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妈妈揭露疫苗伤害 故事层出不穷

编译:Jenny Ball

图片来源:lifesitenews.com

一位勇敢的女士正在阐明辉瑞疫苗造成的广泛损害,并鼓励其他人也这样做。一位勇敢的妇女承担了调查和报告辉瑞 COVID 疫苗伤害的任务,而媒体在她的祖国以色列忽视了这一点,政府几乎无处不在地进行了注射。

这位勇敢的以色列妇女,她称是两个男孩的母亲叫阿维塔尔(Avital),她说她已经与“数百人”交谈,并“阅读了数千份证词”,这些人受到了疫苗的不利影响,“由于围绕这个话题的敌意”,但又害怕公开发言。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听说越来越多的人在接受辉瑞注射后不久,就出现了严重的不良反应。我还注意到,没有新闻公司、记者或任何人彻底调查这些事件并发布数据,” 阿维塔尔说。

她解释说,直到政府开始向全国儿童强制这种实验性药物后,她才意识到必须有人发出警报。 “那是我决定做这项任务的时候,”她说。

她的工作成果是开启《证词项目》 (The Testimonies Project),该网站展示了一个长达一小时的视频,详细介绍了 40 人的有力故事,他们愿意在注射辉瑞受堕胎污染的 mRNA 疫苗后数周和数月内,公开分享他们的经历。

那些勇敢发声的人描述了他们遭受了一系列改变生活的后果。一些证词是代表已故儿子或兄弟姐妹发言的家庭成员。

演讲将证词分为七个不同的类别:心脏病(占病例的大部分)、疾病爆发、血栓、出血和流产、感染和炎症、皮肤问题和神经系统问题,所有这些都与 在国际疫苗伤害数据库中发现的投诉,包括美国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 (VAERS) 和欧洲 《欧洲警报》EudraVigilance 系统一致。

每个发言者都描述了他们如何在疫苗不良反应后,持续痛苦和困难地应对几个月前还习惯做的日常生活。许多人还分享说,尽管个人对注射疫苗持保留态度,但雇主、政府、学校甚至家人和朋友,都向他们施加了压力,无论如何都要让你去接种辉瑞疫苗。

一些参与者分享说,他们拍摄的原因是因为以色列的“绿色通行证”,这是世界上第一个 COVID 拍摄验证系统。公民很快就需要通行证才能进入某些商店、酒吧、娱乐场所,甚至开放国际旅行等。

一名 41 岁的男子阿里·阿布·拉蒂夫 (Ali Abu Latif) 在最初“强烈反对”这一想法后,因“社会压力”而不得不接受疫苗。他解释说,在 3 月 8 日,也就是他接受第二剂注射的同一天晚上,他开始感到耳痛,疼痛难忍,住进医院五天,在他的健康似乎恢复正常之后出院。

一个多星期后,之前保持健康并定期锻炼的拉蒂夫中风了。在医院康复了几天后,他出院了,要靠助行架以帮助支撑他现在严重受限的行动能力。“我会倒在家里,我的妻子会把我拉到床上,”拉蒂夫分享道。

几个月后,也就是 7 7 日,他再次中风,导致整个左侧瘫痪。拉蒂夫解释说,止痛药不再能减轻他的痛苦,而且他晚上很难入睡。他说他的生活在他眼前破碎了。 由于中风,他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

“等第三次再中风,看看我是否还活着,”拉蒂夫说。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病例是哈雅(Haya),她46岁,是三个小孩的母亲,她解释说,在 3 月 18 日接受第二次辉瑞注射后,她几乎立即就开始了可怕的头痛。

几天后去上班,哈雅说她的手肿到“正常大小的两倍”,导致她的老板送她回家。然而,当她回家时,她的病情恶化了。“我无法呼吸,我以为我吞下了我的舌头,我无法站立,”她说。

到家后,她倒地不起,住进了医院。哈雅解释说,检查她的医生对她的病情感到目瞪口呆,显然不知道如何治疗她。

由于她现在使用的混合的各种药物治疗,哈雅说她无法入睡或料理家庭。 “我有需要母亲的孩子们,”她说。 “他们需要洗澡,需要食物,需要我陪他们一起玩耍或带他们去公园。”

哈雅努力控制眼泪,补充说,这些都不再可能了。“我的生活毁了……我今天的生活结束了。”

尽管哈雅在 3 月份第二次注射后立即出现病情,但她的医疗咨询日期是 8 个月后的 11 1

根据他们的经验,发言者都强烈警告不要接种 COVID 疫苗,并确认他们不会让孩子接种疫苗。

在接受了 COVID 疫苗后,她迅速开始关注相关信息。 当以色列媒体没有报道她通过朋友和社交媒体看到和听到的遭遇时,她变得特别紧张。

 网络上开始有许许多多的人谈论接种疫苗后的受伤。但与此同时,在媒体、以色列媒体中,什么也没有,阿维塔尔说。

“没有人在听他们说话,”阿维塔尔感叹道,“甚至没有人照顾他们。 而他们只是冰山一角。”

她说:“在他们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他们是唯一有勇气站出来说话的人,”她补充说,除了这些勇敢的少数人之外,“还有成千上万的病例。”

在接受《生活新闻》 采访时,阿维塔尔说很快她就听到了如此多的伤害病例。

阿维塔尔建议,在医学研究发现导致广泛不良健康发展的原因之前,应该停止疫苗的推出。 “必须停下来,当然,更不要把它给孩子们。”

她强调,政府“试图噤声,不让人们告诉世界他们遭受了什么……以色列没有第二意见。” 然而,通过像《证词项目》这样的举措“开始出现了。”

阿维塔尔分享了她的愿望,即《证词项目》将帮助许多其他对他们的经历保持沉默的人,将他们的证词带給公众,并阐明疫苗造成的损害。“我希望所有受伤并不敢说话的人都能说出他们的遭遇,”阿维塔尔说。

她说,她的工作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自从发布视频以来,“人们正在联系我,想要作证或只是让我知道他们都发生了什么。” 阿维塔尔解释说,包括研究、旅行、拍摄和制作在内的项目成本上升到大约 20,000 谢克尔(约合 6,230 美元),并指出人们非常热衷于提供帮助,“在两周内,我筹集到了资金。”

阿维塔尔提示因疫苗受伤的以色列人可以联系以色列人民委员会,这是一个由医生、律师和科学家组成的独立组织,他们正在记录疫苗伤害案例以提高透明度,并寻求医疗补救措施和法律赔偿。

 “如果这发生在你或你认识的人身上,请向以色列人民委员会报告。 然后请分享此视频并添加您的个人故事。因为你不再孤单,有数以千计的证词可以支持您,” 阿维塔尔鼓励道。

“现在,当涉及到我们的孩子时,真相必须出来。”

在美国,VAERS 记录显示,在 2021 年 10 月 8 日至 2020 年 12 月 14 日期间,当 COVID 注射剂开始推出时,提交了 798,636 份伤害报告。在总报告数字中,53.5%的伤害是在注射辉瑞的实验性 mRNA 注射剂造成的。

辉瑞疫苗与 11,350 例死亡相关,占 VAERS 数据库中 COVID 注射后所有死亡人数的不成比例的 67.7%

虽然因果关系并未通过 VAERS 报告系统明确确认,但也不能假定所有副作用都已报告。事实上,2010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不到 1% 的疫苗伤害”报告给了 VAERS,这表明:实际死亡和受伤人数要高得多。

评论:边翻译边一次一次鼻子发酸流眼泪,我也是孩子的母亲。想像如果自己遭受了他们那样痛不欲生的灾难,就禁不住难过和痛恨同时涌上心头。因为更恐怖的是网络上开始有许许多多的人谈论接种疫苗后的受伤。但与此同时,在以色列媒体上却什么也没有,而且身心受害的受害者,在民主自由的国家,竟然不敢不能谈论自己的伤害,这才是我们每个人必须要面对的恐惧!

也正是有像阿维塔尔这样勇敢的母亲的行动,人们才得以看到疫苗的危害真相,也正是有爆料革命勇敢的战友们,坚持不懈地一直在GTV GettrGnews和一切可以利用的媒体平台揭露病毒和疫苗的真相,才让人们觉醒开始行动,抵抗用病毒和疫苗发起灭绝人类罪的中共及世界邪恶势力!

恐惧只能让我们陷入更深的灾难深渊,行动,行动,勇敢的母亲阿维塔尔已经让我们看到,勇敢行动的巨大力量!行动起来,正义必胜!

也让我们帮助 疫苗受害者举行强大的 DC 新闻发发布会: www.lifefunder.com

参考资料:[lifesitenews]WATCH: Vaccine injury stories pour in after Israeli mom launches project to expose untold suffering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布:信心的选择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