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分析9000万党员如何看待“自愿”捐款

https://spark.adobe.com/page/GjnBymfAXlfYX/

作者:城堡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相信这句话是在疫情中被“自愿”捐款的众多基层党员的心声。

笔者有幸在三月份与多位政治面目为党员的普通人、各级干部、街道社区党组织成员,就这个问题分别有过交流。结合笔者自身对党组织入驻企事业单位运作方式的了解,想简单分析几条新闻,并从新闻中,一窥9000万党员对冠状病毒肆虐,对共产党的一党独裁体制,以及对于灭共爆料革命的心态。

首先回到2月26日,一则名为《总书记习近平等7名政治局常委“响应党中央对广大党员的号召”,为支持疫情防控工作捐款》,但并未提及习近平等七常委捐款金额的新华社新闻,拉开这场风波的序幕。我们大家都记得《让子弹飞》电影中,姜文、葛优与周润发,饰演巧取豪夺骗捐套路的经典镜头:“县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可笑的是,如今的“豪绅”已经不用真的拿钱先演一出“捐款的假戏”,而只需要让党媒喉舌发一则“领导带头捐款的假新闻”,就可以开始商量如何分账了!

仅在4天后,第一批首先响应“组织号召”的捐款数据就出来了。1037万人“自愿”捐款11.8亿元,首先1000多万人,相对于9000万党员来说,人数较少,大多属于必须要起“表率作用”,距离中央较近的部门,但时间仅有4天,这也显示出共产党的党组织架构的运作,还是有一定的效率。首先绝大多数党员都是因为工作需要、评职称、或晋升需要、或为谋求自己企业发展,才不得不加入党组织成为党员,而真正被彻底洗脑,愿意“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人极少,从捐款数额上也可见一斑。平均每人113.79元(四舍五入,下同),完全吻合微观上,基层党员普遍的“不愿捐,但又不得不捐”的心态。被逼捐的普通党员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既然是政治任务,那我看大家捐多少,我也捐多少,既不冒尖也不拖后。所以基层普通党员每人捐100元,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在第一批与党组织距离较近的党员,做出“表率作用”之后,类似的模式很快推广开来,3月4日新闻:全国广大党员“积极踊跃捐款”,4128万人“自愿”捐款47.3亿元。如此算来平均每人114.58元,新增部分3091万人捐35.5亿元,平均每人114.85元。但为何这时平均数稳定在114元左右这个区间呢?因为在上级派发必须完成的捐款政治任务之后,各级非常为难:让多捐下面不乐意,捐款过于整齐划一,每人100不多不少又显得“逼捐”成分过于明显,对上面又说不过去。所以在基层党员每人100的“潜规则”之上,又有一条“潜规则”,那就是号召普通党员捐款,干部要带头多捐,每人200元。以2016年公布的公务员人数716.7万计算,占4128万,捐款人数17.36%。这部分人捐200元,则平均捐款数额应为117.36元左右。减去一部分坚决“自愿不按潜规则捐款”的人,数据基本吻合。(方法并不100%严谨,但大致符合逻辑。)

一个星期后的3月11日,新闻显示7436万多名党员,继续“积极踊跃自愿”捐款,共捐款76.8亿元,平均每人103.28元。新增部分3308万人,捐29.5亿元,平均每人89.18元。我们看到,在党中央发起号召的前两周,有职位在身的党员,不得不按规矩交钱了事之后,各地的社区街道,也逐步开始对离退休党员,在社区党组织微信群内征收捐款。而这部分人员由于缺乏经济来源,在当下疫情导致猪肉价格、蔬菜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对于这种逼捐行为,也更加反感和抵制。不仅掏钱的速度更慢,同时平均捐款数额也低于100元(不排除在后续接收捐款过程中,基层有贪污截流情况)。

到了3月底,最近一次的统计数据是,7901万多名党员“自愿”捐款82.6亿元,平均每人104.54元。新增部分465万人,捐5.8亿元,平均每人124.73元。这次统计,距上一次过了15天,但增量很少,表明剩余未捐款的1000万左右的党员,属于中共在后续也很难挤出什么油水的有骨气的人,或者特殊情况。这新增的一小部分捐款平均值较高,包含了少量经济情况困难,到之前无法按“潜规则”足额捐够100元,后来补交的部分。总体的平均值104.54元也说明。共产党员对于汶川地震等过往历史灾难中,捐款往往去向不明,加之这次红十字扣押口罩,党内贪污腐败成风,早已是心明眼亮,不愿再自掏腰包去养肥一个个“硕鼠”。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中共第一次打9000万党员腰包的主意了。2016年前后的“党费风波”还历历在目。当时党中央为了“提高党员的党性修养”,居然拿出共产党建立初期的原教旨教条,赫然要求9000万党员“按时足额缴纳党费”,甚至还要补交过去少交的部分。按照这个“中央指示精神”,月收入在5千元人民币左右的普通党员,可能要为这个拍脑袋的决定补交上万元。这不仅完全不可行,甚至还动了众怒,一时间党内人人敢怒不敢言。后来中央意识到在钱这个问题上,与9000万党员反目成仇的严重后果,悄悄下令停止征收补交党费,已经征缴的部分原路退回(但由于中共对此事低调处理,没有公开新闻报道,除部分良心企业退还员工外,大量已征缴党费如石沉大海从此不知去向)。而在党媒宣传上,中共也“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不再大肆宣扬什么“不交党费就是党的观念淡漠,应该被追责”云云。

比起要交一笔不菲的保护费,更令广大党员愤怒的是,各大机关在职人员,在被征收、补交党费过程中,发现自己需要补交的部分,被明目张胆地从应发工资中直接扣除;而在本次疫情要求捐款的过程中,也完全不是根据自身意愿和能力捐款,而是强制摊派任务,并且在交代“政治任务”的过程中,直接以工资待遇、奖金等作为要挟。这和川普总统领导下的美国政府,两党抢着立法,要给每位受到中共武汉冠状病毒影响的成年人,发放1200美元现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9000万党员,是中共笼断中国所有精英人才以及他们上升渠道的体制下,为了换取家人更好的生活条件,牺牲自己政治信仰的自由,不得已才选择加入的这个组织。但是他们不傻,表面上都是高呼共产党万岁,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实际上心里真正想的都是“我真的有两头牛”的笑话。这不仅是中国人看到外面世界,中共那套洗脑宣传就会失效的必然结果,也是广大党员对于中共近些年来,种种恶行心生反感的必然体现。由此看来,一旦中共对美国开战,中共宣传机器炮制“抗美援朝”中,“抠门外婆捐陪嫁首饰”的虚假故事一定不会出现!

正如郭文贵先生所言,9000万党员中绝大部分都是好的,只不过被中共绑架了。而在这场爆料革命中,我们从点点滴滴细节都可以看到,中共不仅得罪了非党员的绝大多数中国人,连9000万党员,也开始对极少数盗国贼家族嗤之以鼻。就如同所有王朝的覆灭,都是从内部开始离心离德一样,共产党这个体制也已即将灭亡!

參考資料鏈結1

參考資料鏈結2

參考資料鏈結3

參考資料鏈結4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