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4月3日谈爆料革命与家人的关系和最近的一些事情的感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PphvdlUAmM&t=884s

战友之家听写组

木兰女士:是不是断了呀,七哥,房间关闭了!

郭文贵先生:断了,刚刚崩盘了,回来了么?

木兰女士:喂,刚才断了,刚才断了。

郭文贵先生:现在就是他们的垃圾信息就在下面塞着,我一点就崩,这是咱们今天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木兰女士:哦,那就是黑客,被黑客利用了。

郭文贵先生:黑客嘛,他绕过了防火墙,他现在正在听着呢,就像你一样,叫木兰,他加进来了,然后带着自己的DDoS包,啪,就扔过来了。我一点击,啪,就闪退了,就把带宽给你塞掉了。

木兰女士:哦,对对对,这些黑客真是

郭文贵先生:这些黑客是不像你那么可爱,不是木兰,你老是支持爆料革命,你老公生气么,他知道啥是爆料革命么?

木兰女士:他当然知道了,他知道。

郭文贵先生:是么,他支持么?

木兰女士:他支持呀,他也不喜欢CCP的,他经常说,他都知道是骗人的,他都不去中国,他不回中国的,都是我自己回去,他也不跟我回中国。

郭文贵先生:孩子也跟你回去么?

木兰女士:对,我女儿会跟我回去。因为她每次一去中国她就生病,去第二天就生病了。

郭文贵先生:当时那你嫁给日本人,你家人有没有什么意见,共产党宣传的仇恨日本,你家里人有没有什么说法啊。

木兰女士:没有啊,他们不知道,我没跟他们说。

郭文贵先生:你也是私奔的?你没有说都已经结婚啦?

木兰女士:我说的。

郭文贵先生:哇,你好厉害!

木兰女士:不是,就是一开始没跟他们说呀。

郭文贵先生:是吧,后来知道以后反对么?

木兰女士:没有。

郭文贵先生:啊,是嘛?

木兰女士:没有,他们还是挺喜欢日本的,挺喜欢日本人的

郭文贵先生:那说明你父母毕竟还是有教育的,毕竟是层次高,知道共产党是胡说八道,对吧。

木兰女士:没有啊。

郭文贵先生:嗯,可以的,可以的,接着刚才澳大利亚的说。

我觉得澳大利亚是目前解决这个疫情,应对的是非常不错的。政客我觉得他们醒的也比较快,本质看的也比较明白。还有一个我觉得他们现在整个这个澳大利亚的研究能力,生产能力也挺棒的。我觉得更重要的一点,很多人没有看到。澳大利亚的媒体是西方媒体里面醒的最早的,这就是这个媒体,太关键了,它最起码有一个不同的声音在告诉澳大利亚人说,这事儿不对啊,有人怀疑。

我们这个G-news在澳大利亚的传播啊,看上去比例不大,但是你看出来,最早澳大利亚很多人在看,而且这个跟澳大利亚人口比例那是很高的比例的,所以说你看澳大利亚跟英国比你就能看得出来,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它问题太严重,太多政治考虑,不说实话,特别那些王八蛋媒体,太坏了,把英国给毁了。

最后呢,搞了一个这么一个,叫做恐怖至极的治疗办法,恐惧心疗法,结果把自己给弄进去了。所以说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很了不起了。所以说澳大利亚这回让我觉得挺意外的,这个国家还是有希望的

木兰女士:对,我觉得澳大利亚它跟着美国跟得很紧,就是那些措施啊,都是很快跟着美国,感觉应该是和美国的那个关系很近,那些信息互通很快

郭文贵先生:它当然很近,我觉得它比美国做的好。

木兰女士:啊,是么?

郭文贵先生:美国前期真的太可怕了,前期真的是,就是我们一直说的,相信共产党,你走进火葬场,跟着共产党,快步走入火葬场。这个美国一开始,很多势力在左右美国的上层,这就是美国呀。和澳大利亚一样,它民意,还有这些钱主,叫资本家们,这帮混蛋太坏了。美国完全没必要这么坏,应该比这好的多得多,这没办法,谁也解决不了,这次疫情会让他们醒过来。

另外你感觉在澳大利亚,现在排华的,和反华的,这种怨恨声音现在大不大?

木兰女士:我觉得不是很大,我没有感受到排华的,可能有还是有,应该是还是会有一点,经常这边会有歧视心的,但是这边对这种很严格的,只要发生的话,那些警察啊,什么的都是会来管的,就基本上没有,我没有看到。反而我周围的外国人的话,他会很关心得问你,会是怎么回事啊,什么的。

郭文贵先生:嗯,这就是西方的,有宗教信仰的社会。你长得有点像,中西不分了,你是不是觉得你是个洋娃娃呀,对你才这么好啊。

木兰女士:不是,哈哈哈,我一看就是中国人的。 

郭文贵先生:是嘛,我看你有点混血儿的感觉,你这属于四川和北京混血吧,哈哈。

木兰女士:不会吧,没有没有,怎么会,我这是纯的,不是混的。

郭文贵先生:纯的啊,纯的比较好,但你的孩子就不是了,孩子是中日混血了现在,是吧。

木兰女士:对,但是也看不出来

郭文贵先生:那是,中日混血不太明显,比中非混血好的多,中非混血不一样,一下就看出来了。

木兰女士:是的是的。

郭文贵先生:木兰,你说你现在,昨天我看你推出去的那个G-news的那个排名,美国是排多少名,G-news在美国?

木兰女士:美国好像是300多名,应该是很高的了,那么多网站在美国。

郭文贵先生:对呀,太高了。

木兰女士:很厉害啊,我觉得,没有想到,很意外,而且才这么短的时间,好像才不到半年吧。

郭文贵先生:对呀,很意外,这是不可思议的事。班农是搞媒体的大家,他就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太可怕了!他就说嘛,为什么Miles你干什么事情都那么吓人!我说怎么吓人了?他说这个是不可思议的!确实厉害。
(此处郭先生信息有误,特此说明)

木兰女士:对,非常棒!

郭文贵先生:这就是战友的力量。你在澳大利亚,我还要请教个问题,就是现在你们市场里面东西缺么,你觉得?

木兰女士:市场里面,最开始的时候,前两周的时候,就是刚刚要大家呆在家里,尽量不要出去的那个时候。大家就开始抢购嘛,那段时间是比较缺,到处的超市都被抢空了嘛。

但是这两周好像又慢慢恢复了,恢复过来了,像什么米呀,面呀,这些基本的,包括卷纸也都有了,只是它会限量,就是说每位顾客这些只能买一个,一袋,一包或是什么的,但是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有。

郭文贵先生:那戴口罩的人多不多?

木兰传奇:戴口罩的人是比较少,特别是我们华人一般都会戴,但是外国人他们一般都不戴。

郭文贵先生:是嘛?

木兰传奇:对。因为这里官方的要求是你得病了才戴,如果你没有得病可以不戴,是这样。

郭文贵先生:哦…那倒是啊,因为西方人把戴口罩当作是很严重的事,首先就标志你有病了,或者你有其他问题。

木兰传奇:对对。

郭文贵先生:这确实是文化完全不同。

木兰传奇:但是昨天有一个新闻节目,它就有一点改变这个说法。有一个医生在新闻里就说为什么日本(确诊少),他就是把日本和美国对比了一下,就说日本并没有社交距离的一个措施,但是它有戴口罩这个措施,日本反而没有美国那么多,它的意思就是说戴口罩感觉比社交距离更有效,建议大家还是要戴口罩。

郭文贵先生:嗯嗯…有意思,实际上是应该戴。刚刚的我和一个咱们亚洲的朋友开会,关于口罩的事情,我在这里跟大家说,Gnews上你们要写两篇文章,我觉得赶快找战友们,听说国内的假口罩害人,这不是一般的害人。你去想一想,一个假口罩可能害死一家人,甚至害死几家人,就是做假口罩跟和杀人比没有什么两样,所以说我觉得把国内假口罩这个东西,咱们Gnews上好好的再说一说,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戴口罩我是建议戴,但是绝不能戴假口罩,这事儿真可怕。

木兰传奇:是的是的,那戴假口罩真的就是害人啊,现在在澳洲禁止中国的口罩,在海关进来就拦截了。

郭文贵先生:早就该禁止了,这是救命的事儿。现在整个曼哈顿就是急救车声,哗哗的…他们给我听,因为咱们办公室都有摄像系统,我从这儿都可以进去,直接可以看。我家里边都是摄像系统,都是远程的、我都可以遥控的看整个第五大道所有的一切,还有五十九街。你看到曼哈顿就是医疗车,哗哗的叫,你想现在曼哈顿一天死多少人?多少人确疹,但是你去想,这个时候你在讨论你卖给人家假口罩,这是多么坏良心啊!这就是为什么那个司法部长能转推中国那个拿口罩擦鞋的那个视频啊,William Barr 是不是啊?

木兰传奇:哦,那个我还没看到。哎呀,中国真的是太害人了。

郭文贵先生:中共,中共,不是中国。

木兰传奇:中共,中共,对呀,把中国人都害死了。

郭文贵先生:你看出了那么多坏蛋,什么变态辣椒、鸡腿潘,还出来什么袁白衣,还有那个叫什么的,爱哭的,叫啥?

木兰传奇:谁?

郭文贵先生:那个潘晴,眼泪潘,一会儿老婆得癌症了。他老婆得癌症,第一次说是乳腺癌,第二次说子宫癌,它老换地方这癌症,完了动不动就哭,还借款,这澳大利亚咋出了这么多坏人?为啥能出一个那么好的木兰呢?你能给我说说吗?

木兰传奇:没有没有,其实澳洲这里有很多支持的人,这里的战友非常多。

郭文贵先生:你老公跟你喊了吧?跟你生气了?

木兰传奇:没有没有。

郭文贵先生:你俩谁怕谁啊?

木兰传奇:(笑)没有谁怕谁。

郭文贵先生:喊:你闭嘴!木兰,没有家暴吧?

木兰传奇:(笑)没有没有。

郭文贵先生:我看你有那么多伤,脸上的伤又不敢露一露,是不是你老公打的呀?

木兰传奇:没有没有,没有伤…

郭文贵先生:那你不敢露啊?

木兰传奇:不是,以后以后啦。

郭文贵先生:哎呀,感恩吧,我们每个人都感恩吧。此时此刻,真是,今天还有人邀请我们投资呢,我说开啥玩笑,你能活过去就不错了。我说每个人都知道翻过喜马拉雅山,那边是太平洋,能翻过去的人不一定是你,对吧?这是大难当前,大家要感恩,像你老公啊,孩子这样的,这么好的家庭,感恩上天,每天醒来都要感恩上天,然后对老公好,对孩子好。千万小心,这一弄一家一家人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木兰传奇:是的,现在这里大家都很重视了,一开始可能还没有那么重视,一开始也是说就是感冒啊什么的,但是我都跟我周围的那些同事说,那个不是一般的感冒,是生物武器,我都跟他们这么说。

郭文贵先生:他们现在有人信了吗?

木兰传奇:有人信啊,我同事就信啊,我跟他们说了,他们就信啊。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可能是三句话将成为人类上最最具有杀伤力的话,比核武器还厉害。一个就是这是个感冒,四月份就会好,这句话;第二个就是说武汉病情不传人,这个是来自于动物,这实在太可怕了;第三句话就是中共这武汉疫情一共死了几千人,这三个话将成为人类上最大欺骗性的、最有毁坏力的三句话。

木兰传奇:是的是的,现在把整个世界,每个国家都害惨了,特别欧洲的那几个国家,死了那么多人。

郭文贵先生:哎呀,太可怜了,不能看。我是昨天晚上6点钟你给我发信息,你说7哥快点醒来,我发现你天天盯着我,我老怀疑你在我手机上给我安了什么后门,监控我呢,所以我洗澡不敢拿手机了。昨天晚上6点钟,我西班牙的那个朋友,叽哩呱啦的,他本来说英文我就听不懂,经常要去找翻译,他一着急我这英文就更听不懂了。我就听到他哭,你知道吗?

后来他跟我说,他是西班牙马德里最好的两个酒店的创始人,其中一个酒店是他和前妻结婚的,他是第二富豪,结果他前妻家是第一富豪,他跟前妻一结婚,他就成第一富豪了。

然后他拥有了最早的五星级饭店,他跟他前妻一下离婚了,他又成了第二富豪了,人家前妻是第一富豪。他的表弟娶了另外一个富豪,就他俩加在一起还是西班牙富豪,超级有钱的,而且家里好多中国古董,因为那时候西班牙是独立嘛,当时中国抢来的很多古董都是他家的,哎呀,我看了老多了。

那个大庄园上万亩,还有一个山脉,还在在马德里的大庄园,两个五星级饭店,还有( *** ),还有一个山脉,我让人去,好几个他的朋友全都给染上了,他听到染上准备要飞机过去,那边说已经死了。

他跟我来劲了,他说怎么搞的?你们中国人!跟我来吼半天,我能理解人家,叽哩呱啦的喊半天。我说等等,冷静一下,这不是中国人搞的,共产党搞的。

(GTV断线对话中止)

天啊,看一分钟就没了,全都是这样,所以说很多人根本上不来。木兰的声音我都扛住了,我还扛不住啥啊?能扛得住木兰的声音,导弹都能扛得住,对吧,兄弟姐妹们!

兄弟姐妹们,刚刚的川普总统又开了新闻发布会,多不容易啊,多不容易,人家美国的总统、副总统每天要开新闻发布会,就站在那儿,冒着被传染上的危险,咱们中国的习主席、王岐山副主席还有总理开过几次新闻发布会啊?

去一趟武汉,把武汉人恨不得都抓起来,浪费多少钱?兴师动众,还演那个戏,这就是国家的权力的不同。

刚刚我跟这个瞿水台语音,她说感觉最大的不同就是独裁,这些西方国家真是,这些国家的领导,天天得面对记者、面对国会、面对老百姓的质疑,而且你得干好。

川普总统这几天看上去心情很压抑啊,你想想他在纽约长大的,纽约死那么多人。而且接下来的一两周那将是最坏的时刻,他心中有数,压力太大了。

大家想想,就是因为相信了共产党的人不传人嘛,人不传人嘛,这个,是吧?大家知道现在传不传人啊? 所以说你相信共产党代价就是这个,就是这种血的代价,跟着共产党,你也走进火葬场,相信共产党,快步走进火葬场,这是我们说的。

我从昨天到现在,无数个视频,无数个会议,所有人都是在感到震撼、震撼、震撼,大家全懵叉了,这个懵不是一个简单的懵。你看那道琼斯指数,战友们,在21000点就在那儿拉锯,拉过来拉过去,21000到22000,马上有人出售,差个几百点马上有人出场,很多人傻乎乎地在那儿硬挺着。

它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机构投资啊,因为美国80%、90%都是机构投资,它要说不投了,或者说卖掉,这有很多程序的,但是很多人要赎回啊,很多基金你想想我可以提前赎回啊,它最后一定要面对一个事情,赎回它就要卖东西,打折卖,割肉卖。

油能到10美金一桶,香港的恒生指数还在23000,上海A股还在2700,这擀面杖子这真不是木头做的,咱对擀面杖子的理解都是用木头做的,人家这擀面杖子是用花岗岩做的,这是花岗岩做的,我跟你说,这真不是开玩笑的。

全世界人现在都犯了几个最大的错误,相信共产党,相信CCP,这不就付出血的代价,在金融市场上你还相信共产党,那你将付出经济上的血的代价,都是生死的代价,能用悲惨这两个字能形容得了的吗?能用悲惨这个词形容吗?

现在很多战友们,你们没感受,你像我的生活当中太多的朋友,所谓的权势之人,有权有势的、有钱有权的,有名有钱的,这所有人,现在这日子咋过啊?如何过下去啊这日子?

很多人现在说啊,像我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跟我聊了一个非常让我感到……,我说这个人呐,他有钱真不等于有智商,这个当时我让他离开曼哈顿,他还说:Miles,我的钱,我的医疗,我的朋友,没有任何问题,我要住在我的曼哈顿。

前天才出来,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这个事不是小事了,他估计大概得等两三个月过去。我给他说,我说:亲爱的Sir,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如果明年春节前,也就是说2021年一二月份,这事能过去,我说您那就是上帝亲自来照顾你来了。

我说我和你不一样,你有三关你过不去,第一个你90岁的身体了,你要染上你过得去吗?别染上,别为了钱你把这个90多斤的这个身体给毁了;第二个,你股市里边有这么多钱,你有这么多长线投资你能拿得回来不?拿不回来你心理受得了吗?你身体受得了吗?第三个,对他更大的挑战,如果今年年底,这个事还不过去的话,所有的家产,所有的事业,我不能说啊,过去他拥有的哪些公司都是稳赚的,某个城市的多少天然气就是他家族供应的,供应了几代人了,某个上市公司里边老百姓必吃的东西都是他的,我说这些东西你一停产了,全是负数,谁能接受得了啊?几百亿美元的资产你能接受得了吗?

他问我,那你觉得我该做什么?我说回到你的Jackson Hill黄石公园大山上的房子隔离起来,把你家资产100块钱的就是10块钱给卖了,他说不可能!我说那不可能就试试吧。

(哇塞,这美国的军舰现在全出动了)

然后现在很多人在猜测美国现在要战争,我说不是美国要战争,是有人要跟你美国有战争,而美国就在战争中。这个事实在是太像珍珠岛了,在日本打珍珠岛之前,山本五十六打珍珠岛之前,美国早就该出手了,英国就求求你,快来吧快来吧。美国说那不行,不能打,不能打。

当年张伯伦跟希特勒签完协议,从机场拿着协议:我跟希特勒签署了和平协议,机场英雄般的凯旋。最后,吧唧,打英国了,打法国了,傻眼了,后来他说邱吉尔坚决不妥协,无论如何让邱吉尔投降他都不投降。

就那时候邱吉尔找美国,说你能不能给我几架飞机,给我几艘船。美国总统说,我什么也给不了你,我没办法送给你,我没办法把船送到,最后要给你飞机的话我可能放在加拿大的边界,因为你可以从加拿大取,但是呢?怎么取啊?因为你不合法啊,美国那时候相信法律,国际法,就我不能把飞机开给你,那从美国的北部怎么到加拿大去呢?得拿驴,拿驴啊,说只有一招,拿驴把这个战斗机给它牵过去。

最后英国邱吉尔“咵唧”电话放了,英国人没说,但是我相信他是掉眼泪的,三次蹲在马桶上给美国总统罗斯福打电话都被挂掉,打着打着就说喂,我没听见,我没听见,说啥呢?说啥呢?“吧唧”放电话了,

就像我给路德借钱一样,路德,能借点钱吗?借我50斤大米,路德一听,文贵要借大米,诶,郭先生你说什么?文贵,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吧” 电话挂了,你说这伤心不?邱吉尔蹲在马桶上能不哭吗?

因为美国当时还认为希特勒不会打他,还以为不会世界大战,结果“梆梆梆梆梆”,夏威夷,山本五十六来了,美国这火大了,开始打。山本五十六一打夏威夷,这个邱吉尔就乐了,“咣叽”倒上酒,威士忌,老头“咕咚”一杯,“咕咚”一杯,“咕咚”一杯,他老婆跟他特好,他老婆太好了,邱吉尔夫人太好了,说今天你喝多了,他说反正我也是个酒鬼,她说你咋怎么高兴啊?他说我想跟你跳个舞,穿着睡衣咔咔咔地跟老婆跳一段舞,这一段是英国人的黑色幽默,英雄主义,大帝国,牛!然后雪茄“咣叽” 抽着,他说二战结束了,我们赢了。

当时他老婆吓着捂着他嘴啊,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啊!啥时候你赢了?那马上就把你英国毁了,你可不要说这话,又被国会骂死了,他说我们赢了。多少人骂邱吉尔啊?你看邱吉尔到国会演讲要全面开战的时候,都是骂他的,最后老头从火车上找了一帮人,找了一个Never give up,一个非洲的孩子,问孩子,说Never give up,所以他到了国会演讲,这个名字叫Never give up,牛!这叫Never give up!

我们今天的爆料革命也是这样,4月1号没有青烟袅袅,比如说4月7号也没有青烟袅袅,6月4号共产党还在那,我们是不是就不爆料了呢?我们是不是就不灭共了呢?就跟鸡腿潘去骗那个郭战装去,跟庄烈宏这个孙子似的去偷人家东西去,跟Inty似的拎着枪当恐怖分子了,我们不爆料了?我们欠谁的吗?爆料革命欠谁的?给谁要过一个烧饼?给谁要过一个鸡腿?给谁弄过一个火鸡?不欠任何人的!

丘吉尔很有名,丘吉尔这人真的是,华盛顿·丘吉尔这是我喜欢的政治家,非常有名的一句话—-我只想让英国,保持英国的尊严和自由和国土的独立,keep motherland the safe,那真叫motherland,二战motherland,the motherland,我觉得他讲的好,我的母亲的土地,我的祖国,我要保护她,那是发自内心的。

你在乎那些干啥呀?我又不是开赌场的,我在这给你写,几月几号什么样的?我去努力了,至于什么样对不起啊,你信不信不信拉倒,那很简单。

我大约2017年我给路德WhatsApp,我说未来咱们的媒体上你干啥,你做政治主播,还有做视频交易市场,信息交易市场。未来GTV我就要做视频交易市场和信息交易市场。

比如说,谁有某冰冰和王岐山溜冰的视频在网上拍卖,多少钱?多少钱?多少钱?出价吧。比如说有某某人的,谁说哎呀贯君、刘成杰他爹和他娘的所有的录像和证据,出价。我已经研究两三年了,那个时候我郭文贵说的话,我付法律责任,我要付金钱责任。

如果说我说错了,因为我是庄主,合法的,我们叫信息交易市场,信息交易市场。未来就是把中共这些年干的坏事,所有的信息,通过市场交易给它挂出来。

所以说我为啥推荐战友们要看那个整个在二战时期西班牙的整个兵团被希特勒给圈起来的时候,这个摄影师,就那个胶片,其中有一个藏胶片藏在了肛门里,被抓起来以后,出来放在肛门里,拉出去枪毙。那是为了正义,那是正义。你们不知道对共产党这些胶片、信息多重要,国内的共产党员朋友们。

看看昨天Spalding将军说什么了吗?把苏联干倒了才看到前苏联切尔贝诺核电站的真相,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中共手里拿到真相,只有把它干倒了才能拿到真相的证据。那谁给真相和证据像那摄影师一样,战友们,我推荐的摄影师电影一样,你就是英雄。

信仰和理想包括利益你都会实现。这个平台谁能做到啊?国内的共产党员现在你有视频、你有他藏钱的地方、你有他杀人的地方、你往哪去?都当成王立军吗?

战友们!王立军就是一个最好的代价。王立军对灭共这个事情,要不然可能根本不需要郭文贵,共产党已经完了。

当时美国人就原封把这所有的东西给了中共,给了温家,给了习近平。多少人毁掉了,人头落地。同时也吓住了共产党,再也不去美国大使馆投诚了。

但是他愚蠢!如果王立军当时有渠道,把这些料,还能变成钱还让美国接受,让社会接受,那整个历史改变了。那是什么感觉啊!战友们!

比如说现在,Sara她现在手里有个视频,能改变中国人命运的,她给谁?你看她去FBI试试去,看他要不要?绝对不要。CIA绝对不要。但凡要求美国承认的,他不敢要。要了也不一定对你就安全,对你就管用。再一个要了也不一定给你钱,给你钱也三瓜两枣的。那你冒这个险真的是雷锋啊,那真的是神仙,天使啊。

我们要想把中共这70年的黑暗给揭发出来,信息交易市场,就让所有掌握信息的人,即成为英雄,既能实现理想、匡扶正义、帮助他人、还能让你安全地赚钱,只有我们。谁敢做?谁能做到?谁举手?

那些阿猫、阿狗们,你有啥资格评价我们呐?你干过啥呀?你连个内裤都没有。那鸡腿潘那个王八蛋,把郭战装挂后面一排,还炫耀,骗了人东西还炫耀;庄烈宏这孙子把人送进监狱去了,还在那块炫耀;你看那曾宏那烂人,你看那个烂货,他的一生都在骗人,一生都在害人,他还在那批评这个,还给这个建议,他要不要脸?

我非常纳闷!就中国这个民族被共产党这个(洗脑)病得咋那么深,为什么你要相信一个一事无成,满嘴谎言。你像那个天津驴脸,咱们的战友们,你怎么能为了挺爆料革命把她请到家里让她喝赖茅,你说这多危险呐这玩意。咱们太善良了,善良的让自己没原则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GTV,每个人都可以安全的,成为一个正义的,实现理想的英雄。而且你可以选择方式,匿名的、实名的,是吧。

想想中国人现在要讲个实话有多难呐!你到任何中文媒体上,你查郭文贵,郭文贵就是个骗子;你查庄烈宏,乌坎英雄;你查查曾宏,你查查火鸡龚,都是英雄。凡是你查好人全是骗子,全是通缉犯。全世界的中文媒体都被控了,哪有真相?

这两天大家看美国现在开始说市场的这个问题,在美国中概股的金融市场。我们从2017年我们就开始说这个事情,2018年我告诉大家,100多家公司美国人一定会查的,一定会查的。

那个时候美国咱们一起来灭共的力量,已经是全面的崛起了,但是他没有像今天让美国人真的醒过来,而且这股力量是跟很多既得利益者他是有较量的。但是战友要有耐心,70年几代人都被共产党给强奸,给绑架到今天,难道几天、几十天你都等不了吗?

灭共是我们大家的目标,不是哪个人,也不是哪个集体,像赌博一样给你的有交易、有利益的赌博。我深信共产党6月4号一定完蛋!

6月4号共产党完蛋了,病毒就没了,我们回中国,自由的进中国了,回到中国就啥都好了,过去的钱都还给你了,中国人就觉得都恨共产党,我们就是英雄,一样都不会发生。战友们一样都不会发生。!

你们千万别说爆料革命还有郭文贵给你做过什么承诺,那我告诉你一样都不会发生。

为什么?

如果不把共产党的极端人物70年所犯下的罪行,和这些盗取了老百姓的财富还给老百姓,这两样原因都会促使中国瞬间从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成为比共产党还坏的新中国。

那你像鸡腿潘呢,什么曾宏、庄烈宏、郭宝胜,这些人要是混上去,那中国完了,那比黑社会还烂。怎么办?最起码在大赦的时候,得让任何人他不能说藏着几万亿美元的钱,天天想着把你给弄死、新政府弄死。他把你弄死他才安全呢。就不能有任何的力量再跟任何的力量诞生,和跟第三方力量联合,有这种诱使他的原因。那就是不能给这种诱因,必须把钱查清楚

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有几个渠道、多个渠道,全面已经在做了一两年了。

中概股,中概股倒闭的时候就是国内经济倒塌的时候。经济倒塌的时候,很多人在外面的钱都是捂钱的时候。他捂钱的时候就是西方要去查他钱的时候。这时候我们的料“嘭”出来 了,有价值了。

我们说“这个钱在这,这个钱是偷取中国人的钱。盛京银行转出来的,这个钱北京银行转出来的,这个中国银行转出来的。这个是田国立的,这是田慧宇的,这是贯君的,这刘呈杰,这是孙力军的,孙力军他老婆的。这是王岐山的,这是高燕燕的,这是什么保险公司的康典的。”全查清楚了。

某某政治家常委的,“哔哔哔哔”全都出来了,几万亿美元呢。西方人绝不敢给你吞掉,绝对会还给中国人民。这才是大事,没这个钱了,你觉得他们,共产党这人没钱了它也就没作腾的了,中国的新政府才能安全。

另外一个,一些极端分子类似于Inty这号人,趁机造反,制造矛盾,要种族大屠杀。那你没有一个稳定的力量能行吗?国际上的稳定力量和国内的稳定力量,我们战友是有很多人是要参与这个的。

我这大海上漂着这最先进的战舰。整个大海上就我这一艘战舰,几层的警卫保卫着。除了我的警卫船、保卫船,没有任何船只。干啥呢?干啥在这玩儿呢,啊?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有些事我们现在看,有些太浪费咱时间。那些小毛崽子们。我们上周不给说了吗,战友们。我说“庄烈宏、Inty,我给你星期五11点钟。”给你说清楚,11点01分我就给你诉了。你看我告的人,哪一个不是哭爹喊娘。在美国这是法律,不是在中国似的买通几个警察,找几个小黑社会混混打他一顿,把他抓起来。那太low了,那就是我反对的,我们也不希望那样,就让他自己在法律面前公平公正的对待。

你看庄烈宏横的,还吹牛呢,到法庭,法官不管你什么情绪不情绪。管你什么狗熊、什么乌坎英雄啊,不管你狗熊什么英雄,狗熊英雄的。

你的护照怎么来的?

政庇怎么来的?Inty全家都是政庇,你家是不是党员?

Inty你家写党员了吗?

鸡腿潘在澳大利亚拿了护照了,澳大利亚现在是绝对要查所有的非法拿护照的。包括鸡腿潘他老婆,她怎么先、他后去的,鸡腿潘他老婆过去跟他闹离婚咋回事,是吧?怎么给他戴绿帽子了,后来俩口子又怎么回来的,对吧?

Inty你的拿着枪团队,你不说清楚?涉恐?

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就那两张视频,就他那个骂人的战友,已经决定他百分之百不可能拿到政庇,不可能拿到美国护照,绝不可能,绝不可能!

庄烈宏这个,就他给香港的一件事,结束了。

战友们,所以我说战友们你们一定要动。你看我今天法院,我第一次Sara给发出去了。我们把这事发到纽约地方法院,结果地方法院的人跟我们联络:“你不要到我们法院,这事太大了,这不是小事”。地方法院现在已经不受理案子了。去看看去,案子不受理了,完全不受理。纽约法院是关了的,我告诉大家。说“但是,你这个案子我们现在不受理,但是是很大,涉及到恐怖主义,涉及到香港民主运动。我建议你们去联邦法院,我给你联络好了”。

这是11点55分给我们说的,哎不是10点55分,我让你们赶快去联邦法院。结果我就发错了,我把那个没有案件编号的发给了Sara。Sara11点01分出去,这是今天早晨发的,9点多钟到10点钟,我都忘了。11点10分,联邦法院给了案件号,立案了,给你们看一看啊。后来我给Sara发信息,我说Sara你不要推,你这个没有案件号。你一推出去,什么韦石啊,痔疮党、夏夜娘啊、郭宝胜啊,还有那高边尘、黄河边呐,这个小太监、这帮孙子都是会出来骂 “没有案件号,又造假呢!” 然后你再把这案件号推出去。她说“我已经推出去了。”这Sara干得很快,推就推了吧。

你想想这案子多大?联邦法院主动接受,主动接受。地方法院直接推给了联邦法院,这个涉及恐怖主义、涉及到香港民主运动,庄烈宏把人家给弄监狱去啦。我们香港的律师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跟所有人都在联系,让他们出具文字证明给美国政府,被抓起来以后到底因为啥。过两天我们人还得找路德去作证呢。

所以说战友们你们想想,这些事都是扎扎实实你要行动的。咱干这事,从来这华人在海外就没干过。每天我们所有的口罩、手套、消毒液,我们买的时候分了三家公司:法治社会、法治基金,还有纽约金泉,下边注明的全买来是作公益用品。我全家使用口罩,现在我全家使用不超过100个。我买的那么多 ,我们国内、香港捐出去的,我可以告诉大家,绝对今天我给大家说的,我们有文字有说明的,绝对不少于5000万个。我今天可以吹牛的说,我今天可以大胆的说,个人捐口罩我们是第一的。我光给香港,给中东,给亚洲,给国内的最起码超过5000万个。我们买所有的东西,都是盒子上打好法治社会、法治基金的,而且咱又不卖。

就这帮王八蛋、欺民贼竟然说要去举报查封这些口罩和消毒液。他有一点良知、有一点常识?Inty、鸡腿潘、还有庄烈宏,还有那一帮子烂人。这是公益用品,我们又不卖,一个口罩可能救一个家庭。就这帮人坏到这种程度,天理何在啊!咱没喝过他们这些任何人一口水,没吃过他一口饭,给了他们的是钱,给了他们是名誉,给了他们是未来。

谁知道曾宏这个王八蛋,这个太监是什么东西啊?都知道是个骗子、三姓家奴。

庄烈宏在地下室住着,一天他开个Uber,他天天到处瞎去蹭去,打着乌坎村去骗去。

那Inty你说搞一个500块钱的麦克风都要搞众筹,打着爆料革命旗号,结果要把中国人给灭了。

你说这鸡腿潘,你说他本来所有东西连个鸡腿,他都要报销,结果把郭战服拿走几百件,他在那块儿晾着。这个王八蛋,这个什么坏,这人咋能坏到这种程度?

你看看这些坏人你那都接受不了,我请问大家,曹长青老师说错了吗,14亿中国人就那几个坏人吗?14亿人难道就这几个坏人吗?不是的,肯定不是。中国就一个孙力军呢?就一个孟建柱?就一个王岐山?就一个高燕燕?就一个贯君?一个刘呈杰?一个吴征?一个杨澜?那不是那么回事儿啊,战友们。

你看最近对我们爆料革命的这个攻击,你看最近在Twitter上、在YouTube上,你可以看得出来,所有骂郭文贵“郭骗子”、“郭教主”,还有什么“红衣教”啊什么教,还有什么教主,就是一件事,毁掉你郭文贵的信誉。

大毁GTV、毁G-News,然后大毁路德、“路安谈”、“路江谈”、“路瑞谈”,大毁Sara,挑拨离间。所有他们造谣的和要毁的,就是他们在乎的。

我从2017年就说:凡是共产党它骂的,都是最好的、都是最真的;凡是它夸的,一定是假的、最坏的。这点大家没有任何异议吧?我们人类为此付出去这么多代价。但是你看到最近这个新注册的账号,用着很委婉的名字。老骂娘、骂大街不管用,你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五毛”。它现在用这种“郭教主”啊、“郭骗子”啊、“G-News就没人看呐”。

这G-News真的是,我说Sara是G-News之母,绝对是G-News她娘,我是G-News的舅舅,就这么简单。人家老江是天天说话讲G-News。你看路德根本就不讲G-News,看不起G-news。安红偶尔提一提、勉强提一提,是吧?只有老江。所以说我现在跟他们几个说了,我说: “发股份的时候第一个就是老江,Sara的股份我就替她拿了,路德就靠边站吧,没你的事儿啊,你只能在那咬着牙馋去吧,给安红给点、少一点吧。”

所以说G-News是什么?在美国排名300名、在全世界20000名。全人类70亿人口,几个月的一个网站,还没开始App呢,在美国300多名。你告诉我谁能做到?300多名,那是网络信息吧?(此处郭先生信息有误)

Inty是搞写什么源代码的,这王八蛋他竟然能说什么 “几千块钱能成就的一个,几百块钱成就了GTV。” 这有多坏?我们GTV的工作小组成员早晚一天会亮相,这些人都是无名的英雄。这些孩子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他们的老板接着这单生意,他一分钱也没赚,我相信他都是赔钱,创造了这个唯一。

世界上还有这样说话、瞪着眼说瞎话的?他明明就是一座山,你非说 “啊,这是一堆狗屎”;他明明是个大海,你说“这就是一洗脸盆”。你撒这种谎干什么呢?就这个撒谎成性到什么程度呢?瞪眼撒谎!简直我看这些数啊,就是撒谎到了完全颠倒黑白,脸不红心不跳,就这还有人看。

但是我们从这看到,我说GTV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信仰、理想、财富、放在一起的一个正道主义媒体。冒多大的风险?多少战友冒着风险啊?多少人付出了自由、鲜血、家人的安全的代价?GTV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的。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在这个时候,我们要看到为什么共产党那么疯狂?你看那些一系列的Twitter的头像和那种现在改变了战略、(玩的)更高了、不骂大街了。因为他们在乎爆料革命,他害怕爆料革命,他害怕我们的战友们,他害怕我们的班农先生和美国和我们一起灭共的战友。

我们灭共的战友,你们知道了十几个,数数手指头。我在这两三年告诉大家,美国我们真正的战友、在背后的,是绝对超出大家想象的。而且真正付出最多的,就是在国内的战友、潜伏的战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得对的起良知、良心,否则我们能三年来天天直播?直播视频一两千次,我们能活到今天吗?

我们所有爆料革命的战友,特别是咱们“路德访谈”讲过多少事?他能指出一样是说假的吗?竟然他们把我们(视频)编辑,如果大家相信了编辑的视频,那你就活该上当。

那说明你太无知。编辑语音,我没事想听听编辑的我和王雁平的那个所谓的语音。我相信她的老公可能都相信了,要不怎么能和她离婚?但是我知道那不是真的。谁相信谁上当,那是你活该。

现在看那个“郭三秒”视频、“郭三邪”视频、还有那个叫宋什么的、那个中央电视台认罪的视频,假贯君、假刘呈杰、假孙瑶的视频成为人类上最大的笑话。现在还是,竟然还有人瞪眼说这种瞎话,这瞎话也有人说。

香港,孩子在流血,天天被抓。前天晚上我跟香港的几个小朋友视频的时候,我觉得我这人跟人家比,我真的是啥也不是。我真的是跟他们视频的时候,就感受到人家的那种无畏、人家的无我、无私,真的他(香港)就应该成为中国的耶路撒冷。我见了太多我们爆料革命的丑陋的一面,你们看到的都是很少的一部分。战友们,任何人你去想想。这鸡腿潘啊、庄烈宏啊、郭宝胜,这一个个的背叛。多少钱给了多少人,最后都这样对待我们,谁的心里能受得了?

但是我在人家香港人身上,看到了完全相反的一面。香港人不愿意跟大陆人在一起,是真有道理呀!就人家那个感恩,一再说“郭先生,我们太感谢你了。郭叔uncle Miles,我们太感谢你了。” 发自内心,没有一个人出卖过我。好几个人被抓过两进宫了,回来还上街。进去以后也打他、也骂他,让他说跟我有没有关系。都“没有,没有”,都是这样。你看看我们这些,你看看这些战友中出来的混账,到了什么程度?人神共愤!

你砸郭就算了吧,你反爆料革命,是不是?恩将仇报,你别出卖人家香港人呐!把人家香港无辜的人给送进了监狱,还把人家定为,一个定为是叫香港“小混混”,这是鸡腿潘(干的),庄烈宏竟然把人家定为叫“暴动”。你说这世界还有这么疯狂的吗?你配提人家名字吗?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说现在全世界面对着这共产的病毒。分分钟都死人,全世界都面临着威胁。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不遥远,离死亡就是一个门的距离,就是下一个动作还是下下一个动作的问题。现在还有人在梦想着、心里头以为,共产党还能持续活下去,还能持续在中国待下去。这种愚蠢、这种愚昧,我用恨、我用什么都不能说!

人类上从没有过来自一个地方这么大的危险,从来没有!100个希特勒也不会给人类带来这威胁,这是直接到了千家万户、每个人。

南美的大街上烧尸体,非洲的尸体是扔的到处都是。你只是很多没看见,我是从来不往外推这些东西。香港大街上那孩子天天在流血,被强奸、被轮奸。一死一家一家的,已经是八千多人的死亡、非正常死亡。你说那还是正常死亡吗?山上的无名塚已经半个山头了。武汉死人几千人?现在大家说三十万、五十万、七十万人。几十万人呐,还是几百万人。那你说不管是几百万、几十万、几万人、多少人,一个家就被毁了。

现在让这些人全部回厂家工作,但是他两会不开。昨天车是到北京,听说是准备两会去了,看着军队的车,叫维护两会安保、提前进场。4月16号,他也怕炸呀!他怕死人呐!他怕那个青烟袅袅在人民大会堂、在中南坑发生。我以为今天、就是昨天就青烟袅袅了,4月3号一定了,因为他们要去种树。结果人家树种完了,还拍了照片回去了,青烟袅袅不了了。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这等了、我很激动啊!是吧!我也做了个梦,梦见有人去植树了,结果“嘣”青烟袅袅了,我梦见的啊!我这是三月份就梦见了,结果是这个梦不灵。看来梦是相反的,人家植完树就回去了,青烟没袅袅。看来那不锈钢的那个火葬炉还真得等等。天呐!这火老在五台山烧,你说这去北京吧!是吧!烧死中南坑那些混账们,把中国人、好人都留下。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在这里要给大家要说什么呢!爆料革命谁也不欠谁的,你们千万别在这里说,我们啥也没做到。没做到正常。没做到正常,做到是奇迹。这有什么疑问吗?我又不是给你签合同了,我又不给你拿钱了。是吧!

GTV不好,那你别用,用他干啥!用YouTube去,是吧!盖特不好,你用推特。对吧!郭文贵是骗子,别理他,不行骂他、噘他。

爆料革命4月1号没袅袅,6月4号还有共产党。骗子、郭文贵是骗子,爆料革命是骗子,骗子就完了,别理他,告他去。多好啊,是吧!

在乎这个词,它是相反的,它是两层意义。一个你爱的人你在乎他。一个是你恨的人你在乎他,你在乎他,光让他变坏。爱的人,你让他变好。但是佛家要讲的,这就叫执着。你只要有这个执着,你都是很low 的,六行之中,很low 的,得破了这个执着。

我本身就没有欲望。干好事,这是我的本能,这是我积德,我愿意。干坏事,是我不行,我不干坏事。我没有恨,我只有爱,我只有爱的在乎。我在乎中国的同胞、老百姓,少点人上当,少点人被强奸,少点人死亡。

对待这些坏人,我一点都不在乎。有本事你骂,你要不骂三年,你是孙子,你是王八蛋。你天天骂,你也有老婆、你有女儿,你有爹娘,你骂的越多,你家的报应越多。我深信不疑的——现实报。

香港、国内共产党,现在整个国内的经济,这不是报应嘛!瑞幸咖啡一夜之间完了,现在又是zoom。美国盯上zoom了,这zoom是我山东老乡、山东老乡,抖音、抖音、中概股走着看。

千万记住,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可以猖狂一时,你不可能猖狂一世。我到现在还没见那个人猖狂一世的。周永康有句很名言的话,说我们是搞政法的,我们知道政法是干啥的,那天不要是政法搞了我们呐!最起码我们的孩子也不能被政法搞了啊!最后他被政法搞了,搞了一辈子政法,被政法搞了,这是周永康。

他的秘书刚子,那在北京多有名,刚哥一出现就是周永康啊!是吧,那多牛啊!当时我们政泉一个官司,说这个刚哥出场、五千万,先拿张支票。然后我们的律师给我说,中国律师绝大多数都是皮条客。我说多少?五千万。我说“刚哥要的钱是吧?”我说“对不起,没这个钱,不会给他支票而且我还要赢。”

他说“你不要搞错了,这是保利——邓楠的老公,邓家的军火。你这……”多能的人,说了一堆的名字,很吓人。捎话了“郭文贵,别给你脸不要脸。我们不但有钱,我们还有枪,不要让我们动枪。”吓唬谁呢?

然后呢,当时喊号“郭文贵,到广州开会”,我去广州保利山庄。哇塞,保利山庄菜可好吃了。一桌子人,装甲兵的、三部的、二部的、总参的、保卫部的,然后看后面军纪委的、中纪委的、广州纪委的、公安局的一圈。我一进去,人都坐那了。人家对我还真不错,我爱吃保利山庄的卤水、卤水鹅头、卤水鹅翅、卤水鹅拼盘,给我整。

“唉!老郭来了,坐坐坐,这个给你准备的卤水。”我坐了,一开始没一个人给我介绍这是谁。然后我就、我坐那,我就吃,我说那我就先吃了啊!打开吃。人家聊、聊中央领导这事、什么那事,人家就视我不在啊!我也不吱声,我就吃。

你想那个、那个保利山庄在广州,你们查一查,那大厅十几米高,“咣叽”那大圆桌,屋子里边坐几十个人,圆桌巨大。那种气势,共产党追求的那种、反正拿个大吓人呗!然后呢,这个都吃差不多,反正好吃的差不多了。我自己喝,我对谁也不敬,他们也不给我敬。

这中间有个叫王旭的,大家你知道那个王旭是保利的副老总,后来当老总,装甲兵司令的儿子,生化、防化部队、防化部队的、防化部队的啊!防化的、防生化的。唉,老郭,我给你说这是谁呀!啪啪啪都念一遍,老郭今天吃的不错,喝的不错啊!我说是,我没吃过饭,没喝过酒。我说酒也好喝,饭也好吃,谢了。

“唉!说点正事吧!跟保利的事怎么着啊!还没人干过保利呢!保利还没遇到过对手啊!你挑战保利就是挑战人民解放军呐!你就是跟党作对呀!你胆子不小啊!还敢来广州。”哇塞!就共产党那个流氓嘴脸,那种傲慢,就以为共产党是他家的。

还说、对了、对了,这中间有一个女的,这个不是宋广菊,宋广菊是那里面老总,这个女的也是当兵的,三部出来的,很横、特别横。另外一个女的叫啥了?我忘了,三部出来的,从里边出来还趴我耳朵说句话,“我跟你谁谁谁是很认识,今天晚上你得小心。”总是女士救我,所以我对女士比较友好。

但是这个人说完以后,我说现在都吃完了也喝差不多了,我说该我说了,我说“说之前,我先喝杯酒壮壮胆。谁愿意跟我喝这一杯,咱们就一起喝一杯,就算集体敬了,先喝为净。”我说“我们山东人,我先喝三杯。”我们山东人喝酒是敬你之前我先喝三杯——我们老家。我拿起了酒,我记得非常清楚,小瓶茅台,2.5两的还是3两的茅台我忘了,小瓶茅台,特别珍稀的酒。我说“这酒我可以喝了吧?”拿过来一瓶,“哗”一瓶,都楞了。我说“再来一瓶”,两瓶、三瓶,喝完颈呛也是哽哽的。我说“我已经喝完为敬了。你们喝不喝,再看你们的了。”

大家都在那看,“老郭你有啥事,你说,你说吧”。我当时我说,“我今天借着酒劲说点心里话,这都是老前辈。

我说,你们这帮人啊,都是你孬种,都怕死。什么三部的政委、什么装甲部队的司令,你吓唬谁呢?你要是想弄死郭文贵,你就不用给我摆这个场面,我一进门你就把我弄死、你把我活埋不就完了吗?你敢吗?!你敢你就不坐在这儿了。你们刚才不是讲自卫还击战吗?讲自卫还击战的时候,什么这子弹,那死多少人。我说你不是活着回来了吗?你活着回来就是逃兵。”

我说,“单对单的打仗,你哪个都不行。你们要一起上,那我肯定是不行。但要比看谁不怕死。你们都是孬种。跟我吹啥吹呀?你代表什么国家?你代表什么人民解放军?你给老子投资的钱,你拿你赚的钱。你凭什么要把股权全吞了呀?”

其中宋广菊说,“告诉你,郭文贵,你别撒野。你撒野,今天这屋你出不去。没人敢挑战保利,你别在这块给你脸不要脸。”当场我就把他骂的狗血喷头,我骂得特别难听。他一声都不吭,到一边去了。吹什么牛呢,你有啥吹的呀?刘平老总,叫刘平。都是一帮吹牛的主,都是小胆鬼。李滨海这个人不错,老总,刘平人也不错,宋广菊人也不错。就那几个货,高干子弟、什么军家子弟。

我当时我就告诉他们,你不信你就试试。我这次就要打破你这个规矩。只要我活着,我就要把你保利干趴下。你一定会输,我说不信走着瞧,我说我可以走吧?不想弄死我吧?不弄死我,我走了。我那个时候就是租的私人飞机。不是自己的,租的。到机场,飞回北京。

保利和中信银行是一家人。结果下一周,中信银行就在完全没通知我的情况下,把我们帐上八个亿现金转给了保利。当时保利是政泉股东。“哇塞”这牛到啥程度?我哪天再讲这个细节,很多人想知道这个细节。我的人——法警,我们找了法警,我跟法院报案,这是合法的。法警戴着冲锋枪到了中信银行把所有人全抓了,把钱强行划回政泉账户,保利傻眼了。

我给他们大老板打电话,我说“你不是说保利从来没有干趴下过吗?你不是代表解放军、代表中国吗?你咋不对法警开枪啊?你把法警给弄出去啊?你别把钱给划回来呀。”大家都知道这段吧,法院都有案子可以去查,这都是公开的信息啊。我当时就告诉他们老板,我说“你信不信,你要是能开出坦克,我就能拿出导弹出来,你不信咱就试试。”

后来再一次在保利北京大楼跟他们见面的时候,客气了。相当客气:“你是个天才呀,胆子还大,人还有才,还长得帅,我得跟你学习呀,什么…..”。咱非常谦虚。但是我说实话,保利里边刘平、李滨海和宋广菊绝对是天才,共产党里边不都是坏人,他们还有好人。后来又干了三仗,他全输,比这惨烈。

所以兄弟姐妹们,这些经历,我想跟大家分享什么呢。当你坚定的你是对的,你知道你裤腰带里有多少钱,你权力有多重,你就会赢。

就像这庄烈宏、Inty吹狼蛋,联邦法院。这个案子到了法院的时候,任何一个常人,在美国、在西方永远记住:当案子到了法院的时候,你的对手,告你的人和你被告的被告来讲,你千万要忘了一个原则。到现在我都没有说,郭宝胜那个案子审完以后我的感受。

这是当时大卫•波伊斯,就是干掉微软比尔•盖茨那个大卫•波伊斯。我告了他,他现在整个收手快要破产的那一个。他告诉我一句话。结果后来我把这个话说给他的时候,他说“Miles,你记忆太好了。”

他说:在美国在西方你要记住,当你把这个案子给立上的时候,你的敌人已经不是对方,你的敌人是你自己,是钱和站在法庭上那些陪审员。这跟对方已经没有多大关系。如果你跟对方还在较劲,你会输得很惨。

所以大卫•波伊斯告诉我说,“Miles,你绝对不要跟UBS在这打这个官司。”结果我说不行,我非得打。结果人家UBS案子没立上。人家大卫•波伊斯是对的。当然他那个XXX(不确定的英文名字)这个混蛋完全是疏忽,完全疏忽、瞎整,喝酒、酗毒。现在案子我们又立上了,过两天你们就知道好消息了。但是我郭文贵不放弃,两三年后郭文贵又给他整上了,过两天你们看好消息,天大的消息!

但是我在大卫•波伊斯那,我说:“我花钱请你,我就要学习美国最牛的律师到底是多牛,我就跟你学习。”结果他叫那个XXX合伙人的孩子把我们坑了一把,结果我把他告了。结果Schiller一下子完了。比尔盖茨老感谢我了,因为他最恨的就是他。我等于花了应该给他28万美元,最后给了他60万美元,多付了40万美元,让我学了学美国的法律。

我人生第一次作为原告坐被上庭,所以说那个经验对我太什么了。我去开庭的时候,我们的律师、我们的团队跟我开会,说:“郭先生,你这个人给人家太强势。再一个,法官一看你billionaire、 有钱,人家就对你没好感。”我说那咋办呢?提前诉讼战略吧。“上庭的时候你得示弱、你得很友好,得让法庭喜欢你。”好啦,那天我上去。

一开庭,老人家——法官来了。我很客气,开始装孙子吧,很客气。中间有翻译,人家找了个翻译,是个香港小伙子。他本来翻译一般,普通话也听不准,而且我们不熟。人家先说,说完我一直没说、也没喝水,很正经坐着听人家认真地说。就一张嗓子还哑了,“呃,呃”还要装着声音小,你看看那多微呀,为了装可爱,示弱,把自己一下子气势就没了。

所以我们的律师出来后说“郭先生,你今天所有的特色都没了。”但是我说“我特别开心,因为你让我一生中终于走上法庭了。”我在清风看守所都没走上法庭,都没判我。我说到这儿,我走上法庭了,挺好。我说“我的部署我已经感受到了”,他说“我给你打七十分”,我说“我给我打零分”,后来大家知道,“平趟”。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庭审,所以大家就平趟。我很多精彩没有出来呢?未来太多了,我都要说。

很多战友花了很多时间,我现在用什么感恩、感动的话说。反正我们这几个翻译组的人,过去翻译的人,GTV上市,G-Fashion 上市,我一定是第一要给大家。因为他太辛苦了,那些案子翻译那些东西太多了。比方那个小五,小五说。推特说给法治基金捐了七万美元。是啊,七万美元很多钱,咱很感谢人家小五啊。人家也说了,我为了翻译华盛顿那个Micheal,Woller那两个骗子,弄得眼前飘小毛星。这是绝对的,我很感激小五,我在感情上是很欠他的。

所以我告诉战友们,你谁也不能砸小五,也不能砸穆桂英。因为他没有砸文贵,他没有砸爆料革命。他有点抱怨。我太太我老婆天天跟我抱怨,是不是?

我头两天跟我太太生气了,跟你说实话,我一天都不理她。原因就是很简单,我就是要出去开会到对面去。人家都到对面了农场,这是我的农场,那是人家农场,中间我们就隔了一条路,人家在家呆了一二十天了。我要过去,我说我全副武装,我太太说你绝对不能去,什么保镖你也不能相信,保镖保不了病毒,我说我这面子,信用啊,我得去啊。这关于我的爆料革命很重要。不行,你爆料革命我不管,你不能去。哎呀把我气的,这一气,我老婆跟我急了,坐在那我老婆掉眼泪了。说文贵我啥时候说过你这个,这是关于我们全家的生命,关系到你的生命,你要问问你战友他会让你去吗,你战友绝对不让你去。你太感情用事了,他说二十天,什么十五天,你怎么能去呐,不负责任。

然后说你知道我很难受,我太太说出心里话了啊。你说你天天在那块儿一直播,我都紧张,咱国内的家人啥样你知道吗,你也不知道,是吧!员工啥样你知道吗你也不知道。你天天对着个摄像机在那块儿喊,现在这病毒都来咱家门口了,你还跑对面去,你太自私了,就有你的爆料革命,

哎呀!你说这说的我呀难受!还掉眼泪了。我这一天难受,老婆都跟你这样,三十四年的夫妻了还抱怨。后来想想人家说的也对,是吧!我就没去,当然我很不开心,当时又摔盆子又打碗的,搞的气氛很紧张。

所以你说人家小五说这个话也没啥,你砸人家小五干嘛,人家也没说瞎话,不像那鸡腿潘、庄烈宏、Inty,他瞪眼儿撒谎。小五说的是实话呀,翻译、放字幕一个案子把自己放的飞蚊症了,这句话我记住了。他的七万美金我到不在乎七百万美金我也不在乎说实话,你捐法治基金是你的事,我感谢你!中国人民感谢你!那是你自愿的。但是你不能威胁我说我没有感谢你捐法治基金,我感谢你做了翻译。这个是我这终生感激的!多少战友翻译的案子啊是吧。

所以仲裁案子过完以后,我这一下子我就跟律师开始学了,诉前战略、诉中战略、诉后战略、上庭战略叭叭叭!全来了。大家就看到哦!这几次开庭。

大家没有注意到我们很大的过程中PAG(太盟投资)的案子在这个纽约开庭解说,就是熊宪民这个孙子去那一天,那个是我们是大赢啊。他三次上庭是要把Sherry(18楼公寓)给封掉的,最后没有答应他。那就是我第二次上庭,就在那个David Boies(美国律师)这个事上,让我学到了上庭的概念。

这就是说,你要干啥事,你必须得走心,你必须得有决心。

UBS案子我们现在在David Boies我们花了几万美金没弄成,还又花两百万美元,现在马上弄成。你们会看到大事儿发生啊。

我今天我跟所有的我们的同事开会,我说我们的现金,手里的现金,能够撑五年,就一分钱不进,能撑五年,绝对没有问题。

这五年是什么概念呢,飞机呀、船哪、房子啊、工资啊、律师费呀、还有几个基金的管理费呀,我们要付人家这些投资有些撤不回来了,现在你要付管理费的,还有这其它的公司,包括欧洲的公司、香港的公司我现在也在运行着,还付着钱呢。日本的,我这一年下来大概五亿美元,五亿美元。我大概我说再加上咱多点开支,我说这个今年这个共产党的灭共,花的会比较多,咱今年要打上十亿美元,我撑五年没问题。但是钱得紧着花,得小心,这一张口就几百万没了,一张口就一个案子就几百万美元就没了啊,随便你搞一个项目就几千万就没了,你找一个lobbying(游说)公关公司就两三百万美元,非常容易。随便这个lobbying公司一花就一两千万美元,这是很容易花的事儿,这个事啊,你就不要说别的未来大家都会知道的啊。

所以说我再撑五年,这五年咱一分钱也不挣的情况下干五年,那共产党肯定没了,然后新中国的合法的,中国拥有法治和信仰自由的新政府也会诞生。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更多的钱。

所以我给所有人开完会我说,包括给我家人给我孩子我都说了,你们的钱现在啊每年都给你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多了没有。第一次我人生开会,让家人让还有很多人这个钱,全部要给他收回来。包括我在海外的家人,每个月都有个两万美元的这个工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有。我今年全给砍了一半。

然后我告诉他们,我们的大船快要来了,大船要来了大船你不能去什么呀,你想想那么贵,咱这个船一年三百万美元的管理费,三百六十万吧,就最多三百六十万。也就是一天一万美元吧成本,你用不用都是一万美元,但是它的大船来是多少钱你知道吧战友们,四千万美元,一天十几万美元,那个船用不用,一天十几万。一年就四千多万,这是最少的。那大船,你得接呀,你花了那么多钱,你不接能行吗是吧。所以这个船本来还想留着,我说咱得卖了它,咱把大船来了跟小船儿搁在一起,让战友们看看大船跟小船的差距,看一看咱就把它卖了。所以说我们在卖,这卖的消息还被共产党知道了啊,灭爆小组到处去威胁买我船的人,你不能买他的船,共产党就是我发现就是他们愚蠢到了那种简直是真是没法形容的程度。

另外,另外一个波音飞机也是要到,大家会看到啊这个波音飞机啊,就在这个对面一个机库里停着。新飞机到,新的BBG大的。所以我那个GLOBO我也要卖掉,大家会看到我座什么样的BBG啊。这你想想这一年下去,这轻轻松松啊就是六七亿美元了,六七亿美元,所以说不赚点钱还真不行,咱还真得赚点钱。你说我现在都是借的钱啊,全部都借钱。五年花钱都是借钱。

所以说那个有一个我的合作人,合作人说哎Miles今年你向我借三亿,明年你不会加个零吧?我说不会绝对不会,别把你吓那样。这几天他也出事了,我看他的公司也够惨的。说Miles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啊,我这公司弄不好也完了。给波音的订单砍了一半他的公司,砍了一半。给空客的订单也砍了一半。

(看留言:哎呀!纽约每八分钟死亡一个人,天哪!天哪!天保佑纽约吧!)

所以说战友们,我给大家说这个你看我在爆料革命这个事上我这计划的,法律费用放在那儿,就是不管如何,都有付律师费。第二,公司和员工的工资,保险,运行费用全放在那儿,都得有,这是必须的。第三个,必须要有一块儿钱搁在那儿,准备应突发事件。另外一个超出这个钱了还能借点钱回来,还有一个,万一遇到更大的事儿的时候,咱还得有一个诺亚方舟,自己的雅典娜计划,也得有。

所以说爆料革命没那么简单哪兄弟姐妹们,那不准备好这三年怎么能过得来呀。

有人竟然说我在香港我从来不看他王八蛋视频的,竟然有战友发给我说,说我要做香港金融股市,他的脑子进狗屎了,我郭文贵任何一分钱在香港,警察都给我扣了,我的房子给查封,股票查封,银行现金查封,我合伙人的基金都查封,这是为什么几百亿在那儿,我傻到到香港去,我去投它啥去?我投资香港恒生我也在美国投,我到香港投啥去。这帮愚蠢的东西!这种垃圾你知道吧,就瞪眼撒谎到无底限、无知、愚蠢!

像Inty说搞一个GTV几百美金、几千美金一样,G-News就几个人看你说这种撒谎。庄烈宏你懂啥叫基金吗?你摸过上沓的钱吗?你到美国来见的最大的钱就是借我的钱。我怎么可能!我向天发誓我要有一分钱投香港和间接直接的我参与这个,不得好死!

我绝对要告诉大家负责任,郭文贵从爆料革命的任何一分钱任何一分钱都是公开的!所以说这种常识他都不懂,有多可怕。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给大家说这些的时候,想想我们要在GTV、G-News 我们要投多少钱。我正在准备两个要并购,并购到GTV名下的美国公司。我要把因为他现在是真缺钱了,我原来是他的小股东,我们基金。他也支持了我们三年爆料革命我不能说,大家我相信你们都会明白的。他这公司现在一年两亿多美元的纯现金营业,但是这个病毒一下来,一下子砍一半儿,我觉得他下来还得砍。所以说我原来他要的贵,要这个我买他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他要我五亿美元现金。现在我给他我说两亿美元现金,我要百分之七十的股权。我要把那个跟咱GTV一合并那是很重要的。

GTV一定要在美国在纽约有一个强大的团队的是吧,运行、服务团队。我们现在帮我们写GTV的这个团队是我们的服务未来长期的合作的,为我们服务的这个团队。我们自己一定有一个客服,还有一个更新技术。

接下来,GTV真的连开始都没有,你马上面对着AI, 新的技术的一些更新,5G在美国全面铺开,然后Space,Special X(马斯克公司的星链卫星)人家在天空的WI-FI开始。还有一些,现在以色列已经开采出来的新的一种技术,就叫做网络上的这个金融平台,我们都想给它加进来。

G-News一定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门户网站谁都挡不住这个趋势。 GTV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信仰、理想、正义还能发财的唯一的一个平台,没有人敢这么说,只有我们能做到!

你想想一个Zoom,就这一个疫情赚了40亿美元,看到了吗美国报道。40亿美元一个Zoom,Zoom就是我山东老乡在思科工作的,把思科的会议系统偷回去了,复制的。共产党然后给他背后支持的。几十亿美元拿过去,几个人啊。Zoom现在就在这些天,就干了40亿美元利润,是吧。它有啥赢利点哪?

咱们的盈利点咱有盖特、咱有视频是不是、咱有社交、咱马上语音都上来了还,盖特的语音都上,很多呢往下来,咱现在关键要把它稳定了。G-News肯定是最大的这个门户网站,不用讲毋庸置疑的。所以说G-Fashion更不用说了,肯定会成为时尚界最大的航空母舰,一定会的。所有我这些牌子这些衣服统统的都会有,一步一步来吧,我们刚上市的时候不要大品牌都是潮牌,从潮牌开始起,大牌一个个来。

所以说我们的革命,不仅要查共产党的黑钱,我们还要赚干干净净的钱。我们不仅让中国人拥有一个没有共产党的合法的、民选的、一人一票的中国的,能让中国人拥有法治、信仰自由的政府;我们还能给这个政府提供财富,我们还能给这个政府提供人才,我们还能给政府提供资源。

就一样我们啥也不要,中国人就是有法治,中国人有信仰自由,就让中国人过上不是猪狗的日子,自己的家人不再被强奸,不再在恐惧中生存。

所以我们要挣干干净净的钱,打造一个媒体上的真正的监督平台,监督着中国真正的下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政府,真正的和世界文明国家对接。

在这个过程当中,个人的付出、荣辱,几个小苍蝇很正常。你看我这儿船在大海上,这么冷的天,有时候飞一苍蝇过来,反而让你觉得很有趣。大海那么冷,还有苍蝇飞到船上来,嗡嗡叫几声,你都不舍得拍死它,因为有了它,让我感觉挺好玩儿的啊,这是无法回避的,这是自然现象。

只有这些人有多坏,才能证明我们多阳光,多高尚。只有这些人出来以后,才能验证我们爆料革命到底是唯真不破还是唯假不破。这些人会证明给全世界,爆料革命、G-News 、GTV, 我们的战友到底是无我、无私、无利的追求信仰和理想的拯救全中国的爆料革命,还是自私自利的一心一意去谋私利的。还有一帮大头症的人,啊咱不是是吧。 这就是要他们的疯狂和愚蠢和无知恰巧的证明了我们的伟大和高尚。

所以说今天2056了,我刚才我看了一下1900多人,现在2056啊,突破高峰了。我今天就是我不点击那个所有那些信息,我一点击马上崩溃,我深信不疑啊。所以说用时间长了,付出时间了你就会有收获。

哎呀!(船上工作人员过来,和船姐对话)

战友们你信不信,这闺女(指船姐)可以作证啊!我两天没吃一口饭了,打坐、打坐、打坐、打坐!今天早上6点起来打坐,两天了你看我这脸儿,清秀至极。

现在我这脸你看,看着皮肤多好,两天了没吃饭。吃了两根香蕉,吃了八九个枣。

纽约每八分钟死一个人,我的天哪!没法弄了,真的没法弄了,兄弟姐妹们。

(郭先生在看手机)视频会议软件Zoom 高管被查,紧急套现。记住,中概股倒霉的时候啊。被FBI调查,哈哈!哎呀!小明,你看到了吗?我下面这个信息只要一点,肯定断!这个信息里面就是藏鬼的东西啊!)

昨天我们这个GTV的创始人,工程师,我们的大师,利用我这个账号直播了一小时,嗓子冒烟,他才知道文贵直播不是那么容易的。战友们,你站这讲两个小时我听听,真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你心不在,什么都没有用的,心不在,你讲不了的。

这个现在这个视频啊(展示手机里很多大巴军车进北京视频),这个进北京的是维护两会准备的没什么了不起的啊,没什么大事儿啊。

还有一个大家注意了吗最近,净放假消息了,把那个当年那个天安门事件的事那个撞车的事儿给拿出来。最近,战友们一定要记住,这个推特和YouTube上是我们爆料革命初期没那么疯狂的,从来没有那么疯狂过,现在最最疯狂的时候。自从FBI因为我那个事情,刘彦平之后,美国一再告诉他们,如果你再敢黑客再在网络上,我就要办你们,不敢了!现在疯狂了,又跟那时候一样,假推特,然后这个打着爆料革命的名义,假信息,九层妖塔全面出来。现在到处许诺,什么曾宏啊、庄烈宏啊、鸡腿潘哪、天津大驴脸哪、郭宝胜啊、韦石啊你们都可以回国,只要砸郭都可以回国。都赶快回国吧。

Zoom倒了谁赢啊?咱赢咱占便宜。抖音没了谁赢啊?咱赢咱占便宜。中概股没了谁赢啊?咱赢咱占便宜。微信没了谁赢?咱又占便宜。互联网有了天空WI-FI了谁赢家?咱第一受益人。共产党没了谁是受益人,咱是第一受益人。我真的一分股权没有,你别听我胡说八道啊,战友们,我所有说的话都不能作为你投资的依据,千万不要因为我说这话你去投资,绝对我不承担这责任。我不是股东,但是我原来我给大家说过,我用人家钱了我答应给人家。我这回我给他们商量我说我必须要股权,我得要,我拿现金买我也得要,一块钱一股我必须要。

这个钱这个东西呀,战友们我哪天跟大家聊聊钱的事,哎呀!这有钱以后的麻烦和有钱以后怎么投资,我哪天真得跟大家聊聊。

战友们你去想想,你真有钱,我不说这话啊,别说漏了。比如说啊瞿水台现在有十亿美元,瞿水台说文贵呀我这钱给你了。你帮我投资吧,百分之十的回报。战友们现在你给我说说。给老江别给文贵了,老江比文贵长得帅是吧,老江年轻,老江才三十来岁是吧,给老江,老江我给你十亿美元,你帮我投资百分之十的回报。你说老江你告诉我他干啥?第一你怎么拿这个钱,如果你这十亿美元你没有个合法的渠道,你甭说十亿,一百万美元立马把你抓起来。绝对不可能!

战友们你现在你告诉我你自己想想你要有十亿美元,你把钱放哪,人家的要问你钱哪来的,借给我的、投资的。好,这一关已经把你难死了,钱放在这儿你往哪去投资,告诉我,股市?你凭啥就觉得你的股票就会赢啊?你给我找一样,基金?黄金?石油?期货?没有一样你敢下的。

我经历过几次这样,突然间账上你说几十亿美元,人家投资者给你干了一百亿美元现金在账上搁着。哇噻,你每天都愁得慌,这钱咋办呐,一开始是钱怎么来,后来是钱往哪去,真难呐!没有然后说买银行啊,我告诉你十有八九都折在投资上啊。这个投资钱比赚钱都难呐!

现在的这个反恐造成你花钱比挣钱还难呐。你花钱你想在哪想说我不纳税,那你绝对是自杀找死呢那是。你在任何地方你都得纳税,你过百万了你上十亿了,你想偷税那你想想都是死。你去纳税吧。行!你赚了百分之十,都叫你赢,你每次都对。妈祖给你做梦,佛祖给你做梦,穆罕穆德给你做梦,耶稣给你做梦,回回都让你压对,你比沃伦巴菲特还沃伦巴菲特,行吧。

我可告诉你啊钱挣回来,行了,瞿水台这十亿美元你给我百分之十吧,你挣多少钱啊,我挣了十亿美元,剩十亿美元,按照任何国家纳税,都收交五亿美元的税。任何国家,没低于五亿美元的,你怎么折腾都要交五亿美元,共产党就更多了,共产党交百分之六十多,法国就更不要脸了,七十五。谁干活我就纳闷了谁在那法国干活,七十五,意大利也这样。

就交五十,美国就是交完,企业税什么这税那税,五十,还剩五亿美元,你牛吧,给了老江十亿美元,老江就是全赌对了,佛祖也给他做梦,妈祖也做梦,王岐山也给他做梦,还有写纸条,赢了,赚了十亿美元,人类奇迹吧,五亿没了,还剩五亿。五亿瞿水台说我这一亿拿走,你还剩四亿是吧,剩了四亿了,这四亿你是算个人的你是算企业的,这个钱你要个人的你又的再纳一笔税,算企业的你就是在那儿搁着继续投资。

如果第二年,如果是佛祖、王岐山也不给你做梦了,江财神你啥结局知道吧?十亿你还得给瞿水台再给一亿。如果下一年你投错了十亿,不做梦了做错一个梦,或你白日发梦了,十亿美元全投没了,全赔没。这是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你都不知道这钱有多难呐拿到钱呐。

我在日本一个二十几年的银行账号,我们基金跟他合作,两个月以前,通过我们的家族信托律师,找到我,不电话、不Email,因为我也不用Email。面见,这事儿就公开说了,王雁平都不知道,我还当时躲开王雁平谁也不见,我是在哪见的面大家知道吗?在黄石公园。一堆保镖开着车,你们记得吗?我开着开蓬跑车照相,就那一天。甩开所有人,最后连保镖都要在门外边,我到酒店,那个酒店叫四季酒店。四季酒店是谁的老板,叫安邦,安邦给买了。安邦吴晓晖被抓了现在信托管理呢。

我在那会议室,我有三个会,跟秘密的大佬会议还挤过手,安全门,还有政府官员前什么情报部门,然后到那屋去跟人家律师开会。结果人家告诉我说,郭先生你这个账号你得关了,为什么?他说我们没有任何压力,没有任何人找我们,也没有共产党。就一个原因,原来开账户是给你面子,现在是你家族基金,你家族基金很多人都来不了了在日本。在国外的这些人呢,他说我们只能给你服务到此,过去的业务继续维持,以后的业务不再发生。然后呢,只有你郭文贵正式再回到这个签字名单我接受,不管你有多大政治风险我们都愿意,因为我们日本给你当时是给你打交道的,今天你变成别人了不行。我说我绝对不可能,一个美国的税收,第二个我说这确实我不是受益人了,我也不能在这儿,我说那你就把它取消了吧。全部取消,取消的结果是啥战友们,钱去哪儿。找遍全美国银行说,从这个基金里要拿出来二十亿美元汇给,哎哟哟哟!你可千万别来,不可能。费了多大劲才转出几亿美元出来,有些钱是度死状态。开玩笑呢战友们。

就你真有钱了你咋放,你咋花,你咋投资。你看江财神说话容易着呢,给他十亿美元让他投投试试,吓得睡不着觉了,他就不是蹭爱马仕皮子了, 他得拿爱马仕上吊去我跟你说。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是为什么战友们做什么事情你老想着到那儿去到那儿去啊,就像旅游的时候,哎呀你看照片一看视频,哎呀太美好了,哎呀收拾买东西吧啦吧啦去了。订酒店,你站在那儿的时候不过如此。还有一个,还有些东西是你意想不到的,哎呦!跟你想像完全不一样,甚至是台风。

这是为什么人生啊他是很多事情你要闹明白的一个道理,就是任何事情他都有挑战,任何事情他都有风险,任何事情他都有变数,唯一不变的就是你的内心世界,这叫定力。不要把这个执着变成了你的负担,不要把这个执着变成了你所谓的不切合实际的美好幻想。可以有理想,用王岐山的话说不要理想化,而且不要把一切都寄托于这个理想上,关键是你要有能力,你有坚定的信心去实现这个理想。

这就像我们现在我做的每件事情,所有身边的人觉得我是疯子,你为啥那么辛苦冒这种风险,到现在说实在话我,甭说战友们的家人不了解,我相信很多战友家人不了解。我家人,我家我太太、我儿子、我女儿四个人,仨人是不敢碰这个爆料革命的,不参与爆料革命的,也不看我视频的。四个人,我几乎是零分了吧要投票我就输了,我们家要投票的话那我就没有机会了,4:1啊。然后剩下国内我的家人都已经被吓破胆儿了。

大家你们想过没有我在美国这几年了,我从没有一个家人来看过我,没有一个家人来看过我,为什么?一开始是被边控,全是被边控的,全家被边控,但是在去年都解除了边控家人,没关的啊,不是全部,大部分吧,都不敢来,这第二个原因。第三个是我也不让他们来,我也从来不叫他们来,你不觉得这很惨烈吗?

我们家的家里边伙着钱伙着吃,一个大家族,是可能中国很少的这么一个上百口子的家人,财务统一、饭统一、衣服都统一,而且在家里边除了我父母我基本上就是啥都做决定的人,这么多年不见,我们家多亲呐,没一个人来看我,很残酷啊,我有时候也挺伤心。

我真想这些孩子想这些家人,但是我不能告诉他们我想他们,这家人也不敢来,家人真跟郭文贵不一样,不是郭文贵的家人跟郭文贵一样,他们是真不敢来,没这个种。

第三个我也不让他们来,不让他们受这个瓜落儿,我的六哥在大连监狱关着,我五哥在新疆关着,从来没有通过一次话跟我家人和嫂子,人家我六嫂我五嫂说的最清楚的一句话,我六嫂子说我五嫂子说,你要是对这个家好,就永远不要给我们打电话,你说我还害他们吗?一个电话也不打。

所以说战友们这种情况下,我的同事,我多少同事啊,那都能旅游啊,都到美国旅游都到了洛杉矶了也没来纽约来看我,人家害怕,人家没离开这家公司已经给你郭文贵面子了,是吧!郭文贵也给对员工好的也是天下没有老板了,还发工资,发那么好工资,公司还正常运转。我从不要求一个人来看我,从来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我们是最最讲情理并重的公司,到了郭文贵这儿我给出的全是情,还过来的全是理,甚至是没道理,你躲在被窝里边哭一万次你也解决不了问题。

有时候想想心也咯噔一下子,但是这就是我的选择,我要的就是要灭共,我已经不能选择儿女情长了,我也不可能再有我自己,我也不可能再说跟家人相聚,享受这庭前庭后的这种家庭快乐,家人环绕,不可能。

你说我五哥六哥明天出来他能来美国吗?让他来美国他都不来,吓死他了。我跟这个家是彻底的是绝缘了,跟公司也绝缘了,没敢跟我联系的,专案组很决绝,没人敢跟我联系。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就是一个人的选择呀,你现在看着这个曼哈顿,想想武汉,想想西班牙,想想意大利,我们活着,还活那么好,感谢上天吧,就别想着啥都要了。所以我老是告诉我自己,我得到的已经很多了,上天拿走什么那都是公平的,能活到今天上天已经给了我大脸了,真这么想。每喝一口水我都感激,这就是佛教给我的,对万事万物充满感恩,我活的才愉悦,才能解决我身上的缺漏或是毛病,才能得到我每天最想要的那种欢喜。就是破掉执着,做而不做,为而不为,大象无相

否则的话多少痛苦啊,你想想,这也对不起我,那也对不起我,一个鸡腿潘我都伤心了,一个庄烈宏骂我我也受不了了,那你还搞什么灭共啊,这都是上天送给我们的智慧,这个智慧该怎么用,如何用,那就看我自己了。

所以说,什么叫背叛,什么叫失败,是相对的。当你生下来那天的时候你知道要有死亡等着你,这就是相对的,当你年轻的时候你知道有老的时候,相对的,当你有失败的时候你想过你得到了多少。人家骂你骂那么难听,有多少人说喜欢你呀,有多少人说爱你郭文贵呀,人家说爱你的时候你想过没有,喜欢你的时候你想过没有。

这么多无名的战友见没见过你郭文贵,日以继夜的给你翻译,多少人眼睛都花了,多少人相信你郭文贵,在G-News给你写文章,多少人你郭文贵盼着你直播,这个爱是多少,跟那大海比,爱是大海,骂我的人是那一滴雨,一滴脏雨,或者是天空中哪个鸟拉了一泡屎。你要是被那个屎给盯住了,往上看,忘掉了大海,那就是佛家所说的,你被执着所困扰,失去了自我,你就输了嘛,是不是战友。

还有,现在,怀疑咱,怀疑的本身就是纠正咱,你见那多少人有了权力,一有了影响力,那就疯了,没有批评,我真的是所有的批评我听着我都告诉我自己,我自己千万别变成这样的人,你不喜欢的人就不是你自己,你不要做这样的人。

(哎呦!这个木兰说都是我家人),现在真的是。

那天我说我太太说了句话,这个是应该是她家人发给她的信息,说文贵有了新的家人,你就少打扰他,她说她家什么人给她发信息,啊你现在你有新家人了,就是你爆料革命的战友是吧,你也得活着啊。

是的,我说心里话,你说我现在我一星期我跟我儿子跟我女儿说的话加在一起都没有给Sara和木兰或者其他战友,我不说其他人都没给瞿水台说的是百分之一多,没有跟这些咱们群里边的千分之一多,这是不夸张的说。但是有一些战友真的是挺夸张的。

这有些战友说哎呀!我这直播做不好怎么办呐,七哥,这个我这直播断了咋办呐,哎七哥这个六四还行不行啊,哎七哥你说我这钱投不投啊,说实在话我有时候也是头一懵一懵的。我这个脾气要是我儿子我女儿,我嘣就急了,这也问我!但是我对战友真有耐心!

我有时候也问我自己,这几年来我要把给战友的这种耐心和爱的万分之一,亿分之一给我太太,给我儿子女儿给我家人,我的家庭比这还好,这三年来我跟我太太加在一起说的话没有和你们熟悉的战友真没有和木兰Sara说的话真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都没有。我其他战友我就不说了,很多联系你们是不知道的,我跟香港孩子的通话,跟香港孩子说的话,我可以真的说,甚至跟这些人说的话的一个月说的话是跟我全家人多少年说的话。

我很有愧疚感,我真的有愧疚感。那天我太太一说弄的我,很我又给她发了脾气,我又很难受,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没办法。我就告诉她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就必须有这样的生活,我也告诉她你选择了郭七郭文贵,就是选择了这条路,没办法。

如果我是天天陪着你跳舞的,陪着你种菜的,给你聊天的,那就你就找错人了,那就不是郭文贵。我的儿子女儿说实话我这当爸爸的有的时候真对不起,没时间跟她(他)说话,真没时间,没有一次说话跟我儿子女儿我超过五分钟,从来没有。

所以有些战友我也求求你们了,你不要啥事都问我,我真的是我对战友是我做到所有的信息都回。但是你这啥事都问我,这真受不了。

有些战友啊说老实话,这要说这点你们别介意啊,我在国外这么小出国,我见那么多,只有中国人是全世界上最喜欢麻烦别人的,而且你越对他好他越麻烦你。

全世界我最佩服日本人有一条不麻烦人。就是日本人就是夫妻家人我就尽量不麻烦人,这个日本人这一点太了不起了,到哪不麻烦人,所以整个东京没有垃圾桶,垃圾桶拿家去了。

美国人也不能轻易说哎你帮我这个吧你帮我那个吧,只有我们中国人,大陆人,走到哪儿只要你对我好,直到把人家弄烦拉倒,哎我见太多了。美国朋友说,哎呦你们中国人我是受不了啊!受不了!直到把你弄烦为止,太多这种。

战友我求求大家,如果你们真是我的战友,我把我的人生经验分享,没有别的意思啊,你可以继续烦我把我烦死为止,没问题。但你们要想得到人家尊重,你不要烦人家,谁跟你好一回复,回一条你弄两条,回两条你弄八条,回八条你弄一千条,直到人家烦为止。

有战友跟我发,昨天有仨战友跟我发WhatsApp,一个最多的发了190条,190条,你说我听还是不听。一个台湾的战友,给我发信息发了70多条,咕噜咕噜咕噜半天,最后就说了一个事。另外那个公开的电话,现在我更不敢看了,那电话在那儿,天天都爆,每天都爆,绝大多数是哎郭叔,美国这样了,郭叔这样,你给我说这个,你说我咋看我咋回复啊!修车,咋修车也问我,咋买油也问我,全世界事都跟我说一遍,那你说我这我还活不活了,真没法活了。

我要说的战友,你们要记住,要想别人尊重你,你先学会尊重别人,怎么叫人家尊重你,你怎么尊重人家,就是到人家,我现在你看我到美国朋友家,一到人家我首先我想到别给人家添麻烦。我这么多年我到任何公共场所,任何酒店,我方便完马桶我一定擦一遍。

我到现在看到我们很多跟中国人见面,中国人绝大多数不擦马桶,不论男女尿完尿一地,尿哪儿去绝对不擦。到人家吃饭啥,跟人家说人家说话呀,跟人家聊天呀,人家一对你好,没完哎你能帮我问问这上学的事啊,你能不能帮我看看上个大学啊,能不能帮我孩子考个托福啊,能不能帮我们家人什么移民呐,没完没了。

我有三四个律师,帮助战友介绍完以后,所有律师说郭先生你这事我不管了,他说深更半夜给我发信息,他问我的问题我回答他完,他说我就啥也不用干了,我Touch(联系) 不Touch他呀,没法弄,没法弄,最后人家说拉倒,我也不掺和了。

就像那个曾宏那个王八蛋几年前,到这个华盛顿去,他介绍律师我跟他见面,他连律师提出来能不能这个给我帮我干,能不能这个帮我干呐,最后这个律师说,得、得、得,我不干了。差我们多少钱我不知道啊,是几千美金还是上万美金我不知道,这就是曾宏,这就是个烂人你知道吧。你说曾宏大过年的,过年给我发信息,我在这寒风袭袭中,什么冷风袭袭在一个小床上,床上还有风什么挡窗户,他跟我谈恋爱呢你说曾宏这东西,然后发这么长,一发那么长,你说我看还是不看呢你说,就这种人曾宏他烦不烦,这种人到哪他都是一个就是茅屎坑的这个蛆你知道吗,真受不了。

我这眼镜你看看大家看看,眼镜,我现在我每个地方,船上十个这样的蓝光眼镜。大家看看,放的都是,都是,你说我拿手机不看这眼睛受不了,这个眼镜没戴过啊,这个眼镜你们可没见过,这个眼镜的老板是去年上我船上送给我的,这个老板有一万五千亿美元现金。你们能找到在网上能找到这个人你们就牛了,这个人是经常是出镜最酷的帅男啊,都是眼镜,为啥?我看手机,我尽量给战友回呀,但是你这啥事都问我,哎呀!我有些话我真是不能说,战友怕理解不了。

我们昨天有一个新的战友,给我发了个信息发了二十几条,真不容易。爆料革命这个路,我这嗓子你去想想,我从早上今天六点到现在一口饭没吃,吃了一个香蕉。我们的大师,AI大师昨天一个小时说话就把自己说的受不了,你想想我每天最起码得讲十个小时,最起码吧,我每天最起码十九到十八个小时工作,最起码的,我就讲十个小时每天,太不容易了。我们的Sara就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人,Sara每次简短扼要,简短扼要,所以说Sara真的是不错。

哎呀兄弟姐妹们,这个今天跟大家聊的兴奋了,我得去洗个澡,稍后我要跟香港的这个孩子们要聊聊,这个庄烈宏这事在香港引起巨大的震动啊,巨大的震动,绝对不能饶了他,我们说到就做到,说起诉你就起诉你。庄烈宏你以为你告案子,你到那个案子你自己说去,我已经不是你和Inty的敌人了,你的敌人是,你要对付的是法官和陪审团,是你自己,你自己解释你些事儿去吧。刚才我已经告诉你了,在法庭上,庄烈宏、Inty、鸡腿潘,等着鸡腿潘啊。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直播乱聊实在是够乱啊,就乱聊到这儿,咱们一起为全世界人民,十四亿中国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

【OnePunchD】【文琪】【文山】【文祥】【杯酒渐浓】【文兮】【黑郁金香】【文风】【爱狠】【文顾】【彩虹桥】【文熙】【呼吸的雾霾】【悠悠】【linlin】【YIMING】【文竺】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52645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63353/ […]

0

GM39

4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