:03:32令狐在路德节目说中美军力对比是鸡蛋碰导弹,这引起中共军队内人士强烈不满,认为是肉弹对导弹,靠子弟兵的血肉之躯对付敌军的智能化武器

郭文贵先生:所以非常有意思,非常有意思,学很多东西,路德先生是我目前来说真懂技术的人,而不是一般的懂,这个真了不得。所以说,现在这个年轻人和上一代人,代沟不是在过去物理上理解的三年五年是一代,现在一年就是一代。

你看看这路德先生跟我差的多少年,那就差多少代,甚至更夸张。我老觉得我可聪明了,什么东西都玩儿得转,什么时候我都赶时髦,走在时髦前面,在网络科技面前,我真发现不中!不中!还是路德先生中。

你看看路德先生现在玩的,人家从那个《自由中国》离开,人家到了一个路德访谈,人家自己现在是三万六了,才多少天啊,关注量,人家自己在里边玩儿,什么绿幕啊什么的都整得熟得很,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不是你有钱就行,也不是你有种就行,这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直接把你拍在沙滩上,那你想不被拍那是不行的,被拍是荣幸的,真是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说,头两天我看到路德先生采访令狐先生,我当时问他到底是鸡蛋碰导弹还是什么情况?人家令狐先生直接说就是鸡蛋碰导弹。

现在我看我们这两天在美国谈判的咱们的小组,这不是鸡蛋碰导弹,其中一个人对我上次节目,问令狐先生的节目非常不满,严厉地斥责我,因为我太多的朋友在军队里了。说:“郭先生,怎么可能是鸡蛋碰导弹,你太不负责任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你太令我失望了!” 我说:“这怎么让你失望了?事实就是这样,是形容词嘛,你可以别生气”,他说:“事实是什么?是肉弹对导弹!” 肉弹对导弹,我说你太搞笑了,肉弹对导弹他说,“哦——”我说,“这个意思呀,肉弹对导弹。”

就我们现在的战争基本上是靠人海战术,以肉体之躯对付远隔千里、万里之外的人家的敌军。人家用的什么?智能化的武器,长眼睛、长鼻子、长耳朵的武器,来对付咱们的兄弟姐妹子弟兵们,那怎么行呢?所以仗是绝对不能打。

就像我反对中国再以文化大革命的动乱来搞革命一样,所谓赢得政权,那就是夺得政权,哪有一个国家的暴力夺来的政权合法的?没有合法的。所以说,我反对暴力,同样我也反对把人民解放军当成肉弹对付人家的智能炸弹。

这是文贵知识浅薄,但是是实际所见得到的结果。现在不是咱们党内流行一句话吗?用腿去读书。用腿就是行万里路,用腿去读书;用眼睛去写字,用眼睛去写字;用嘴去吸收氧分,这真的是流行词。但愿这些党内的领导们说到都能做到,就是我们现在不是用腿来读书走万里路,是用屁股来走万里路来读书,都是用屁股读书。

为什么?你看说的话都不是人话嘛。哪有一句人话呀?上面去讲去,举着拳头,打仗,就那大肚便便的,人都看不着。就像萨达姆似的,还在那看呢,把坦克埋在沙滩里,你当驼鸟呀?结果人家是在美国圣地亚哥,儿童们、孩子们,都是玩游戏的——被找来,你们从热感仪上、卫星上来看沙漠里面的坦克,找到以后还不能打,都瞄准了,直准打坦克的筒,不准打任何地方,结果一个瞄准99.9的命中率,八万大军死……毁于一旦,烧焦了,连个沙子都不是了,那不就是肉弹对导弹吗?多么的无知愚蠢!

  • 00:08:13中共逼着老百姓冲锋陷阵,等于自杀,而战争最关键是科技加钱,美军和北约不玩战术玩实力

郭文贵先生:据说还有我们的军事顾问,这个牛吹不得,你吹可以,把你家孙子、闺女、独生子女上呗,对不对?如果中国一旦开战,盗国贼要宣布开战,对台也好,对美也好,对哪国也好,首先一条,所有军队领导家里面适龄男女都参军,那你就可以了,到时我也上,我把我的孙子们、孙女们、儿子们都送上去战斗,否则你别……

(注:视频卡顿)

人家房子将近几千万美元的房子,那么头两天一半的价格往外要放,首先找到了我说:“郭先生,你要是买,我再便宜都行”,我特别惊讶:“这是干嘛呀这是?” 结果人家是什么? 闺女回去当兵,儿子回去当兵,本人不够年龄回去当后勤兵。

另外一个,人家以色列家也是这样,把房子卖了,俩女儿全回去当兵,而且这俩女儿全在美国那都是漂亮的不得了,一个搞时装模特的,一个是搞电视的。另外的这个儿子和孙子统统送回去当兵,他老人家不行了,回不去了,因为身体不行了,但是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都捐出去了。

你说这样的要打仗,那你谁不去打?好意思吗?——不好意思!因为这是一个民族的,不管对错,咱没有资格评对错,就是这个民族的个性。

咱们的盗国贼是什么呢?打!马上打!把你儿子送上去,把你孙子送上去,你不上,就像那令狐先生说的,我得把你都扫了。美国人从来不逼着你冲锋陷阵,不逼着你像越战一样。

越战太多人我熟悉了,我的老领导都是从越战下来的,那给我讲述,我看的资料看多了,那就是拿着肉弹去顶人家子弹去,这完全是胡来的。咱们的真正的战士死的,被人家越军给战死的,或者说被当时美军帮助战死的,跟咱们自己打死的比例差不多,1:1。

这哪是跟敌人作战去了?这是是跟自己做战去了,属于自残、自杀!那你今天再导弹,咱们这个空间部队就是发导弹,使劲发,是不是?咱们这个超限战,然后饱合战争,直接发上一百万发,几万发,把对方给砸扁了,第二拨你还拿啥呀?第三拨你拿什么?你还拿导弹吗?不可能了!

现在战争除了钱,除了实力,还有很多自然条件,最关键的还是科技,科技加金钱,然后再加上今天所有的中国人所看到的,就是西方的实力战争,就是美军和欧洲还有北约战争绝对不给你玩战术,哪有什么战术?就是玩实力!平蹚、直线,不给你搞什么三十六计,哪有什么三十六计?只有一计,实力!

所以说我觉的路德先生、令狐先生做的太好了这个节目,这个小伙子更证明了真是长江后浪拍前浪,直接把你拍在沙滩上。而且你的英勇就义,你还得感恩不尽,你得佩服。这就是现代,服不服,你心服口服,不是你说了算,实力说了算。所以这是为什么现在时代变了呀?时代变了。

  • 00:11:45奥运村七哥设计建造的如意桥寓意圆满如意、施行天道,已经达到了目的,真的是替民除盗,替天行大道

郭文贵先生:然后再看目前的天津方老,听说解释了盘古的天龙,我还没看,我是没看,大家都跟我说赶快要看,赶快看,特别好,天龙。实际上我不想让盘古给它神话了,我也不想把这个盘古给玄学化,我也不想把它列为跟今天爆料革命有紧密的关系。但是我要一样我是要表达的,就是盘古大观和奥运村,2008中国的历史关健时代,严格讲也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盗国贼和中国人民历史上最关键的一年。

文贵独享荣耀在那里,那个牛的,那是常人是无法想象的。盘古,奥运村唯一的私人发展项目就是盘古,到现在也是,永远都是,那个中间的故事多了去了。

奥运村,奥运会还没开完,北京市的副市长,北京市的规委主任黄艳,就已经给郭金龙提了一个最重要的建议。盘古正对面,大家看一看那个花园,叫泰山娘娘庙和盘古中间那个花园。

还有一个如意桥,那个如意桥是我设计、我建造的,从设计、建造大概不超过三个月,这绝对是创造奇迹,是北京唯一一个全钢架结构、带人扶梯、带电梯的这么一个桥,是我花钱建的,叫如意桥。祝福中国在2008年走向国际,真的是达到目的,圆满如意,施行天道,就是真的是替民除盗、替天行大道,这是我的梦想,建成了,在奥运会前,到现在还在那。

  • 00:13:57中国的奇门遁甲、易经是有一定的哲学和自然道理的,不能把它神化和利益化

郭文贵先生:对面那块地多重要,黄艳为了拍郭金龙的马屁,安徽人,在安徽大厦跟郭金龙吃饭,那小手估计也不老实了,结果听说对面建安徽驻京办事处。结果大家知道发生什么事吗?安徽驻京办事处来考察的车在回去的路上出车祸,其中两人死亡。你说你哪去建驻京办事处不行,非要在娘娘庙旁边?在盘古旁边?

然后另外一个,那是三块地呀、三块地,你看,从图上看是三块地,种的花现在,那发生了更大的事。某中央常委的秘书和司机准备在那盖一个娱乐城,其中就包括了朝阳区的原来的区长,打算要把泰山娘娘庙搞成一个私人俱乐部。结果这个区长,大家去查查,也被抓了,我忘了叫啥名了,也被抓了,双规了。

那么这个中央常委的秘书和司机去武台山去拜山去,一车人全摔死,七个人,三菱面包,全死。这不是神话,这不是故事,都是可查证的,就像那龙卷风一样,都是可查证的。

所以说这个天道、天龙也好、水龙也好,现在它到底意味着什么?我认为中国的几千年的文明,政治上想用的时候就说它可以治天、治灾、治地、治万难;当大家觉得它对自己不利的时候,就把它抛弃说它是垃圾,全是迷信。

我认为中国的奇门遁甲、易经,这是有它一定的哲学和自然的道理,当然不能把它神化,更不能利益化。凡是装神弄鬼的,披个什么大毛毯子,戴个帽子,留着长胡子,一捋,然后拿钱来,手往上来,全假的。真正的对中国的哲学、自然哲学,就是道家也好,还有任何的易经也好,奇门遁甲也好,任何有研究的人都应该是好好看看,我认为是有道理的,有道理的。

所以说它意味着什么?我不敢说,但是慢慢来。那日本的政事小哥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一塌糊涂,一塌糊涂。这小哥我说他六十多岁了,不高兴了,糊涂了,但是我现在跟你小哥说,你还真差的太远了,真的重点你都没摸着边,没摸着边。

  • 00:16:43凡是人不能设计的都叫超自然力量,有维的世界是人间的物理化世界和无维的世界之间的一个巧妙的佐证

郭文贵先生:原大都遗址在哪呢?大家看一看,元大都遗址,建京的元大都的遗址,大家好好看看。元大都遗址的往北一点,就是盘古和元大都遗址的中间就是那个中华民族园,中华民族园在发展上和过去的领导有很深刻的关系,那个发展可有意思了,那洗了老多钱了。

那民族园里边我说的就有一个当时锦涛当年,锦涛书记在那住的房,还有很多现任中央领导和过去的中央领导,现在还是四副两高其中的一个院。那再往南看是什么呢?大家都看到了,总政还有二部。再往南是什么呀?大家一看,都神乎了,神乎了!而且大家再往南看一看,令计划的儿子出车祸和中轴线啥关系?很有意思。

然后你再看看中南海的东西边拆迁是怎么拆的?我们的鬼子六王歧山先生到底在中南海哪住着?你去看看。中国的你看看谁住在了现在的中南海里面毛主席的故居?谁住在江泽民先生的老房子里?谁又住在了周恩来的过去的会议厅叫梅花厅,那可有意思了。

所以这些东西它不是人能设计出来的,凡是人不能设计的都叫超自然力量。它既已经能发生的在物理上能弄明白的叫现在叫有维的世界,是我们人间的物理化世界和无维的世界之间的一个巧妙的佐证,都值得我们尊重和探讨、学习,所以很有意思。

我们真正的高人在民间,高人绝对不搞募捐,高人绝对不是所谓的搞骗捐的。不是这党那主席这组织,绝对不是,你看到战友们大家说那话。

我们现在有一个非常知名的斯野先生,斯野先生每出一次,看他的字就像千军万马,洪水般的冲来,然后你感觉到那种力量,遇邪杀邪、遇魔杀魔、遇正则正,那种力量,那个文字功底、那个境界思想,哪是常人,哪是这贼那贼、欺民贼、盗国贼所能理解的,无法理解,无法比拟的!

  • 00:18:45七哥去中央公园晨练,碰到几位战友让七哥很感动,感到责任重大

郭文贵先生:你看看我们现在的整个的我们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多少了不起的神人,包括我们现在已经消失的豆豆,都消失了。今天一大早上,我五点多起床去中央公园运动,先看到豆豆昨天发过的,豆豆叔叔有话说,这个真好,听好几遍,但是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很有意思啊。

今天中央公园让我特别特别感动的,看到了有几个战友。特别让我感动的是有几个都住在这旁边,有两位女士都是嫁给了美国人,有一位是嫁给伊朗人的,这三位女士,有三四位男士都是外国人,很蹩脚的都是讲中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然后给了我很多的……担心,说注意安全,然后特别多的感动的话,我在这不方便说,让我团队旁边人都非常非常的感激。

我们在毛毛雨中相见,当时中央公园雨多狗多,都遛狗的,然后我觉的我们都是一些不正常的,都运动迷多,每个人都在雨里边“蹚蹚蹚”都遛狗呢,然后雨“啪啪啪”的,我和我们团队高兴的不得了。

我还去卡尔劳酒店去吃了个我喜欢吃的早餐,特别棒。吃早餐时候竟然也遇到好多,大概有七八个是香港来的,认识我:“郭先生,跟我照相哦”,特别兴奋,然后给我说:“郭先生,香港人我们都看你呢” 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到大陆的时候,手机被他们查了,被删掉”。

真是超出我的想象,超出我的想象。然后我们那战友很多名字都记的,那个庄,乌坎庄,保镖庄,老是开玩笑:“庄烈宏,我们看他的节目,乌坎人”。看来乌坎庄影响相当大,相当大,乌坎庄不简单。赵岩,我们看,如何如何,然后提到郭宝胜,宝胜怎么现在也砸你呀?我们很伤心呐!怎么会这样?能不能出视频以后有字幕呀?很激动,人都晕了旁边人,这是干嘛这是?

说实在话,我是感觉责任重大,责任重大。我五点钟起床,我昨天睡的时候大概一点半,五点起床,起床以后喝杯咖啡直接去了,吃早餐,吃完早餐运动,特别的爽,特别爽。然后好多好多我的团队跟我说的话,我在这不能说,说说就说漏了。

  • 00:22:16七哥反对任何人冒风险地传播爆料,反对任何人募捐、诈捐、骗捐

郭文贵先生:这个很有意思啊,其中有一个咱们的战友,很久,一直跟着,我们团队给误会了,以为他是坏人呢,结果差点把他按在地上,我说:“不是不是,绝对是自己人啊,他绝对不是坏人”。结果这战友特别感动,这位男士,说是在美国某个金融集团工作了好多年了,说今年的工作签证到期就要回去,但是说他原来还回去要报效祖国,他现在说他还要报效祖国,他完全同意我的郭七条,说这个国已经不是他想象的人控制的,是一些盗国贼控制的,很激动。

今天我觉的听他讲的这些话我很激动,包括他说他公司里面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看我的视频,都看视频,而且他们都深信不疑,坚决支持。他说苦于,苦于还要回国,所以不敢多说。

我说你们千万,连传播都不要传播,你先安全,你先发展,你没必要为了传播就叫你父母,为了培养你那么多年,花那么多钱,省吃俭用的(供你)到国外来,结果你给抓起来了,你这一辈子都可能是受影响,心灵上。等着我喜玛拉雅什么时候实现了,你再精忠报我们真正的国,是不是?没有盗国贼的国,一样嘛。所以我反对任何人冒风险地传播爆料,反对任何人募捐、诈捐、骗捐。

  • 00:23:48砸郭的过程当中能显现出来七哥是好是坏;七哥和曹长青没有任何联系,七哥认为台湾不存在统和独的问题,但关于曹长青支持台独,七哥不反对

郭文贵先生:而且今天,对了,在那个卡尔劳酒店里面,大多数人说我们喜欢曹长青先生,曹长青他太好了,都在那喊,特别喜欢曹长青先生。而且有两个加拿大来的,说卡丽熙是他们看的节目,卡丽熙,他们骂那几个砸郭的,我说你们别骂、别骂,砸郭他本身也是我的一个资源,没人砸多可怜呐,是不是?

好锅越砸越亮,而且砸郭的过程当中能显现出来我到底是好是坏。如果他们是坏人,说明我更好。如果证明他们是坏人,那咱们也就是一举多得嘛。不要骂他们,不要骂他们,真的不要骂他们。砸郭现在是不是个买卖,是个生意?砸出真相,能砸出力量,还能砸出善恶!

然后说曹长青先生,他们太喜欢曹长青先生了,都说曹长青先生哮喘,我们还要寄什么香港的什么梨芭膏、什么膏,我说你们不要乱寄这吃的喝的,真的不要乱寄啊。

问我有没有曹长青先生的地址,我真没有,我跟他从来没有任何联系,没有任何联系,曹长青先生没有任何联系。我们有个Email联系,我们的助理曾经发过Email,仅此而已。

所以说这个非常有意思、非常有意思,几个小时,感受颇多,就这股力量和大家的期盼,太重要了。竟然有人跟我说让我告诉曹长青先生,千千万万不要再搞什么台独了,别支持台独了,其它什么都赞同他。

我说这事我真不能转达,我不支持台独,我认为独和统本身就是个魔咒,既不能有统,也不能有独,这是我的更深观点,以后上台湾节目说,我留着跟台湾彭文政,彭文政先生,现在我都端着呐,未来再说。

一旦在台湾事儿上出手,咱一定要与众不同,绝对是,包括台湾的同胞们,我想说的是,谁都改不了台湾是中华民族这点改不了,什么中华民国,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啊,什么统和独,都是胡扯的事儿。只要是中华民族谁能改得了?你国民党能改的了?民进党能改的了?共产党能改的了?你什么党也改不了!这不用哪些人在那块去说事,这全都是有图谋,别有用心,谁也否定不了我们是中华民族,所以不存在统和独。

还有一个,凡是到台湾什么搞这组织那组织弄钱的,全都是骗子,全都是骗子!任何上台湾伸出手来的人,所谓的到台湾去成立这组织那组织的人,我认为都是骗子!都是骗子!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未来有的很深的探讨。

像曹长青先生他的这种支持台独,我不反对,就像我不支持别人反习一样,你也支持我不反习,谁爱反习谁反习,跟我没关系。你支不支持独,跟我一点没关系,你怎么独都行。但是,我就是喜欢曹长青先生,我就是认为他行,他有公正性,我就认为他有水平。

然后,人家说我口才好,他老说我口才好,曹长青先生跟我一比,我们俩个一比的话,口才,我这是啥呀?我这是真的是口残,残废的残。我特想告诉曹先生,我跟曹先生一比,我就是口残,语言上的残废。你看曹长青先生,标点符号,绝对逻辑,然后直奔主题,一个字不啰嗦。你说这样的天才天下能有多少?我就别说天才,一说又:“别夸”。

  • 00:27:38在曹长青面前七哥不再提四件事:口才、台湾问题、胆大、文笔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在曹长青先生面前,我真是三件事儿我不敢再提了,四件事儿。一个是口才,文贵变成了口残;第二,在台湾问题上,我原来我觉的我超牛,因为我掺和特多什么这办那办的,但是在曹长青先生(面前),我认为别谈了,台湾问题弄得太明白,比台湾人民都明白;第三个,我认为曹长青先生这个人的胆量,我认为我胆大,他比我胆还大,他真是浑不吝,爱谁谁谁,该怼谁怼谁,为了正义他啥不怕;第四个,我认为曹长青先生他现在的文笔水平,绝对是中国的总理水平,绝对总理水平,这可了不得。

所以读他写的文章真的是就像读浪漫的情诗一样,就像我在初中时候天天写情书一样,写完以后美的不得了,想像着对方打开情书的感觉。哇塞,收到别人回来的情书幸福感特别……所以说没法比,人跟人没法比,咱这文化程度太差了,基础太差了,底子太差了。

  • 00:28:38委内瑞拉走社会主义特色道路,现在到了人吃人的程度,它证明了“蓝金黄”是多么危险,它的变革和变化是必然的,只是时间和形式的问题

郭文贵先生:另外一个,咱们现在所有的兄弟姐妹战友们,还是那句话,反盗国贼,打击盗国贼(是)一切目标。委内瑞拉,委内瑞拉意味着什么?查维斯,走社会主义的特色道路,全世界油最多的国家,整成了现在吃什么?吃老鼠,连个方便面都吃不上,成为奢华品。

我这几天,天天有朋友给我拍照片,我都不敢看那些照片了后来,真的是到了快人吃人的程度了,吃个鸡蛋成为了奢侈品,这就像当年我们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

我这个朋友去的时候,带了一大堆糖块,过了海关,一多半没了,给卡掉了,剩下的巧克力见人给一块。哇塞,人家竟然是有人说:“你给我巧克力,我陪你睡一觉都行”,你说这玩意儿这是什么概念呐?

所以说,我们等待着委内瑞拉的巨大的变化,委内瑞拉的变革和变化是必然的,时间和形式的问题。它更加证明了“蓝金黄”是多么危险。

  • 00:30:05马来西亚的问题远远超过了所谓的三个黑天鹅事件;英国脱不成欧

郭文贵先生:马来西亚千万别忘了,马来西亚刚刚在半小时前,我接受了个西方巨大的媒体,这个媒体一个简单的采访,我回答他马来西亚的问题。

他的问题我都给他否了,我说:“你看待马来西亚的问题是不对的,马来西亚的问题它远远超过了所有的所谓的三个黑天鹅事件”。路德先生说的,这完全是不对的,什么川普总统当选,英国脱欧。

英国脱不脱欧,它也改变不了世界的方向,它只是英国和欧洲的问题,事实上它脱不成欧,最后扭扭捏捏、装神弄鬼的还得回来,只是方式、代价的问题,脱不成欧。是英国人在现代的社会上过度的自傲、和世界没有接轨以及过度的民主法治的缺陷,得到了一次真的是休克性的这种死亡。对他们是好事,欧洲将不再老了,将年轻地回来,它当然它要付出代价,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对他们是好事。

  • 00:30:56不管谁当美国总统,美国对中国都是強硬的,中兴事件远远没有开始,它已经成为了多方较量的利益工具

郭文贵先生:川普总统当不当选,美利坚永远是美利坚,永远强大,永远强大。他的当选,对很多人,特别是我们反盗国贼是好事,对待美国调整世界政治是好事,但是,也不完全,他不当选,世界还这样走。

我早就在几年前我就说过,不管谁美国总统当选,希拉里当选、哪个人当选,美国都是对中国強硬的,这一点中国政府上层有清醒的认识,任何懂政治观念的都有认识。

就像我头两天说的,我在一年前就说过,美国解决了北朝鲜问题,直接就打中国,马上发生战争;解决不了朝鲜问题,直接就打伊朗,打完伊朗之后再跟中国打,一定的。它是个发展方向,是制度、社会、文明、利益的综合时代。

包括头两天中兴事件闹得那么欢,大家说:“川普总统又否了”,别激动,让子弹飞一会儿,中兴的事件远远没有开始,它已经成为了多方较量的利益工具。

你去想想,两个巨人把你捏在手里面,争来争去、抢来抢去,你能安得其身吗?你能是安全的给放不来吗?放回到你到原来的位置你还能再长那样吗?肯定不是。

这两个战争提谁名谁必死,说你现在还能活过来,你活过来那也不是你了,起码的常识。所以咱不说话,都是那高人、博士、教授,那多了去了。我就觉得不浪费时间,我直奔目标、马来西亚、委内瑞拉,还有另外的,我说三个目标,现在还不能说,那是核心,那是核心的核心,有实际作用。

  • 00:33:21北朝鲜事情不可能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进入和平时代,接下来会更具戏剧性

郭文贵先生:无论是中兴,还是北朝鲜事件,北朝鲜前两天多热闹。我跟我们的董事会开会说石油怎么样石油怎么样。我从40块多钱买的期货石油,每天都赚大了,都赚了,每个人现在,竟然当年反对我买的(百分之)99,现在证明我是对的,我们特别是日本基金赚大钱了。

然后关于北朝鲜事情,他们对能源如何如何。我说明确的告诉你们,我说:“北朝鲜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也不可能像你们想象的,大家一见面,一拍桌子大家结束了,握手了,拥抱,然后直接吹喇叭,直接入洞房,然后一会儿就抱出孩子出来了,“和平战争”这孩子叫,“和平时代”,“没有核武器的北朝鲜”,我说你开玩笑呢,你太不了解北朝鲜了,太不了解中国政治了,太不了解中国盗国贼了。接下来还会更富有戏剧性、更有戏剧性。

  • 00:34:20中文媒体、社交媒体一面倒的被蓝金黄,剥夺了我们了解真相的能力和权力,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助纣为虐的社会不良环境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别看有些人,你看现在咱们中文媒体上所谓的专家,不是那个板砖,板砖他都不是,他真是臭砖,那是假砖,纸糊的砖。那些专家,你看他们评论历史说的话,有几个句是正经的?有几句是真的?不是他没水平,是他有水平不敢发挥,然后这样持续的下去导致自己也就没水平了,这是个悲剧。

所以随着社交媒体的出现,我相信更多有水平、有智慧的人会体现你独立的人生价值,不受任何组织和名利所左右,发挥上天给你的大智慧。中国人太聪明了,比我聪明的人,我是最不聪明的,发自内心的说,最不聪明的,所有夸我自己聪明,那都是我自嘲而已,因为我见太多聪明的人都是不显山不露水。

(注:视频卡顿)

社交媒体、中文媒体、社会媒体,一面倒的现在是淹没,被蓝金黄,太可悲了。所以我们失去了真相,了解真相的能力和权力,被剥夺了。这是为什么我一再地呼吁千万不要搞什么组织,什么这领袖那领袖的,有啥用呢?你加在一起还没有盗国贼控制的一个镇的人口多呢,人家不要说拿屁崩你,就不用屁就把你崩了,就互相之间,人家说两句话挑逗挑逗,人家拿一撂子钱挑起来,甩两下子,就内乱就死人了。

这是王全璋先生什么下场,是不是?张宝胜(注:同音字)先生什么下场,这是多少人什么下场?别提了,所以说咱们大家还是要团结,要面对现实面对实际,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因为时间会给所有的人答案。

过去的骗、蒙、唬,没有社交媒体大家就淡忘了,我们本来中国人就善良,就是爱用忽略你的错误给你机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助纣为虐这种社会不良环境。

  • 00:36:42七哥从小到大没组织没领导,追求善恶和真假之分,绝不向假恶做妥协做交易

郭文贵先生:很多人说文贵你别这个挑战那个挑战,敌人太多。说实在话,我听不进去,我要听进去了,我就不配当你们战友了。我从爆料第一天起,有人跟我说文贵你要这样说话,你要这样说话,都是政治正确,这不能,那不能。我要按他们当初建议的,那我就活不到今天了。

我从小做生意到今天,没组织没领导,我拒绝任何人组织我领导我,但是我哪件事要听了别人的我都不会有今天。我早就说过,我只相信这方面你做得比我强的人,你说啥我听啥,如果你没做得比我強,对不起,我一定不听。

不是我傲慢,不是我这个傻,不是我愚蠢,是个起码的自然逻辑,我对我的行为负责任就完了,对不对呀?所以说我为什么一再呼吁,我不接受任何人的组织,也不接受任何人的领导,我就走我自己的路,现实而且切实可行的路。

我是一个佛教徒,我不能忘了,我追求的就是善恶和真假之分。所有的人你砸郭你挺郭,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我绝对尊重你,只要你说的是善的,我绝对尊重你,我言听计从,我说错了我就道歉;但是你是恶意、假心假意、假情假意,那对不起了,天王老子,我说过我亲爹(注:视频卡顿)

这就是我郭文贵永不妥协的,不会向假的来妥协做交易,不会向恶的做妥协做交易,不可能!这就是郭文贵,我不希望任何一件事情到最后,郭文贵搞各种理由,把假的说成真的了,把恶的说成(善),恶就是恶,假就是假,假的真不了,恶的善不了,这就是文贵。

  • 00:38:40当年跟很多高人世界级人物在一起,当时七哥自我感受良好,N年后能看到自己老或者自己过去的无知真是个享受

郭文贵先生:我这一说就停不住了,我还没看(注:视频卡顿),我这还没看(注:看手机),挺好、挺好。声音不知道怎么样?大家多留留言啊,现在咱们郭媒体上已经……

(注:视频卡顿)

(指着脸说)非常自恋,非常自恋。实际上我追求自然,不是说你自恋你自己就好看了,自己就棒了,不是的。这两天我本来想说说我刚刚过世的人生导师贺先生的事情,后来我想想不要说了,因为我不想,因为牵扯个人隐私的问题,我就不想再提了。

我本来想发几张照片,当时我的照片,哎呀我的妈,我一看当时的照片,瘦的时候那种天真幼稚的样儿,我都不好意思看我自己,这哪是一个当年这……么跟那么多高人在一起,然后我再一看我旁边的人,人家个个都是世界级人物,我咋过来的跟他们?

很多照片我都从来没有看过,然后我再看跟我一起的高人,我的妈呀,现在我看看那个时候都平均比我大二十到四十岁之间。跟我合作的夏平董事长九十三岁,比我母亲大三岁,比我母亲大三岁;旁边的日本合伙人那都是一百多岁了,一百多岁了,你想想。然后我一看基本上都是八十以上的现在,八十以上的,我的天呐,一看吓死人了,再一看我骤然发胖照片那个脸,哎哟我的妈呀,真像个猪头脸一样。

然后我看了自己那个傻乎乎的自我感觉良好,我就想在N年后再看我今天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呀?所以人生真是挺有意思的,慢慢地享受到老年,这个是挺好的,能看到自己老或者能看到自己过去的无知真是个享受。

  • 00:41:25七哥二十二岁和国际上最牛的人合作建成裕达国贸,能在短时间内做成真的是受上天的眷顾

郭文贵先生:所以现在我觉的我现在说的话,再过几年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不是脸红心跳的问题,可能是实在是把头拱在地上。但是,我这几天看这些照片当中,确实我发现我自己做过的事,我自己都难以想象,我不敢想象,我不敢想象就是我当年都怎么过来的,怎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做那么多事情?

我在照片里一看,我从看守所里走出来,到我没饭吃,我老婆孩子等着我回来,几百块钱几个月等着我回来吃饭,他们守着点咸菜就过了一星期,然后人家还给驱逐出去,到我回来突然间给他们买大彩电,试所有的新衣服,然后带他们逛郑州亚细亚,然后马上搬进了新房子,都是几十天几个月的变化。后来马上几十万的现金,我竟然还对着那些现金照相,赚了二十六万。

当年是让陈佩思为开封的天硕火腿作广告,我做的,我做的,赚了二十六万、二十六万,一大堆现金,然后马上买两台标志505,我现在看这车我都傻眼了,我才想起来,当年505大概是十八万块钱,桑塔纳是十七万多块钱,标志也是十八万块钱左右。那么这是一个所谓的公开价,但是如果你要是买两台的话,可能还便宜5千块钱。

我当时买不起两台,我一买买俩,就在郑州有一个英港合资汽车出租公司,我以租代买的形式弄两台,这两台车当时花了多少?平均一台车五十八万,我的天呀!我现在看着那两台车我都懵了都,竟然这两台车,沙发底下全是现金,我还对着现金照相。

这照片我要是推出来以后,估计所有的人……

(注:视频卡顿)

都不想再看我了,所以算了,看着挺有意思。哇,当时照片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那时不愿照相,照好多,我说别照了别照了,现在发现这照片太有意义了,太有意义了。

我看着裕达国贸当时照相的时候,那个签约的时候,在郑州亚细亚酒店,还没……

(注:视频卡顿)

人家高兴给我五百万美元,那是联合国,美国人、日本人、香港人、法国人、英国人、德国人,十几个国家联合投资给我,这了不得!

你现在一看人家都是今天最牛的人,我当时一个小毛孩子,二十二岁,何能何德啊!我到现在只有上天的眷顾了,真的是上天的眷顾,不敢想象。然后就看那楼“啪”就起来了,你看我们的员工、国际团队都是国际上最牛的人,跟我们合作团队,我现在一想都不可思议,都不可思议的事。

  • 00:45:05任何人都要对你的对手充满敬意和敬畏之心,七哥对每个砸郭的人是三三三开,所有这些敌人最后都能证明是上天派来帮助七哥完成事业的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为了保护任何人的隐私,他们的事情我不会去谈,不会去谈。所以说这几天我也在悲痛中、悲伤中走出来了,只有珍惜当下,过好自己的生活,这是贺先生说的。然后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对敌人最好的报复,也是对死去的人最好的怀念。这是当时我哥哥过世时,他告诉我说不要难过、不要哭,天天陪着我,说最好的怀念就是把自己的生活过好。

然后我有时候脾气暴躁,愚蠢之极的时候,发脾气是失败、愚蠢、无奈和无能的表现,勇者、忍者,最好的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是对敌人最好的报复。我桌子上有一条儿,他当时给我说的,享受今天已经得到的,追求明天想要的。那个图还是他给我的,后来我把这话总结完,一直伴随着我。

现在想想过去的无知和今天我更加的无知,过去的那种天真、幼稚,想到我今天更加的愚蠢和愚笨,所以,我必须得告诉我自己,只有天道酬勤,勤劳嘛,真实地作自己,别愧对良心,不要愧对苍天,对任何人任何事,包括敌人,都充满了敬畏。

今天跟我太太吃早餐的时候,说句话……我不说家人的,然后她说怎么样怎么样,你还想怎么着?我说你太不了解我了,怎么会那样?即使王歧山同志过逝了,我都会给他送个花圈过去,我得感谢他曾经是当了盗国贼这个角色,让我当了他的敌人,然后让他一路走好,为什么?

任何人都要对你的对手充满了敬意和敬畏之心。不是什么人都配当你的敌人的,也不是什么人愿意当你的敌人的,甚至像那些砸郭的人,你看多少砸郭的人?现在我对每个砸郭的人绝对是三、三、三开。

我今早晨我太太她在那儿一直笑,笑得我都快受不了了,我说你笑啥?她说你咋三、三、三开,我听听。我像给老师汇报工作似的,我说:第一个,所有的敌人他让我更加小心,要不然我这人就得意忘形,就飞了找不着了,所以这三分一,33.3,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恩师,甚至是我跳进悬崖挡住我安全的人。

我说另外的三分之一,所以我的敌人都不是简单的人,都是我学习的最好的榜样,他们有的优点,可能恰恰就是我没有的,我要学习; 另外三分之一,我说所有的这些敌人最后都能证明是上天派来的,就是要帮助文贵完成使命的。我太太说凭这个拿果汁给你喝一个,像个我的男人,夸得我晕头转向,自己偷着乐,但是装的啥事没有,装着啥事没有,其实我心里特美呀。

  • 00:48:43过去郭媒体投资者合资者在坏人们造谣以后暂停了投资,这两周内又回来了继续谈合作,他们这种不放弃也是我们要学习的

郭文贵先生:战友们,这一聊一试很长时间了,请大家反馈郭媒体的所有使用的意见。现在咱们是绝对是在调试阶段,调试阶段,咱们的APP现在还没有进入使用,现在我们一定是99.999%的时间都在对付盗国贼的骇客袭击,真的是超出了专业和常人想象。我每天都得听他们:“不得不了这个骇客!” 每天都这样,我已经听习惯了,但我要告诉他们,这恰恰的我们能做出更重要的媒体。

我们过去的郭媒体投资者、合资者,上面那几个我说过,还有那些盗国贼们伪类们,不说伪类这个词了,坏人们造谣以后,暂时停了投资,但是这两周内又回来了,他说我们能活到现在,看到我们新的计划,继续要谈合作,而且是条件完全不改,让我非常之感动。

所以,所有的战友们记住,不能妥协!你一放弃就全没了,这又来了,又来了。而且现在咱们这几个计划,特别是卫星计划都是我自己拿钱,现在他们说70%的钱他出,让我们个人做Personal guarantee,我说我Personal guarantee 不值一分钱,不行,你还得Personal guarantee,正在商谈中。

所以你看,不妥协上天就给你一个你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意想不到的机会,千万不要(注:视频卡顿)……你放弃你就完了我每天醒来,听到了太多的都是这被查封那被拍卖,这估价、这个骂你那个砸你,都是这些。但是我现在想起来觉得每天都是好事,今天我跟我太太说,我早晨起来全都是好消息,我下午可能我估计就会犯错误了,就不知得意到哪去了。一大早晨砸的我晕头转向,我首先得站住,我得思考,我得回答,然后我做事更慎重,这就是财富嘛!

所以说你看,这些天这些要合作的基金,特别是瑞士的一家基金,它是多囯投资者,这家风投公司真的不简单,在俄罗斯投资有几个巨大的项目,最成功的。包括现在的像Telegram、YouTube最早期、Facebook它都投过,那么他们做绝对风投的,又来给我投资的时候,人家这一点精神让我佩服,人家就看回报,然后就把风险控制在回报平衡之间。人家的这种不放弃也是我们要学习的,人家基金为啥能赚那么多钱?那就是人家历害,那非常非常历害。

而且人家在科技上的掌握,跟我提了很多建议。我们这个钓贼的功能已经是基本完善。接下来你看,就是头两天说的你不让你这些战友们放Email、放信息,不能放Email不留个人放信息它就不能做广告,因为你就不能卖广告嘛,因为没办法大数据卖广告,那怎么办?人家拿方案,人家那好,既能保护战友们的信息,还能未来战友们在这能做广告,还能扩展。

  • 00:52:08在困难中挑战中绝不放弃,上天会给你另外一个门,要想实现理想必须要明白我们的理想和信仰最重要的东西是善恶真假之分,这是中国走向法治民主自由最核心的基础

郭文贵先生:另外一个,如何把天上的Wi-Fi地上的自动连接这个技术,然后很明确,现在墙这个问题非常非常简单,只是在某种时间上稳不稳定,一定会被突破。然后又在以色列原来合作公司当中,一个专利技术要转给我们,经过试运行,特别特别好。

再一个,为什么现在Livestream这个视频效果是这样?为什么Zoom的效果这么差?为什么TopBox可以那样,这现在基本上我都快成半个专家了,学了很多很多东西。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在困难中挑战中绝不放弃,上天会给你另外一个门,给你一个的未来,而且你要坚信自己的理想和信仰,这个坚信本身就是挑战。中国的唐僧取经就是这个意思,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就你的理想和信仰。所以说,不放弃的本身就是你的信仰,这是非常非常关键的,非常关键的,不放弃的本身就应该成为你的信仰或者你信仰的一部分。

我们要想看清真相,要想实现理想,必须要明白我们的理想和信仰最重要的东西是善恶和真假之分,这是基础,这是中国走向法治、民主、自由最核心的基础。

这是为什么一个个砸郭的最后把自己全砸没了,因为他砸的、他都是说的假话嘛,是不是?完全是恶嘛,你是恶你是假,时间一定会给你答案。时间是解决一切最好的工具,时间会是解决一切问题最好的方式,同时它也是我们实现理想最好的、不可回避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所以在时间面前谁也别骄傲,谁都别有侥幸心理。

亲爱的战友们,文贵的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从去年开始就是和所有的战友们一起度过的时光,未来我们将一起实现我们的理想,走向我们的目标——喜马拉雅,法治、民主、自由的中国。从马来西亚和现在正在进行中的委内瑞拉以及亚美尼亚和过去的突尼斯,以及今天的美国整个社会的调整,我们已经越来越靠近我们的理想,靠近我们的喜玛拉雅!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祝所有的战友们身体健康,谢谢!

******END******

温哥华扬帆农场七哥直播听写组

听写:

温哥华扬帆农场:Mia笑咪咪

校对/要点提炼:

纽约香草山农场:月野兔

审核发布:

温哥华扬帆农场:shuang

全文发布稿总审核:

温哥华扬帆农场:文敏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