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院士团队为追责和赔偿提供数学模型

作者:WWL

清明节笔者的同学将一位网友的感言修改为:

所有的时后汽笛长鸣,都比不了事前的那一声哨响,没有问责和反思,将是对下一次瘟疫发出的邀请。

法国知名汉学家,团结中国协会主席玛丽·候志明女士等三人提出中共政权必须为此次蔓延全球的灾难性的瘟疫承担巨大的责任,因为北京隐瞒疫情真相,而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全球各国的媒体却都接受了中共官方的这一数字,导致了致命的后果。

据说凭借李中堂的谈判技术,把庚子赔款的数额压到了4亿5千万两白银。很多人没有看到,李中堂还搭上了诸多“爱国大臣”的性命和前途。

都说赔偿的最大难处是量化。钟南山院士团队为追责和赔偿提供数学模型。中共媒体只报了一半的结果:如管控措施迟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压下未报的另一半结果是:如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中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只是三分之一。

从钟南山院士团队提供的数据可以看到,1月18日应该采取措施了。如果当艾芬医生发出哨子,李文亮医生吹响哨子的时候,就采取相应措施,这场疫情规模预估将缩小至完全可控可防的规模!感谢钟南山院士团队提供了一个量化的模型。

一、法国三位人权活动人士指出:中共政权必须为此次蔓延全球的灾难性的瘟疫承担巨大的责任

根据法国广播电台的2020年4月2日的报道,法国《费加罗报》论坛网页4月1日刊登的一篇长篇专栏文章引人关注,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 (https://www.lefigaro.fr/vox/monde/covid-19-qui-osera-demander-des-comptes-au-regime-chinois-20200401)。文章的作者们,法国知名汉学家,团结中国协会主席玛丽·候志明女士(Marie Holzman),人权联盟的中国问题负责人阿兰·布克(Alain Bouc)先生与刘晓波委员会成员文森特·布洛塞尔先生(Vincent Brosel)指出,中共政权必须为此次蔓延全球的灾难性的瘟疫承担巨大的责任,因为北京隐瞒疫情真相,而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全球各国的媒体却都接受了中共官方的这一数字,导致了致命的后果。

在法治社会中,公民有权对政府提起诉讼,可以在地方法院也可以在荷兰海牙国际法院提起诉讼。至于被告是否有罪,这要看法院的判决。

笔者认识玛丽·候志明女士是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一次关于保护西藏高原生态环境的大会上,玛丽·候志明女士为笔者做现场翻译。那时玛丽·候志明女士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照顾孙女。那天特意找了一个大学生代为照料孙女。那天和玛丽·候志明女士配合非常愉快。那天她惦记家中的孙女,匆匆告别。在此祝愿玛丽·候志明女士身体健康,渡过这艰难的时光。这个特殊的时期,会给每个人增添了许多对生命、对人性、对自由的更深层理解。

二、追责是第一步,赔偿则是第二步。

说到赔偿,大家自然会联想到慈禧太后和庚子赔款。当年慈禧太后听信“爱国大臣”的谗言,支持义和团,焚烧教堂、杀外国传教士、扣押外交人员、攻打北京东郊民巷的外国使团,并向十一国公开宣战。导致八国联军打到紫禁城。而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早于逃之夭夭。最后不得不派李中堂去和八国联军谈判。李中堂谈判的底线是:不能判老佛爷有罪。至于赔偿是多少都是可以谈判的。据说凭借李中堂的谈判技术,把外国人要的赔偿额降下来很多,压到了4亿5千万两白银,也就是一个中国人一两白银。很多人没有看到,这里还搭上了诸多“爱国大臣”的性命和前途。《辛丑条约》第二款(一)规定:

端郡王载漪,辅国公载澜,均定斩监候罪名,又约定如皇上以为应加恩贷其一死,即发往新疆永远监禁,永不减免;

庄亲王载勋,都察院左都御史英年,刑部尚书赵舒翘,均定为赐令自尽;

山西巡抚毓贤,礼部尚书启秀,刑部左侍郎徐承煜,均定为即行正法,

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刚毅,大学士徐桐,前四川总督李秉衡,均已身死,追夺原官,即行革职。

所以,将来追责的结果,不但是经济上的赔偿,还要用诸多“爱国大臣”的性命和前途来赔偿。贴进去的“爱国大臣”的性命越多,经济赔偿额越低。如果当初搭上老佛爷的命,可能经济赔偿就是另外一个等级。

美国用庚子赔款的钱帮助中国建立了几所大学,如清华大学、之江大学、南京金陵女子大学等。笔者从小长在之江大学(现浙江大学)的校园,后来在南京金陵女子大学(现南京大学)的校园学习、工作,多多少少和庚子赔款有点关系。

1985年笔者来德国留学,深感德国人对二战的反思,他们不是把责任全部推给希特勒、推给希特勒政权,而是反思,为什么会支持希特勒,为什么会支持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理念,甚至反思到自己为什么不给犹太人开门,自己为什么不给犹太人一点水和食物。1970年12月7日德国总理勃兰特在访问波兰华沙时,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他向纪念碑献上花圈后,肃穆垂首,突然双腿下跪,并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十多年前笔者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体念德国向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作为留学生可以体会到德国对被占领国的赎罪的做法,比如,占领国学生的文凭全部承认,当时中国的文凭还没有全部被承认;占领国医生的执照全部承认,至今中国医生的执照还没有被承认。战争的赔款没有把德国打趴下,反而使德国的经济有一个腾飞。德国的认罪、赎罪,也没有使德国矮人一等,而是回到了世界的大家庭。

人们会问:追究责任、要求赔偿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国际法律法规有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卫生条例》,中共国是签约国之一。根据《国际卫生条例》,所有成员国如果出现“SARS或者由新亚型病毒引起的类似疾病”,有责任在24小时内与世界卫生组织共享相关信息。

图1: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卫生条例》,网络截屏

中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比如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三章报告与信息发布中的第二十一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对突发事件,不得隐瞒、缓报、谎报或者授意他人隐瞒、缓报、谎报。又比如,第二十条规定突发事件监测机构、医疗卫生机构和有关单位发现有本条例第十九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在2小时内向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报告;接到报告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在2小时内向本级人民政府报告,并同时向上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报告。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在接到报告后2小时内向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或者上一级人民政府报告;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应当在接到报告后2小时内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报告。从最下面一级的医疗卫生机构报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时间一共为8小时。一共为8小时。一共为8小时。补充说明,第十九条规定情形为:

(一)发生或者可能发生传染病暴发、流行的;

(二)发生或者发现不明原因的群体性疾病的;

(三)发生传染病菌种、毒种丢失的;

(四)发生或者可能发生重大食物和职业中毒事件的。

在武汉早期发现的“不明原因肺炎”,应该符合其中的(二)发生或者发现不明原因的群体性疾病的。请注意(三)发生传染病菌种、毒种丢失的这一条。

三、钟南山院士团队为追责和赔偿提供数学模型

那么赔偿的数额如何确定。

从《辛丑条约》来看,对经济的赔偿和对人员的追责是连续在一起的。对人员的追责越严厉,对经济赔偿的数额会相当的低。如果当初李中堂放弃谈判的底线,那么经济赔偿的数额还会低许多。不过,这一次,因中共隐瞒疫情真相而造成全世界的损失,包括中国人民的损失,是讨论追责和赔偿的出发点。

如何量化这个损失,这确实是个难题。但是,钟南山院士团队已经为此提供了数学模型。

钟南山院士团队在《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发表了题为《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的文章。2020年3月2日和3月3日中共各大媒体均以《钟南山院士团队:如管控措施迟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加以报道。报道说:“近日,钟南山院士团队在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 发表 “基于 SEIR 优化模型和 AI 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共 COVID-19 暴发趋势预测”的文章。该研究预测了COVID-19疫情全国在2月下旬达到高峰,4月底趋于平缓。如管控措施推迟5天实施,中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如减低武汉管控力度,湖北可能在3月中旬出现第二次疫情高峰并延续至4月下旬。”

中共各大媒体报道的重点在于,如管控措施推迟5天实施,中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媒体要用这个结果来说明,武汉管控措施实施的及时。

但是很可惜,中共各大媒体只是片面地引用了钟南山院士团队研究的结果。在模型中还有一个假设,就是如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中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只是三分之一。如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中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只是三分之一。如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中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只是三分之一。重要的话说三遍。

图2:模型预测总结,来源:《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

将模型预测部分结果翻译如下:

2020年1月23日是武汉封城的日子,根据模型预测,15天后,到2月7日,每天新增病例为4169例(可信度为95%,3615例至4919例);36天后,到2月28日,累计病例为59764例(可信度为95%,51979例至70172例);本次疫情总病例为122122例(可信度为95%,89741例至156794例)。这是比较的基础。

如果武汉封城的日子推迟五天,15天后,到2月12日,每天新增病例为12118例;36天后,到3月4日,累计病例为173372例;本次疫情总病例为351874例;

如果武汉封城的日子提前五天,15天后,到2月2日,每天新增病例为4169例;36天后,到2月23日,累计病例为19962例;本次疫情总病例为40991例。

中国各大媒体只报道了如果管控措施推迟5天实施的结果,无论15天后的每天新增病例,还是36天后的累计病例,还是总病例,都是1月23日武汉封城结果的大约三倍。

但是中国各大媒体都没有报道,如果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的结果,无论15天后的每天新增病例,还是36天后的累计病例,还是总病例,都是1月23日武汉封城结果的大约三分之一。

钟南山院士团队为追责和赔偿提供数学模型:如果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缩小至三分之一!如果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缩小至三分之一!如果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缩小至三分之一!

这是钟南山院士团队量化的结果。

四、2019–20 coronavirus pandemic和COVID-19中隐藏的密码

最初新冠病毒大流行被国际上称2019–20 coronavirus pandemic,2019–20指发生时间是2019至2020。这里留有一个数据的不确定性,到底这病毒发生于2019还是2020,不确定。

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于日内瓦宣布,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世界卫生组织用的是2019-nCoV。2019指发生时间是2019,把爆发时间锁定在2019。

2020年2月11日,世卫组织在日内瓦召开发布会,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正式命名为COVID-19,确定爆发时间锁定在2019。

COVID-19爆发时间锁定在2019,而2020年1月23日是武汉封城的日子。在这期间中共是否及时、准确地上报了疫情?中共是否及时、有效地采取了措施?

钟南山院士团队在文章中发布了湖北省至2020年1月25日的累计确诊病例:

图3:湖北省累计确诊病例:,来源:《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

从这张表中可以看到,从1月17日的62例确诊病例到1月18日的121例,确诊病例翻了一番,是这张表中相对增长速度最高的。1月18日应该采取措施了。如果这一天采取措施,疫情规模预估将缩小至三分之一!

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对中央电视台记者说,“肯定‘人传人’”。如果1月20日采取措施,疫情规模预估将缩小至二分之一!

五、当艾芬医生发出哨子,李文亮医生吹响哨子的时候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汉中心医院医生艾芬拿到過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笔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样,然后將这份报告拍下來传给别的医生。艾芬医生发出哨子。

李文亮医生在收到同事发给他的信息后,在“武汉大学临床04级”中转发、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等文字信息和1张标有“SARS冠状病毒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等字样的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图片、1段时长11秒的肺部CT视频。之后又在该群发布“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李文亮医生吹响哨子。

图4: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2019年12月31日13时38分05秒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市卫健委接到报告后,立即在全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的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病例临床表现主要为发热,少数病人呼吸困难,胸片呈双肺浸润性病灶。目前,所有病例均已隔离治疗,密切接触者的追踪调查和医学观察正在进行中,对华南海鲜城的卫生学调查和环境卫生处置正在进行中。

武汉市组织同济医院、省疾控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武汉市传染病医院及武汉市疾控中心等单位的临床医学、流行病学、病毒学专家进行会诊,专家从病情、治疗转归、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初步检测等方面情况分析认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目前对病原的检测及感染原因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病毒性肺炎多见于冬春季,可散发或暴发流行,临床主要表现为发热、浑身酸痛、少部分有呼吸困难,肺部浸润影。病毒性肺炎与病毒的毒力、感染途径以及宿主的年龄、免疫状态有关。引起病毒性肺炎的病毒以流行性感冒病毒为常见,其他为副流感病毒、巨细胞病毒、腺病毒、鼻病毒、冠状病毒等。确诊则有赖于病原学检查,包括病毒分离、血清学检查以及病毒抗原及核酸检测。该病可防可控,预防上保持室内空气流通,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众场合和人多集中地方,外出可佩戴口罩。临床以对症治疗为主,需卧床休息。如有上述症状,特别是持续发热不退,要及时到医疗机构就诊。”

至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已经发生27例病例,而到根据钟南山院士团队的数据,到2020年1月16日湖北省累计病例只有45例。武汉市卫健委与钟南山院士团队都需要对这些数据的准确或者空缺做出解释。

如果在艾芬医生发出哨子,李文亮医生吹响哨子的时候,就采取措施,这场疫情规模预估将缩小至完全可控可防的规模!规模的对比,将给赔偿提供依据。

钟南山院士团队提供了一个量化的模型。

下面一句是一位网友在清明节的留言:
所有的时后汽笛长鸣,都比不了事前的那一声哨响,没有问责和反思,一切死亡和眼泪都将归于零。

经笔者的同学修改后为:

所有的时后汽笛长鸣,都比不了事前的那一声哨响,没有问责和反思,将是对下一次瘟疫发出的邀请。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4月 05日, 2020