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否已把冷战从俄罗斯转向了中国?

【中英对照翻译】 https://spark.adobe.com/page/7hPlWS0YZmNgH/

新闻来源:零对冲

翻译: leftgun

简评/ PR:海阔天空

简评:

即使冷战结束,美国也一直把俄罗斯当成其主要竞争对手,而中共躲在改革开放的改良主义光环下,甚至被称为与美国有夫妻关系。实际上,中共邪恶的面目从来没有改变。只是有时候他们在“韬光养晦”,有时候他们“闷声发大财”,等他们实力一到,马上撕破伪装,与世界文明力量分庭抗礼,并想取而代之。中共为什么是这样的行为逻辑?因为中共本质上是邪恶的,这个政权的建立就是奴役广大人民养肥少数几个、几十个当权者以及家族。卢梭讲过,公有制是野心家的发明,公有制下民众一无所有,必然造成民众对权力的无限膜拜。一切基本的良知、信仰必然丧失,最丑恶的权钱色交易与贪婪必然泛滥。公有制培养了嗜血的共产党隶主阶层,民众必沦为奴隶。自古正邪不两立。这样邪恶的政权必不为世界文明力量所容忍,也必然不能容忍世界文明力量的存在。所以,带有公有制邪恶基因的共产党权挑战世界,也是其内在逻辑。

只是没料想,邪恶中共此次不是通过武力来直接挑战世界,而是通过生化武器向全世界发起正面进攻,并配合着其一直以来,隐蔽的经济侵略、文化收买、舆论造假、国际组织等一系列超限战,发动侧面进攻。西方世界措不及防。但所幸有爆料革命存在,郭文贵先生发起的爆料革命,已经率先向世界揭露了中共极权统治的野心,揭露了中共生化战的残忍恶劣阴谋。美国已然觉醒,世界已然觉醒!中共国已经不仅仅是美国的冷战物件,更可能是美国的热战物件,中共国的罪魁祸首更可能是美国定点斩首、定点清除的物件!正所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美国是否已把冷战从俄罗斯转向了中国?

自欧巴马政府开始,美国加强了对俄罗斯的全方位控制,因为俄罗斯扩张势力,破坏了整个中东的稳定。

在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席卷北非之后,俄罗斯介入叙利亚战争,这一行动历时18个月,是美国霸权的单极时代和多极世界的开端之间的分界线。

自从普京总统促成一项协定,以制止美国因指责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er al-Assad)所引起的化学武器袭击而对叙利亚的入侵,他一直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焦点。

这焦点现在已经转移。

借着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任内的英国议会背叛的说明,这次受挫的入侵,促成了将基辅的首次起义演变成乌克兰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下台的转变,以及随之肆虐而起为防止Donbass分离的血腥战争。

这导致,俄罗斯实现了克里米亚的统一,以及美国自越战以来遭受到最严重的战略失败。

我现在提起这段历史不是在重复叙述,而是要提醒您美国政策的根源有多深,要将之转向其他地方是多么的困难和需要多么长的时间。

因为我们距离普京介入,以帮助欧巴马总统挽回他在叙利亚「红线」事件的面子,已经快七年了。然而已经历六年零一个月的克里米亚投票,美国至今仍拒绝承认,纵然仍受到制裁下的克里米亚,比起以前作为乌克兰一部分的时候都显得更健康,更幸福,更繁荣。

由于新型肺炎COVID-19及其产生的末日恐慌,过去几周的事件极大地改变了话题。 对美中之间为这大流行病不断升级的来回交手,我通常会认为这是典型的治国之道,以及竞争对手之间的试探虚实,希望在这里或那里创造少量收益。

但是这次我不认为是这种情况。这里发生的事情要严重得多。自当选以来,唐纳德· 川普(Donald Trump)一直视中国为对美国未来世界地位的真正威胁。

但他在这整段时间,一直受到民主党、中央情报局和国务院内克林顿和奥巴马党羽,以及那些明显为环球寡头势力工作,而我爱称之为“达沃斯党”的两会议员的拖延和困扰。

可以轻易得出这样的论点,即通俄门本身就是中共国对民主党的影响力的施展,他们被中共国的占领可以追溯到克林顿政府时代。

这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使美国与川普认为对他瞪目结舌的每个人都产生分歧。顽固的新保守主义者希望他完成对俄罗斯的包围,并确保以色列将来能向欧洲出口能源和摧毁伊朗。

奉全球化主义者的那些克林顿式和欧巴马式说客,都希望他继续亲近中国,将美国的生产能力外包出去,并支援衰败的欧盟。

而他一直致力于调整我们对中国的外交政策,以扭转全球主义并使美国经济与中国脱钩。

他使用了最粗糙的工具,贸易战和关税。但几乎没有人否认目标是什么。

在香港、伊拉克、菲律宾、喀什米尔和伊朗发生的因冠状病毒而随之而来的痛苦对抗,引致中美关系陷入低谷,因为双方公开指责对方通过COVID-19进行生化武器袭击。

指控是否真实无关紧要。两种指控均可能不正确。与此相关的是,双方都利用它来作为转变言辞基础的理论依据,以致合理化双互政策的改变。

因此,与中美之间在COVID-19上的激烈言辞,以及两国政府日益增长的宣传行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川普和普京之间打了关键电话,似乎时机恰到好处。

普京一开始就以大量的援助和专业知识说明,川普拯救美国生命,并可能达成一种默契,以防止油价进一步下跌。说明川普稳定其国内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财务情况,这正是他竞选连任和美国未来的基础。

因此,普京现在成为川普在劣势时可以与之交易的人。他在危机中发现了普京的性格,而MbS(沙特王储)则表现出好战的态度,这从川普的角度来看MbS却显得无能。

MbS无法将石油出口国组织(OPEC),纳入任何类型的地区力量。他发起了价格战,而川普却要为保卫自己的油田免受也门袭击付出代价。

因此,在我看来,现在是普京和川普将MbS和其他石油出口国组织(OPEC)就位,并就未来石油市场的前景做出决定的绝佳机会。

我并不是建议普京应和川普言归于好,但他们在很多地方需要对方。如果川普想把美国成功地抽离中国的经济轨迹,他们需要在很多地方放软立场,特别是在中东和乌克兰。

如果川普能度过疫情,他可以利用普京与中国的伙伴关系,以及他与中国首脑习近平的友谊,在他的第二次任期内来促成三国之间的交易。

但他必须熬过这个夏天,并且需要与达沃斯与会者共同努力。达沃斯党们想要通过对这场流行病的管理不善,以及放在台面上的对权力的疯狂攫取,来摧毁美国经济。

在欧洲,这一点更为深刻和明显。我已经在之前的文章中详细讨论过了,但真正关切的是民主党人将一些最糟糕的想法,加入到所有美国刺激法案里的附带条例中,做成全国性的影响。

而且,我现在想知道,这些在试图阻止使用羟氯喹治疗该疾病的人,究竟是在想什么,特别是考虑到法国的病情以及医生在治疗中获得了压倒性的积极成果。

众所周知,这是一种廉价有效的病毒解决方案,只需花费约20美元即可获得治疗。当人们真正意识到那些意识形态上的骇客,例如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Blasio),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法国的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媒体等,是如何试图取得政治利益而去杀死人们的亲人时,人们的愤怒就会爆发。

在那场充满非议的新闻发布会上,川普”溜了嘴”,说那种药品会带来良好前景。媒体中所有的怀疑者都对他进行了攻击,这是一个致命的信号,表明他认为危机没那么严重。

如果川普违背所有人的建议,那可能会成为他担任总统期间最具影响力的举动。

因为这场疫情有很多不合理之处。我越来越相信这是「达沃斯党」在危机期间赤裸裸地夺取政权,以便在金融和政治体系崩溃时重夺控制权。

我们从单纯的中国问题,发展到呼吁全球政府、枪支管制、工业国有化和金融压制的速度之快,甚至让最多疑的美国人也感到了压力。

而且,如果川普怀疑中国在协助他的政治敌人,延迟对COVID-19的治疗而对他个人进行政治损害,不管这是真或假,那么这将永远改变美国与中国关系的性质。

他已经相信中共故意低估了这种疾病,用以感染了整个世界。

这将加速其经济的脱钩,并使他们走上了无异于公开战争的道路上。

普京随后成为一个非常有趣的中间人,他站在这两个努力保持自己在世界上地位的庞然大物之间,而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命运,却转移到了一个建立于,大大减少使用信用和公众信任的新世界里。

无论事情将往何发展,到现在应该显而易见的是,如果川普有机会,他会走一条不同的道路。显然,他仍在与美国官僚机构中的,奉全球化主义的柯林顿和奥巴马派别的继承势力作斗争。

但是在指导美国渡过了这场大流行病和它引发的金融危机之后,他可能在第二任任期中再次击败“达沃斯党”。

英文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